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新環境中修好自己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一日】我是從中國大陸移民澳洲的法輪功學員,一九九六年在老家得法。閱讀《轉法輪》後,師父的法理深深打動了我,使我明白了人為甚麼活著,我發自內心的感到輕鬆快樂,是我人生中從來沒有過的心境。能夠成為大法弟子,是我生命中最幸運、最幸福的事。

一、向內找 提高心性

女兒比我先來澳洲,對這裏的生活已經有了很好的了解,也已適應。女兒一邊上學,一邊盡力的幫助我熟悉周邊的環境和適應海外的生活習慣,另一方面,我需要和女兒合作處理生意上的事情。

由於工作標準上的不統一,讓我倆常起爭執。

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女兒經常糾正我,這讓我很不舒服,我把這當成是對我的不信任,我認為自己是很認真的。我們在工作和生活中,因為瑣事時常發生激烈的爭吵,浪費著各自大量的時間,我們都感到身心疲憊。我被委屈心、面子心、好勝心、我是家長你要如何如何等心障礙著,認為女兒不孝順,我把這些當成理由,不向內找。

當多次激烈爭吵後,我意識到不對勁兒了:強烈的矛盾肯定是對應著我的某些強烈的不好的心。我努力克制內心的不平,找到了自己不讓人說、好生氣、急躁和愛面子等等人心。之後,再和女兒發生矛盾時就盡力克制它們。

神奇的是,逐漸的,我發現那些不好的心逐漸在變弱,而且我越來越能及時控制住它們。當我不再被這些心帶動內心平靜下來時,我能接受女兒的建議了。我發現女兒做事情動腦筋、有計劃、注重效率,節省時間,她的方式、方法是對的。

之前,我被自己的執著障礙著,看不到自己的問題,不能理解她的做法,還總覺的在她眼裏我做甚麼都不對。當我轉變了的時候,女兒也不再強勢,能夠體諒我了。我和女兒的關係變的溶洽。我們常說:「師父安排咱們在一起,我們應該工作上取長補短,修煉上相互促進。」

這也使我回想起,在海外和同修們產生矛盾、隔閡時,我也有這些不好的心。接著,我又發現自己有歡喜心、顯示心,經常習慣性的掩飾自己。我發現它們在我身上非常強烈,以至於當矛盾再次發生時,我還會感到力不從心、控制不住它們。當它們再次表現出來時,我知道我需要提高了,並主動努力克制它。慢慢的,我發現自己心的容量擴大了,變的不再在意,看到的不再是同修們的不足,而是各自的長處,及他們在證實法中發揮的作用。

我悟到,修煉就是選擇。比如當我們剛接觸到大法時,如果選擇了修煉,師父就會給我們下好所有的修煉機制、法輪,給我們調整好身體,還有法身看護著我們。當我們在修煉中遇到各種矛盾時,受到委屈、不公時,我們能夠想到自己是修煉人,不和別人同樣對待,忍住後,如果內心反應出不善,能夠意識到它,抓住它,選擇克制這些不好的心時,這就是提高,師父就會為我們轉化業力。

如果遇到矛盾,不找自己的問題,而是對與你有矛盾的人發生衝突,還會掉層次,失去一個提高的機會,這也是自己的選擇。我悟到,師父給每個弟子提高的機會,就是修煉中遇到的各種事情和矛盾,就看我們怎麼去選擇。各種魔難都是師父給我們提高的寶貴的機會。

通過向內找、修自己,我深深體會到了修去各種人心過程中的痛苦和煎熬。在師父的加持下,在法輪大法的法理中,每當修去一層人心的時候,我就會有一種破繭重生的感覺,殊勝、美妙、輕鬆。

二、講真相 救世人

師父說:「師父肯定大法弟子所做的,你們只要出自於證實法、救度眾生這個願望,你們所做的事我都會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會把你這件事情引申的更偉大,更了不起,會協助你。」[1]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我就懷著不負師恩的心願,三次去北京護法。我也經常會去居民樓裏發真相資料。那時,我感到邪惡無處不在,感受到邪惡的壓力,舉步維艱。每當這時,師父的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就會出現在我的腦中。在師父的加持下,我感到越來越自如。這使我更加堅定的走在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的路上。

國外沒有嚴酷的迫害,與國內修煉的環境不同,講真相很自由。但是,也要正念去平衡好海外生活與修煉,走好正法修煉的路。

初到澳洲看到講真相的項目很多,我的時間不夠用。家務、工作、講真相、學法、煉功,每天忙的團團轉,經常顧此失彼,三件事做不全。我很著急,現在最寶貴的是時間,怎麼樣能把時間節省下來,用在弟子必做的三件事上呢?

我想:如果做一個小生意,既能賺點錢解決生活問題,還能借此機會講真相,這時間不就夠用了嗎?我想大法弟子救度世人的責任重大,既然能成為師父的弟子,我們就是福德俱全的,同時也不應該被生活所困,影響證實法。

有了這樣的念頭,我馬上開始瀏覽國外中文網站,在分類廣告的第一頁就看到了適合我的生意。我馬上聯繫了這家公司,預約了見面時間。幾天後,就順利的簽下合同,我的心願達成了。而那時,我來到海外剛剛半年。從有這個想法,到擁有這份生意,只用了一週的時間。我可以把大量的時間用在做好三件事上了。我知道這不是巧合,這是師父的安排。

印象很深的還有一件事。二零二零年年底,我和女兒準備將國內駕照換成海外駕照。我不擅長考試,小時候常常因為成績不好被老師、家長訓斥。一有考試就習慣性緊張,對自己沒有信心。我提前請來教練指導。開了一會兒,他突然問我:「你不經常開車吧?」其實我在國內經常開車。可他這一問,緊張的心情讓我的注意力根本不能放在開車上,表現的完全像個新手。

練車結束後,我問教練:「你看我能考過嗎?」他有點為難的說:「運氣好的話,也能過。」這下,我的狀態更不好了。考試那天,我依然很緊張。等待期間,我開始默默的發正念。那時,我剛剛搬家,離考場很遠。如果為了補考,再次反覆去考場附近練車,就要佔用我很多的時間和精力。

我在心裏說:「師父,請您加持我一定要考過。」就這樣,當我和考官一起坐在車裏時,我竟然真的一點也不緊張了,比我平時開車時的狀態都好,平穩自如。那名坐在考試車裏作為翻譯的女孩在考試後跟我說:「阿姨,你開的太好了,我很少見到開的這麼穩的考生。」

那次,我取得了九十八分的好成績,這讓我的女兒也深感意外。我們都體悟到是師父的加持。

三、在證實法的項目中提高心性

記得第一次在市中心廣場徵簽時,我看到其他同修都做的很自如,可一天下來,卻沒有一個人來我這裏簽名,心中有些失落。同修不斷的鼓勵我。

回到家後,我開始向內找。找出自己有愛面子的心、急躁心。我意識到,這些都是為私、為我的。再次徵簽時,我把自己的心放在過往的世人身上,心無雜念,正視他們的眼睛,對他們微笑。當我發自內心的希望他們明白簽字的意義時,徵簽的效果慢慢的變好了。當過一段時間,我徵簽的效果再次不好時,我又找出了自己的歡喜心、爭鬥心等,我開始再次面對,並抑制這些不好的心。在修煉路上我不斷的按照師父的法向內找,修正自己。

還有一件事印象深刻:一次,我獨自在中領館前打橫幅。那天風雨都很大,橫幅的另一端綁在一棵一人多粗的樹上,被大風兜著的橫幅拽的使我很難站穩。過了一段時間,綁在樹上那端的繩子突然被狂風刮斷了。這麼大的風雨,還要不要再打下去?我猶豫著,並看了一下時間,離結束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

我想到,中領館是邪惡的黑窩,只要大法弟子在這裏,就是在清除、震懾邪惡,我決定繼續做下去。我從新綁好橫幅,從新展開,並繼續對中領館發著正念。風雨中,很多過往的車輛為我鳴笛。結束時,在我將旗收起的那一刻,我突然聽到師父洪亮的聲音:「你的威德洪揚宇宙!」師父洪亮而清晰的聲音在我的腦海裏迴響了很久。我只是做了這麼一點事,是我該做的,師父就給予我如此大的鼓勵!

離開家鄉熟悉的環境、親人、舒適的家,來到海外,有時會懷念、留戀國內的退休生活。但我知道自己的責任,無論在哪裏都要做好。在國內為了安全,在證實法路上自己經常是獨來獨往。來到海外不一樣的修煉環境,也暴露出我的很多人心。

這也使我體悟到:遇到任何事情,如果不能夠達到平靜、平穩,那就一定有我要去掉的人心,需要提高了。在純淨的心態下做大法的事,大法的法力就會體現出來,所做的事才會順利,才是神聖的。

在修煉的路上走了二十多年,我有過歡欣,有過淚水,也摔過跤,有過遺憾。

感恩師父對弟子的慈悲看護,感恩師父!

個人部份修煉經歷與體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