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魔難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六日】結婚後,我放鬆了修煉。因為安逸心、怕心、色慾心、妒嫉心等人心長期不去,學法不入心,四個整點發正念無法保證,導致講真相難以突破怕心和各種人心障礙,修煉狀態一路下滑。為了改變這種不正確狀態,兩年前我開始背《轉法輪》。去年開始了第二次背法,要求自己每次背誦要正確、完整的背完一個小標題,可是背到第四講「提高心性」這一小標題的時候,用了好幾個月都沒背下來。不是丟字、落字就是忘記,我非常苦惱,知道自己是因為心性提高不上來,所以才背不下來這段法。我心裏跟師父說,師父我一定得提高上來。

幾個月前的一日深夜,我正在反覆背這段法,「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正背著,丈夫回來了,他告訴我他碰到了很大的麻煩,很可能面臨牢獄之災和失去工作。因為丈夫工作剛穩定下來沒多長時間,待遇也不錯,卻不想出了這樣的事情。我知道,這件事對他的打擊是相當大的。我當時非常冷靜,心裏有一念:這是我要過的關,我一定要過好。我沒有生氣、慌張和害怕,我安慰丈夫,沒有指責他。其實一直以來, 「忍」我一直做的不好,經常發牢騷、埋怨,急躁心上來就提高音量。可我沒有想到自己此時會這樣平靜,內心幾乎不起任何波瀾,我知道是大法的力量。我明白,在我反覆背法的過程中,大法已經改變了我。

從表面看,這件事確實是丈夫的責任。可是事情發生的很蹊蹺,我懷疑是有人故意陷害丈夫。我的思維正順著這個念頭往下走的時候,突然意識到,這不是向外求嗎?表面的原因是真正的原因嗎?更何況這是沒有證據的想入非非,這和自心生魔有啥區別?就算是真的有人故意使壞,我也不能向外看。我趕緊排斥了這個不正的念頭。

丈夫是常人,他找了很多人,希望幫他解決這個問題,結果都沒有用。我明白修煉人碰到的任何事都要修自己,而且是師父安排著我的修煉路,誰也不配安排我的一切,我只用在法中悟到的理去指導我的行為,不能按照常人的觀念做事。所以,我不托人,也沒有告訴父母,就想自己承擔這一切。同時,我用在大法中悟到的理開導他,告訴他善惡有報的道理,讓他誠心靜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他很多得到福報的例子,給他看大法真相。他慢慢的接受了。

幾年前我給丈夫退黨的時候,他態度很敷衍,我知道他並沒有真正的明白,但是由於自己的私心作怪,我沒繼續講清真相,只是自私的想:反正他也退了,只要他不妨礙我就行。這回碰到這個事,我就想,這是師父再一次給我救度他的機會,也是我修好自己的機會,我一定要做好。

在靜下來的時候,我就會向內找自己,為甚麼這件事會發生在我的身上呢?我到底哪裏出了問題被鑽了空子?不管這件事與丈夫的業力有沒有關係,有多大關係,我都應該找自己。我看到了自己的抱怨心和妒嫉心。那顆妒嫉心讓我誤認為丈夫過的比我輕鬆,每天不做飯,不打掃家,我除了工作還要辛辛苦苦的照顧家;嫌棄他言語舉止不文明,給我丟臉;怨恨他對我講的話愛答不理,我面子上過不去;妒嫉他人緣比我好……實際上,當我不得不接替丈夫做他一直為家庭所做的那些付出時,我才發現他也很辛苦,那些事情也都費時費力,一點也不比我輕鬆。我突然意識到,師父是不是讓我看到別人的辛苦?學會站在別人的角度考慮問題?同時,讓我承受自己曾經給別人造成的痛苦,以此來還那些業呢?我看到自己的「善」也修的很差,沒有慈悲心。看到那些問題的發生都是自己的原因導致的,我不應該被自身不正的因素控制而不能主意識主宰自己的思想和行為。這都是因為自己心性有漏,長期不提高,導致的問題,師父也是將計就計用來提高我的心性。想到這裏,我感恩師尊的同時,明白只有提高心性才能走過這個魔難。

因為這件事情,丈夫有更多的時間在家了,所以我也利用這段時間主動開始給丈夫講更多的真相了。我給他講疫情真相,講中共的邪惡,講天滅中共的天意,講大法真相等等,他也能認真的聽了。一天,我給他讀《轉法輪》第七講「妒嫉心」這個小標題,他默默的聽完了。我說,你看看,人和人是不一樣的,每個人的路也都是不一樣的。別人沒事自己有事,那也都是命。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壞事也可能是好事。在大疫情下,名啊利啊都不重要了,人能活著就不易。他默默的不說話,我看得出他也聽進去了。後來,我問他以前是不是寫過、說過對大法不敬的話,他說肯定是有,但不記得了。我讓他寫《嚴正聲明》,他也主動的寫了。

經過一段時間,丈夫各方面都漸漸好起來了,能吃能睡了。因為考慮到後續事情的發展,所以丈夫準備聘請律師。見了幾個律師後,我就根據律師的表現,在心裏用自己的標準評判起各個律師了,這個律師行,那個律師不行等等。丈夫問我,我就說起自己的意見來了。可是丈夫想要聘請的律師和我想的不是一個。我想說服他,可他不怎麼認同。事情僵持了幾天。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思想和行為是不符合大法的。因為,既然我相信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那我為甚麼要強調自己意見呢?這不是不信師不信法嗎?我應該順其自然,丈夫選擇甚麼那也是師父的安排。想明白後,我感到很輕鬆,我跟丈夫說,你想選擇哪個就哪個,我都支持。丈夫也很高興,選擇了他認同的一個律師。後來證明這個選擇是正確的。

雖然丈夫的事情還沒結束,但是我知道自己無論再面對甚麼魔難,都會走好這段路,因為這一切我只承認師父的安排,師父的安排都是為了我能提高,為了眾生的得救。有一天,我走在街上,抬頭看到前面那個人的衣服上,寫著「Be a warrior, Not a worrier」(做一個勇者,而不是顧慮重重者),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點化和鼓勵。

感恩師尊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