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救度 七旬老嫗多次走出生死大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四日】我是一個修煉了二十一年的大法弟子,今年76歲了。在這二十一年來,我經歷了許多次生死大難,若不是有師父的保護,我不知有幾條命都搭進去了。現在,我每天沐浴在佛恩浩蕩中,我發自內心深處對師父的感恩,無法用語言表達。

得遇寶書

我得法比較神奇,也是因為和大法有緣。記得有一天,我小女兒拿回一本書,是師父的寶書《轉法輪(卷二)》,我連看了三天,我看後,就覺的這本書是寶書,是能使人回天的寶書。我看完後,我女兒沒看,她就把書還給人家了,這給我後來得法打下了基礎。

我看完寶書,就再也沒人向我提起大法的事。過了一年多,我老伴去世了,家裏的頂樑柱沒了,唯一一個能掙錢養家的人走了。我的家一下子發生很大變化。生活的壓力,精神上的打擊,使我病倒了。我到青島的大醫院,確診是白血病,病歷一大摞,每天得吃一大把藥。從此我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走路都打晃。

那時我大女兒結婚了,還有兩個孩子沒成人,沒有工作,還有上學的。在這種情況下,我就回了娘家。那時母親還健在,在母親家住的幾日裏,心裏很煩,就到處走。有一天,我走到了我出嫁的姐姐家,正好碰到姐姐要去別人家學大法。姐姐看我臉色不好,就問我去不去跟她一塊學大法。那時我心裏很亂,鬧心、難受,還坐臥不寧的,就跟姐姐說:好吧,我跟你去散散心。就這樣,我跟姐姐來到學法點上。

在學法點上,我就在後邊靠牆坐著,別人讀《轉法輪》,我就呼呼的睡著了,但是別人讀《轉法輪》,我都能聽到。有人說:你看她妹妹睡得真香。其實那時師父就管我了,在給我淨化身體,從此,我就和姐姐堅持到學法點學法煉功,我就這樣得法了。

隨著我不斷的學法、煉功,使我的心性提高的很快,身體上的病很快都好了,也有勁兒了,臉色也紅潤了,使我對生活又充滿了信心。

二零零一年五月,有一天晚上,我在學法點上學完法,都快十一點了。我說,我要去發資料。同修說:你不害怕嗎?都這麼晚了。我說不怕,我就拿上一大兜資料,渾身輕飄飄的騎上自行車。很快把資料發完了,用了一個多小時,發了一大片地方。回家時,好像用了半小時,心情愉快。為救度眾生做事,真高興,一點沒有累的感覺。我知道這些都是師父的加持、苦度。

放下利益 堅修大法

我老伴去世後,過了幾年,我老伴單位的領導找到我說:你可以辦撫恤金手續,每月可得120元錢(當時的價),但前提是你得必須寫「不煉法輪功保證書」,因是上級要求的。我就對老伴單位的領導說:「我原來是白血病病人,身體都不行了,一天天在家等死,家屬院的人都看到了。我通過學了法輪功,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做好人。不斷的學法煉功,才慢慢的好起來了。是大法救了我,大法也救了我的家。你看我現在臉色紅撲撲的,身體也有勁幹活了,能用我的雙手養活我那兩個未成年的孩子,你不給我辦,我就回家,這錢我也不要了。我不能昧著良心做事,我更不能給大法抹黑。」

那個領導聽我說完後,就說:「你說的都是真的?」他睜大眼睛看我的氣色和身體,這哪像一個得過白血病的人啊。此時此刻,他被大法的神奇功力和道理感動了,也明白了真相,就馬上給我辦手續了。我也很感謝他。

師父就在我身邊

我從修大法以來,不但我全身的病都好了。而且我幾次出車禍,都轉危為安,都在慈悲偉大的師父的保護下,闖過來了。

第一次,那時我六十歲了,剛剛學會開三輪車。一天,我和同修開著一輛機動三輪車,我們是從西向東開著。因為十字路口沒有紅綠燈,我們也沒有減速停下,我們剛走到馬路的十字路口的中間。這時從十字路口北邊來了一輛大貨車,開得飛快,大貨車朝我們的三輪車就撞過來了。當時就聽到「噹」的一聲巨響,把我們連車帶人撞出十多米遠去。同修從三輪車上又摔出兩米多遠,身上只破了一點皮,無大礙。而我也不知怎麼的就在車旁站著,一點也沒碰傷。回頭再一看,我們那輛三輪車的大槓被汽車撞的扭了個彎。大貨車司機停車,一看我們人沒啥事,開車就跑了。我和同修好不容易才把車推回家。

過後我想,今天雖然有驚無險,可我們若不修大法,我們今天遇到的車禍輕則筋斷骨折,重則一命嗚呼。能化險為夷,是因為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時刻保護著弟子。

還有一次,我在橫過馬路時,由於腦中想著別的事,低著頭急著想過去,也沒看到側面來了一輛車,一下子那車就把我撞倒了,我就失去了意識。在地上躺了不知多長時間,我慢慢的有了一點意識,我想我這是在哪裏?我怎麼渾身動不了。心想,不行,我得動。我用勁一動,渾身就能動了。這時就聽到旁邊圍上來的人說:活了,活了,這人還活著。我睜開眼睛,看到周圍有很多人。

司機找來了救護車,要送我去醫院。我當時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保護,沒事。我就和司機說:「我是修大法的,沒有事。你把我送回家就行了,我也不會訛你。」圍觀的人都說:這老太太真傻,別人都怕司機出事後跑了,非去醫院住院,而她卻要回家,真是和別人不一樣。

過了一會,圍觀的人群都離開了。這司機也是個好人,很負責任的,司機堅持要給我送醫院治療,後來送到醫院裏確診,是左腳脖子粉碎性骨折了,一年之內走不了路,需住院觀察治療,若不能及時治療,以後可能殘廢。

在我住院的第一天,因有很多人在旁邊陪護看著,就打了一瓶藥。晚上,我就忍著劇痛,依著牆,堅持煉功。

第二天,我女婿來一看,說:「媽,你怎麼還打針,你不能打針。」我女兒一聽女婿這麼說,就很生氣,說:「如果是你媽這樣,不打針嗎?」他說:「我媽得打針,你媽不用打針。」當時,我就悟到可能是師父用他的嘴點化我。修煉人有師在,有法在,不能用常人的辦法去做,傷自然會好,於是我就堅持不打針、不吃藥了。我女兒氣得要跳樓。

後來,我對她說:「我知道你是個孝順孩子,是為我好,你別忘了媽媽是學大法的,我有師父管,你放心吧,我沒有事,我一定會好起來的,我的白血病都是煉功、學法好的,這你是知道的,你真孝順就聽媽的話,你就別讓我住院、打針、吃藥了,那些藥打到我身體裏,都是些不好的東西,反而在損害我的身體,我心裏有數,你就放心吧。」就這樣,我在醫院白天堅持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晚上起來依著牆堅持煉功。到第三天,我就能自己慢慢扶著牆上廁所了。

在住院的這幾天裏,我在利益、親情等各種心性干擾面前,橫下一條心,堅定的信師信法,第七天,我就要求出院了。回家後,我女兒陪我一週,我就基本能自理了。師父看到我堅信大法的決心,修心性符合法,腳傷很快就恢復好了,不到兩個月,我就上街走路了。通過這次車禍,在我身上展現出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使孩子們也都心服口服。

現在我走路都很正常。雖然我都七十六歲了,可我還騎著電動車,到處送真相資料,學法講真相一點沒耽誤,生活也不用別人照顧。不認識我的人還以為我才五十多歲呢。我這一切的一切全是師父慈悲苦度,不僅給我消去了生生世世的業債,還使我又一次得到了脫胎換骨的重生。感謝師父!

第三次,那是今年的正月初六,我到學法小組學法,聽同修說要找一個護理工,去護理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同修因為年齡大,摔了一跤,把胯骨和股骨頭摔斷了。她也是個老同修。我一聽也是同修,我就說:「我試試看,但不一定幹。」學完法,同修就把我領到需要護理的B同修家裏。

幹了三、四天,感覺還行,因活不重、不多,幹完後,可以和同修一塊學法。對我來說,這個環境很好,不但在生活上可以照顧同修,而且我們之間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雖然我今年七十六歲了,修大法後,身體硬朗,同時掙點工資,來補貼孩子們經濟上的急需,學大法身體健康,這也是證實大法威德的一方面。

好景不長,到第五天,來B同修家幹活,就來了心性的考驗,B同修把買來的新鮮菜放在窗台上,我到要做飯時拿菜,卻沒看到。她說,她就放在那裏(因她摔跤後,頭腦有時不清醒,經常忘事),我說:「我沒有找到菜。」她就懷疑我把菜拿回家了。當時,我說:「我是修大法的,不會幹那種不好的事,你也是學大法的,應該理解,請相信我。」她說:「你說你清白,你敢對天起誓嗎?」我說;「敢。」為證明自己的清白,我說:「我若做了,那就是天打五雷轟,」同時也問她:「你敢起誓嗎?」她也說:「天打五雷轟。」

可是,我在第二天早晨來B同修家上班的路上,摔了一跤,當時心裏就有點覺的自己做的不好,但沒有往深去想。又住了三、兩天,因那幾天下過大雪,有的地方冰雪沒化,有地方路滑,早晨我騎電動車上班的路上,貼緊路邊化過冰的地方正往前趕路,突然,後面過來一輛大貨車,緊貼我身邊往前走。這時車幫上的鉤子一下就掛住我的電動車車把,我連人帶車被拖著跑出有二十多米遠。過程中,我搖搖晃晃,我意識到很危險,弄不好就會進到車底下沒命了。我就想盡辦法把車把一歪,就撤出了大貨車的車幫的鉤子。當時,因道窄,路滑,大貨車的車速不是太快,大貨車司機發現有人緊貼車邊騎車,被車拖著走,這時大貨車走出三米多遠,停下了。司機下車後問我:「沒事吧?」我說:「沒事,你走吧!」司機看真沒事,就說:「那我走啦?」

過後,我那個後怕啊。我回家向內找,找出了一堆執著心:私心、安逸心、利益心、願聽好話的心等。這些心要不修掉,怎麼行啊?太可怕了。特別是最近我這個爭鬥心表現出來非常強烈,怎麼能像個煉功人?過後我才悟到,師父是利用我和B同修之間的矛盾來給我提高心性的。

通過學《洪吟》:「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1]。我找到了差距,再遇到第二次她說錢找不著了,我的心就放平坦了,語氣平和的問她:錢原來放在哪裏了?根據她說的地方,我細心深入找,終於在床墊底下,找到了同修放的錢,並當面點清多少錢,給她放到了她知道的地方。自己也沒有生氣,平穩的把這一關過去了。

師父《洪吟》中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心裏裝著法,才能過好關,所以要多學法。

以上是個人修煉的一點體會,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