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懈怠 走過魔難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八日】我上小學的時候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到現在,我已經快要步入中年了。小時候是跟著母親去學法點學法,因為當時年齡比較小,只能幫助學法點做很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大法以後,我開始做起了真相資料點的事。由於年輕的同修比較少,很多技術活都交給我來攻關,不知不覺中,就做了好多年。

隨著年齡的增長,單位裏的工作、家裏的瑣碎事越來越多,時間也就越來越緊張。再加上做真相資料時間長了,產生了麻木的心,心裏想:「正法甚麼時候是個頭啊?做資料的事甚麼時候才能結束呀?」

雖然當時我能意識到這個心不對,也馬上排斥了這個想法,但並沒有重視這個想法對自己做三件事的影響。也沒有用正念杜絕這個懈怠而又麻木想法的再次產生,覺的這是可以理解的想法,畢竟已經做了這麼多年了。這個小苗頭,就是現在心性漏洞的萌芽。

後來家裏出現了大變故,我遭遇了人生的大魔難。由此,真相資料我也做不了了,家裏的正常生活也被打亂了,每天就為了家而奔波勞碌。在急於解決而又解決不了的時候,我就開始一點點降低自己的標準來遷就常人。我為自己找的理由是: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狀態修煉。

而結果是,越遷就,常人越得寸進尺,事情的發展也越被拉長。終於,我的心被魔的非常疲勞,我放棄了,順其自然吧!我想,不是一定要做到自己的目標,而是用心做了就行了。不執著結果,正念的看待問題,事情過去了也不留戀。

一天偶然發生的事情,讓幾年沒有解決的事情,在兩個月的時間解決了。

今年孩子七個月的時候,妻子(未修煉大法)帶孩子去做體檢。發現孩子貧血、血小板低,但無其它症狀表現,醫院建議住院檢查原因。我覺的小孩貧血,可能是因為只喝奶粉,營養達不到,住兩天院應該就沒事了。

過了幾天,主治醫生跟我說:「常規化驗查不出是甚麼病因,我們考慮是惡性血液病。」這一句話讓我心裏一驚,這不對呀!大法弟子的孩子都是來得法的。我首先想到這是干擾,我就每天增加時間發正念,不承認它。也找自己是哪裏有漏了,被邪惡鑽了空子。

我也請同修一起幫忙發正念,找原因。同修也囑咐我:「穩住心,不要用人心看待,要用正念。」一個星期過去了,醫院也給孩子做了好多檢查,最終告訴我:「我們還是查不出是甚麼病,和已知的幾種血液病都不太像。建議你們帶孩子去北京或天津看看吧!」

回到家,我就思考這個事,覺的蹊蹺。沒有確診,就是這個事還沒有確定。我想我要加強正念,找到原因,堅決不能承認它。這幾年,我確實修煉上懈怠了,忙於工作和家庭,學法不能堅持,學法思想不集中。

過了幾天,我和妻子一起帶孩子去天津給孩子檢查,也是費了很大的周折才住上院的。住院的第一天,就給孩子做了大量的檢查,孩子也遭了很大的罪。醫生告訴我們一週會出結果。因為不讓兩個家長一同陪著,妻子在醫院陪床。我每天給妻子送飯和日用品、洗衣服。回到住處,我就學法、發正念,靜心找自己的原因。

一個星期過去了,這裏的醫生還是說:「不好判斷。再等所有結果都出來了,跟幾個主任醫生開會商討一下吧,確實不好判斷。」

回到賓館,我給同修打電話,說了這個情況。同修安慰我說:「沒有結果,就是好消息。」他又給我講了他做的夢:他夢到我坐在家門口的地上,好多人拉我,我就是不起來。我手裏拿著一個碗,碗底有個小洞。我跟同修都悟到,「洞」就是「漏」的意思。問題是,這個漏是甚麼呢?同修說:「這個只能你自己悟了,自己的情況只有自己最清楚。找找自己的內心,如果是大問題,應該早就發現了。可能是小的地方,但又很重要。」作為大法弟子,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我從來沒有動搖過。原則上的事,我從來沒有犯過。我一時也悟不到是哪裏的漏,我就在房間裏想自己這幾年的過往經歷。

過了幾天,我去給妻子送晚飯,看到好多人都緊張的議論著甚麼,每個人都表情難受。因為不讓送飯的家屬進去,我在門口問妻子:「發生甚麼事了?」妻子說:「一個孩子八、九歲了,這次化療結束了,就要出院了。家長去廁所,孩子在床上玩,不小心掉下來,磕破了。白血病最怕磕破甚麼地方出血了。現在所有醫護人員都去搶救了。」過了一會兒,聽到搶救室傳出孩子媽媽的哭聲,孩子沒有搶救回來。

唉!我嘆了一聲,跟妻子說:「人呀!太苦了!正法快點結束吧,結束了,就都不受苦了。」我這話一說出口,自己馬上意識到:這個思想太不對了!妻子提醒我說:「你是自己沒意識到,其實你時不時的遇到困難了,對一些事無奈了,就會說這些消極的話。」我一下警覺了,是呀,有時只是隨口一說,但說的多了,就形成了一顆意識不到的執著心,自己還以為合情合理。因為自己有苦、有難,看到別人的難,這個心也會表露出來。

回到賓館,我向內找,突然想到同修做的那個夢。我一下子豁然開朗,這不就是指的這個心嗎?同修夢到我坐在地上不起來,這不就是懈怠嗎?手裏拿著碗,不就是等著正法完結嗎?碗底那個小洞,不就是這個執著心的漏嗎?

我悟到,雖然我在大法中修煉這麼多年了,也一直堅守自己是一名大法修煉者的信念,但是經歷的魔難多了,就產生了逃避的心理,消極的態度。面對魔難,無可奈何、唉聲嘆氣。這不對呀!應該打起精神來。

師父說:「吃苦當成樂」[1]。我悟到,應該是面對苦難,不放在心上,心不被魔難所帶動的痛苦消極,而是要樂觀的面對。常人可看著我們呢!我們經歷魔難時表現的消極負面,常人看到了,怎麼理解?煉法輪功的都這樣了?好像對生活都沒希望了。所以,我們要保持好大法弟子的形像。

第二天,我去給妻子送飯時,我的精神面貌也改變了。雖然為了孩子的事,我們倆口子心情都不好,但我要起到帶頭作用。我表現給她樂觀、有擔當的感覺。她看到我的狀態,心情也好了很多。

又過了一個星期,檢查還是沒有出來,我主動去問醫生。醫生說:「應該排除惡性血液病了。」我聽了很高興,我說:「那就給孩子治療吧!」醫生說:「再等兩天會出治療方案。」過了兩天,醫生告訴我說:「要做好心理準備,病情可能會有變化,不排除惡性血液病。」其實醫院還是沒有十分確定是甚麼病,想讓我們長期住著,一邊治療,一邊觀察(這裏大多數病人都住了很長時間)。

孩子的精神面貌一直很好,並不像有病的樣子。我悟到,這是不應該再呆醫院了。我跟妻子商量了一下:「算了,不看了,我們回家!孩子在這兒也受罪。」

回家後,我堅持讓孩子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孩子自己玩,我就把播放機放在她身邊。我讀法時,讓她聽著。我煉功時,讓她在旁邊看著。

一天晚上我打坐時,腦子裏閃出師父講法錄音裏的一段講法。我悟到,這件事出在孩子身上,我心裏沒底,因為這跟發生在自己身上不同。我沒有悟到其實出現在孩子身上,也是對我信師信法另一種形式的考驗。我就開始發正念,清除自身的雜念,求師父加持自己的正念。

從天津回來後,我們只是每週給孩子檢查血液項目,並沒有做任何治療,有時輸些營養品。一天,檢查孩子血像指標上升了;過了幾天檢查,又上升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孩子的各項血像指標接近正常了。

這是師父的慈悲和法輪大法的神奇!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魔難導致苦難,我逃避,消極承受,從而修煉狀態懈怠,學法學不到心裏。沒有意識到的執著心,就會不自覺的產生。我要從新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