感謝師尊給我從新做弟子的機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八日】我二十三歲時開始跟著父母修煉法輪大法,而今,已經二十七年過去了,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既幸運又懊悔,幸運的是,在自己剛剛走入社會就遇到了這萬古機緣,從而在社會上沒有隨波逐流。懊悔的是,在色慾心方面做的很差,總以要符合常人狀態為藉口,放縱自己。在遭遇了一次大的病業關之後,我警醒了,我這不是給大法抹黑嗎?

感謝師尊給我從新做弟子的機會。我知道自己是為法而來的生命,我發誓: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要做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我要跟著師父走,堅修到底!我從新好好學習《轉法輪》,從新讀師父的經文。

當讀到師父的講法:「可是你想到了嗎?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甚麼?!」[1]

「你有甚麼不平的?!你不知道你來幹甚麼來的嗎?!你不知道你的責任有多重大嗎?!你不知道有無數的眾生等著你救,那是你的責任!那是你的願!大家在一起做救人的事是機會、是開創救人條件,還不利用好,你不做大法弟子必須做好的事情你將犯多大罪你知道嗎?!」[1]

每當自己不精進的時候,我就會學習誦讀師父的這次講法,每一句話都像重錘打在心中,激勵我不斷調整狀態,激勵我精進。

自從警醒過來,我就問自己,如何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我想,常人講一日三餐一頓不吃也不行。我們大法弟子此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學法、講真相、發正念,能不能把這三件事擺在比吃飯還重要的位置上。

學法是第一位的,於是我開始了學法背法。我是一段一段的背,現在背了一年多了,還沒有背完。同時也在抄書,背哪段,抄哪段。一個自然段都背下來有點慢,我又開始一次背七~八行,雖然有時候會耽誤,有時候也會連續好幾天顧不上背書,但我都會儘快調整過來,那麼多人都背了那麼多遍,還有的集體學法就是你背一段,我接著背一段,我這麼年輕必須要背下來。我也一定能背下來。

同時,多聽師父的講法,認真聽每一句話,每一次聽法也都會有新的感悟。

作為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不煉功可不行,儘量參加三點五十的晨煉。初期帶著常人心,經常想,哎呀,今天才睡了五個小時,可得補上覺。但後來發現,真的是哪怕只睡四個小時,也很精神,不得不感慨大法的超常。有的時候會起不來,後來就上了連續三個鬧鈴,每個鬧鈴間隔兩分鐘,最後一個鬧鈴是三點五十分。自從這樣以後,到點就醒了,很精神。如果偶爾有一天沒有按時起來,無論如何,這一天也必須保證五套功法煉一遍。有一天,可能因為前一天太勞累,居然抱著手機睡著了,一覺醒來已是五點半,我非常懊悔,立刻又加了一個鬧鈴,上了四個鬧鈴。

因為疫情,好久沒開口講真相了,如果有一段時間不講,就更張不開口。有一天,出門需要坐計程車,我就對自己說,無論如何,今天必須開口講。於是我給司機講起了真相,他基本不說話,也不點頭也不應聲。我講完了,說了三退的目地,按照別的同修在網上交流的說:三退不是搞政治,如果你在一個石頭屋子裏,房子要塌了,我告訴您趕快出來,就是這個意思。他還是不說話,不說退也不說不退,其實氣氛也蠻尷尬的。一般這種情況,我就不再硬說甚麼了,但我還是再一次鼓起勇氣,我不能放棄,我就又講,你看,在一些天災人禍中,總有人能夠倖免於難,為甚麼呢?那麼到底有沒有神佛在護佑呢?我們看不到,可是古人講,三尺頭上有神靈。您看不到並不等於不存在。今天,您明白了大法真相,您知道大法好,知道大法是真善忍,知道大法不應該受迫害。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您同意三退了,等有一天天滅中共或者有甚麼天災人禍的時候,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您就會倖免於難。但您得同意三退,得抹去曾經發過的毒誓才行。您看,您同意嗎?而且三退不影響你升官發財,您同意嗎?這次,他居然大聲說,同意。他的聲音那麼大,那一刻,我相信他這一念一定震動了他的世界,因為他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我知道一切是師父在做。

還有幾次,我分別跟一個修自行車、修鞋、賣菜的講。以前跟他們講過,那可是至少一年以前的事了,當時他們都沒有同意,我再去講,他們也沒有認出來我,居然也都同意了。我想,只要大法弟子堅持講,哪怕對同一個人,他們早晚會明白真相的。當然,關於講真相的內容,我都是借鑑同修交流體會裏面的一些說法,好的有說服力的就反覆的聽,多記多講,講的就越來越自然。

有的時候也會被生硬的拒絕,有一次,給一個賣燒餅的講,他說你要再講,我就不客氣了。我又講了兩句,他簡直要打我。我說,您知道嗎?您看電視說的那些是假的,法輪功是修煉真善忍的。他非常生氣,要趕我走,我就說我來你這裏買東西,你卻非要趕我走。他說,這東西我不賣了。我說,您知道我為甚麼要講嗎?我媽媽,一個非常善良的人,就因為煉法輪功,就因為信仰真善忍,被關押,大過年的不讓回家,多少人一起擠在硬板床上,她比小偷還可恨嗎,比貪官污吏壞嗎?說著,我哽咽了,「我只是想告訴您真相」,他態度不那麼生硬了。多可憐,中國有這麼多底層的人,雖然不是共產黨的既得利益者,卻還輕信著謊言。我們一定要堅持,一定要開口多講。只有這樣才能滅盡邪惡,才能救度這些跟我們有緣的人。

我和父母是同修,但後期媽媽在病業狀態中,我和爸媽生活在一起,不僅沒有幫助爸媽一起學法,一起突破心性關,還經常抱怨,就像一個常人一樣,還覺的父親不可理喻,那時我簡直就是一個常人了。當爸爸突然離世後,我也經歷了一次大的病業,忽然醒悟,忽然明白,這麼多年,我每天還稱自己是大法弟子,可是,自己做的太差勁了。所以,今天也想藉這篇文章提醒所有的青年同修,珍惜和父母的機緣,珍惜一起修大法的時間,千萬不要虛度時光。一定要和父母一起集體學法集體煉功,不要懈怠。

每當想到: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整個人都變的高大起來,整個人也變的更加強壯。能夠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無比幸福。大法給了我這麼多,師父給了我這麼多,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給了我第二次全新的生命。我必須努力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必須去掉常人的各種執著,信師信法,勇猛精進,無愧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個神聖的稱號!

感謝師尊救命之恩!感恩師父慈悲救度!叩拜師尊!

個人體會,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