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同修們的修煉小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九日】在正法修煉中,我們經歷了風風雨雨,在師父的保護下,逐漸的成熟起來,我和同修們比學比修,讓師父少些操勞,完成使命多救人。這裏把我們Z、W同修的幾個修煉小故事,說給大家。在這有限的修煉時間裏,共同精進。

故事一:水龍頭都好使了

一天,女兒(同修)買了五棵大白菜回來,到衛生間洗手,發現水龍頭放不出水來。因為水龍頭是新換的,女兒說:「買水龍頭時,商店老闆保證質量合格,放心使用,看來是上當了。」

我說:「我剛才用時還好好的,怎麼你用就不好使了呢?你應該向內找一找,看看有甚麼人心不對勁了。」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

女兒和我一起邊吃飯邊說:「嗯,我找到了,剛才買白菜時,我有佔小便宜的利益心。賣菜的那人看著秤,一會兒說17元,一會兒秤又顯18元,我給他17元,趕緊就走了。這不是遇事不為別人著想嗎?我太自私了,利益心太重了,我和法對比,我的標準要求差的太遠了。」

這時,我去打開水龍頭,一面冷水,正常了,另一面熱水,還是不過水。我又對女兒說:「你都看見了,你向內找了,水龍頭好了一半,你還得繼續向內找,看看自己還有哪些人心沒找到。」

女兒認真的反思著,過了一小會兒,她說:「噢!我找到了,早上起來時,我有懶惰的心,不想起早,磨磨蹭蹭的。」這時,再去開水龍頭,都好使了。師父說:「時時修心性 圓滿妙無窮」[2]。

故事二:包容

單位甲同修幹活時頭腦不靈活,時常幹起活來費時費力。我倆在一起工作時,我想出的省時省力的方法,他還不接受,經常和我發生矛盾。由於甲很固執己見,把我弄的很頭疼。

有一次,甲給我講了一個故事:在孔子時期,有一天,一個書生樣子的男子去找孔子論道,當時正值中午,孔子在室內休息。孔子的弟子問來者找師父論甚麼道?男子說:「我要問孔夫子一年有幾個季節?」孔子的弟子笑道:「這個問題不用問我師父,我告訴你就行,一年有春、夏、秋、冬四季。」男子笑道:「你錯了,一年只有三季,春、夏、秋,哪有甚麼冬季?」兩個人爭執起來。

孔子被吵醒,出來問清因由,男子再問孔子:「一年有幾季?」孔子笑了笑說:「您說的對,一年有三季。」男子看著孔子的學生哈哈大笑而去。

孔子的弟子不解,問孔子:「明明一年有四季,為甚麼老師說有三季呢?」孔子說:「那個男子是蝗王,它們到冬天時都冬眠了,所以在它們的生命認識中一年只有三季。」

我聽完這個故事感觸很深,師父給我們講了大法的法理,給我們講了宇宙中生命無量無計,由於生命的特點不同,對待不同的事物又有不同的見解。師父說:「慈悲能溶天地春」[3],在助師正法的修煉路上,同修間發生矛盾時,只有互相理解、互相包容、放下自我,修出慈悲心。

故事三:聚寶盆

一次值夜班,連續接到兩個電話,要求抓緊去處理電梯機器故障。首先,我先到距離很近的那幢樓維修。機器故障情況複雜,忙的我幹弄也弄不好。十分鐘不到,電話接連響起,接通對方,一女士態度蠻橫的說:「你怎麼還沒來呢?怎麼幹的工作?抓緊過來,我們著急上樓。」我說:「這邊電梯正在查找故障,處理完馬上過去。」女士大聲呵斥:「你別跟我說那些沒用的,你趕緊過來。」

我掛斷電話,心想:遇事先為別人著想。這個電梯一時半會兒也修不好,還是抓緊去那邊吧。我小跑趕往。中途,女士又打來電話,大聲訓斥我:「你怎麼還沒來呢?想不想幹了?」我很客氣的對她說:「馬上就到了,再稍等五分鐘。」女士不相信我說的話,罵罵咧咧。

到了現場,才發現自己忙的工具包忘拿來了。女士和其他四人氣勢洶洶的,我好言相勸,互相理解,兩處電梯同時出事,只有我一人值班。他們說:「我們不管這些,你趕快修,我們著急上樓。」真的不留情面。

我想起師父的法,囑咐自己:提高心性,我一定抓住這次好機會守住心性,遇事就為別人著想,修成無私無我的生命。

這時,小區物業經理又打來電話,不分青紅皂白,一頓訓責我:「你怎麼處理這麼慢?業主電話都給我打來多個,你趕緊修!」我詳細介紹一下事情經過,保證自己沒耽誤時間。聽的出他很生氣的樣子,掛斷電話。我急忙把這五個人用慢車一層一層送上樓。這時,單位領導打來電話,問我怎麼回事?我心態平穩的說明情況,希望他過來幫助。

這時物業值班人員又打來電話,催促抓緊趕往先前維修的電梯,說有人著急上樓。我就趕緊過去,忙的我滿身大汗,但內心一直是平靜祥和的。

同事來的及時,我倆很快處理好兩台電梯。回到值班室,我鬆了一口氣,發自內心的笑了。感謝師父的苦心安排,感謝眾生幫助我提高心性!這時我想起同修文章《「聚寶盆」和「垃圾桶」》:總看別人的缺點你就是個垃圾桶,總看別人的優點你就是個聚寶盆。

故事四:你咋這麼喜歡我?

一天,丈夫開車送我去同修家,我讓他在車裏等著我,說一會兒話就回來。沒想到,和同修說起事情,時間長了點。回到車裏,丈夫很不高興的說:「天這麼冷,我在車裏凍著,你要說時間長,我就去別的地方,完事再來接你。」邊開車邊說我,越說越來勁兒,就罵上了,爹一聲,媽一聲的罵。

我很生氣,對他說:「當時買車的時候,說好的,這車不是給你玩的,是你情願給我當司機,哪有你這樣的司機?車是我掙錢買的,你把車還給我,不用你當司機!房子也是我的!你願意哪兒去哪兒去!」就這樣,鬧個都不痛快。我知道失去一次修煉機會。

又一次,還是去同修家,也許是第二次讓他等的時間過長了,這次罵我罵的更歡,不停的罵,真是罵的昏天昏地的。我就坐在車裏靜靜的聽著。他罵累了,停了下來。我對他說:「你罵完了?」他氣哼哼的用鼻子哼了我一聲。我接著說:「你咋這麼喜歡我?」他愣愣的看了我一眼:「你悟性咋這麼好?」我說:「你對外人能這麼罵嗎?只有和最親近的人,才能罵出這種話來。」他聽我說完,忙說:「老伴兒啊,最近我老好發脾氣,你多擔待我點兒。」一場矛盾化解了。

我再有事用車,就先考慮到他,把時間都安排好,要是時間長,就讓他先回去,然後我通知他再來接我。每次他都很樂呵幫忙出車。

師父說:「甚麼叫修煉呢?修煉的最終目地是甚麼呢?是從常人中走出來。不在常人中的時候,常人的各種矛盾、執著、各種因素對你還能夠起作用嗎?絕對的不能。」[4]

學法中同修們悟到:身邊發生的事情,無論大事和小事都是師父安排我們修煉提高的,不是讓我們論誰對誰錯的。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有救度眾生的使命,修好自己才能否定舊勢力對我們的干擾和迫害,才能救度更多眾生。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真修 〉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法正乾坤〉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