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心性 識破假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三日】二零二零年八月中旬的一天早上我突然接到一個電話,手機上顯示是父親的號碼。接通後我叫了一聲「爸」,手機那邊沒有人應答,只聽到電話裏傳來嘈雜的聲音。

我又問了一句:「爸,您說話呀!」還是沒有人應答。我努力去分辨電話裏的聲音,感覺有一些人在屋裏忙碌著甚麼,又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聽不清楚,我猜想是母親嗎?這一大早才八點來鐘他們在忙啥呢?突然手機裏傳出一個男性的聲音,急促而嚴厲:「這是甚麼?你說這是啥?」然後就沒再有人說話,只聽到人員走動的嘈雜聲,突然手機掛斷了。

我一時怔住了,父母同修幾年前從家裏搬出來,在遠郊租了個農家院。今年年初就有警察打電話向我詢問他們的住址。我沒有告訴他們,就說父母都很好,寧靜的生活不願被人打擾。今年邪惡壞人又在搞甚麼清零行動,哎呀,會不會是警察上門非法搜查要迫害同修呀。剛才打來的那個電話應該是父親暗中撥打我的號碼,給我報個信兒的。突然電話掛斷,那是被警察發現了?還是……

怎麼辦?警察可能馬上也會來我家。一想到將要面臨邪惡迫害的壓力,我突然感到心臟部位被誰猛的揪了一下,五臟六腑好像瞬間被掏空了,全身一下子沒有了力氣。我立刻深吸一口氣,告訴自己別慌張,要冷靜理智。心穩下來了,下一步怎麼辦?發正念反迫害,儘快找到父母的下落,去要人。

轉念又一想,還是先把家裏的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轉移走,這些可不能讓警察搜走。時間緊迫,我馬上把東西打包整理放入了兩個大書包裏。記得當時我把師尊的法像取下來,心裏很不捨又很遺憾。把法像放入書盒裏時,看到照片裏的師尊和藹的看著我,當時腦子裏冒出一念:咦?這麼急迫的時刻,師尊怎麼笑瞇瞇的,不那麼嚴肅呀?這一念一閃而過,沒有再多想。

我把書包放在自行車上,騎出了小區,心裏想著東西放到哪裏呢?對,先暫存在同事家吧。有一個同事我給他講過真相,他人挺善良,知道中共在迫害好人。這次他應該能伸出援手幫助我。但如果警察在單位等我怎麼辦,要知道我們單位對面就是派出所,為保險起見,我還是先把書包暫存在別處,讓同事開車出來取吧。暫存在哪裏呢?我邊騎車邊思索,快到單位了,我猛然看到一家24小時便利店,心裏想:就這兒吧。這家店的老闆娘我給她講過真相,疫情期間給她和家人送過疫情特刊,又進一步講真相,告訴她九字真言,老闆娘當時很高興的收下了護身符。

我背著書包進店一看,嘿!就老闆娘一個人在。她見到我很熱情的說:「這麼早,你背著書包,我差點沒認出你來。」我說:「姐,今天這事兒很急迫,壞人在迫害好人,這兩個包臨時放在您這兒行嗎?我很快會取走,您先幫我照看一下。」她見我很嚴肅,又看看這兩個大書包,遲疑了一下說:「好吧,就放在我櫃子下面吧,不過包裏應該不是甚麼違法的東西吧。對了,你是黨員吧,我看你經常和政府的人檢查工作,不會(給我)有麻煩是吧?我知道你是好人。」我說:「姐,這都是好東西,是我平時看的經文和書籍。壞人要迫害我,請幫我這個忙。」老闆娘連忙說:「你是個好人,我知道的,我相信你。我用膠帶把這個敞口的書包纏一下,免得有人看見。」我倆把書包整理好,我就匆忙向單位趕去。

到了單位,我把A同事叫了出來,跟他說:「某哥,我父母那裏今早來了幾個警察正在翻東西,我從家裏收拾了兩書包資料,想先寄存在您家幾天行嗎?」A同事當時愣了一下,說:「警察去你父母家裏了?」我說:「我父母都是好人,他們沒幹任何壞事。」A同事說:「嗨,共產黨就是這樣!唉!東西在哪兒,放我車上吧。」我說在單位附近的便利店。他去開車了,回頭問了我一句:「這事兒,不會把我牽連上吧?嗨,算了,我就說我甚麼都不知道。」「對,您就說甚麼都不知道,我只是把兩個包暫存在您這兒。」

我又回到便利店,老闆娘說:「東西我收好了,沒人看見。」我連聲道謝,又懇切的說:「姐,我不是黨員,我要告訴您共產黨在迫害正信的人。好多法輪功上訪學員被迫害,被活摘器官,它是個害人的邪靈。三退保平安,今天時間緊迫,來不及多說,咱們就用平安這個化名,退出您加入的黨、團、隊吧。」「行,我退,我入過隊。我相信你。」出了門,我把書包放入A同事車的後備箱裏。

他走後,我又回家取手機和上班的書包,又檢查了一遍,這時發現還有幾本真相資料沒有收起來。我不想再麻煩A同事取車鑰匙,這樣也容易引起同辦公室的人注意。放在自己包裏,又擔心警察隨時會來單位找我。猛然我想起在單位財務室工作的B同事,一個月前我給她講過真相後,並告訴她誠念九字真言在大疫中可保平安。她說知道法輪功的真相,她很認可我的為人,說我很善良。還提到她的一個親戚就在煉,而且已經幫她和孩子都三退了。對,問問她肯不肯幫個忙。B同事開始時有些猶豫,我知道她快退休了,有顧慮。就跟她說不勉強,算了。她說:「這樣吧,我把資料放在我的電瓶車車筐裏,上面再用衣服蓋上,在單位大院裏誰也發現不了。」

把資料安排妥後,我回到辦公室開始發正念。發過正念後,我想起師尊說過:「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1]我很感謝A同事能仗義相助,同時我也知道他的壓力挺大,因為他妻子在另一個單位就任職邪黨書記,大法書籍放在車裏,他肯定也在考慮怎麼辦。東西不能長時間放在他那兒。對了,我還是找一個鐵哥們吧。他是我的大學同學,同學裏最早三退的就是他,現在自己開了公司,我倆一直有聯繫。十幾年前,我和家人被非法勞教迫害時,他來我家幾次,看望我父親。我馬上用公共電話聯繫上他,他一聽情況緊急,就說馬上開車過來。

一個小時後,他來到我公司從A、B同事那裏取走了資料。臨走前,他看著表情嚴肅的我說了一句:「你沒事兒吧?」我說:「你放心吧,我能面對他們。」他又補充了一句:「那我這兒不會有甚麼麻煩吧?」我一聽,心裏很不好受,自己修煉的不好,正念不強,讓世人為自己承擔了太多。於是安慰他說:「這兩包都是書籍,都是好東西,你不用擔心,只是幫我保存兩個包。」他點了點頭,揮手作別。

回到辦公室,已經11點了。我想接下來應該考慮營救父母同修的事情了。先發正念加持同修的正念。中午11點半,我回到家中,看到書房裏空著法像的位置,有一種強烈的感覺,師尊法像沒有搬走,就一直在那裏。我知道師父的法身就在我身邊。我開始長時間發正念。在發正念的過程中,一些人的觀念和負面思維也反映上來了。先是思想中想修煉面臨的關太多了,最近一段時間麻煩事兒不斷,先是丈母娘的腿犯病了,嚴重時下不了炕。妻子同修由於放鬆修煉,長期以來放不下求得世間福報的根本執著,被病業魔的正念都動搖了,口腔出現重度牙周炎症狀,又去醫院做了牙齒的根管治療和後槽牙的種牙手術。牙齒的健康成了她的心病,時常照著鏡子看她的牙,抱怨我耽誤了她的「病」,沒能及早治療。現在父母同修又面臨被邪惡迫害,他們住在遠郊區,交通不便。本來自己就不願意讓父母搬出去住,他們是因為想避免和妻子同修矛盾激化而搬走的,其實我心裏清楚,修煉人是不能繞開矛盾的,躲避不是解決辦法,矛盾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但這一關拖的時間太長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次被邪惡鑽了空子。自己要不要向單位領導請幾天假呢?單位老總曾擔任某地區的書記,能不能幫上忙呢?不對!怎麼會有這一念?怎麼會指望起常人來了?我忽然警醒了。我們是大法弟子,魔難中應該求助師父呀!師父叫我們要正念正行,解體迫害。邪惡已經是強弩之末了,這一點誰都看的很清楚了,為甚麼我要把自己看的那麼小,邪惡看的那麼大呢?「相由心生」[2],為甚麼把假相當真呢?是正念不足吧。這時我腦海中突然出現一念「這是假相」。對呀!為甚麼我要承認父母被邪惡迫害呢?我覺的他們在修煉中有漏,所以就應該被邪惡鑽空子嗎?這不是我在求迫害嗎?不對呀,我這哪裏是反迫害,我要否定它。早上從接電話起,我就認定是警察上門騷擾,這就相當於承認了迫害。父親和母親好好的,沒有事兒。他們不會有事兒。我們要真正做到信師信法,大法弟子正念足,邪惡根本不敢來迫害。父親和母親經歷了二十一年的風風雨雨,在最艱難的時期他們憑著對師尊、對大法的正信走過來了,我堅信他們對大法的正信根本不會動搖,他們會破除邪惡的迫害,在師父的安排中提高心性,歸正自己修煉的路。我對他們的擔心中摻雜了親情,所以正念不足,自心生魔。

發完正念後,我撥打了父親的電話,心裏想著一定是父親接電話,一定是父親接電話。電話通了,父親平靜的問道:「有甚麼事兒嗎?」那一刻我內心無比的感激師尊,謝謝師父!是的,我明白了為何早上我看師尊的法像時,師父是笑瞇瞇的看著我。這是一次考試,真實的反映出我修煉中的不足,正念不足源於修煉中做三件事的基點不純正,是為私的。表面上自己為同修沒過好心性關著急,為清零行動中周圍同修的安全擔心,其實內心是希望同修們都精進,環境能開創好,自己在修煉中能減少很多干擾,只想改變別人,成全自己。

幾天後,我看到明慧網上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建議同修面對邪惡干擾時向內找》,我覺的同修的提醒太中肯,認識的角度非常清晰,自己閱讀後受益匪淺,也希望大陸同修都來看看這篇交流文章。文章中提到「根據明慧網消息,近日邪惡在全國範圍內要搞所謂的清零,要求沒有簽字表態的法輪功學員都要表態。因為看到本地同修應對此事的思路基本上都是發正念解體邪惡,從個人修煉和整體修煉的角度均沒有向內找修煉中的不足,其反映出的實質是整體修煉中修自己、找出自己執著的意識不強。……但如果修煉人都能向內找,首先找正自己修煉中的不足,按照大法法理修去人心、觀念,正念對待迫害形勢,該做甚麼就做甚麼,就已經使自己達到了修煉標準,走出了舊勢力安排的這次迫害,同時師父也會相應給予修煉人解體自己天體範圍內舊勢力迫害因素的能力。……總之,大法弟子本身是修煉人,向內找、修正自己是本份,到甚麼時候都不能忘記這一點,不然修煉人的體現是甚麼呢?這裏不是讓大家不發正念解體邪惡,而是提醒大家在魔難中要首先向內找、修自己,以修煉人的純正狀態走好我們證實法的路。」

當然這次考試也讓我看到了向中國大陸民眾講真相帶來的積極一面。那幾位了解真相的同事、朋友都在幫助大法弟子。他們的正義之舉就是在世間匯聚正義的力量,覺醒的世人,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在抵制這場迫害。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讓我們抓緊自身的修煉,用純正的正念和慈悲心救度更多的世人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