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伊通學員遭嚴重騷擾迫害的反思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四月八日】自從二零二零年疫情解封後,吉林省伊通縣政法系統部份人員執行中共邪黨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的迫害政策──「清零」騷擾,陸續對伊通縣法輪功學員進行騷擾迫害。從二零二零年八月份開始更加瘋狂,並脅迫部份公職人員、社區人員參與迫害,此次迫害持續時間之長、涉及人數之多、採用手段之卑鄙,是今年來迫害最嚴重的一次。

騷擾迫害的詳情,請見《吉林省伊通縣「清零」迫害手段》。現在針對這些迫害過程中世人和學員的不同角色表現,希望伊通縣大法弟子從中能有所借鑑,通過學法找到不足,儘快提高,更有效的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如有遺漏和不完全準確的地方,希望有條件的同修能給予補充、完善。

一、世人在迫害中的表現

經過法輪功學員二十多年不斷的講清真相,很多世人,包括政府公務人員都能明辨是非,在善與惡較量的關鍵時刻,選擇站在正義的一方,從而給自己奠定了美好的未來。

例如有人在政府或社區工作,不得不參與迫害相關的工作,但只出工不出力,有時還幫助說幾句好話,減輕了對學員的迫害;也有在預謀綁架學員之前,把消息透露給學員的,使學員避免了被綁架迫害;也有單位領導、同事智慧保護學員的;也有村幹部想方設法保護學員的;也有學員的家屬頂住壓力,無怨無悔繼續支持學員的;也有的學員親屬敢於仗義執言,斥責惡人,保護學員的;也有學員親屬在被逼無奈的情況下,勸說學員簽字的,但當看了邪惡的「五書」內容後,被裏面邪惡無恥、惡毒的內容所震動,從而升起了正義感,保護親屬學員的;也有親屬極力制止其他家人順從邪惡代替學員簽字,並智慧保護學員的;也有已經放棄修煉很長時間的人,在被叫去簽字時,在看了邪惡的內容後,斷然拒絕簽字的。我們相信這些堅守正義、良知的人們,都給自己奠定了美好的未來。

但也有學員的親屬知道大法好,平時也支持大法,但在自身利益面前順從邪惡,逼迫學員簽字的等各種情況。實際上這樣做的是真正斷送了自己的前程,還會殃及親人和子孫後代。有位學員的老伴被騙去派出所簽字,回家後頭暈目眩,連拉帶吐,在床上躺了三、四天才好;有位女學員沒修煉前是個病秧子,家務活都幹不了,學法輪功後身體非常健康,實際上全家都在大法中受益了,但在這次迫害中,家人都逼她簽字,簽字後她老伴身體就不好了,就只能躺在床上,不能下地了,當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後,才能下地。這很可能是神佛對人的慈悲警示,而當真正的惡報降臨時,就不會這麼容易過去了。

二、同修們的狀態

堅持修煉到今天的同修們都知道,不能配合邪惡的命令簽這種字,一開始都是拒絕的,有的同修還給來的人講真相。但由於種種人心未修去,被邪惡鑽空子施壓而違心簽字。如有的學員在被威脅收回土地或停發退休金的時候,向邪惡妥協了,違心簽字;也有的學員在被綁架到洗腦班後,怕被判刑,到監獄裏承受不住而違心簽字;也有的學員在兒媳婦要挾要與兒子離婚、斷絕關係、不讓見孫子的壓力下簽字;有的學員在丈夫被停職後違心簽字;有的學員在家人暴力毆打、用兒孫前途逼迫下簽字;也有學員雖然未在那幾書上簽字,卻簽了似是而非的東西,如有學員被哄騙寫了批判邪教(未提法輪功)的東西,有的學員在「未說中共邪黨不好」的字上按了手印(三個月後,此學員離世)。

當然也有一些沒向邪惡妥協的同修。有一對夫妻同修,他弟弟來家串門,正好遇上派出所、村上的人逼他哥嫂簽字,上洗腦班,不讓煉法輪功。他弟弟說:「咋的?誰不讓煉法輪功?好,就煉,我們就煉!」就這正念使得來迫害的幾個人二話沒說,灰溜溜就走了。

還有一對夫妻同修,有一天兒子、兒媳婦、弟弟、姐姐等親屬一擁而來,勸他們簽字,說怕影響孩子升學,還說我們給你們報警等逼迫的話,這位男同修表現出至死也不會放棄的,一句放下生死的話,就把他們給鎮住了,親屬們半天無語,後來兒媳婦說,那我們也不管你們了,你們願怎麼辦怎麼辦吧。

也有同修的丈夫被叫到派出所,代替同修簽字,同修丈夫正氣十足,質問派出所警察,「如果我能代替她簽字,你們為甚麼不簽?」警察被鎮住了,也不再找同修簽字了。

也有同修丈夫在政府機關工作,因為妻子平時把真相講到位了,丈夫非常認同大法,這次迫害剛開始時,這位同修被騷擾的不能正常工作,她丈夫也要面對很大壓力,這位同修就與丈夫溝通,「你知道我的性格,我不會放棄大法,也不能簽字,我也捨不得這個家,但為了不影響你的工作,咱們離婚吧!」丈夫說:「都二十多年的夫妻了,怎麼能離婚呢,那咱們倆扛著吧!」從此再沒來電話騷擾,夫妻倆都在正常上班呢。

有一位女同修,她老伴身體不好,需要人護理,因為邪惡的株連政策,她的女兒、女婿們就來逼她簽字了。她開始給他們講真相,但他們都不聽,同修感覺他們被邪惡因素控制的太厲害了,就說,咱們先去吃飯吧。到飯店吃完飯後,同修找個機會,就離家出走了。女兒沒辦法,就留下來照顧父親。又過了幾天,她老伴打來電話說,「你回來吧,他們不逼你了。」這樣也過關了。

還有一位同修,在這次騷擾開始時,悟到:這是放下生死的時候了!她告訴家人,我的事你們不用管,我自己面對。她積極準備給上門找她的人員講真相、救度他們,她就不斷的背法、不斷的琢磨。當她感覺準備好了的時候,有一位社區人員找上門來了。她打開門,把這位社區人員讓到家客廳裏落座。社區人員說明來意,這位大法弟子把準備好的內容胸有成竹的開始講真相:講了甚麼是法輪功,法輪功合法,講法輪功對國對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也講了中共惡黨的邪惡本性。這時,社區人員頻頻點頭,表示,我這回可真的明白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了,並說我保護你,我回去說你不在家,找不著你,再有別人敲門,你可不要開門,你出去呆幾天吧。

也有一部份同修流離失所躲避迫害。也有學員這些年在常人中逐漸沉淪,當受到騷擾時反而高興了,認為師父還在管,從而積極面對。但也有個別同修未被騷擾,每天正常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

三、找出不足抓緊提高

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生命,是有師父管的,無論邪惡如何瘋狂,都有我們可以走過去的路,只要我們能在法中走正,邪惡是不敢隨便迫害的。痛定思痛,我們伊通縣的同修應該從個人方面和整體方面冷靜向內找自己,在法上提高上來,抓緊彌補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下面所列的幾方面不一定符合實際情況,也不一定完全符合法,僅起拋磚引玉的作用,希望同修們能正面理解、理性對待。

1、整體不足的思考

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開始後,伊通縣的大法弟子整體上應該是很好的,雖然有時邪惡也很瘋狂,但大家都沒被嚇倒,繼續堅持做好該做的三件事,並且做的更多,從而抵制了邪惡。但從二零一七年六月,有四名同修因講真相被綁架和二零一八年二月份有同修因發年畫被綁架後,很多同修都產生了怕心,加強了自我保護。真相資料很少有人發了,有的同修雖然也出去講真相,但不帶真相資料,有的連護身符都不敢帶了,認為光靠嘴講更安全。

回想一九九九年剛開始的時候,有同修因為發放真相資料被綁架後,其他同修就更多的發放真相資料,減輕被綁架同修的壓力,有效的震懾了邪惡。而目前的這種自我保護,很可能讓邪惡因素敢於向我們地區聚集,當邪惡聚集多了,就給我們地區帶來了大面積的迫害。

2、找到在哪裏摔倒的

在這種考驗中摔倒後,還想繼續修煉的學員下面兩種狀態表現需要注意。一種表現是,對於有的同修而言,摔倒後,為了彌補損失,就在講清真相上加大力度的做,這當然也是好事,但最容易忽視的就是找一找自己為甚麼會摔倒。

另一種表現是,摔倒後,就陷入深深的懊悔中,師父講:「我不喜歡你們自責,一點用都沒有。我還是那句話,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1]

師父說:「你修煉你那個心,最根本上心要不動還不算呢,你說你表面做好了,你內心還有那麼一點點執著你自己沒發現都不算過關,因為它是最嚴肅的,得本質上真正發生變化。」[2]

對於在這一次考驗中沒過好的同修,不是一開始就簽字的,那麼在哪一刻使自己動搖的?或者在提到哪一個問題時自己動搖了?如果冷靜回想自己簽字前那一段時間的思想過程及外部環境情況,像放慢鏡頭一樣的用法來對照、衡量自己當時的一思一念,找自己的時候要抽絲剝繭,一層層的深入去找,就可能找到自己摔倒的原因所在,只有找準問題,才能通過學法、實修有針對性的提高上來。

比如,有的學員被瘋狂毆打後違心簽字了,可能只找到怕心或承受不住迫害還是不夠的,要找為甚麼被毆打,是不是有怨恨心或其它甚麼心招來的,如果找到怨恨心,再找為甚麼有怨恨而沒有慈悲,每找到一個甚麼心的時候,就可以發正念清除,並不斷用法理歸正自己。

有的學員在家人逼迫下簽字,那麼就要找找自己是因為不讓見孫子而決定簽字的,還是怕影響孫子考大學而決定簽字的,或是怕影響兒子工作而簽字的,或是看兒子打自己耳光時心疼了而簽字的,找到這個後,再深入去找為甚麼那個事就能讓自己動搖了。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也要回顧一下自己近幾個月或近幾年的修煉狀態。比如前些年我們當地環境相對寬鬆,雖然也有迫害情況發生,但都只涉及了個別同修,對大面積同修沒有造成影響。在這種寬鬆環境下,有的同修不知不覺中滋長了安逸心,有的開始懈怠,有的想過常人中的好日子,有的看常人的電視連續劇,有的看常人網站,有的弄常人視頻,但當有同修幫助指出問題時也聽不進去,雖然「三件事」都在做,但有點按部就班,類似做常人的工作了,沒有真正在法上提高。

3、認識修煉的嚴肅

我們都知道修煉是嚴肅的,但有的同修好像對修煉嚴肅性的認識上存在不足。請同修思考一下,中共不法人員事先準備好了「三書」或「五書」,明知道學員不會放棄法輪大法,即使簽了字也是違心的,為甚麼還讓學員簽字?為甚麼有的讓你簽字時,還說,「簽了字,願意煉就在家煉?」因為對於學員而言簽字與不簽字完全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走向,邪惡的目地是要毀滅眾生,所以想盡一切辦法讓學員在邪惡的幾書中留下你的筆跡,因為那是將來它可以毀滅學員的把柄。

下面簡單分析一下邪惡的「三書」或「五書」有多邪惡。

邪惡的「保證書」就是自己保證不再修煉法輪大法了。大家可能都知道給老子趕車人的故事,因為老子當時的官職小,沒有能力支付給他趕車人的工錢,後來那個人在別人的唆使下向老子要工錢,並把老子告到官府,當老子從他的體內取出給他下的幫他延長壽命的東西後,那個人即刻變成了白骨,也就是如果老子不幫他延長壽命,按照他正常的人生安排,他早是白骨一堆了,並且老子想用天國世界的東西來回報他在人世間的工錢,人因為一念之差,失去了最好的東西。有的學員在簽字後馬上休克了,也可能有這方面的原因。凡是簽了字的學員身心都會有非常難受的反應。

人世間有幾項重罪:欺師滅祖、謗佛諷法。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三武一宗」滅佛的報應,中共邪黨文化大革命時拆廟砸佛像那些人的報應,不但自己遭報,還殃及子孫後代。在那邪惡的「幾書」中,中共邪黨用最下流無恥、最惡毒的語言污衊師父,謾罵大法,有正義感的常人在看了內容後都說:「這個字真不能簽!」有的已經不修煉的人看了內容後,也頂住壓力沒簽字。如果不是師父無量慈悲,簽了字以後,很可能永世在地獄中了,也包括逼你簽字的家人,也可能包括你怕在常人利益受影響的兒孫!

密勒日巴佛把常思三惡道的苦作為精進修煉的動力。而我們由於受中共邪黨幾十年來的無神論宣傳,雖然在大法中修煉多年,但能看到另外空間的學員畢竟是少數,所以很多學員對生死輪迴和地獄、天堂可能僅停留在感性的認識上,所以才認為不讓孫子上大學、兒子失去工作、停發退休金、收回土地等人中的得失比下地獄要可怕,所以才會在得失權衡中選錯方向。如果你的家人能知道這種利害關係,他們都會主動抵制邪惡了。

對於這方面沒做好的學員,師父也給了繼續做好的機會──嚴正聲明。嚴正聲明是非常嚴肅的事情,也體現出師父的無量慈悲。看看明慧網上嚴正聲明前面的編者註﹕「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

師父給了我們無量的好處,而學員卻在人中的壓力下,毀謗師父,但師父還在給你機會,自己不應該萬分珍惜嗎?千萬不能遇到壓力就簽字,過後再聲明,三番五次的,這是不是拿師父的慈悲當兒戲呢?!

簡單思考一下,如果自己這一關過去了,自己的家人、來找你簽字的警察或社區人員可能都得救了,而因為自己沒做好,他們是不是都面臨被毀滅?是不是需要把他們再救回來?而正法進程已經接近尾聲,還有沒有足夠的時間來彌補損失呢?如果自己真的沒修成,那麼你自己因簽了字而造下的無邊罪業都將由你自己來承擔!真的要嚴肅對待嚴正聲明!

4、對身邊人講真相做的不到位

在這次迫害中,有一部份學員是在家人逼迫下簽的字,而有一部份學員是在家人的保護下免於騷擾。兩者對比,是不是有的同修平時對家人講真相做的不到位?因為在善惡的考驗中,家人也需要擺放位置。如果家人真的明白善惡有報,家人真的明白知恩圖報,家人真的明白你修大法他們受益了,家人真的明白毀謗佛法罪大無邊,家人真的明白保護大法弟子、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能得福報,他們可能就是另一種表現。家人真的能有正的表現,也能在未來的宇宙中得到一個好的位置。

四、建議同修們靜心學法

師父告訴我們:「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

看到我們本地很多同修在這次考驗中摔倒了,感到非常痛心,但我們本地也有一些同修在這次考驗中做的很好,這些好的經歷也是值得借鑑的,就想把這些整理出來,供同修們參考、借鑑。

層次所限,有不符合法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編註﹕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對錯與否由作者個人負責,請讀者自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