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得法機緣 嚴肅認真對待煉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八日】一天我問自己:為甚麼不能早起晨煉?回答是:躺著舒服。那為甚麼躺幾天又能早起了?因為沒好好煉功身體不舒服,煉功後又舒服了。想到這,我真嚇一跳!難道我是在為「舒服」煉嗎?給這個「安逸心」煉的嗎?怪不得我的安逸心這麼重!

站在這個基點上煉功,分明就是為了自己舒服,這是多麼強的一顆人心啊!

其實每次不參加晨煉,醒來後心裏都很不是滋味。我把這萬分珍貴的兩、三個小時完全交給了安逸心,這不可悲嗎?!

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也在努力突破。有機會還讓同修來家裏住,互相督促早起煉功。但這似乎不能解決根本問題。師尊講:「以上是煉功不長功的兩個原因: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就這兩個原因。」[1]我悟到,這是向外求,永遠解決不了個人修煉的問題。

我開始注重多學法並能對照自己。除了學《轉法輪》,我還按著順序又把師尊的所有講法都用心學一遍。師尊講到:「別失去這個機緣哪。有甚麼難的?想一想,還是對自己修煉的機緣不夠重視,對法不夠重視,對自己的生命重視不夠。真正明白這些就能夠做好。」[2]當學到這段法時我心裏一震,我對大法到底有多珍惜?對這萬古不遇的修煉機緣到底有多珍惜?一個安逸心就能阻擋我煉功,可見我並沒有把修煉大法擺在第一位。

師父說:「我們是按照宇宙演化原理修煉,按照宇宙的最高特性──真、善、忍的標準指導我們修煉。我們煉了這麼大的一個東西,等於是煉宇宙。」[1]「我給大家舉個例子,宇宙在運動著,宇宙中所有的銀河系,所有的星系都在運動著,九大行星圍繞著太陽轉,地球還在自轉著。大家想一想,誰推它了?誰給它加的力呀?你不能用常人中的那種概念去認識它,它就是這樣一種旋機。」[1]

師尊為弟子下上自動的修煉機制,我們只要「隨機而行」[1],就是在不斷加強這個機制。如果不好好煉功,不能加強這個「機制」,煉功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難道未來宇宙的運行是可以轉轉停停的嗎?其實達不到那個標準,一切也都不復存在了。

過去我因為斷章取義、片面理解師父講的「法煉人」,「功煉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而不重視煉功,實則在為安逸心找藉口,給自己修煉造成困難。以至於學法、煉功、發正念都迷糊睏倦,身體也長期受一些不正確狀態的干擾。想要好好證實大法多救人,總感覺力不從心。師尊講到:「心性多高功多高,這是個絕對的真理。」[1]自己不能好好煉功本身就是心性不到位,憑甚麼讓師父給你長功?

修煉二十四年,風風雨雨中跟頭把式的走到今天,師父為我多操心、多付出,而自己竟然缺乏足夠的意志力去掉安逸。師父在解答弟子關於毅力、意志力問題時說:「但是不在法上,正念也不足,認識自然不高,就是不能真正理解法的珍貴,所以鼓不起勁來。」[3]

正念來自於法。我想儘快突破自己的狀態,一天上午十點,我特意到一位比較精進的同修家裏和她一起學法。我雙盤端坐手捧《轉法輪》學法,當第一講讀到一半時左腿痛的夠嗆,好像血脈都不通了。要是以前我就把腿拿下來了,可是今天我想,我做到用心學法了腿疼一定是好事兒,我就一點兒不動的忍著。第一講快學完時感覺左腿的血脈一下通暢了,麻麻的感覺很舒服。我感覺越學越入心,越讀越輕鬆,到晚上七點我們一共學了六講。無論從學法數量還是學法質量,對我都是很大的突破。

在隨後的一段時間裏,我感覺自己基本能做到事事在法上,出現甚麼問題思想中都能反映出相關的法理,我心中充滿著愉悅。煉功也感覺很輕鬆。過去我雙盤學法或煉靜功總是左腿疼,即使不把腿拿下來,也總是要動一動讓左腿好過一點,以此來對抗這個疼,也就是說從心底裏沒有把「疼」當作是好事兒。現在真正把它當作好事兒時,之後打坐煉功左腿不疼了。

一天早晨煉「神通加持法」時,整個身體感覺空了,胳膊、腿、身體各部位都沒有了,好像只有自己坐在那裏的輪廓,體會到坐在雞蛋殼裏的美妙。我的眼淚不住的往下流。

隨著對煉功正念的加強,身體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原來我的左側腰部疼痛已有三、四年了,一年半之前又出現左腿疼痛、浮腫。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該做三件事做三件事,該幹啥幹啥。後來腿不腫了但還是沒有完全恢復正常,腰部疼痛沒有減輕。這次與同修一起用心學法後,我在很大成度上突破了安逸心,學法煉功發正念都更加用心。我不斷對照師尊的法歸正自己,在整體配合證實法中能夠做到儘量放下自我。就在我忘了腰疼腿疼的事之後,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來感覺左腿非常輕鬆、一切正常了。疼了三、四年的腰疼也奇蹟般的好了。

我像這可能是自己達到這一層次的要求,師父就在另外空間幫我拿掉了那些不好物質!

其實師父一直在點化我要正念對待煉功,還不斷利用大法小弟子天目所見鼓勵我煉功,師父真是用心良苦。三年前,我家小同修才三歲。我煉「貫通兩極法」時他說:「姥姥你肚子有個東西在轉。」我告訴他那就是法輪。他說:「你胳膊上也有法輪,你渾身上下都有法輪在轉。」並著急的問我:「姥姥,我身上有沒?」我說你也跟著一起煉功就有了。他就跟著我學煉。我抱輪時,他又說:「姥姥你身後有五條龍。」過後我問他那龍甚麼樣?他邊用手做著來回飛和向上盤旋的動作,邊說有的這樣、有的那樣。

還有一次我煉頭頂抱輪時他說,「姥姥你頭上抱的是一個大法輪。」我兩側抱輪時,他又分別指著我頭頂、兩手掌與耳朵之間說:「你這有一個黃色的法輪,這有一個藍色的法輪,這有一個紫色的法輪。」

半年前我看著小同修寫作業,他說:「姥姥你煉功音樂響了。」我就去把小音箱拿過來。他又說:「是不是師父讓你煉功啊?」我高興的說是啊!我就立刻補煉第三套、第四套功法。

一天,我說你聽一會兒大法音樂,以前你聽《普度》、《濟世》時,不是看到小草發芽兒了,玫瑰花開了,師父來了嗎?還說你在雲朵裏。這回他剛剛聽一會兒就說,我看到很大很大一片草地,師父在打坐煉功呢,師父身旁有一棵很高很大的大樹。過一會兒他喊我過去,說又來了很多很多的大法弟子跟著師父一起煉功。

師父給小弟子展現大法的美妙與殊勝,鼓勵我與小同修共同精進。我也更加珍惜大法,珍惜修煉的機緣。過去修道人到深山老林裏靠吃苦煉功,還不見得長功,而我們不需要脫離世俗,一切按著師父安排好的去做,就能修煉最高的佛法,成就新宇宙的王,我們怎麼能不好好珍惜呢?!

寫出現階段正念對待煉功的一點體會和感悟與同修交流,希望對與我原來狀態相似的同修能有所啟發。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