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中提升的感覺真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五日】為了學法入心,從二零一八新年開始,我就一段一段背著學《轉法輪》,這樣學法能入心了,遇到矛盾能夠把握得住自己,也能向內找了。這一年來我在修煉中有一些體會,寫出來和大家交流。

一心為他人著想

母親病重需要照顧,我沒有任何怨言的承擔了下來。母親得的是腸癌,剛開始時,母親在自己的生活上能自理,只需要照顧她的家人給她洗換下的內衣、褲就行了,比較容易照顧。

父母到誰家就給誰家三千元錢。父母親認為他倆一個月的生活費一千塊錢就夠了,那他們到誰家就是給誰家帶來了錢財。但這錢只給兒子,我是女兒,這錢我家是沒有份的。我牢記自己是修煉人,對父母的做法沒有怨言,他們在誰家我就去誰家看望他倆,基本是一週左右去一趟,一般是買些水果帶去,到那幫著給收拾收拾衛生,看到地上和拖鞋上的糞污就給擦洗乾淨,看到被罩上蹭上屎、尿,大多數我是拿回自己家洗,晾乾後趕緊送回去套在被子上。

父母親到小弟家住的話,我都是下午去,給他們做好晚飯後我再去查看學生的晚自習。隨著母親病情越來越嚴重,每次去就看到她身上的衣服、被上、床上、地上等到處是髒物,房間裏臭氣熏天。父母親個性極強,和身邊的子女矛盾很大。母親有三個兒子,我大哥說伺候不了了,如需要錢他可以出錢;小弟媳說自己有病,伺候不了。也就是說,父母親是想讓兒子伺候,可大、小兒子都不幹了。父母和我二哥、二嫂矛盾很深,不願在二哥家住。二嫂也有意見,說父親掙了錢還自己攢著,卻讓他們一家伺候。母親太髒了,她幹不了。於是父親就每月拿出六千元給伺候他倆的子女。

二哥和二嫂認為地上的屎是母親故意弄的,也就不怎麼給收拾,滿屋都是臭味,還直埋怨母親以前對他們如何不好。這樣母親對二哥、二嫂自然就不滿意,就讓小弟把她接到小弟家。因小弟媳不管他倆,小弟上班,連做飯的人都沒有。小弟說,還不如在二哥家呢,好賴還能及時吃上飯。

小弟看到母親在床上躺著,墊子濕了也沒人管,這怎麼行,那不得長褥瘡嗎?小弟就給我打電話,問我父母親到我家來行不?當時正是暑假,我給補課班上課,也很忙,但沒有推脫,就說行。這樣父母親就到我家來了。

我不嫌髒,及時把弄髒的衣服、被子和地上擦洗乾淨,這樣我家沒有異味。父親說我伺候的好,父親對我說:「以後就死你家了,哪兒也不去了。」母親來我家不到兩個月就離世了。母親走了,父親卻說誰家都去,不再說就在我家了。父親行動自如,自己能從我家四樓下去蹓躂,比較好照顧。他說要到二哥家去,我的想法是,他想去哪就去哪兒,只要父親高興,覺的呆在那裏舒服就好。

矛盾面前不抱怨

今年暑假開班,我按時到校給學生補課。去學校的路上下起了很大的雨。我是騎摩托車去的,雨淋濕了我的衣裙、襪子和鞋子,用了半個多小時到了學校,一看沒開門,就給補課班的老闆打電話,老闆很內疚的說,他忘了告訴我了,今天下大雨,改為明天開課。我很平靜的說:沒事,沒有一絲的不滿情緒。如果我不修煉,不為對方著想,即使表面不說甚麼,心裏會不滿,怨對方為甚麼通知所有的人卻忘了告訴我?就會生氣。可我是修煉人,不抱怨。我在補課班門前呆了一會,等雨小了些,就騎車回家了。

信師信法顯神跡

今年過年時,兒子一月中旬就回來了,說是他的導師讓他回家的。回來後他就去看望他奶奶。回家說著涼了。

過年時武漢封城,學校要求他上報體溫之類的。他就每天測體溫。結果是:一到晚上體溫就升高,升到37攝氏度,第二天上午就回到36.5°左右。學校老師也來電話問他的身體情況,以便確定是不是武漢肺炎。兒子說不是,早在去年十一月在學校時就出現過這種情況,長達一個月時間,一到下午就發燒,第二天上午體溫就正常,去醫院門診檢查了八次之多,也沒查出甚麼問題。我這才知道他老師為甚麼一月中旬就讓他回家了。

正月初他下樓取快遞郵件,回來說膝蓋疼,他自己又懷疑是不是布魯氏菌病?學校老師也建議他趕緊去醫院檢查,最好去北京醫院檢查。一月三十號,就是正月初六,兒子去了我地的醫院。醫生說他們沒有能力檢查這種病,就聯繫周邊的醫院。因武漢肺炎爆發,能檢查布病的醫院都不接待普通病患,於是決定去北京的醫院。這時看到消息說北京在入京各路口查體溫,凡是發燒的人就必須進行隔離,我說不能去,檢查出你發燒就不讓你回來了,他說我就到晚上發燒,而且只到37°。說著自己一測體溫,37.2°了,這還是下午,沒到晚上呢。他自己也猶豫了,怕被扣在北京,不去又擔心自己的病嚴重了,就哭了,說:「我這麼年輕這樣?」好像失去了希望。

兒子非常沮喪。我說:「人的招沒有了,信師信法吧!你就煉法輪功吧。」他在上大學之前是很相信大法的,到大學後看手機、玩遊戲,對法就不怎麼信了,只是放假回來學學法,基本不煉功。我就把我悟到的跟他講,鼓勵他修煉法輪功就會好。師父說了:「我們的煉功場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練功場都好,我們那個場只要你去煉功,比你調病要強的多。」[1]我說你把這五套功法都堅持煉了,你的體溫就能正常,就不會發燒了,但煉五套功法需要兩個半小時,得連續把五套功法煉完。他說:「明天下午三點開始煉。」

第二天,下午煉功前測了一下體溫36.9°,煉完五套功法後量體溫,還是36.9°,體溫正常。就這一決定,一煉,體溫就完全恢復正常。我們都感歎大法的超常!

不計較 做個無私的人

在給補課班上課時,有的學生有事,經常缺課。遇到這種情況下我都會利用自己的時間給學生把缺的課程補上,盡心去做,不糊弄事。有一次一個學生缺課,要求我在上課前兩個小時去給她補課。去的時候剛下雨,我也知道這次雨很大,我想打電話說下雨了,晚些到,但一想錯過這個時間就補不上了,因那學生還有別的課,那樣,她聽我的下一堂課會受影響。我就決定不打電話,為她著想,按原定時間到。

一路上雨很大,除了上衣之外,都淋濕了。這次還非常奇特,一路上八個紅綠燈,我到達時全是綠燈,一路通行。我知道一定是師父在鼓勵我呢,我做對了。師父時時都在弟子身邊保護著。

待我到了學校後,那位女學生因雨大沒有來。我沒有任何怨言。

無條件向內修自己

每次協調同修讓我做多少資料,我基本都能按時完成。上月底協調同修突然說我很忙,讓同修A做吧,讓我只做每週的《明慧週刊》和《正見週刊》。我想,我並沒說我很忙呀,而且再上一週的課,我的時間就更富裕了。噢,那是不需要我做了。不做小冊子,我就出去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只要救度眾生,能做甚麼就做甚麼。第二天,同修A自己來找我,還是讓我做這片同修需要的資料。我說:「行,讓我做我就做,做啥都行。」

學法修心,遇到矛盾不去計較,按照自己悟到的法理指導自己的行動。對人好了,自己的心態也更平和了。在法中提高後的感覺真好!這一切都是修了大法才能做到的。

感恩師父,感恩大法!弟子會一如既往地做好自己該做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