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讀博期間修心去執的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九日】我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目前在一所高校讀博。我所在的課題組人際關係比較複雜,我的導師是課題組裏資歷最老的老師,也是課題組的一把手。課題組內部還有資歷年輕的青年教師,負責指導課題組內的學生。

在我讀博期間,由於我的導師年事已高,且長期專注於項目,無法在我的課題方面進行指導。而組內青年教師由於對我的導師各方面意見較大,也不指導我,經常在來到辦公室後,把所有人指導一遍,到了我這兒就走了。

最近,我面臨博士開題,需要定題目、確定今後的研究方向。由於沒有人指導,在定題目的時候,我查閱了很多資料也沒有思路,忽然靈光一閃,想起了一個方向,搜了一下最近的文章,這個方向的文章很少且很新。於是,我以這個方向為基礎,在兩天內完成了開題彙報的相關工作。在彙報當天,我的研究方向和研究思路都得到了老師們的肯定,彙報完後,我在確定研究方向期間的鬱悶一掃而空,感覺未來一片光明。

然而,就在我彙報完後不久,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得知那位青年教師安排他的一個學生以我當初彙報時提的思路做我的研究方向。在得知這個消息的一瞬間,我的思想被背叛感、委屈、怨恨充滿。

我想起了在讀博期間經歷的諸多委屈:在我定研究方向的時候,這位青年教師說過讓我不要和他的學生研究方法重複,所以,雖然有一種方法我已經做出結果來了,但由於他的學生在做,我就避開了,開始重新選研究方法,而現在,他卻讓他的這位學生用我想用的研究方法。我在以前想到了一個研究方法,由於是交叉學科,有一部份我不太懂,就去諮詢過課題組的同學,可是這位同學告訴我不能用、用不了,可是過了一段時間,這種方法就被這位同學的男朋友發表出來了,等等。諸多我覺的委屈、覺的不公平的事情一一浮現,這些委屈、怨恨、背叛感衝擊著我的心。

委屈到哭的我一直在心裏默背師尊的法:「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1]。背了許久,心情也沒能平復,我問自己:真的覺的是我自己錯了嗎?真的覺的他是對的嗎?此時我的答案是:沒有,這件事情無論誰去看都是別人的錯,不是我的錯。心情難以平復的我想起了師尊的法「向內找因是修煉」[2],我開始審視自己,審視整個過程。我開始反思,開始深入的分析,在我的研究思路背後是甚麼,研究思路對應的其實是文章,一個好的研究思路會帶來不少的文章,文章多了,自然會受到大家的稱讚,這是「名」;文章多了,在將來找工作時,可以找到好的學校,可以要求更高的安家費,這是「利」,被人搶了研究思路,在潛意識中就是「名利」被搶了,而刺激到了「名利」之心。平時,在學校裏,看別人的科研能力時,也總是去看別人發了多少文章,都是甚麼級別的文章,這也是「名利」之心,也是只看結果去衡量一切的中共黨文化思維方式。再深入的挖,其實這是不信師,不信法,不相信大法弟子的人生是師尊安排,總想安排自己的人生道路。其次,這裏也有嫉妒心作怪,不想讓別人碰自己的研究思路、研究方向,覺的課題組內老師的安排不公平,看到老師指導別人 ,不管我時就憤憤不平,這是嫉妒心。在開題彙報完後很開心,這是歡喜心。

找到這裏,我才發現自己有這麼多執著心沒有去掉,特別是「名利」之心,由於一直在學校裏,我一直覺的我的求名求利之心不重,只是有點好面子之心,現在才發現表面上的好面子其實也是名利之心,其中還夾雜著色心,想以這種名利換取別人的讚賞,其他人的賞識,特別是異性的賞識。況且,在準備開題期間,我的研究思路、研究方向在那麼短的時間內想出來,那也是師尊的幫助,而現在我卻妄自尊大,以為是自己想出來的東西,自己的功勞,別人無權奪走,這是自傲、自心生魔。且面對名利受到傷害時的怨恨之心,這也是黨文化因素,也是我應該去掉的執著心,師尊講:「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3]我在這件事情上的怨恨就是沒有慈悲、魔性的表現,做事情沒有考慮到別人。

在找到了這些執著心,並去掉這些執著心的過程中,我的心情平復了下來,重新找回了內心的平和,開始按部就班地做自己的工作,一如往常,也不再因這些事情感到委屈、不舒服、怨恨,內心無比地輕鬆自在。

以上是我最近一段時間的修煉體會,因層次有限,若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