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時都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十日】我是九八年末開始修大法的。當時我有多種疾病,偏頭痛、坐骨神經痛、闌尾炎、心臟早搏、胸悶、胃炎、胃潰瘍,還有一種中醫稱作氣不順、肝氣不舒的病。特別是頭疼病和肝氣不舒、胸悶這種病,折磨的我簡直無法生活。頭疼時,腦袋好像裂開似的,總想抱著頭向牆上撞,那簡直生不如死。在二十二歲那一年,由於氣不順、肝氣不舒,那種感受好像氣吸入氣管,但到不了氣的最終位置就又吐了出來,胸悶的難受,好像隨時都會有過去的危險。不能幹活,每天早起總是在門前的台階上苦熬,腿特別沉,晚上躺下也是受罪,那一年幾乎甚麼都沒幹,只是四處投醫,熬藥來維持生命。

九八年末,因辦理離婚,帶孩子在家等判決書的時候,在母親的督促下才抱起《轉法輪》開始讀。當我讀到一百頁時,從頭到腳開始出大小疙瘩,後來小疙瘩連成一片,手上都是帶刺的小疙瘩,而且還在肉皮裏頭,奇癢,全身發冷,蓋上被子又熱,冒汗,撩開被子又冷,可蓋上就又熱。就這樣挨過七天後,所有症狀都沒了,我卻覺的一身輕,好像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當我把《轉法輪》讀完一遍時,好像自己明白了做人的意義和目地,從那時起,我就真正的走入了修煉。在此僅舉幾個例子,來表達師父對我和家人的慈悲救度之恩。

提高心性 小店生意越來越好

隨著不斷的學法,心性也在發生著變化。當時離婚法院把一週歲的女兒判給了我,可因離婚還欠了債。為了生存總得找個活幹,可帶著孩子又無法工作。一天我媽看到街裏原來開的一間店鋪關門後正在招租,就告訴了我,於是我就租了下來。可是無錢上貨(因娘家也不富裕),為此事正著急,一個同修聽說後,馬上借給我2000元錢,2000元錢確實上不了多少貨,也只能先欠賬上貨,然後再還。

有一天中午我站在店門口,看見一個小貨車從我店鋪前經過,因車速較快,從車上掉下一大箱貨,司機沒察覺,我就大喊:掉東西了!司機沒聽到竟車速不減一溜兒煙開走了。我將箱子拖到店門口,因箱子是打開的,看了看是孩子們的食品「親親蝦條」,就將箱子放在店門口等失主來認領。一直到下午四點多,失主來了,站在店門口問我:你撿了一箱蝦條嗎?我回答:是,你拿走吧,蝦條就在門口。失主沒動箱子,直接就說:我給你留一袋吧(一袋20小包)。我說:不用,你看看少沒少?不少你就拿走吧。他又看了看說:沒少,還是給你留一袋吧。我說:真的不用。那時只知道自己修大法了要做一個好人。

他又仔細看了看我說:原來這店換人了,以後我來送貨先給你,你要麼?我說:曾多次看見你路過,為甚麼在我這不停?他告訴我說:原來那店主不講理,不講信用,我以為還是原來那家店主就沒停,有貨也不給她。我說:好吧,以後我也上你的貨。從那時起,我就開始進他的貨了。

有一次我上貨沒付錢,讓他記上賬(因雙方各有一本賬),一個星期後我又去上貨,上完貨我說:把上次的賬結了吧,他媳婦打開賬本一看沒有賬,合上賬本就不高興的說:沒有賬結甚麼賬?我說:有帳!她卻不耐煩說:沒帳你還不信!因為我每天都在學法,明白師父講的不失不得的道理,我便拿出上次貨單給她看,貨單金額133元,錢雖不多,但在二十多年前對一個不富裕的家庭來說一百多元錢也是個不小的數字。她一看瞪大兩眼說:我幹這麼多年還沒遇到過這事。我就告訴她我是學大法的,大法師父讓我們做好人,不貪不佔。這樣的事因沒記賬後來又發生了多次,我都如數還給人家。

還有一次我去本村一批發店拿香煙,因買主在我店裏等,我就趕緊去批發店取貨後告訴他先記上賬,一兩天就還。等我去還賬時,批發店主打開賬本看了看,回頭告訴我:沒帳,你還哪本賬呀?我知道他可能忘了記賬了,就把拿煙的時間、數量告訴他,他一算600多元,我也如數交給他,並告訴他我是學大法的,師父告訴我們做事要為別人著想。

後來,只要我去進貨,每家都會把新貨、好賣的貨及時推薦給我,我小店的生意也越來越好。

在九九年以後,邪黨開始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由於我是在派出所掛了名的,所以逢年過節總是有人上門騷擾。二零零四年春天,由於他們從我店鋪抄走了大法書籍、《明慧週刊》,我被迫流離失所了一段時間。回來後,店鋪轉給別人了,我只好又做一點別的小生意,也曾多次發生過類似的事情,送貨的都願意給我送貨,因為貨送來都要按要求搬入進貨人家裏或店裏,遇到重貨或是貨多時,都是司機一個人卸貨。可在我這無論貨多貨少,輕重與否,我都和司機一塊卸貨。每遇到新的司機我都會告訴他我是學大法的,大法是被迫害的,師父是慈悲的。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離婚後一週歲的女兒,天天跟在我身邊,特別聽話,她從來沒有干擾過我學法,有時我也帶她去學法點。

到了上幼稚園的年齡,有一次幼稚園體檢,幼稚園老師給我打電話說:你是妞妞的家長嗎?快來吧,你家妞妞體檢有問題。我心裏一驚,扔下手裏活就急忙趕到幼稚園,老師告訴我,你孩子心臟有雜音,你帶孩子趕快去醫院檢查一下吧。我心情沉重的將孩子帶回家,那時心想:師父講法中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孩子跟著我怎麼還出現這樣的事了,心裏也開始著急。第二天就到市中醫院去檢查。先做心電圖,結果正常。又做彩超,彩超時間很長,大夫喊我進去,他指著電腦上的彩超圖象告訴我說:你看,你孩子的心臟這原來是像有問題,現在長全了。也就是說本來有缺陷,可不知怎麼現在補全了。我一聽,那種激動感恩心情無以言表,我知道是師父,是師父救了孩子,給孩子的心臟缺陷補上了,又借大夫的嘴告訴了我,我從心裏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女兒上初一時,有一天女兒回來告訴我說:我今天肚子疼的走不了路,蹲在地上起不來,身上都冒汗了。我就念你告訴我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會就不疼了。我聽了也高興,孩子也知道大法好,而且遇事能想起求師父。

在初一後學期,老師選了班裏的十二個學生讓入團,其中有我女兒,當老師宣布完名單後,我女兒舉手站起來告訴老師說:老師我不入團。老師很詫異的問為甚麼?女兒沒有回答。晚上女兒回來給我講了經過,我知道孩子在師父和大法的引導下,也能明辨是非了。

就在我女兒高考前兩個月,星期天回家吃午飯時孩子問我:媽,我可以復讀嗎?我說:不復讀,考哪算哪吧。媽在學習上從來也沒有管過你,每天都很忙,如果你再復讀,你忙,媽會更忙。女兒邊吃飯邊落淚的說:媽,你想知道我一模考了多少分嗎?三百九十分,以這個分數根本考不上大學。我沒加思索的跟女兒說:女兒啊,你知道媽媽是幹甚麼的嗎?媽媽是修大法的,你也從中受益了,為甚麼都忘了呢?為甚麼不念大法好呢?女兒點了點頭說:媽我知道了。

兩個月後,女兒參加了高考,我女兒高一時本來是普通班,可在高二時由於成績好,被調到重點班,在重點班總是在三十幾名四十名,這一次女兒卻是全班二十名的成績考上了省知名學校。如今已畢業準備考研。這麼多年來,女兒每次有好吃的或是逢年過節,都會到師父法像前敬師跪拜。

化險為夷

我修大法二十幾年了,由於修大法,身體健康了,心性提高了。在二十多年裏,也經歷了很多神奇的事情。

記得我剛學大法時,有一次用自行車帶孩子出去辦事,走在一條東西大路上,前邊過來一輛貨車,由於汽車走的是下大坡的路,路上也沒有甚麼人,我和汽車對面行駛,這時突然從前邊小巷出來一個騎自行車的,車速還挺快,這時汽車也到了,那人衝著我就來了,我如果要躲汽車就得撞那人,如果躲那人就撞汽車上,在那一瞬間腦子一片空白,車把一扭,就聽「噹」的一聲,我連人帶車撞在了汽車上,車子向外倒在地上,而我卻倒在了自行車上,倒地後孩子的胳膊被壓在自行車後車架兒童車座下大哭。汽車停住,從車上下來兩個人把我扶起來,抱起孩子,問我:有事嗎?我說:沒事。因為師父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2]。只是孩子一個勁的哭,那兩人說去醫院看看吧。我說:沒事,就趕快把孩子接過來,看孩子有沒有事。我拿一袋優酪乳哄孩子,孩子一邊哭一邊用小手接過優酪乳,我知道孩子也沒事,就告訴那兩人說:我們沒事,你們走吧。那兩人用懷疑的眼神看著我說,真沒事嗎?真沒事我們可就走了,我說:真沒事,你們走吧。當那兩人上車後才發現汽車前面的倒車鏡被撞壞了,那司機對我說:你把我們倒車鏡碰壞了。因那倒車鏡快有我那麼高了,自行車根本碰不到,我趕快說了聲:對不起,給你們添麻煩了。那兩人開車走後,才發現我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傷。過後我也覺的害怕,如果沒有師父保護,真不知後果是甚麼樣。

還有一次,在我女兒上高中時,一天早上我騎自行車馱著我女兒送她去車站,穿越公路騎到中間時,一輛幾十噸的大貨車急速而來,我腦子一片空白,一下子蹦下車,這時自行車前車輪一下子騰空而起,大貨車擦著騰起的車輪急速駛過,好危險的一幕。我不知怎麼送走的孩子,回家後腿還在打顫,有一種後怕的感覺,沒有師父保護,真不敢想像其後果。

這二十多年來修大法,從中受益良多,無法用人間的語言表達我們的師父有多麼的偉大!多麼的慈悲!在這二十多年修煉路上,我有時也沒有做好,摔得頭破血流,但慈悲偉大的師父總是沒有放棄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我本不會寫,早幾年就想寫出來,可總是不知如何下筆,這次在同修幫助下,我才拿起筆,還得耽誤同修的時間幫助修改整理。在此謝謝同修們,向同修合十致謝!

再次叩拜師尊的慈悲苦度!我會不斷努力精進,走好以後的修煉之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