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項目的配合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五日】在最近一年多的時間裏我有機會參加了一些同修之間配合的項目,使我在實修方面有了新的認識。下面就把這個過程寫出來與大家共同交流。

項目的配合真是一個魔煉人心的事情,在沒參與之時覺的也沒甚麼大不了的,不就是幹點活嗎?當真正的去配合時才發現我開始的想法完全是錯誤的。首先要做到的就是修口,我以前對修口這方面還認識不太清晰,該說的不該說的話我總是想說,可現在就和以前不一樣了,為了安全,項目方面的事就不能和家人還有其他無關的同修說。以前我經常去一些學法小組學法,然後聽大家交流,所以也養成了愛說話的習慣,我對自己說可不能在這方面出現錯誤,那樣的後果是嚴重的。慢慢的就減少了出去學法的次數,也不像以前那樣愛說話了,再慢慢的修口也能做到了。和我配合的同修也放心了。

作為修煉人,做甚麼事都是修心的過程,做項目也是一樣。那是在做項目的初期,憑著我的那份熱情,投入了大量的時間,可是收穫卻很少,總是解決了第一個問題,那下一個問題就出現了,真是給我弄得焦頭爛額,簡直就做不下去了,我就去找項目的負責人,說:「我幹不下去了。」同修就勸說我,叫我多學學法,好好的修修心,心性提高上來就好了。其實當時我的心裏還是願意做這個項目的。我一邊學法,一邊向內找自己,也發現了很多的執著心,我有執著自我的心,還有色慾心、顯示心等。那時我認識到,做證實法的事和做常人的事是兩回事兒,不修心甚麼事也做不了。

又過了不長時間,事情真的發生了變化。那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去了一個學法小組,想找負責人有點事兒。正好她在那裏,我也很高興,心裏想著學完法問她點事兒。法很快的學完了,我還沒來得及問,學法小組裏的另一位同修就向那位項目負責人同修發脾氣(這裏的負責人同修是我自己心裏對這位同修的稱呼,也是為了寫文章方便,這位同修平時沒有把自己當作負責人),指責了很多。負責人同修一看也解釋不明白,她就走了,別的同修也相繼的走了。當時就剩下我了,這時那位發脾氣的同修把矛頭指向了我,對我好一陣發脾氣,說那件事和我也有關係,叫我給她個說法。那時我也沒和她生氣,耐心的和她解釋。這一個過程下來,我心裏很平靜,慢慢的同修也平靜下來了,這件事就過去了。回過頭我再做項目時就有了一個大的突破。再後來負責人同修見到我就說:「你悟到沒有,是你在矛盾中提高了心性,層次提高了,技術上就有了突破?」我體會到師父說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隨著項目的向前深入,過程中我學到了很多東西,但也暴露出了很多人心,矛盾也就出來了。我做事情很用心,也很動腦,所以在細節上想的多一些。雖然在參加項目的時間上比別的同修要晚很多,但是我所掌握的技術還不比別人差,別的同修提出一些不同的觀點時,總是去反駁,而不是耐心的去聽,總覺的自己認識要好一些,所以得聽我的。慢慢的越來越自我,有時負責人同修向我提出點要求時,表面上答應,可內心裏不高興,覺的負責人事兒多。那時我已經變的很不理智了。我想要做我想做的事,而且還非常肯定我所做的事是對的。

修煉就是很難,有甚麼樣的人心,就有甚麼樣的人在你身邊出現。有一位W同修在項目的配合中我們常在一起合作,用常人的話說,也很了解了吧。有時候我就把我內心的想法說給她聽,她很支持我的,理由是只要是對證實法有利的事,她都會去支持。有一次機會我們接觸到了外地的同修,在那裏也學到了一些技術,再後來W同修和她們也有了一些聯繫。慢慢的我們和外地的同修熟悉了。開始的時候外地同修不好意思開口叫我們幫她們做甚麼,後來在交談中發現我們有些事做的很平穩,這也是她們所需要的,最後還是希望我們幫她們做點。我們還是答應了,外地同修的要求在整體上看數量不大,可對我們來說還是有一些壓力。如果和我們本地的需求合到一起,那個數量也不小了。我決定分幾次把它做完。第一次很平穩安全送到。

做第二次的過程中,W同修把這件事說給了負責人同修,負責人同修聽後很不高興。她很擔心我,因為她了解我修煉的狀態,也很擔心整體項目的安全。她經常給我們講一些跨地區配合的同修,尺度沒把握好被邪惡鑽空子受迫害給整體也帶來很大損失的例子。她跟W同修說怎麼能和小同修一樣的不理智,要你做甚麼你就去配合?我們得為整體負責、為同修負責啊。最後負責人同修決定叫停我所做的項目。我的心情很沮喪也很不理解負責人同修的做法。在後來的一段時間裏我才慢慢的理解了負責人同修的做法是對的,如果按照我的想法發展下去,那就太危險了。同時我也看到了我那顆執著的人心,打著證實法的幌子,做著自己想做的事,也給整體帶來了麻煩。

W同修是一位很隨和的同修,所以有甚麼事我還是願意去找她。雖說我手上的項目停了,可是答應外地同修的事我還想把它做完。在我的要求下同修還是同意和我一起去。在到了外地同修那裏時我還是發現了一個很大的問題,當我們交談了大約十分鐘左右的時候,我發現外地同修的手機就在她身邊不遠的地方放著。當我質問她為甚麼不注意手機安全時,她表現的很不在意。為了安全,我和W同修就迅速的離開了她家。在我們離開她家不遠的地方,就發現遠處駛來一輛警車,然後走下來幾個警察,向同修家的方向走去。當時我很緊張,還是W同修能穩住,我們很快叫了一輛出租車離開了。在車裏我與同修交流,看來這位外地同修是被邪惡監控了,今天要不是提前離開,那麻煩可就大了。我建議想辦法聯繫她們當地的其他同修,去勸一勸這位同修,不要那樣不理智,那樣會給整體帶來麻煩的。W同修很快的聯繫到外地的協調同修了,可是反饋的消息是那位同修根本就不把監控的事放在心上,因為認為自己正念足,沒有怕心。那也沒有甚麼辦法,那我們還是修自己吧!

通過這件事給我帶來很大的衝擊,我從內心裏感受到負責人同修真的是為我,為整體著想。我以前認為她在阻礙我的想法徹底消除了。我對自己說;再也不能想幹甚麼就幹甚麼了,隨著心性的提高,我做的項目又正常運作了。後來我發現W同修還與那位外地同修有配合,我幾次找到她交流快停下來吧,可是同修也不理會,她認為整體需要她就應該去配合,我也不好再多說甚麼了。在最近的一段時間裏,聽說那位外地的同修出了問題,在修車的時候發現被邪惡安裝了監聽器,然後綁架了他們,不過很快就被放了出來。但是和他們配合的同修,被綁架了好幾個,至今還沒有回來,給整體帶來了損失。W同修在家裏也遇到了很大的魔難。

通過這一年多與同修們的配合使我在修煉上有了新的體會,以後的路我會走的更平穩,做得更好!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為弟子所做的一切!同時也感謝同修們對我的關心與幫助!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