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時間被騷擾後的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持續幾年來,經常遭惡黨的騷擾、抄家、綁架等迫害,反思後,找到了以下原因:

第一個是爭鬥心。社區人員經常來家敲門騷擾,雖然每次都給他們講真相,對方能聽進去,自然不太會發生爭鬥。有一些人聽不進去,母親總是大聲的和他們爭,人家最後沒詞了,還以為是對方聽進去了。有些社區人員完全是為了那份工資,並不是真要如何,母親每次都把他們說的話一一頂回去,很大聲的吵,不管人家聽不聽,想不想聽,講不講理,強制要改變人家,其實沒有太大效果,還留下了隱患,社區把我家當成了重點。可母親每次吵完自己卻非常害怕,控制不住自己,到最後精神垮了。

對待同樣的迫害,不爭不鬥、平靜的講真相的同修,走得很穩,就少了更多的類似迫害。

師父說:「其實這個時候就是去他的爭鬥之心,他這個爭鬥之心要是不去,他老是這樣的,長此下去,幾年拖下去也是出不了這個層次。搞的這個人也就煉不了功了,這個物質身體也受不了,精力耗的也太大,弄不好就廢了。」[1]

第二是怕心。社區沒完沒了的敲門,造成母親的焦慮、害怕,每天都處在怕中,最後完全被怕控制。開始時母親說甚麼天陰了邪惡多;漏水了說明自己有漏;眼皮跳會有倒楣事;看看師父照片,是笑的就安全,不笑就有危險,覺的自己隨時都會被迫害,思想永遠圍著迫害轉。

修煉人說出的話還是有能量的,我努力排斥母親的這種說法,還排不掉。時間一長,我也接受了母親這一套,各種迫害總出現在腦子裏,排不掉,壓不住,而且想的有模有樣,好像真是即將發生的事,還帶圖象和劇情。這種怕的物質控制了我,我想出門,就讓我害怕的走不出去,一出門各種擔心都湧上心頭。但很奇怪,每次真的出事時反而不怕了。想想,那不就是自己在求迫害嘛!讓我意識到怕這個東西是不理智的。時間一長把我搞得心力交瘁,有種要修煉不下去的感覺。

師父說:「這是一個極其嚴重的問題。不像其它方面,心性考驗這次沒過去,摔個跟頭爬起來,還可以接著修。而出現自心生魔這個問題就不行,他這一輩子就毀了。」[1]我意識到了這個「怕」不是真我。當我把「怕」和我分開,發正念清除怕時,我看到一個和我長的一樣的人,它拼命的發抖,它就是隨時隨地的在發抖,它是黑黑的陰性的東西,鑽到我身體裏時,帶著我也發抖,還全身發冷。它還可以控制我的思想。其實那些讓我擔心害怕的事情並不是我想的,而是它想的。當我把它清除掉時(當然不是一下子就能完全清掉),趕跑,分清它和我,不讓它起作用時,我這邊就好了。

這是我目前找到的原因,因為爭鬥心不去,老有人上門「比武」。在怕心的帶動下產生的思想業和幻覺,使人安不下心來。現在當我再胡思亂想時,我會在思想中堅定的說一句:「我不會有事的!」當它想控制我的身體時,我會用自己的正念指導自己的想法和行動,那個「怕」的物質就明顯弱很多,也比較容易清除掉。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