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修煉路 履行使命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六日】我今年八十歲,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過程中,是慈悲的師父保護與大法的超常,使我從病魔中闖過來、從親情中走出來,能夠重返修煉路,我感到無比幸福。

一、剛修大法時體驗的神奇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我在菜市買菜,聽人說:「附近學校操場在煉功,說那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我一聽心想:要真是如此,我那躺在病床上的老頭子就有希望了。就趕快來到了學校,看到操場上真的很多人在煉功,我也就跟著學煉起來。晚上就跟著來到煉功點,他們告訴我這功叫「法輪大法」,從此我進入了修煉。

記得那次,我坐在一張沒有靠背的木椅上,就能盤坐,而且越坐越舒服,就像師父講的:「感覺自己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覺,知道自己在煉功,但是感覺全身動不了。」[1]我想這功法太玄妙了。當時就從同修家請回寶書《轉法輪》

後來,每次捧著《轉法輪》讀時,只要讀到有「佛」字的地方,就會看到「佛」字閃著金光,非常非常好看,有時會盯著那金光閃閃的「佛」字看很久很久。

那些日子,每天天還沒亮,我就到樓頂上煉功。早晨露水很重,扶梯上全是水珠,而我全身上下、頭髮都是乾的。而我的悟性差。記得一次去親戚家吃喜酒,晚上在那住,親戚家被子較薄。第二天回到家,像得了重感冒一樣。但還是去了煉功點,心想煉完功,回家去煎點散風驅寒的方子驅驅寒。剛想完,喉嚨就開始疼痛,且越來越痛。才悟到:這草單方也是藥。當即向師父懺悔:弟子錯了,弟子已經是修煉人了,不能用常人辦法對待修煉。喉嚨馬上就不痛了、感冒症狀也消失了,大法就是這麼神奇。

二、師尊將我再次從地獄中撈起

正當大法傳遍中國大地、有近上億人修煉的時候,中共流氓集團開始對大法弟子殘酷迫害。在那邪惡恐怖的壓力下,各種人心、怕心使我懈怠了。

二零零零年,因為帶外甥,我搬到了縣城女兒家住,在那裏人生地不熟,經過多次找,也沒有找到大法弟子。加上執著親情,被情所困、所累。修煉基本處於帶修不修的狀態,大法經書《轉法輪》幾年都沒看完一遍,更談不上做三件事,簡直混同於常人。

幾年後,我身體出現嚴重的病業狀態。全身沒勁,吃飯用調羹,舀一勺飯放到嘴裏又快將調羹放下,手連調羹也拿不起了,眼睛也睜不開,後來生活都不能自理了。兒媳們只好將我從女兒那接回家,並且兩次送進醫院。經醫院診斷檢查:眩暈症、高血壓、冠心病、腦血管硬化、頭痛。全身都是病,而且頭頂兩邊每天像兩個風扇轉,後腦像撕裂一樣扯著痛,胸悶、心慌、心脹痛。看到一些自以為危險的事,心就像要跳出來,除了黑色、看到其它各種顏色心就發慌。晚上睡覺如果不用雙手撐開衣服、被子,心胸就會憋著喘不過氣來,好像呼吸隨時都會停止。人說話都得輕輕的,說重了,心就像要蹦出來一樣。那時兒女們大包大包的藥往家提,家裏還備了「吸氧機」。

在此期間,還請過六個中醫,一個醫生的藥單子足有一寸多厚。孩子們還多次求神拜佛、做法事。身體不但沒有好轉,而且還不能吃、不能睡、不能行走了,隨身帶著救心丸。鄰居們看我這個樣子,喘氣都困難,叫我去醫院裝心臟支架。真是求生不得,求死無門。

師父說:「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們法輪大法的人,你的身體還給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東西歸還給你,因為你要當常人。」[2]我明白十餘年來,不但執著於親情、簡直是一個常人。自己也不配「大法弟子」這一稱號。但在心裏,我始終有一念:我是有師父管的,是弟子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才被邪魔鑽了空子。我也明白,只有大法師父能救我。我向師父懺悔說:請師父原諒弟子,重新收下弟子吧!我要學法煉功,從新修煉。

一天,我強撐著到門外走動一下,剛走出去不到幾米時,就看到一同修迎面過來。同修告訴我正要去參加集體學法,聽後我高興極了。當時那種對師尊感恩的心情,真是無法言表。師父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師尊只在等待弟子從沉迷的情中醒悟過來。我立即說:「我跟你去。」她說:「那很好,我攙扶著你吧。」她一路攙扶著我來到了集體學法點。一進去就感受到那個場是那樣的親切,那樣慈悲,那樣純淨,看到同修們都手捧著寶書《轉法輪》,好像看到了久別重逢的親人。就這樣,每天由同修攙扶著,參加了離開很久的那熟悉而又陌生的集體學法環境。

剛參加時我沒有讀法,同修讀一句,我在心裏默讀一句。突然一同修說:「你要自己讀法,只有法才能破除一切迫害你的干擾因素,認為喘氣難、不能讀,是人念。」我悟到是師父借同修的嘴在點化。師父說:「大法弟子在這個環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動人,能熔煉人的行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所以新學員或自學的弟子一定要到煉功點上煉功。」[3]在此我感謝同修的提醒與幫助。

參加集體學法一個星期後的一天,學完法剛離開學法點大約不到二十米處,突然,身子一輕,好像甚麼都沒有了,全身輕飄飄的,一下子所有身體不正確的病業狀態全沒了,曾經那個病懨懨的、死氣沉沉的假我不見了,身體像脫胎換骨了一樣,那感覺真是太美妙了。我對同修說:「你不用攙扶著,我自己能走了,而且身體輕飄飄的。」從此,不但生活能自理,而且還能幫著做家務,整個身心每天都在發生著變化。家人、鄰居都說大法太神奇了。是的,是偉大的法,偉大的師父再次將我從地獄中撈起,使我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我要轉變觀念,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只信師信法,從新走回大法修煉,去做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多救眾生。

三、以一個全新的生命 助師正法 救度眾生

師父說:「大法弟子是有責任的,無論怎樣都得完成你來世的誓願,這是你當初用神的生命做保證才成為今天這宇宙最偉大的生命──大法弟子的。」[4]「我們當前最重要的是做好三件事、搶人、救人。」[5]我就從《明慧週刊》與同修的心得體會中,去借鑑同修講真相的經驗,怎樣講使世人能夠明白真相,也使曾經應該得救而失去機會的有緣人重新得到大法的救度。我天天認真學法,多學法,用法來指導自己的思想行為。看《明慧週刊》以及同修的「心得體會」、「特刊」等,從中借鑑同修講真相、救眾生的經驗。為講真相打下基礎,彌補曾經浪費的救人時間。

開始我想,一個人出去講真相有點難。要是有同修能一起去多好啊!一天在參加完集體學法後,一同修突然說:「好想突破自我出去講真相救眾生,不然,哪天師父正法結束時,我們不能跟師父圓滿回家,那坐在地上哭都來不及了。」聽後,我感到師父時時在我身邊,是師父在叫這位同修幫助我。我說:「是的,我們現在就去吧。」於是我們倆走出去,來到一公車站,就看見三個人好像在那等著一樣,我們走過去,熱情的跟他們打招呼,然後把大法在全世界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盛況、修大法的美好及邪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告訴他們,並送給他們平安護身符。三人都高興的接受了,並退出了中共邪黨組織。那次我們講退了3個黨員、2個團員、4個隊員。當時同修誇我真會講。我說:一切都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是師父在做,是師父把有緣人帶到我們身邊,是師父在鼓勵,我們以後要在救人這件事上做的更好,一起配合多救人。

從此,只要天氣正常,我就與同修配合出去講真相。每次出門前,我都會向師父上香:請師父加持,使有緣人能得到大法救度,解體所到之處空間場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然後帶上真相資料,與同修背著師父《洪吟》中的《正念正行》、《威德》、《怕啥》、《征》等經文。一路講真相、貼不乾膠、發資料。走出去就有收穫,有時一天能勸退三、四人,有時能勸退十幾人,多的能勸退二、三十人。

記得一次剛出門,遇到一個拄雙拐的男人,我趕快過去跟他講真相,他聽到是法輪功就走,我就寸步不停的一直追著他講,告訴他:「法輪大法是佛法修煉,是正法。法輪功弟子是以大法的法理真、善、忍為指導修煉,大法師父是來救人的。請你不要相信中共政府對法輪功的造謠謊言。」還告訴他,「有很多危重病人聽過大法真相、做了三退、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病痛都得到了改善、甚至起死回生,有的在大法的保護下遇難呈祥,還有的走入了大法修煉。如果你能夠了解一下法輪功,你會得到大法的福佑。也許有一天,你的雙拐都能扔掉。」我跟著他講了很長的一段路,他突然停下來說,今天他看到了我的善,為了他好,這麼大年紀跟他走這麼遠,使他明白了很多,他會記住我跟他講的這一切。還接著說,他才四十多歲,曾經是某單位工作人員,是邪黨黨員。因為大病後基本癱瘓,並告訴我真實姓名退出了邪黨組織。我真為他能明白真相得救而高興。師父說:「大家都要去講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6]

每年新年《明慧台曆》出來了,我就與同修配合,每次每人提二十本去發。看見世人路過,我們就很祥和的走過去打招呼:「您好,送您一本大法的台曆,內容很好望您多看看,放在家裏,吉祥平安,也可以使您遇難呈祥。」有的還多要一本,說台曆很美觀,很漂亮。他們都會高興的接著。我們繼續說:「請您記住大法好,三退保平安。」大多數都能退出邪黨組織。看到這些可貴的生命,我從內心感到師父為甚麼叫我們救人、救人。其實世人都在等著大法的救度。

去年過年前,由於市鎮上人很多,人們都辦年貨,兒女們不准我出門,說我八十歲的人了,怕被撞。所以就在家呆了幾天。那幾天整個人像病了似的,吃的飯都噎在喉嚨、堵在胸口,堵著不上不下很難受。我悟到:我的命是師父延續來救人的,這樣在家呆著不是在配合舊勢力嗎?家人的擔心是多餘的,我有師父保護,我要出去講真相。十二月二十五日那天上午,我就來到一同修家與她一起到集市上講真相去了。一會兒功夫,就勸退了五人。這時精神也好了,胸口也不堵了。接著我就天天出去,過年的頭天,在師父的加持與同修的配合下,十九位世人明白真相後,退出了邪黨組織。

大年三十了,由於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人們都在擔驚恐慌。這天我就拿著電話本,一個接一個的把電話打出去,因為這些電話大多都是親戚朋友,有的做了三退,沒有三退的就借此機會,告訴他們:「據說武漢病毒,死了很多人,只有退出中共邪惡的黨、團、隊組織,清除邪惡烙上的獸的印記,神才能保護瘟疫不侵。」其中有的姪子是軍官,有的是警察、還有的是局長,大部份都在工作單位。我還告訴他們:「你們都記住誠心誠念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驅瘟滅邪,平安保命。」他們都高興的說:「我們明白了,謝謝您!」

其實這些年,每逢過節時只要能遇到的,我都會告訴他們三退保平安,並送給大法的真相資料,離我家較遠的親戚,我就打車去,把大法福音送給他們,使他們都能從邪黨的謊言中退出來,他們也都認同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家的樓下租住著「廣告印刷」,有時資料不夠就自己拿去複印,鄰里鄉親有的還找我要。

有一次打車下車時,我的身子下車了,可一隻手還拉著車門沒放開,司機沒注意,將車門一關,我大叫一聲「哎喲」,司機趕快過來,一看我的大拇指根,被壓出一條很深的坑,慢慢的看著變紫,不一會整隻手全紫了,腫得像一個地瓜,他們都說:「趕快去醫院。」我說:「沒事,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保護的,請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共產邪黨組織,會遇難呈祥的。」他們都說:「你不痛嗎?」我說:「一點點痛不要緊,等下就好了。」真的到吃晚飯的時候就不痛了,只是還有一點腫。他們從我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跡,很多人說我真的是脫胎換骨了,紅光滿面,看上去不到七十歲,我告訴他們:「這就是我因為修煉了法輪功,大法在我身上超常的展現。」

四、結語

八年來,儘管弟子不管風吹日曬一直堅定的走在救人的路上,在與同修配合講真相中,我感到執著心少了,正念強了,修煉狀態好了,救的人也多了,每天也都無比快樂的溶於法中!有時,我雙手合十跟師父說:「師父,弟子沒有辜負您,弟子走回來了。重返修煉路,弟子感到無比幸福。弟子會在最後這所剩不多的時間裏,在這條修煉路上做的更好,不讓師尊失望,多救眾生,報答師恩!千言萬語彙成一句:師父偉大法偉大。」

但每當想到曾經像我一樣掉隊了的還沒有走回來的昔日同修,真是剜心透骨的痛。我想說一聲:我可貴的昔日同修啊!二十多年來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一直堅定的走在證實法、反迫害、救眾生的路上,邪惡被清除的已所剩無幾,法正人間即將到來,大法弟子即將圓滿回歸。偉大慈悲的師父不願落下我們每一個弟子,期盼著我們趕快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作為大法弟子無論以前做的如何,甚至走過彎路,但是現在在這天災人禍不斷的今天,我們都應該看到人類在巨變,穹宇已更新。我們能夠成為大法弟子是我們等待已久的願望,是我們曾經對創世主的承諾。回來吧,去掉人心與觀念,解脫業力的束縛,履行下世前的誓約,別被邪惡所嚇倒,為了你天國的眾生、你的天國親人,回來吧!時間不等人哪!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三、動作機理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環境〉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歐洲法會〉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