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道得法 精修志堅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四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初開始修煉的女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二歲。這裏講一講我得法、證實大法的一點經歷。

尋道得法

我出生在佛教世家,家族中有廟宇,我大伯是該廟的負責人,過去香火很旺盛的,中共「破四舊」時,把我家定為「封資修」一類,把我父親關押,吊起來毒打,不讓回家。我母親因有家族肝病史,四十三歲就去世了。

我和我哥兩個未成年的孩子無依無靠,甚麼吃的東西都沒有,都快要餓死了。我們無意中發現在道路石板中,有很多野生薑,挖出了一大籃子,靠吃野生薑,我們才活了下來。現在想到,是神佛在助我倆。

十八歲那年,我也確診有和母親一樣的肝病。結婚後,由於肝病,身體越來越不好,母親家族中得此病的沒有活過五十歲的。我想出家當尼姑。

在我工廠旁邊,有個尼姑廟,我就想去了解一下。當我剛走到門口時,聽到兩個尼姑在吵架,感到這地方不是我要呆的。後來又有人介紹我去信基督教,我來到一基督信徒家,發現他家用桶在接「滴水」,我一看,這不是在偷水嗎?又打消了我信基督的想法。

為了生活,我做起了小生意,在家裏,開了個小吃店,但太累,我的身體越加不好,思來想去,我決定到山裏尋廟當尼姑。

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個很清晰的夢,夢境中,我看到一個老壽星用佛塵在我身上上下撣,我渾身舒服極了。做此夢後不久,一天早晨,我聽到很好聽的音樂聲,出門一看,就在我家對面一個場地上,有一群人在煉功,我就跟他們學起來,感覺很舒服。我就這樣得大法了。

煉功沒多長時間,我身體發生了本質的變化,臉色由灰變成紅潤色,感到無病一身輕的喜悅,渾身有使不完的勁,生意也越來越好,家庭環境更不用說了。我每天都想笑,發自內心的笑。

說公道話 遭中共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魔頭開始迫害法輪功,很多人來我家,勸我放棄修煉,雖然那時我才修煉三、四個月,但我絲毫沒有動心。我兩次去北京上訪,為師父、為法輪功說句真心話,去喊怨。

第二次去北京天安門,看到很多同修被打,有一個四川同修被打的渾身是血,當警察要來打我時,我說:「你們是人民的警察,你們打人民,有正義和王法嗎?」他們就沒有打我。當時聽人說,兩次去北京上訪的就要判刑,所以那個警察頭目對我說,你去收拾一下,進大獄吧。我就對他說:「你們都是小爬爬蟲,說了不算,我有師父管,我師父說了算。」

當時,我會背的經文很少,只記住「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我就大聲的念,他們聽不懂,就說我是沒文化的東西,那次,我被監外執行一年。

邪悟的人接到派出所的命令,經常到我家想來「轉化」我,我對他們說,我只聽師父的,你們走吧。她說:「我整不了你,政府來整你。」

她走後半小時,警察來我家非法抄家,並把我綁架到派出所。當我一進門,兩個警察就把我按倒在地,強行對我灌水,用竹板子打我的腳心,吊在牆上二十四小時。被他們灌了不明的水後,我的神志亂了,變的非常恐懼。天剛亮,來了三個高個子警察,一進門,就打我耳光,打了無數個,但我一點都不痛,是師父給我承受了。

有一次,因一本《九評》的書牽連到我,把我綁架到派出所,他們白天、晚上輪番地打我,讓我說出《九評》的來路。用了十一種刑具,不讓我睡覺,其中有個心存善良的人看不下去了,就對其他人說,不要再打她了,讓她睡覺吧。為了這件事,那人被六一零開除了,當時我很難過,為了幫我,他丟了工作。

他剛走出門,來了個電話,是他兒子打來的,說他考上重點學校了,聽他聲音,很是開心。當時我就想到:「謀事在人,成事在天。」幫助大法弟子,做了善事,得福報,以後他還會得大福報的,這是天理。

緊接著,他們又派了一個地痞流氓來折磨我,這人一進門,也不說話,就打我耳光,把我打的臉都變形了。六一零人員稱他做的好,要給他獎勵。我被打的心跳過速,頭腫的像桶,渾身漆黑,已有生命危險了,當時我想我就是死也不配合他們。他們派來三位醫生,醫生看了我,都抹眼淚。有一個醫生向上面反映了我的身體狀況。第二天,公安局長來了,說《九評》是大案、特案,這個人也不識字,看來不是她發的,就把我放回家了。

回家後,我又投入到三件事之中,身體很快就恢復了,在一次發真相資料中,發現有警察在跟蹤我,我就跑到一個倉庫裏,保安拿著手電筒,東照西照,就是找不到我,又是師父保護了我。

做好人 救眾生

當前救人是大法弟子刻不容緩的大事,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起到救人的作用,我就講一講我是怎樣救人的。

一次在天橋上行走,一個人在我前面隨手扔廢紙,我就在後面把廢紙撿起來。這一舉動,被後面的一個人看到了,他說:「我就喜歡你這樣的人。」交談中,得知他是一個學校的校長,我順口給他講了真相,他馬上就退了黨。

還有一次,我在馬路上看到騎電瓶車的母女倆被汽車撞倒在地上,身上流著血,路過的人沒有一個扶她們的。我就過去,把她們扶起來,叫她們誠心誠意地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著念著,就不流血了,真是大法顯神威啊。她們走的時候,還給我留了一個電話號碼,非常感謝我,我說,你要謝,就謝謝大法師父吧,是大法師父幫了你們。她們很感動地謝了師父。

家人正直 在大法中受益

在這裏,我還要說一說我的丈夫和兒子。我丈夫今年八十歲了,去年醫院檢查,有嚴重的心臟病,醫生建義他要裝起搏器。而且,他在腦後面生了三個雞蛋大小的腫塊,很痛。我就叫他念九字真言。他念一會兒,說不太痛了。我就叫他看大法書。

第二天是週一,我陪他去醫院檢查,一切正常了,他很高興。回家後,他一連看了九遍《轉法輪》,身體也越來越好。

丈夫身體好的這樣快,是因為我在遭受迫害中,他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警察把他也關在派出所一天一夜,並逼他跟我離婚,但是丈夫是個明白的人,雖然受了驚嚇,但還是能分清正邪的,堅決不和我離婚,他選擇了我,就是擺正了大法的位置,選擇了光明的道路。

我的兒子從小得了腦癱,不會走路。我修煉大法後,我兒子也跟著受益,身體越來越好,沒過多久,就會走路了,還能上班了。後來他自己開店,還當了小老闆,別人還幫我兒子提親結婚了,生了一個可愛的孫子。這在我修煉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清零」騷擾 拒絕簽字

最近,甚麼「清零行動」,也把我叫到派出所,警察對我說,政府不讓煉了,你就別煉了,我斬釘截鐵的回答:「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我不會簽字的。

我還給他們講了真相,歷次運動害死了多少好人,你們應該明白了,真正的罪犯,你們看有煉法輪功的嗎?如果都煉法輪功,也不用你們操心了。你們也要放聰明一些,不要聽上級下達的錯誤命令了,不要當炮灰了,現在是終身追查制,其實真正的受害者是你們,最後的大清算很快就會到來,你們怎麼辦?

聽我講了以後,有一個人同意三退了,還有兩個沒有退,但只要正法還沒有結束,有機會,我還是要救他們的。

以上是我的一些修煉經歷及體悟,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