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二日】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對慈悲偉大的師尊有太多的感恩,對正法修煉有太多的體會,只是語言有限,在此僅舉幾例。

師尊救度我的生命

今年新年後,我連續多日晚上睡覺時就開始做夢,夢到已故的老師和丈夫來帶我走,特別是已故老師帶我去的地方,我看到了一個形像和我一樣的人,坐在一個小盒子裏。

我知道自己由於對已故丈夫的情及一些執著心沒有完全修去,還有在修煉過程中存在的一些不足,舊勢力抓住把柄要下狠手奪走我的生命。但我心裏並不害怕,因為我有慈悲偉大的師父看護。我堅持多學法,發正念,請師尊為我做主,人中的情我是必須修去的,舊勢力對我的迫害我是不承認的。

法理清晰了,在過關時,我出現象吃飯噎著的假相,頭發昏,隨時就像要死的假相,但我的心裏非常冷靜、清醒。本來我是正在坐在電腦桌前學法,出現症狀後我收好大法書和U盤回臥室,有兩次想上床上躺一下,腦中閃出一念:要上床躺下就醒不來了。接著,師尊的法打到我的頭腦中:「發生多大的事就當作甚麼也沒有,照常的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1]。我就甚麼也不想,就去廚房用豆漿機做米糊,還打掃了一下衛生間。做完之後,我喊孩子一起吃了米糊,甚麼症狀都沒有了。我知道,偉大的恩師給我化解了危難,使我的生命在大法中重獲新生,心中充滿對偉大師尊的無限感恩,同時真真切切感受到大法的神奇、超常。

突破干擾學法的因素

在學法時有時會遇到一些干擾,感到心煩意亂,眼看大法書字也發花,有時犯迷糊,想立即放下書去幹別的。我知道這是干擾,這時我會正念堅定的堅持下去,靜靜的坐在那裏一遍一遍的讀著、背著,不知不覺中,心靜下來了,法背下來了,眼睛看字也清楚了,法理清晰了,真是心明眼亮,空間場也純正、清亮。

其實,在這方面我曾經有過教訓。那是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下旬,有一次我學法時感到心裏很煩躁,學不下去了,就停止學法去裝飾城買材料並講真相。有一個店主不明真相,把我給他的護身符給扔了。我沒有理智離開,被他舉報並被綁架。

我被帶到當地派出所警察辦公室,穩定下來之後,我的慈悲心就出來了:所有眾生,你們都是為法而來的生命,請你們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尊和大法都會給你們一個美好的未來。之後,我被強大慈悲的能量場包容著,全身通透。當晚十一點鐘正念回家。

其實,這件事是我自己由於沒有達到那麼純淨,帶著一些干擾因素,給自身安全造成危險,叫世人犯罪,當然救人效果也不好。即使我修煉中有不足,師尊對我還是慈悲保護並給予了非常大的鼓勵。

幾天後在我家院子裏的植物上,孩子發現了三千年一遇的優曇婆羅花,心中的感恩無以言表。

修去不易覺察的觀念

原來的我性格外向,脾氣暴躁,遇事好激動,同修也曾說我風風火火。在長期的學法修煉中,有些觀念在不知不覺中修去了,而有些還存在。前段時間,我就發現了一個現象,就是這個激動的因素。有時聽到一件事情,真我還沒有動,在我背後的這個東西就馬上開始表現:有點像電流通過,開始興奮、激動,而不是理性,原來甚至還會心跳加快,頭發昏等等。

認識到後,我就開始注意修去它。比如學法時或聽到同修談一件事情觸動我的時候,它一表現,我就立刻抓到它:你不是我,解體你!有時它還比較狡猾,就要我覺的是自己。這時我心裏就會喊師父:師父,它不是我,滅!後來層層修去,現在基本沒有了,偶爾還有一點,我也會抓住機會徹底清除它。

記的大約十年前,我在發正念的時候有一個表現:眉頭緊皺。孩子問我:媽媽,你是不是很難受呀?我說不難受,很舒服。後來,有一次在同修家發正念的時候,認識到叫我皺眉頭的不是我。回家夜裏做夢看到一個形像和我一樣的人站在我面前不遠,有一條蛇到她旁邊,扭扭站了半個人高。這時我靜靜的立掌,瞬間,就看到那條蛇化掉了。而那個和我一樣形像的人表現無可奈何的表情。整個過程非常清晰。我知道是在我認識到那個觀念不是我的時候,師尊賜予神通把那個觀念和邪靈同時清除了。第二天,在我腰部出現了一個像硬幣大小的水泡。現在的我發正念時面帶祥和、慈悲。

在整體配合中修自己

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我作為一個大法的粒子,也是溶在這個整體中。在這個過程中,時時都感受到師尊的賜予、看護、幫助。

有一天,我突然發現我的電腦啟動不了,一下子很著急,我就把電腦主機帶到電腦城去修理。可是到電腦城商家一看,根本沒壞,一下就啟動了,我就收好離開。路過手提電腦維修點,我詢問一下有沒有我們能用的電腦,一看,正好桌上有一個適合的,我就把備好的現金給商家,把電腦帶回來了。

這個事情看似偶然,其實都有鋪墊。前段時間,我無意中把孩子的手提電腦弄壞了,孩子在修電腦時就叫我一起去,所以我對這家商店有所了解。因為現在我都很少去電腦城,同修需要我也有些著急,在網上購買又不那麼方便。師尊利用這種形式,去掉我怕麻煩的心和一些顧慮心,買回了需要的法器。這是一個修煉過程,也是師尊賜予我的一個修煉機會,更體現出師尊對我們整體大法弟子的慈悲。

有一天正在發正念,看了一下時鐘,心裏一下想到一個同修那去,其實當時我並沒有要去的目地。不一會,來了一個同修,確實需要我到某地同修那去。我知道這是師尊的安排。過程中,路過一個大型電子廣告屏幕,屏幕上顯示出大大的幾個字:此事無風險。我深深的感恩師尊,慈悲偉大的師尊真的是時時在看護著弟子,這類例子很多。

當然,在這過程中,也表現出很多自己修煉中的不足。顯示心、證實自己的心、強加別人,黨文化思維還有,這些自己在逐漸清除、在法中歸正。

突破睏魔

修煉二十多年的老弟子了,自我感覺非常慚愧,長期以來受困魔干擾,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

前些年把做事當作修煉,個人修煉沒跟上,幹事多,學法少,發正念也少。晚上發過十二點的正念睡覺,早上六點就醒不了;晚上睡早了,夜裏十二點就醒不了,正念就發不了,即使有時發了效果也不好。幾次有所突破,後來又出現反復,為此一直很苦惱。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學法多了,正念強了,特別是師尊的新經文《再棒喝》發表後,我感覺很多東西被師父給清除了,現在,晚上十二點發完正念後睡覺,早上三點二十就可以開始煉功了,即使有時遲一些,也沒有耽誤早上六點的發正念。原來每天睡六、七個小時的覺,而現在每天睡三、四個小時,也感到精力充沛。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二零零四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