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度摔傷之後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三日】前些日子的一次摔跤腰部重度摔傷。在師父慈悲的啟悟、加持下,我在幾個小時內就完全恢復。我把過程寫出來,向慈悲的師父表達弟子的無限感恩。同時,與同修們交流,讓我們共同勇猛精進。

師父借世人之口加強我的正念

十一月下旬,連續幾天的雨雪,又加上強降溫,路面被冰覆蓋,走路非常艱難。某天下午,我出去講真相返程時,天色已晚。我坐公交車在中途轉乘下車時,不慎被車下路面的冰滑倒,重重的摔在車下,後腰猛的撞在公交車門的腳踏板邊緣的鐵框上,先撞後硌。立即,有一種撕心裂肺般的劇痛,疼痛還使我發暈,我起不來了。那時,我心中一片茫然,不知如何是好。

「沒事!沒事!」一個年輕小伙子在站台上沖我大聲喊。一個女乘客也附和的說:「說沒事,就沒事兒,別把它當成事兒。」另外兩名乘客快速上前,將我攙扶起來並關心的問我摔的如何。小伙子還在重複的喊著:「沒事兒!」

我悟到是師父借小伙子的嘴加強我的正念,也悟到這突如其來的魔難,是舊勢力蓄意安排的。師父不承認舊勢力,我也不承認,一切都是考驗。

我來到另一個站點,有兩位女士也跟過來,她倆一直在觀察我,又問我:「摔那麼重,真的沒事嗎?」我說:「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有大法師父保護,不會出問題的。如果我不修煉的話,今天的麻煩可就大了。」

向內找 否定一切迫害

在師父的加持與保護下,我順利的回到家。到家後,諸多的痛苦一起襲來:腰疼的直不起來,腿受牽連也疼的站不住,邁步困難。坐著腰疼、躺下更疼,當時的感覺像似甚麼也幹不了了,需要別人伺候了。我怎麼到這種地步了?這可怎麼辦?越痛,越著急,越上火,幾顆牙活動移位,假牙也戴不上了,飯也吃不了了,這如何是好?

這時,負面因素也大量的向外湧,否定這個來那個。我體悟到,這是舊勢力不依不饒的加重對我的迫害,讓我承認它的這種安排。是甚麼原因使它對我下此狠手,做了這種安排?

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

我查找近期自身出現的一些事情,還有當時內心中不正確的思想想法,一下子找到了。前一天晚上,一位同修滑倒摔暈,遭受了很大的痛苦。有同修來找我,去給滑倒的同修發正念。我正在做飯,就推遲了一下,說晚點去。當時自己內心對讓我去為摔跤同修發正念一事一直很抱怨,對同修沒有慈悲善念和整體意識。而我對當時產生的一系列諸多人心和自私沒有否定,就被舊勢力抓住了藉口,給我做了這麼個安排。

這時我意識到自己修煉上存在太大的問題,離法的要求差的太遠太遠了。想到這,我萬分的痛悔,知道自己錯了,那天是自己不正的思想叫邪惡抓住了把柄,鑽了空子,安排了這場迫害。我想,我即使有「漏」,我可以在法中歸正,我有師父管,舊勢力不配干預,誰動誰是罪。我跟師父說:「師父,弟子深感修的不好,不紮實,弟子對不起師父。」

我知道現在時間緊,大法弟子有重大使命在身。在大劫難來前,我們要與舊勢力搶人、救人,現在救一個是一個。我不能耗費那麼多時間在家養傷。我求師父:「師父,請您再幫幫弟子,讓弟子馬上就好,明天一切正常。我要做好助師正法的三件事。」

說到得做到。我按原計劃給我的一位親屬寫勸善信。坐著寫信很疼,我堅持寫,它疼它的,我寫我的。我讓它疼,我把它連帶負面的因素一齊滅盡。我牢記師父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那天夜裏,儘管我一直痛的齜牙咧嘴,痛苦不堪,但大腦一直被正念充實著,師父不斷的在給我智慧,近午夜時,勸善信終於寫完了。

定中見神奇

午夜發完正念後,已是零點三十分。在痛苦的折磨中,我依然沒有一絲睏意。這時,腦中打入一段師父的講法:「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2]我告訴自己把一切交給師父,放下一切心,便開始煉靜功。我把心一放到底,甚麼也不想了。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一切不適的症狀與痛苦消失了。很快,我進入了入靜狀態,又由入靜到入定,感覺狀態比平時都好。在定中,我看到了一個神奇的景象:

我的臥室格局變了,是一個高大寬敞的殿堂。東、西兩側各有一扇綜色的厚厚木門,木門有造型,有點像意大利神殿裏的門一樣。房間特別明亮,室內(大殿堂)擺設既簡單又莊重,我端坐在大殿中間的床榻上。先進來一些身穿筆挺西裝、氣質高雅莊重的人來看望我。他們神情肅穆威嚴,排站在我的床榻周圍,關切的站了一會兒,雖然沒有人世間的語言的交流,但表達的意思卻很清楚,完全就是意念溝通。然後他們從東門走去。我目送他們出了東門。

他們剛走,緊接著,從西門又來了一幫眾生。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三個高個、窈窕身材、身穿少數民族服裝的年輕女子站在門邊,她們的頭能頂著門框。後邊陸續進來的人身穿民間的休閒裝,顏色各異。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們人人都戴著藍色防疫口罩。他們到我床前,也是關切的望一望,沒呆多大一會兒,陸續的都走了。在那個場景中,不知為甚麼,我特別高興與激動,就像與久別的親人見面似的熱誠與興奮。他們走時,我也熱情相送。

出定後,我的情緒似乎還陶醉在那種歡欣中,完全沒有一絲痛苦的感覺。

第二天早晨起床時,我驚喜的發現:我的一切活動完全正常,康復如初!從受傷到痊癒,僅僅幾個小時,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我很快走出了魔難。

經歷了這場魔難,我有幾點感悟:

1、大法弟子在心性修煉上要自覺向內找,時時刻刻用大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如果哪一念不在法上,馬上歸正與清除,時刻保持頭腦清醒,使自己一步步走向成熟。不能總是馬馬虎虎、稀裏糊塗的。修煉是嚴肅的,不能讓舊勢力找到藉口、鑽空子,給自己的修煉製造魔難。

2、魔難來時,要在法上認識,放下一切人心,守住正念,信師信法是關鍵。

3、查找自己修煉上存在的不足和存在的問題,不給舊勢力為自己安排魔難留下藉口。找到修煉不足之後,要馬上再學法,歸正。同時立即正念否定魔難,解體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4、在思想上否定、在行動上落實,就能快速解體邪惡迫害。在此過程中,修心很主要,不斷排除各種人心執著與觀念,特別是負面因素及外來因素的干擾,讓「真我」在過關中發揮主導作用,始終保持正念正行。

5、師父讓我在定中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這是師父對我的巨大鞭策與鼓舞。我修煉不光要為自己負責,更要為自己世界的眾生得救負責。我要修好自己,在救人中不斷提高、昇華。。

寫出走出魔難的過程及自己的幾點體悟,警示自己同時也希望給同修一個借鑑和鼓勵。讓我們在最後的修煉路上,共同精進,多救人,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