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清零」騷擾不要繞開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十二日】我是大陸南方某省城的老年大法弟子。在中共惡黨以「清零」為藉口的騷擾中,一開始,我的主意識不強,沒有意識到這是一場陰謀的迫害行動,有意無意中想繞開走,想在修煉中走「捷徑」。

今年二月份,我戶籍所在地的社區主任給我老伴打電話,說:「把你煉法輪功的老伴的戶籍遷出去,這樣我們社區就不管了,也不需要你老伴簽保證書了。」當時,我覺的這主意不錯,既沒違反大法修煉的原則,也不會惹麻煩,就同意將戶籍遷到老伴所在的社區。

後來在和同修的交流中,我認識到,這是在用人心繞開迫害,在用人的狡猾迴避迫害,而不是主動清除迫害。回家後,我對丈夫說:「我的戶籍不遷了。現在是可以遷到你的社區,但是哪天你社區也搞『清零』迫害,那又往哪遷呢?」丈夫聽我這麼一說,也說:「不遷就不遷吧。」

在這件事中,因為我的心性並沒有真正的提高上來。三月份,社區主任又頻繁的給我丈夫、兒子打電話,又是勸說、又是威脅。丈夫又怕、又煩,對我說:「我去替你簽字。」我堅決不同意,告訴丈夫:「簽這個『保證書』就是背叛師門,在過去修煉中做了這種事就前功盡棄了,甚至要下地獄的。」丈夫在家中對我又吼又罵,罵我是神經病,還說要下地獄,他去下。

在家人的責罵下,我的怕心、顧慮心等各種名利情的人心全上來了,和丈夫說話支支吾吾、唯唯諾諾、聲調低沉,沒有了正念、沒有了正氣,想不起信師信法,主意識也強大不起來了。

第二天,舊勢力鑽我有漏的空子,操縱丈夫背著我到社區,代替我在「保證書」簽了字,而且回到家中欺騙我說:「我到社區去瞧了一眼,你的事我不管了,你愛幹甚麼幹甚麼。」我信以為真,對丈夫說:「那個字真的不能簽,有點良心的都不會簽。如果昧著良心簽了,那就坑了你自己、我和這個家。」

在後來兩天的學法煉功時,我隱隱約約總有一種不踏實的感覺。我要丈夫再打電話問問,是不是社區的工作人員擅自代替我在「保證書」上簽字了。丈夫見隱瞞不住,就直言說是他替我在「保證書」上簽了字。我當時按捺不住心頭的憤怒和怨恨,拉開家門就衝了出去。

我到同修家交流,認識到這一切,都是自己一開始沒有意識到正念對待「清零」騷擾的嚴肅性,想繞開走造成的。為了彌補自己造成的損失,我寫好了投給明慧網的「嚴正聲明」,還認真寫了份堅定修煉的「聲明書」。第二天,我自己親自到社區,當面陳述,並遞交了「聲明書」。

後來,同修說這件事應該上明慧網曝光,我又出來了嚴重的怕心,又想繞開。我跟同修說:「不能曝光,不然會引來迫害,會讓邪惡盯上我,注意上我。」

在接下來的外出講真相中,我感覺到「怕」的物質如影隨形。我記起了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於是,我靜下心來,在家中大量學法,每天學三講《轉法輪》。之後還看《九評共產黨》。

一開始看《九評》時,我邊看邊怕,書中講的中共歷次政治運動的殘酷,都會使我聯想到馬三家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慘烈情景。但我堅定的分清「真我」、「假我」,堅定清除後天形成的「怕」的物質。看到《九評》第六評時,我感覺內心不怕了,信師信法的正念又升起來了。

我又一次找到同修說:「我要曝光這件事,但要等到清明節過後,因為丈夫和兒子清明節要開車去外地掃墓。我怕他們知道後,情緒會受影響。」話剛出口,我就意識到自己還是想繞開矛盾,放不下對丈夫和兒子的親情。

回到家中,我靜心學法,我學到師父說:「如果只改變了你的表面而你的本質不動,那就是假的。到了一定時候,到了關鍵時刻,它還會反應出來,所以不改變人心,只是一種假相的掩蓋。必須從本質上發生變化才能是真正的改變自己。也就是說,你修煉要對自己負責任,你得真正的去改變自己,從你心靈的深處把你執著不好的東西放下,那才是真放下。」[2]

我猛然驚醒,原來自己多次的繞開迫害、迴避矛盾,是因為自己並沒有真正實修,沒有從內心深處、從本質上放下怕心、親情等一切人的執著。覺醒之下,我毅然決定立即上明慧網曝光這件事情。

曝光之後,我感到自己的整個身心格外的輕鬆和透亮,感到自己變的很高大,而那個魔難卻變的很小。我也知道了,每遇到關難時,一定要直面自己的執著,要放下一切人心,而不要繞開迫害,迴避矛盾。

修煉層次有限,如有不在法上之處,還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