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過關 嚴肅對待修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下面交流一下我修煉路上兩次過關的經歷。

第一次

二零一九年十月底,我突然出現了牙痛的症狀。開始的時候,以為是最近吃辣椒吃多了,上火了,也沒當回事。可是,牙痛的卻愈來愈嚴重。

我三十多歲的時候,發現右側長了一顆智齒,因為不疼,所以也沒理它。但是這顆牙現在突然開始疼,周邊的牙齒也跟著疼。這顆牙一直腫大,最後摸的時候,感覺是橫躺在下牙的牙床上。

周邊的牙床全都腫了,從喉嚨疼到牙齒,再到頭頂,一條線的疼,最後炸開似的那種疼。最疼的時候,整個晚上不能睡覺,每秒鐘都在疼。然後,我的臉跟著開始腫,也就是三、四天的時間吧,臉腫的像冬瓜一樣,發亮,眼睛被擠的成了一條縫。智齒所在的右臉下側腫的最厲害,感覺裏面像放了兩個滷蛋。

我一直在反思自己這段時間的修煉狀態,修煉鬆懈了,法學的少,功也煉不全,經常只煉動功,講真相的事就更別提了。因為中午要給孩子趕著做飯或者買飯,經常錯過了發正念的時間。發正念的時候,心也靜不下來,想著常人中的瑣碎事情。我還常常覺的孩子上學辛苦,每天老想著給孩子換著花樣做飯菜,煉功的時候也想。自己的修煉到了這個地步,真是追悔莫及。

我趕緊加強學法,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迫害我的邪惡。牙疼的睡不著,我就發正念,但收效甚微。牙疼的更厲害,臉腫的更大。有同修說:「實在不行去醫院吧,你這修煉的不行,去醫院吧!」我聽了,有過片刻的遲疑。

我心想自己這段時間的修煉,一定是偏離了大法,我怕師父不管我了。想到這裏,一陣的心酸,我的眼淚流下來了。但我的內心深處卻升出了一個念頭:不能去醫院。是我自己沒有珍惜修煉的時間,沒有好好修煉。

就在大約凌晨三點來鐘,我迷迷糊糊的想吐痰,不自覺的使勁嘬了一下腫脹的智齒,就感覺嘴裏一股腥味,我伸手取了個塑料袋子,開始往裏吐。開始沒開燈,吐了好一陣,吐了十幾口。後來開燈一看,袋子裏滿是黑色的血,牙齒一下子就不疼了。我哭了,師父還在管著我呀!

從這天起,臉開始消腫,牙齒恢復了正常,那顆智齒雖然還在,但摸起來比以前變的小了很多。

這個過程前後兩週的時間,讓我體會到了修煉的嚴肅性。就像師父說的:「還有,一個人要想修煉,可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講了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而且它是超出常人的,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難一些。那不是超常的嗎?所以比常人中任何事情對你的要求都要高的。」[1]

第二次

由於我的工作總是久坐,所以就萌生了跑步的想法,我傍晚出去跑步。在此期間,孩子學校組織外出遊學,孩子去外地住了一個星期。老師每天都會把孩子們在外地的情況用微信發出來。那時,我已經不用微信了,聽到這個消息,心就被帶動了。每天傍晚外出跑步,就下載微信看一下孩子的情況。跑完步了,微信也看完了,再刪掉,並未覺的不妥當。

孩子遊學回來一週後,大概是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底,病業再次襲擊了我。那段時間,周圍出現流感,得病的人特別多,孩子班上幾乎全班人「中招」,老師、孩子家長也一樣,好幾個去醫院輸液的,一輸就是一個星期。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那天早上,我感覺自己骨頭裏發冷,流鼻涕、嗓子疼、鼻子不通氣,後半夜開始發燒。次日早上燒退了,鼻子裏擤出來一團食指指甲蓋大小的膿塊,感覺好些。十一月二十九日早上,又吐出了一塊大約二~三釐米蟲子形狀的硬塊濃痰。我整個身體輕鬆了許多,呼吸好暢快。我還洗了一大盆衣服。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四日下午,我再次發燒,這次的熱度比二十八日更高,時間持續更長,還伴隨喉嚨痛,不想吃飯。晚上肚子也開始疼,就是小腹部位,特別疼,後來迷迷糊糊聽著師尊的講法錄音睡著了。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五日到十日這幾天,每天感覺鼻子、嗓子裏全是膿,擤鼻涕要費盡全身的勁兒。鼻子裏、嗓子裏吐出的是大量黃色的膿,經常還是硬塊。每吐出一些,呼吸就暢通許多。在這期間,還伴隨著咳嗽。晚上睡不好覺,中午咳嗽的也不能睡,味覺和嗅覺都沒了。

但奇怪的是,我的精力還行,期間家人也出現了類似的症狀,只不過沒有我嚴重。十二月十一日中午一下睡了三個小時,睡的很舒服,好像是很久都沒有睡這麼一個好覺了。身體從那開始完全恢復過來了。從小到大,我的鼻子總是不太通氣,呼吸不暢通。從這次開始,好像是第一次聞到了新鮮空氣的味道。

事後,我回顧了這個過程,我向內找:第一個原因,自己晚上跑步的行為,是用了常人的觀念去看問題,通過鍛練,強身健體,是常人的想法。我們修煉人是從本質上使身體得到淨化。通過修煉,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會充滿高能量物質。這兩個是有本質區別的呀!我跑步時,遇到同修,同修建議我好好學學《轉法輪》裏師父的相關講法,我當時還不以為然。其實是自己學法不深,思想裏裝的還是常人的東西。

第二個原因,是對孩子親情的執著。關於微信的使用,明慧網早就發出了通知,自己卻一再找藉口使用微信,這也不對。

自己深切體悟到,雖然每個人修煉的道路不同,但遇到的事一定都是和修煉有關的。魔難和關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在遇到魔難和關卡的時候,不能用法去衡量,不能心存正念。

寫這篇交流的過程,也是對自己修煉路上的一個反思。寫完了,覺的整個頭腦清晰了很多,怕同修笑話的心也沒有了。我通過寫這篇交流文章來警醒自己,催促自己快快前行。寫到這裏,我非常感恩師父,感恩大法。我要在今後的修煉路上,不斷的提醒自己,用大法來要求自己,好好修煉,勇猛精進!

修煉層次有限,有不當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