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七日】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太太,也是中國大陸千千萬萬法輪大法修煉者之一。我在法輪大法中修煉二十四年了,一路走來,看似平凡,但我知道,這其中包含了師尊對弟子的無量付出。今天寫出我得法前後自己及家庭的巨大變化,表達我及家人對慈悲偉大的師尊的無限感恩!

百病纏身 人生無望

我生長在一個縣城邊上貧寒的農村家庭。因家裏沒錢交學費,我沒有上過一天學,從小就幫著家裏幹活、做家務。這造就了我能吃苦耐勞的性格。結婚成家之後,隨著兩個孩子的出生和常年的勞累,我的身體每況愈下。除了類風濕造成常年腿疼;我還患有頭疼、心臟病,嚴重的胃病,冷的、硬的不能吃,只能吃稀飯之類的。我經常會感覺天旋地轉,有幾次,不知道甚麼原因暈倒在廁所。有時幾天下不了床,不吃不喝。有好幾次鄰居都以為我已經死了。

就這樣,家裏的活我幹不了多少,外出打工也因為身體原因,無法堅持。生活的重擔全落在我丈夫身上。漸漸的,丈夫的脾氣越來越壞,經常無端的辱罵我,惡毒的詛咒我,說我是個廢人,是他的累贅,還經常把我從家中往外趕。

在這種精神和身體的雙重折磨下,我幾次都想到了死。可奇怪的是,每當我想要輕生的時候,總能清楚的聽到一個聲音對我說:「你別死,你以後會好的!」我覺的很奇怪,也不知道是誰在對我說話。

我不知道我的命為甚麼這麼苦,就在初一、十五買上香,到本地各個廟裏去燒香,求神問仙,希望神佛能給我一個好的身體和生活。但香燒了無數,我的身體卻越來越差,照樣得在痛苦無望中艱難的維持著。

修大法 神奇現

一九九七年我獲得了新生──我得到了法輪大法。那天,一位修煉法輪功的大姐來我家,讓我去跟她一起去學煉法輪功。我回答她的第一句話就是:「我都要死的人了,還煉甚麼功啊!」大姐說:「妹子啊,這法輪功可不是一般的功法。就咱當地就有很多比你病重的人煉了法輪功後病都好了,現在學的人越來越多了。你煉了就知道了。」聽大姐這樣說,我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跟大姐去了煉功點。

因為我不識字,早上先和大家一起學煉五套功法,晚上聽大家念《轉法輪》或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不知不覺中,神奇的事情就降臨在我的身上:我的所有的病全都好了,身體變的特別輕鬆,體重由原來的七十多斤增加到了一百多斤。

我明白了:當我走投無路想死時告訴我不能去死的一定是師父!是師父告訴我一切都會好的,我才活了下來!我下定決心一定要堅定的修煉下去。

修煉大法必須要學法,可我不認字,學不了法,怎麼辦吶?我手裏捧著《轉法輪》,看見書上的每個字都是金光閃閃的,可我就是不認識,我急得只想哭,就在心裏一遍一遍的告訴師父。

很快有一位同修跟我說她可以和我一起學法,教我認字。這樣,我倆學法時,同修讀法,我就手指著書上的字跟著她讀,不會的趕快請教。在和同修學法的時候,師父經常鼓勵我,我能看見牆上出現了金光閃閃很大的和書上同樣的字,我就更有信心也更加用心學和記。時間不長,我就能自己通讀大法書了,而且還能抄法了呢。您說神奇不神奇!

就在開始煉法輪功的同時,我也找了一個工作──給一家私人工廠的職工做飯的活。我一幹就是十一年。老闆生意很忙,有時去進貨一走就是半個月。因為我是修煉大法的,我處處都遵照師父要求的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在工作中我不怕吃苦,不計較工資,見活就主動幹,而且不動老闆的任何東西。

漸漸的老闆對我非常信任。外出進貨期間,就把家裏的老人、孩子都交給我照管,給他們安排生活。老人八十多歲,孩子在上學,我就像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把他們照顧的妥妥當當。老人還經常稱讚我,說:「天底下還有這麼好的人啊,比自己子女照顧的都好啊!我從沒見過像你這麼好的人!」

老闆對我非常滿意,知道我是修大法的,對大法也很支持。工作之餘,我也做洪法的事,比如,晚上在工廠給職工播放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功。

隨著我修煉大法後的巨大變化,我的家庭關係和經濟狀況也有好轉。

大法消除了家人中的恩恩怨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惡之徒江澤民開始瘋狂打壓法輪大法。因我義務為大家提供場地播放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被當地「六一零」人員視為重點人物進行迫害。他們闖到我家,騙我說讓我去村辦公室問我一些問題,我一上車,他們就一路不停的將我拉到當地的洗腦班,非法關押我二十多天。

期間,不停的逼我寫「轉化」書,被我拒絕,我說:「法輪大法沒有錯,我是不會寫的。」

因為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大法的造謠誣陷,煽動不明真相的世人誤解和仇恨大法。仇恨宇宙大法,這是天大的罪孽,所以師父讓大法弟子向善良的民眾講清法輪大法真相:法輪大法是佛法,師父是來救人的。任何人仇視大法,結果會非常可怕。我就很快加入到了講真相、救眾生的隊伍當中。

我在講真相期間,被邪黨派人跟蹤,遭非法抄家、關押、勒索罰款。

家裏親人對大法產生誤解,丈夫、兒媳又怕連累孩子、孫子,對我惡言惡語,連親家也上門來罵我,他們聯合起來,準備再次趕我出家門。我理解他們,不怪他們,但是我不能流離失所,我得維護大法,維護我的最起碼的修煉環境。我給他們講真相,並發正念解體背後操控他們的邪惡因素,並在心裏默默的求師父幫助我。

一天,我對丈夫和兒媳說:「這個房子是我辛辛苦苦掙錢修起來的,我有居住的權利。你們如果因為我修煉而怕連累你們,咱們就分家,我只住我的一間,我也要正常生活!對外你們就說我和你們分開過,彼此沒有任何關係。」

從此,我和他們分開過,家裏也暫時安寧了。我照樣做好作為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

隨著年齡的增長,丈夫的身體經常有病,三年住了三次醫院。我知道後,沒有計較他曾經那樣對待我,在他住院期間,每天變著樣做他愛吃的飯菜,讓兒子給他送去。兒子怕他不吃,就撒謊說是兒媳做的。丈夫恢復很快,後來他知道是我做的飯菜,照樣吃了。一天,他讓兒子給我送一袋大米。我知道我用行動感動了他,化解了他對我和大法的怨恨。

隨後幾年,兒子、兒媳想要從新翻修家裏的房子,但苦於沒錢,沒法動工。我知道後,叫來兒媳,我拿出我全部的積蓄二十萬元交到她手上。我說:「如果還不夠的話,我帶著你一起出去和親戚借。」我還答應和他們一起償還。兒媳高興的簡直不敢相信這是真的。修房期間,我和兒媳一起給工人買菜、做飯、打掃衛生。

兒媳高興的樂開了花,真心的對我說:「媽,你真好呀!我們以前那樣對待你你都不計較,還這樣為我們付出。我也知道,這是你修大法的原因啊!我們今後都支持你學大法!」我說:「孩子,這都是大法師父教導我這樣做的。我修大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修煉後我的身體好了,再也不需要看病吃藥了。要不我哪來的那麼多錢啊?全都用來買藥還遠不夠呢!咱們都是托了大法的福啊!」兒媳非常認同,隨之親家也改變了對我的態度,向我道歉,自然也認同法輪大法好。

現在我們一家人相處非常溶洽。

在此之後,邪惡人員幾次到我家來騷擾,我兒媳都能堂堂正正的站出來替我說話:「我媽修大法怎麼啦?身體好,不花家裏錢,不給我們增加負擔,也不給國家增加負擔,有甚麼錯?!」惡人無話可說,就灰溜溜的走了。

我今年七十歲了,耳不聾,眼不花,紅光滿面。我給別人講真相,人們都說我像四十多歲的人。

感恩師父給予我的一切!

我們全家人都感恩師父!弟子無以回報,唯有在師尊用巨大的承受延長來的時間裏,更加精進實修,抓緊救人,給師父交一份滿意的答卷,以報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