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家庭束縛 做好三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一日】一九九八年我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剛得法時,家人都很支持我修煉。丈夫也看過一遍《轉法輪》,知道這是一本讓人做好人的書。他看有好多同修到我家看師父講法錄像,為了能讓大家聽清楚,他沒跟我商量,就去買了一個大音箱和電視連接上。這樣,大家就都能聽清楚師父的講法了。

因為我丈夫是邪黨的執法人員,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邪惡集團瘋狂鎮壓法輪大法後,他就讓我放棄修煉,說:「我知道修煉法輪功是讓人做好人的。可是,胳膊擰不過大腿,既然國家不讓煉,你就別煉了。」我當時就告訴他:「這修煉就是我的命,你不讓我煉是不可能的。別的我都可以依你,就這事不行。」他看我這麼堅決,也就不阻止我了。

二零零零年我被非法拘留了一個月。自那丈夫就開始和我吵鬧,動員我娘家人都來勸我。後來看說服不了我,大家也就默認,不再阻止我修煉了,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如出去講真相、發真相小冊子、買耗材,當然,做這些事都是避開丈夫的。

二零零八年,我又被非法關押,出來後被迫流離失所。在此期間,丈夫承受了很大的壓力,單位領導找他談話,逼他和我劃清界限,否則就處理他。兩年後,我回到家,他就開始採取各種措施不讓我出門,不讓同修來家裏。加上我本身也有了怕心,大約有兩年的時間,我只是自己在家學法、煉功。

我知道這不是師父要的,可就是突破不了。同修也在幫助我、鼓勵我,說不能這樣毀了自己。於是我下決心要突破這種束縛。

我首先從自身查找。跟丈夫誠心的交談,我認識到以前對他和家裏關心不夠,只顧自己怎麼樣才能修煉圓滿,整天不在家,沒有考慮到他和孩子的感受。在我流離失所的這兩年,他又當爹又當媽,還要承受外界的壓力,確實不易。

我說:「今後我會注意安全,不會再像以前那樣風風火火,多為家庭考慮。不過你不讓我和同修接觸也不行啊!你也知道,這條路是我自己選擇的,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我也不可能放棄。」我讓他感受到了我這一念是不可動搖的。

從這天起,我踏踏實實的修自己,並未有意的去討好丈夫,只做他需要我幫他做的事,對他和孩子從生活及各個方面給予關心和照顧,讓他看到我的變化,讓他們感到家的溫暖。就這樣,我突破了家庭的束縛,同修來我家他不說甚麼了,我也不再避著他,而是堂堂正正的在家做真相資料。同時,也讓他看到我在安全方面採取的一些措施,讓他放心。

在突破家庭束縛的過程中,我學會了向內找,修自己,怎麼樣讓家人既放心又支持我做好三件事。我從明慧網上的同修交流文章中看到,好多同修由於家庭環境突破不了,遭受了很多魔難。我們當地就有幾位同修一直突破不了家庭這一關。

例如A同修,「七﹒二零」前是一個煉功點的輔導員,在寬鬆的修煉環境下,修煉非常精進,他的妻子也支持他修煉。迫害開始後,在警察找他談話、家人給他施壓的情況下,他放棄了修煉。不少同修找他交流,他自己也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和緊迫,回到大法修煉中來了。

為了彌補這些年的損失,他不顧妻子的不理解和兒子的阻擋,很快選擇了離婚,弄得他的父母和兄弟姐妹都對他有看法。後來他被非法關押,同修都不知道是哪個派出所所為,不知道具體遭受迫害細節。同修帶著禮物去他母親家兩次,都被他妹妹攆了出來。

該同修被非法判刑一年。他現在已回到家中,也寫了嚴正聲明。他兒子拿走了他的退休工資,現在他也很少和同修接觸了。我真誠希望他能腳踏實地的修自己,向內找,突破家庭束縛,做好三件事。

B同修有一個非常疼愛她的丈夫。開始時也支持她修煉。二零零八年,B同修遭受迫害,被非法勞教。她丈夫見誰都掉淚,說:「我不能讓她在裏面受罪,情願花錢、托關係,也要把她救出來。」後來,用親情施壓,讓B同修寫了保證,判三緩四後回到家中。

回家後,她丈夫就辭職在家,天天跟著她,寸步不離,她只能在家煉功,家中甚麼大法的東西都不能有,這種狀態拖了好多年。B只有在照顧她母親時才能有機會和同修見見面,做做三件事。一次,有兩位同修在她母親家時,她丈夫突然也去了,B同修嚇的趕快讓同修藏了起來。等她丈夫走了,才讓同修出來。

大家看到她的狀況,就和她交流,勸她突破這種狀態,跟她丈夫談談,堂堂正正的修煉。可她說:「沒必要談,他也是擔心我,他也沒耽誤我做三件事,何必要讓他知道那麼多啊!更何況他說了,要是見到跟我來往的同修,他就去舉報。」

二零一九年,由於受牽連,多個惡警去B同修家抄家,當時他們甚麼也沒搜出來,就走了。B同修在信箱上給同修說了這件事,大家知道後,就發正念解體邪惡的迫害。

但從那時起,就再也沒有B同修的消息了。大家以為是否又被她丈夫寸步不離的看管住了,就沒多想。可是過了好幾個月了,也沒有她的消息,才感到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同修想去B同修家看看,到了小區門口,她們小區裝了人臉識別系統,就沒進去。後來想去她母親家看看。到B同修母親家,見到了B同修的丈夫。一開始,她丈夫很抵觸,僵持了幾分鐘,他才說B同修已經被非法判刑三年,關進監獄了。細問,才知邪惡向我們當地政法委彙報後,政法委書記下令,無論在家搜沒搜到東西,都要抓捕。警察又去B同修家,綁架了她。

通過這兩個例子,我覺的怎麼樣處理好家庭關係,又能突破家庭的束縛,這是我們修煉的一部份。A同修在壓力下選擇離婚,B同修的逃避隱忍都沒有做到堂堂正正,給家人和自己造成了損失。還有的同修為了讓家人理解和支持,想盡辦法討好家人,甚至卑躬屈膝。

我們修的是造就一切的大法,走的是返本歸真之路。做好人,修自己沒有錯,為甚麼非要符合常人的意願呢?其實很多家人也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可是他們就是要阻擋。因為他們害怕,害怕出事,害怕家裏受到損失,害怕失去親人等等,這些我們都能理解。怎樣能讓他們理解但又不附和他們,這就只有修我們自己了,要越來越擴大容量,利用家中環境,修出慈悲和包容,同時也要讓家人感到善和威嚴同在。

修煉就是修我們的這顆心,師父要的也是我們的這顆心,只要我們的心堅定了,周圍的環境就能改變。

個人體會,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