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集體學法交流的一點感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四日】我們都知道集體煉功學法交流,是師父留下的一種能夠有效促進我們修煉提高的形式。可是在此過程中各地都普遍存在一些問題,比如:集體學法,學完就走,不交流;或有交流也是不痛不癢沒有收穫,久而久之變成只學法極少交流。所以慢慢也就有很多人覺的集體學法跟自己學法效果已沒有太多差別,就不參加了。我時常在想作為其中一份子的我有甚麼心才共同促成了這樣的修煉環境。

師父明示:「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可是我時常察覺到自己的很多人心已經形成自然,不知不覺中表現出來就是向外看、就是正念不足的一些思想,乃至很常人化的行為。就是這樣的人心和行為,對整體的修煉環境起到了或大或小推波助瀾的作用。

一、保護自己、怕曝光自己

當與同修交流時,無論是大組還是小組,很多時候我總是很少說話,究其原因,自己本身的性格不愛說、想不出要說甚麼是一個重要原因,但我發現躲在這個理由背後,有一顆保護自己的人心,不想受傷害、不想招惹不愉快、怕事、求安逸。

再往下深挖,發現這個心背後因素是業力不想被滅掉,因為一旦自己被傷害,業力就被消掉,所以其實就是它在保護它自己,而它卻給我反映出一個假的感覺是「我要保護自己」,其實是業力想保護它自己免於被徹底消滅,所以被傷害是好事,保護自我反而對修煉人來說是壞事。

跟同修交流,我也會有意無意的避開自身的問題不談,免得被同修拿來說事、被人當作靶子,從而傷面子、傷自尊,怕傷了那顆不能被人說、不能被人瞧不起的心。所以背後藏著的是面子心、虛榮心、名利心等等。有時候也談自己的問題,但都是避重就輕,對自己很不好的人心輕描淡寫,或一帶而過,不去觸及埋藏於深處的人心。

人身上不好的東西、人心,其實它就怕把它曝光出來,因為一旦把它曝光出來,它就無處可躲,立即就被消滅;相反,隱藏執著就等於在加強它,越隱藏它就越強大。越見不得人的心越怕曝光,但是反過來也越需要曝光它。同時一旦暴露了自己的執著心,就會使自己沒有退路,在修煉中長期反覆過不好的人心,很多時候都是因為我給自己留了太多的後路。一旦不給自己的人心留後路時,主元神會更加精神起來重視這顆人心,主意識也更強大起來,更容易跨過這一道坎。

很多的人心只不過就是一個窗戶紙,看似強大不能碰觸,其實輕輕一捅就破。而一旦想要捅破它時,它就會極力反抗,它反映到我大腦中的感覺就是「不能曝光自己」。

師父在給一些做了很見不得人事情的弟子也講過,把自己做的不好的事在學員中曝光出來,才能突破那個魔障、走出那個陰影。我想,如果能把自己的執著心、怕暴露的那些人心能敢於拿出來與同修交流,就能更快的突破它、去掉它。神不看人暴露了多少骯髒齷齪的人心,而是看誰去掉了多少執著,老是抱著執著不放藏著掖著,表面上做的再好內心的執著不去觸動,神看著都是可恥的。而且,我發現越是敢於曝光自己執著心的人,在修煉的路上越是默默的勇猛精進;相反的,越把自己的人心包藏起來的人,越是抓住執著不放、總也去不掉、去不徹底,在修煉的路上越是跌跌撞撞。所以我也告誡自己得努力克服這個怕曝光自己的心,希望自己能夠更坦誠的跟同修交流。

這樣想和嘗試著做之後,我感覺到自己更容易向內去找,多找自己的不足,不再輕易向外把眼光聚焦到別人的不足上,漸漸的對別人也少了很多的指責、抱怨,也更容易想起來站在別人的角度思考問題、替人著想、體諒他人。同時我發現自己也更加謙卑,因為一旦暴露了自己修煉的不足,自然就高傲不起來了,剩下的就只是實實在在的實修去執著。

有時候我還有一種觀念在作祟,當發現自己有甚麼執著心時,我還會想自己知道就行了,放在心裏時時提醒自己修掉它,沒有必要講給同修。這看似沒甚麼不對,其實背後仍然隱藏著一顆怕曝光自己執著的心。同時這也體現出修煉人是否坦蕩、對自己是否高標準要求的問題。一個修煉有素的人只會坦坦蕩蕩的,沒甚麼不能敞開說的。再有師父給我們留下集體煉功學法交流的形式,不就是希望我們通過互相交流切磋能夠更快的提高,而一個人獨自修煉不是修不了,只是提高相對會很慢。所以修煉中如果對自己要求高的人,就會隨時勇敢的曝光自己的人心,不給它留一絲一毫的退路,我想這也許也算是勇猛精進的一種表現吧。

我覺的這一點新學員做的往往比我好很多,他們反而很放得開,不怕暴露自己的執著,因為他認為自己是新學員有執著別人都是可以理解的。而老學員反而漸漸的變成修煉中的老油條了,狡猾而且放不下面子,甚至把自己的姿態擺得很高,認為自己修煉了這麼多年,如果還有顯示心、名利心、妒嫉心、色心等等,說出來多沒面子,過不好病業關不敢吱聲,不好意思說自己學法煉功少等等。這是求名心、虛榮心、怕別人看不起等心在作祟,同時也是自己對法理解不透造成的。師父講過不論修煉了多少年一直到圓滿前一刻都會有不好的人心,不是說修了這麼多年了就理所當然甚麼人心都沒了,那就不用再修了。

再有,這麼多年洪法、講真相的各種事情中,老學員之間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矛盾和隔閡,有時甚至很尖銳、互相攻擊對方的不足,因此也不敢主動暴露自己的執著心,否則有可能讓對方抓住把柄說,「看看他自己都承認有甚麼甚麼心不放……如何如何。」所以,就更想要保護好自己藏好自己不被揪住小辮子。反過來講,那些拿同修向內找、自我剖析出來的執著心來攻擊或嘲諷同修的行為和心態,對修煉人來說更是骯髒、下作的,這是在玷污人世間這個最最神聖的向內找的修煉行為,是對向內找的修煉環境和氛圍的破壞。

如果沒有向內找這樣一個心態、環境和氛圍,法學得再多也只是表面在學而實質卻沒有改變,講真相做的再多也只是表面在動,甚至流於常人在做大法的事。

二、以講真相救人為擋箭牌

我也發現,當我不想曝光自己的不足,而又想交流或不得不交流的時候,往往會找一些冠冕堂皇的東西來大說特說。因為常人中的事一說同修自然都會阻止,所以就會以修煉中的某些重要事情的名義來發揮,要麼是表現自己對這些重大事情的認識很清很高,或者表現出自己修煉很精進、救人很積極賣力等等。

其中講真相救人是我最常用的擋箭牌,大法弟子都知道正法時期講真相救人是最重要的事情,談論它誰能說啥呢?講真相救人的事是應該交流討論,可一談論起這些事,交流起來就完全把修心向內找拋諸腦後了。救人代替不了修煉,修煉也得救人,這個法理好像平時挺明明白白的,可行動中有時我卻模糊了兩者的關係,把救人當成了修煉。所以談論起救人的事情,滔滔不絕,或總想去引導別人多重視救人、或建議別人應該怎麼怎麼樣救人。這其實背後往往都藏著一顆想要去改變別人、可是卻不努力改變自己的心。同時,話裏話外已經看不出講真相救人中修煉的因素何在。甚至執著自我跟人爭論不下,使很多事情攪黃。

而且我還發現,凡是說的話中帶有「我們」、「大家」、「每個人」如何如何等詞彙的,很多時候都是在說別人、想要引導或改變別人而不是自己。看似所說的「咱們」包括了自己,其實主要就是想說別人改變別人,否則就沒必要當著大家面說那個事。

三、以交流法理為擋箭牌

交流中,津津樂道於探究法理,當然作為修煉來說,法理是應該要搞清楚的,但是不能花太多時間探究法理而不交流如何去執著心。在修煉的初期最喜歡跟人探究法理,這也是無可厚非的,對老學員來說,我認為更應該關注如何修心去執著和講真相救人。

集體學法交流中,還發現自己其它的一些不好的心,比如:

1、津津樂道常人中的事

倒不是說關心常人中的名利情,我發現自己比較突出的是關心社會形勢、正法形勢的變化、大選等時事政治、社會亂象、人心敗象。這些東西偶爾談論兩句還可以,過多的談論這些常人中的事情,心被帶動就很不必要。有時偶爾還喜歡對周圍人評頭論足,這就更不應該了。

2、用別人向內找曝光的執著心攻擊別人嘲笑別人

這一點前面已有提及,把同修向內找當作了自己嘲笑別人的機會。當我察覺自己有這樣的心和行為時,我對自己是無法原諒的,我會長時間陷於內疚和自責當中,覺的自己做了極其不好的事情,傷害了同修、從內部破壞了向內找的修煉環境。使周圍的同修們不敢再主動交流、曝光自己的人心。也辜負了師父的教誨,師父叫我們向內找,我卻藉此來嘲諷別人,褻瀆了這麼神聖的行為。

3、排斥心

在集體交流聽別人說的過程中,我還發現自己時不時也會冒出一些不好的心,比如看到有同修滔滔不絕的講對形勢的理解、講真相的一些想法,卻絲毫不去碰觸自己有甚麼執著時,我的內心就有排斥、反感的心理。雖然自己表面看起來很平靜甚麼反應都沒有,但內心是不想聽的,覺的對方講的東西對自己沒有啟發沒有觸動,是在浪費時間。

其實好好想一想,雖然對自己沒有幫助,也許對其他人尤其是新學員有幫助也未可知,所以我提醒自己不要抱太強的想要有啟發和收穫的有求之心來參加交流會。當然同時反過來提醒自己,對別人實實在在的提高可能有幫助的心得才去交流,或對講真相有利的才去交流,否則不痛不癢的交流是在浪費別人的時間。

4、妒嫉心、顯示心等等

交流過程中,真是各種人心隔三差五的暴露,而這些人心的反應很多時候只是一思一念,也只有自己向內找做得好的時候才能體察出來,別人感覺不到。所以一旦察覺到一思一念的人心就深挖它,窮追猛打直到消滅它。

結語

因為有保護自我、怕曝光自己的人心,所以就不想發言,或者即使發言,也常常以救人項目、法理探討等等作為擋箭牌,所以才使大家覺的交流沒有效果、沒有收穫,不痛不癢,觸動不了、觸及不到自己修煉中抱著不放的心,對自己修煉去執著方面沒有提升和幫助,也就越來越不想參加集體學法交流。

如果我們都能夠坦誠一些,更加註重實實在在的修心去執著方面的交流,可能集體學法也會吸引更多真修的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