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 精進不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二月五日】我是二零一五年得法的青年大法弟子,今年三十一歲,已是兩個孩子的母親。我兒時生長在東北一個偏僻的小山村,那裏人煙稀少,信息閉塞。

第一次聽聞法輪大法,是在邪黨對大法迫害後。那時我還是個小學生。老師在班上給我們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自此法輪大法就在我的心中紮下了根。我從初中開始就在外地讀書,後來全家搬到山東。在往後的日子裏,雖然為了人生目標在紅塵中奔波,但內心卻始終希望能得法修煉。

二零一五年六月,我在超市遇到了當地大法弟子給我講真相,我的內心好激動,得法的願望終於實現了!我禁不住流下了對師父感恩的淚水。我就知道修煉大法是我生命存在的意義,精進不怠是我必須保持的修煉狀態。

堅持背法

通過不斷的學法,我更加認識到法的珍貴與難得。可我學《轉法輪》總是思想不集中,容易走神兒。學完了一講自己頭腦中也沒甚麼印象。於是我決定背法。開始我給自己定的計劃是兩個月背完一遍《轉法輪》。為了節省時間,我早晨會多做點飯,基本夠吃三頓(丈夫在單位吃飯),吃完飯打掃一下衛生就開始背法。

那時大女兒一歲半左右,我背法時她都很乖,可以自己玩。

開始背法時我是每句話讀兩遍,背兩遍。這樣背完一段後再把一個段落連起來背兩遍。背法時不求速度,就是紮紮實實的記在心裏。在背法中很多以前沒讀懂的內容,通過背法忽然明白了。遇到一些心性關的時候也能想起法,按著法的要求去做了。儘管有時還是做的不太好,但是自己能清楚的看到自己的差距,也在不斷的要求自己提高再提高。

背法也會遇到瓶頸,有時感覺腦袋迷迷糊糊,心煩意亂的,一段法怎麼也背不下來。但是我從沒打過退堂鼓,沒有一絲放棄的念頭。難也要堅持,兩遍背不下來就背個三遍、四遍、五遍,只要堅持就一定能背下來。在背法中,我能明顯感受到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只要一想到要背法了,就感到全身的細胞都像歡快的音符一樣。

背第一遍《轉法輪》用了一個月。接著又開始背第二遍,第三遍。到第四遍我就開始把一個小標題的內容連起來背。在背的過程中把每一段的最後和下一段的開始連起來,重複背上兩三遍,這樣背就容易把一個標題順著背下來,不會背了這段想不起來下一段。當然也不是一下就能做到的,還是要不斷的背。我從二零一五年到現在一直堅持在背法。

這期間丈夫也曾考過我三次,讓我背《轉法輪》,他拿著書檢查,看是否真能背下來。現在背法時思想也比較清淨了,不會被思想業力干擾了。

對我背法干擾比較大的是手機。有時背法累了歇一會兒,就想看會兒手機放鬆放鬆,拿起手機,娛樂新聞一瀏覽,半個小時就過去了,有時想到家裏需要買甚麼東西就上網去看,貨比三家,又半小時沒了,有時看微信上的朋友圈都有甚麼新鮮事。總之,只要拿起手機就不知不覺浪費了很多時間。自己也知道不能這麼在手機上浪費時間了,況且只要看手機就會往自己的思想中灌進很多名、利、情、色等髒東西,可有時就是控制不住。為了去掉這個執著,我在二零一五年年底,改用了老年手機。沒有那些雜亂信息干擾,思想清淨了許多。在這之後背法就更入心了,效率也更高了。

我的小女兒九個多月了,在生了小女兒後生活環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丈夫每天上班十二小時,我一個人照顧一個小嬰兒事就不少了,再加上大女兒性格活潑,每天在家裏吵吵鬧鬧的。兩個孩子就已經把我的時間佔滿了,還要做飯和幹其它家務。每天好像挺累的,有時坐著都能睡著。再累也還能忍受,心裏覺的最苦的就是沒有時間學法,好多次都因為沒有時間學法而哭泣。儘管很難,但我還是在孩子們都睡了的時候堅持背法。雖然背的不多好在從未間斷,這也使我沒有讓自己太懈怠。而且現在大女兒上學了,白天小女兒睡覺時我可以在安靜的環境中背法了,一切也都越來越好。今後我要在所剩不多的時間裏更加精進。

大法恩澤小弟子

現在多數家中都是有一個孩子或兩個孩子,再加上物質生活的豐富,使孩子們從成了小皇帝、小公主,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一大家子的人寵著,孩子要甚麼就買甚麼,想幹甚麼就幹甚麼,久而久之也使孩子變的很任性、自私。隨著孩子漸漸長大,逐漸有了自己的想法的時候,家長就更管不了了。再遇到問題時家長實在教育不了,往往就大吼大叫,有時氣的火冒三丈,甚至用打罵的辦法來使孩子改變。但是小皇帝們被寵慣了,根本就不吃這一套。長此下去就成了惡性循環,也使孩子變的越來越叛逆。

我的女兒從小聽法,三歲時就會背《洪吟》中的很多詩詞,五歲時會背師父的《論語》。雖然年紀小,但是聽法、背法也都記到了心裏。一次放學回家,她對我說:「媽媽,老師今天殺生了!」我問她怎麼了,她說:「教室裏有個蟲子,老師弄死了。」一次孩子的姥姥帶孩子在路上走,看到有人在打仗,孩子對姥姥說:「不能打人,打人會失德。」

在她很小的時候我就培養她的獨立性:自己穿衣、洗臉、吃飯等等,到三週歲上幼兒園時老師們都誇獎她很獨立。在生活中我也按真、善、忍的標準教她一些道理,比如吃東西要懂得分享,和小朋友玩時要懂得禮讓,做事情要先想一想對別人好不好等。這樣孩子一直都還蠻乖的。

隨著孩子逐漸長大,慢慢也有了自己的思想,有時會不聽話。尤其疫情期間,幼兒園關門,她只能在家。因為要照顧小女兒,對大女兒的教育就疏忽了很多。有時她表現不好:比如她妹妹睡覺時,她聽音樂、聽故事聲音太大,或者弄出很大的聲音把妹妹吵醒,或者在院子裏玩水等,我就訓斥她。因為照顧兩個孩子很忙,沒時間學法,也守不住心性,遇到問題就很容易發脾氣。但是訓斥她也沒甚麼用,同樣的問題還會出現,我就怨孩子不聽話。還覺的她小時候那麼聽話現在怎麼變的這樣了?她越不聽話我心裏就越煩,也形成了惡性循環。但是畢竟是修煉人,遇到問題還是要用法來衡量。

師父講:「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1]

我把師父的這句話牢牢記在心裏,再想發火的時候就告訴自己不要發脾氣,好好教育孩子。我試著改變自己的態度,不再強勢的一味要求她,而是和她商量或是和她講道理。有時我沒忍住發了脾氣,過後我就會給孩子道歉。這樣孩子也變的聽話了,家裏又恢復了往日的和諧。孩子也變的很乖,有時我太累了,中午睡著了,她肚子餓就自己用微波爐熱飯吃,有時還主動幫我擦地等。

我不再怨孩子不聽話,反而覺的我這段時間對孩子的照顧太少了。動不動就發脾氣太傷害孩子了。我逐漸的理解、包容,感謝孩子。在這期間我每天在小女兒睡覺時,帶著大女兒學法,師父也給女兒開了智慧,《轉法輪》中的多數字她都認識,有不認識的告訴兩三遍就記住了,有不凡的記憶力。用了兩個月的時間和孩子學了一遍《轉法輪》。大女兒發正念時,師父鼓勵她,讓她看到了法輪和蓮花。在法的指導下,孩子也越來越懂事。

女兒在師父的看護下身體也很好,從小到大都沒吃過藥,不舒服的時候就多聽法,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就好了。今年大女兒的脖子前面起了像癬一樣的東西,紅紅的,像雞蛋大小的一片,很癢,孩子總會去撓。孩子的爺爺、奶奶看了很著急,說是皮膚病,已經很嚴重了,要快點治,要不發展到全身就麻煩了。我問孩子要不要去看醫生,孩子堅決不去。後來孩子的奶奶又過來問有沒有給孩子抹藥。孩子就對奶奶說:「我不抹藥,就不抹藥。」孩子奶奶一聽就有點生氣。我跟孩子奶奶說:「那些治皮膚病的藥膏多數都含有激素,有依賴性,對皮膚還不好。」孩子不想去醫院,但是只要她真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就會好的。

為了不讓孩子的爺爺、奶奶擔心,我又跟孩子商量:要不去醫院看一看吧,也不抹藥。她說:「不去醫院,這是消業,學法就會好,師父一定會幫我。」孩子每天誠念一百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經常聽法,學法。很快她的脖子上的皮膚好了。我們告訴孩子的奶奶,孩子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現在皮膚已經好了。孩子的奶奶看孩子確實好了,也放心了。

在孩子身上,家人也再一次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孩子的爸爸對師父也心懷感恩。

兌現使命 救度眾生

自從聽了小學老師講的大法被迫害的事,儘管我還沒有修煉呢,我也把講真相當作自己的責任。我的中學、高中、大學同學比較要好的,我都給她們講了真相、讓他們「三退」(退出黨、團、隊)。一次在火車上,一個女孩一直主動和我說話,我想她大概是要聽真相,所以當時也沒顧忌火車上人多,就給她講了真相。有一次回東北去看望小學老師,竟然在火車上遇到了七、八年沒見的初中同學,當時就給她講了真相。

在二零一五年真正得法後,我就騎電動車帶著女兒出去給陌生人講真相。走街串巷的,有時出去時間長了,孩子累了就趴在小座椅上睡著了。有時冬天出去,天氣也蠻冷的,但是好在孩子很乖,不管春夏秋冬,帶著她出去講真相她從來沒有哭鬧。有時我講完真相,她還禮貌的和爺爺、奶奶說:「再見!」

一次冬天的時候我帶著孩子出去講真相,順便在超市買了一些東西。在回來的路上撿到了一個錢包,裏面有卡和幾百元現金。打開發現裏面有主人的電話號碼,於是我就給他打了電話(我隨時帶著真相語音電話),告訴他我撿到了他的錢包。他問我可不可以給他送到四樓電影院那裏,電影快要開始演了。我說我騎著電動車,孩子在車上睡著了,而且我又在超市買了很多東西,實在不方便上去。我就在門口等著,一會兒出來三個年輕的小伙子。我把錢包還給了他,告訴他我是修大法的,大法師父教我們做好人,所以我一定會把錢包還給你的。如果是被別人撿到了,那還給他的幾率就很小了。我給他們講了真相,告訴他們共產黨歷次運動殺害了多少人,現在又迫害佛法修煉人,也給他們講了貴州的藏字石上天然形成了「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這是天意啊!其中一個小伙子說:他也不喜歡共產黨。我幫他們做了三退後,他們開心的看電影去了。

一天傍晚,我騎著車子往家趕,看到一個大爺在路邊行走。我下了車子,過去給他講真相。他告訴我,他在火車站準備坐火車回家過年時,錢包被人偷了,家也回不了了,也沒有錢吃飯了。我覺的他好可憐吶。現在的人在邪黨的無神論洗腦下,不相信善惡有報,為了個人的利益可以無惡不作,絲毫不考慮別人。我當時沒帶錢,於是讓他在那裏等我。我回家拿了二百元錢又給他送去。他很感激,要把身份證和手錶放在我這裏,說以後會還給我錢。我說不用了,他一再表示感謝,我告訴他,不用謝我,謝謝大法師父就可以了,是師父教我們做好人的。

在大女兒上幼兒園以後我就和同修配合講真相。一次一個叔叔在路邊蹲著聽收音機,我過去給他講真相,他說他聽別人講過,覺的跟自己也沒甚麼關係所以也不想聽我講。我說:「我跟你素不相識,今天不要你一分錢,只想把平安帶給你。現在這個社會人們為了自己的身名利益可以無惡不作,毒奶粉、毒大米、毒豆芽甚至還有毒疫苗,只要自己有利可圖就不管別人死活。而我們修煉的人卻恰恰相反,看到眾生面臨劫難,寧可自己省吃儉用、付出辛苦都無所謂。只要大家平安渡過劫難就覺的欣慰。」我又給他講了基督徒被迫害三百年,結果天降瘟疫,強大的古羅馬帝國死了四分之三的人。歷史上迫害正信的都遭到了上天嚴厲的懲戒。過去共產黨歷次運動殺害了八千萬人,如今又迫害佛法修煉人,天理不容啊!上學入少先隊,入團時都發過毒誓要為共產主義奮鬥一生,如果將來老天要滅這邪黨的時候,咱們不能因為曾經發的毒誓就給它陪葬啊。上天有好生之德,現在只要我們從心裏退出黨、團、隊,老天會保祐我們善良的好人平安渡過劫難。

老人聽我講後愉快的做了三退,還說我講的好。我知道是師父給我的智慧,只要我們有救人的心,師父把一切都給我們鋪墊好了。

自武漢肺炎(中共病毒)爆發以來,感覺眾生已走到了危險的邊緣。雖然要帶兩個孩子,我還是配合同修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有時讓丈夫幫忙照顧孩子,我出去發真相資料。一次晚上趁孩子睡了,我準備好東西去發資料,回來時已經十一點半了。剛進門就看到丈夫正在哄大哭的孩子。好在丈夫很支持我,即使辛苦他也沒甚麼怨言。

我知道自己還有很多不足,還有爭鬥心、妒嫉心、急躁心、安逸心等。我會督促自己更精進,嚴格要求自己。也希望在未來所剩不多的時間裏我能和同修們一起多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