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修心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因二零一五年的病業關沒過好造成失明,二零一六年開始,我學法的方式就是母親讀法,我聽。知道大家都在背法,我也開始背法。但從去年下半年,被親情帶動,學法受到干擾,背法受到嚴重影響。

母親給我念法,我背法,我總是背的很慢。這時我就感覺到母親的語氣變的著急或不耐煩,我的心被親情帶動著就在心裏想:「母親這麼大年紀,幫我念法,我還背的這麼慢,算了,別背了,讓母親休息休息吧。」表面上好像是體諒母親,放不下對母親的親情。其實還有一個隱藏的心,就是不願面對母親的不耐煩,每當母親說我背的不好、不認真時,我就不愛聽。每天如此反覆,背法的進度大不如以前,期間幾次想要放棄。

過了一段時間我意識到這是自己的不讓人說的心在作祟,是干擾,不能放棄背法,就再次堅定了背法的決心。這時,每當母親說話的語氣讓我感覺她在著急、不耐煩時,我大多數情況下不為所動,堅持背法。有時也會動心,但馬上就正念排斥自己不好的想法。就這樣經過幾天的時間,母親再沒有了之前的情緒和急躁,接下來的背法又順利了。有時過心性關,或做的不好時,背法又慢下來,這時母親也不會像以前一樣有情緒,反而不讓我著急,讓我慢慢背,直到我背下來為止。我悟到,是我找到了對親情的執著,把不讓人說的心放下了,母親也發生了變化,沒有了那種為我著急的情緒了。

因為失明導致我不能走出去做救人的事情,我只能在家發正念。二零一六年同修遭受迫害,邪惡也找到我家,只是沒有綁架我。當得知有幾位同修都被綁架時,我心裏很著急,又沒有其它方法幫助同修,只能是在家發正念加持他們。從那天起,除了每天四個整點發正念以外,我每天晚上加一次連續一小時的發正念。沒幾天,聽說案件從市裏轉到縣城老家的公安局了,我就發出一念:一週內,讓邪惡立即釋放同修!

一天在外散步時,面對公安局方向,我邊走邊發出一念:「鏟除和滅盡裏面的所有邪惡因素!」隨即眼前出現一個景象:一個圓桌前圍坐一圈穿黑色衣服的人,他們都是邪惡勢力的代表。我發出強大的正念,他們就都倒下了。後來聽到消息,同修們真的都在一週內回家了。這事更加堅定了我發正念的信心。

直到現在我仍然堅持每天多加一小時發正念。發正念的同時加上一念:「清除世人背後干擾他們聽真相的邪惡因素。」這樣大法弟子在講真相時,能幫助世人更容易得救。

在我現在的情況下,我多學法,加強正念,多發正念,是我能協助同修救度眾生的最好方式。

女兒去年結婚了,全家人對這樁婚姻都很滿意,因為對方也是大法弟子的家庭。我心裏感覺很是安慰,認為把女兒託付給同修,我完全放心。

結果卻沒能讓我如願。結婚前後發生了一些不愉快,同修的做法如何欠妥我都沒有計較,反覆的找我自己,認為是利益心沒去。直到今年女兒懷孕,因為我不能照顧女兒,正好親家退休,我以為她能照顧女兒,就求助於她。我當晚給她打了電話,當時她正在忙,說一會給我回電話,可等到晚上八點半也沒等到她的電話,我又給她打了一次,她沒有接。第二天一早八點半給她打電話,她依然沒接。直到中午十一點她給我回了電話。在電話中,跟我數落了女兒諸多的毛病,說妊娠反應是女兒太嬌氣了。我知道女兒的真實情況,並不像她所說,但是現在只有她能幫女兒了,對於她的說法我不敢幫女兒澄清,只是一味的說著麻煩她幫忙,她滿口答應,讓我放心,但實際上她只在家給女兒做了一天的飯。第二天,女兒一早就回家了。我很奇怪,女兒說婆婆有事,今天不在家,就只能回來吃飯了。此後女兒再不提去婆婆家吃飯的事。我雖然嘴上沒說甚麼但我對她婆婆產生了怨恨心。女兒作為同修,很多事情都嚴格要求自己,對婆婆也孝順,不像現在的年輕人那樣。正因如此,我心裏更不平衡:我女兒如此優秀,她為何對我女兒這樣!我開始用常人的觀念對待她,加上女兒妊娠反應嚴重,攪的我好幾個晚上輾轉難眠。

一天幫女兒梳頭,梳子一下斷開。當時沒多想,第二天師父的一句法出現在我的腦中:「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1]我一下悟到是我對女兒的情該放下了。正好有位同修來跟我切磋,我才想起向內找,找到怨恨心、爭鬥心、親情、自我……最後找到是我還有常人的觀念,這常人的觀念讓我的這些人心執著不放。悟到這裏,我下決心正念清除這後天形成的人的觀念。

再想到親家,我不再感到不平衡,也不再怨恨,相反能發自內心的感謝她,正是她讓我找到了我的這些人心,提高自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