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關中修去怕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八日】我是一名東北大法弟子,二零一五年開始修煉,今天我把我這幾年的修煉過程和大家交流一下。

修煉之前,四十多歲的我渾身上下就全是病,一年到頭吃藥,丈夫的脾氣很不好,總喝酒,喝完酒就好打人,農村家裏的活又非常多,那時我覺的生活一點希望都沒有,就想一死了之,但又想到孩子還小,又只好勸自己想開點。

二零一五年春天,聽一位熟人說她煉法輪功把腰脫煉好了,我說要能好病我也煉。過幾天,我就覺的渾身疼的厲害,腿也不敢走路了,走不遠的路就得停下來休息一會,就這樣疼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一天,我又看到那位熟人,我說了我的情況,她說那你請一本《轉法輪》回家看看吧。

我從四月份開始學法,學到一百多頁時,腿疼的更加厲害了,那位熟人告訴我這是師父給消除業力,當我看到第二遍時,我覺的心裏敞亮了,身體也輕快了,不那麼疼了。到八月份的時候,我就覺的身體像要飄起來的樣子,成天放羊、掰苞米都不覺的累,走路帶小跑。大姑姐看見我笑著說:「我看你身子那麼輕,是不是看書藉著勁了?」我說:「是啊!」

到了冬天,同修們來我家教我煉功,丈夫反對我煉功,我問他為甚麼,他說不為甚麼,就是不同意。他有一回把我的隨身聽摔碎了,還撕了一本《明慧週刊》,我那時很來氣,但是沒跟他吵,我知道煉功得修心性。

二零一八年夏天的一天,丈夫中午喝完酒,為了一點小事和鄰居吵了起來,我過去勸他,他更來氣了,說:「自己家裏人還向著外人說話!是不是煉法輪功煉傻了?!這樣的人就是揍的輕!」他連罵帶扯的把我拽回家,一邊打我一邊問:「你還煉不煉法輪功?」還問我大法的書藏哪了,我不吱聲,他看我不說話,上廚房拿起一根大拇指粗的木棍往我身上一陣痛打,一邊打一邊拽著我東屋西屋的找書,看我還是不說,就把櫃子裏所有的衣服都扔到地上,說今天寧可不放羊了也要把你折騰明白!就這樣連打帶拽的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把他累得滿頭大汗,也打不動了,去放羊了。

過了半個多月,一位同修來給我送書,我和她說起這件事,她說,可能是你前世欠他的,這一回還清了。

過了一段時間,丈夫又因為一些小事打我,問我還煉不煉,打得比上次還厲害,打我時我一直不吱聲,不敢說話,害怕說還煉他就打得更厲害了。我和老同修說了我的這個想法,老同修說不是像你想的那樣,但我就是害怕,這一關過的真難啊。

二零一九年過完年的一天,丈夫在果園裏剪樹枝,我在果園的大里面剪,剪著剪著我就覺的腰和腿不聽使喚了,又趕上要到中午發正念了,我就提前回家了。正在發正念時,丈夫回來了,進屋一句話也沒說就打了我兩拳,我沒有吱聲,穿上鞋,一邊走一邊發著正念,上果園裏幹活了。等到兩點多鐘回家燒火時,發現丈夫把我的隨身聽和大法書扔到灶坑裏,他在屋裏喝酒看電視,我就悄悄的把隨身聽和大法書藏起來,開始燒火,他喝完酒就問我把那些東西弄哪去了,我說叫我燒了,他不信,又是一頓拳打腳踢,一邊打一邊問我還煉不煉,我還是沒有說話。他說:「我就不信這麼打你,你就不說話!」這一回打了多長時間已經記不清了。

晚上我沒有吃飯,坐在西屋,心裏想,到底是哪個地方有漏,沒修好,怎麼能這麼打我。

丈夫到西屋把我從炕上拽到地上,說:「你不就是要煉法輪功嗎?你滾吧!這個家不是你的!你拿上你的東西……」一邊說一邊往外推我,我拿了兩件衣服一個包,去了大姑姐家,早晨大姑姐又把我送回家,我回到家一邊幹活一邊想:為甚麼丈夫一次次的打我,問我還煉不煉,我為甚麼不說話,怎麼就那麼怕?!

雖然丈夫打我打的狠,但我還是堅持學法煉功,那些日子,無論我學法還是煉功、發正念,我的身體從頭到腳都是熱乎乎的,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弟子!而我前些日子身體的疼痛感也不知道甚麼時候消失了。

轉眼到了端午節那幾天,因為我幫我父親幹活,丈夫不高興,包的餃子他也不吃,晚上吃完飯,我就想往外走,躲著他不想聽他罵,我剛走到門口,他一下子把我拽了回來,我被推倒,撞到門框上,剛爬起來,他又把我推倒,臉又撞到門框上,開始流血,他開始用腳踢我,邊打邊說:「你尋思你半夜起來煉功我不知道?!你說你還煉不煉啦?」這時我毫不猶豫的大聲說:「煉!就煉!不死就煉!」丈夫立刻停止了他的拳腳,一邊往屋裏走一邊說:「你煉吧,我管不了你了!」當我說完這句話時,我感覺我是那麼的高大,還有一種解脫的感覺。

但是,我的怕心還是沒有完全去乾淨,有時還往上翻,一天中午我在似睡非睡中,聽到一個男子的聲音:「該煉功煉功,他磨一陣子就好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

經過幾年剜心透骨的魔煉,現在丈夫變好了,有時半夜還喊我起來煉功,我也慢慢的學會修心了,我知道作為修煉人三件事缺一不可,我會精進,不辜負師父的一片苦心。

我的層次有限,如果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