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多年堅定走在證實法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八月開始修煉大法的。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中,無論是修煉心性還是證實法救度眾生,經歷的事情太多太多,有在法中心性昇華的喜悅;也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經歷的有驚無險的神奇。

一、在家庭矛盾中努力過好心性關

1、改變自己,家庭和睦了

一九七六年,我35歲,丈夫因公而亡,當時女兒六歲,兒子十個月,我過著悲困交加的生活。因為娘家婆家都是農村困難戶,誰也管不了我。為了讓我們娘仨能活下去,我上訪三年,最後給安排了工作。我獨自一人歷經千辛萬苦總算把兩個孩子拉扯大,成家立業,結婚生子。

現在孫輩兒們都長大了,自己和兒子住在一起,本想該享受享受了,畢竟快八十歲的人了,為兒女操勞一輩子。然而事與願違,兒子和媳婦天天吵架不見晴天。兒媳生氣的時候掀桌子、砸東西、打丈夫、罵孩子,嚇得我整天不知如何是好。我所有家務都幹:洗衣、做飯、買菜、收拾屋子……可兒媳還不滿足,不順心就摔東西,有一次把我的拖鞋從這頭扔到那頭。在這個家裏我得不到關心和尊重,彷彿是這個家裏的多餘人員、受氣包。

有時,我看著師父的法像流淚,向師父訴苦。有一次我和同修訴說我如何痛苦,同修雖然同情我,但是用法理開導我,提醒我修煉中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不要用「人心」對待修煉中的事。我一下子開竅了,這時師父的法打到我腦子裏:「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1]

師父的點悟讓我明白了這段法理的內涵:我是大法弟子,一切用法來衡量,改變觀念,多找自己。當我靜下心來找自己的時候,這真是靈丹妙藥啊,周圍一切都在發生變化。我找到了怨恨心,不平衡的心,怕苦心,想求安逸的心等等。我想這些人心都不是我要的,我要滅掉它們,清除它們。

當我用修煉人的心態看兒媳,覺的她多可憐,為成就我,自己造業都不知道,損德不知道。我感謝兒媳為我的付出,又想到是我們生生世世的緣份促成了婆媳關係,我一定要做好,一定要珍惜。當我慈悲心出來的時候再看兒媳,覺的這孩子多不容易,嫁到我這個窮家來,改善著家境,在這個家即有功勞也有苦勞,而且當老師本來就挺累了,還要管自己兒子的學習,我要多關心她才對。

自那後,我在家裏該買的買,該做的做,對兒媳問寒問暖,真正從內心深處改變我自己。兒媳身體不太好,為此我讓兒子多幹活。現在兒子倆口子再也不吵不鬧,我和兒媳有說有笑,全家和睦,幸福快樂。感謝師父給予的大法的威力,改變了我,也改變了家庭惡劣的環境。

2、不被親情所動,堅定走證實法的路

二零一八年年初,外孫女和我說:「我爸從副局提到正局,這是很不容易的機會,我們全家對你有個要求,今年不允許你出去講法輪功的事,在你這要出事兒了(被舉報被抓),這幹就別提了。我爸和我媽就得離婚,那我咋辦?我大學還沒畢業呢!」我說:「你家裏的事和我無關,我是大法弟子,有使命在身。我歸師父管,絕對沒事。」這時她大喊大叫,說:「你今天必須和我保證!」我說:「你砍了我的頭也不能保證。」這時她開始說髒話罵我,我閉口不說話,她哭著回家了,說要找她媽媽來。

孩子有擔心我理解,可這是邪黨造成的迫害形勢讓常人恐懼,修煉人證實法是救度眾生!於是我除了給外孫女全家發正念外,常去女兒家和孩子講大法真相。現在外孫女不反對了,還看了兩遍《轉法輪》,並勸說她爸媽改變惡的觀念,要相信大法好。

我相信,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女兒全家都能得救。當我們放下人心,在法中昇華的時候,一切都在師父的掌控之中,誰說了都不算。我照做不誤救人的事,平安無事。

二、十幾年如一日講真相

從師父要大法弟子講真相、救眾生那一天開始,我就開始面對面講真相。由不會講到會講,從家人到親朋好友,從同事到領導,從認識的到不認識的,現在是沒有選擇的全面講。

師父說:「大家都要去講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2]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也是提高的過程,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聽明白的人,千恩萬謝的,我告訴他們:謝謝大法師父吧,是師父讓我救你們;還有的人祝福大法弟子平安啊、高壽啊;還有人要給錢;還有人說法輪功一定會平反的;還有的說,法輪功太正了,共產黨害怕。但也有大喊大叫的,你是法輪功!還有罵人的、舉報的,這些事也很多。但是在師父的保護下都有驚無險。舉兩個近期發生的例子。

二零一九年六月份,我和同修在一個大商場講真相,講到第六個攤位時,旁邊有幾個人玩撲克。在我倆講的過程中,這幾個人忽然散了,不玩了。這時我腦中出現一句話:時間太長了。我和同修說了這個事,於是我倆出了商場門,到站樁車就來了,我倆各自回家了。到家不久,另一個同修來我家,我倆是一個學法小組的。她一看我在家,高興極了,她說她腿都軟了,嚇的她全身發抖。原來我和同修在商場講真相被舉報了,來了兩輛警車,六個警察封住出口,警察樓上樓下找個遍,結果警察沒找到走了。因為這位同修看見我在商場講真相了,為我擔心,急急忙忙來我家。我說咱們謝謝師父。再次感謝師父!是師父在我身邊保護我,才有驚無險。大法就這麼神奇。

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六日下午,我走了兩站地,講到第八個人是個老太太,給她講三退保平安的時候,她大聲說:「××黨養活你,給你開工資……」我馬上發正念清除她背後的邪惡因素,然後我和她說:「老姐妹,別生氣,讓你三退是對你生命負責,讓你保平安。因為你宣過誓,要為共產黨流血犧牲。中國老年人都知道起誓發願是怎麼回事,現在天象大變,災難重重,你也別流血別犧牲了,好好活著,咱們老百姓知道好壞、善惡就行了,你信它有用嗎。不用你去燒香磕頭,又沒和你要一分錢,就是告訴你怎麼保平安。法輪功是佛法,讓你在劫難中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得救。」她說:「你這麼說還行。」這時車來了,我很遺憾,她沒選擇退出,但她聽明白了。

二十年來,我在師父的看護和點悟中昇華著、提高著,用盡人間語言也表達不了弟子對師父的感恩之情。弟子只有精進實修,學好法,走好、走正最後的路,多救人,修好自己,兌現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