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執著 堅定正念 神跡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日】本文想把自己近幾個月內的修煉心得寫出來,和同修交流。

一、修善

在二零二零年除夕期間,兒子的父親(我們已離婚)被檢查出腦梗,要馬上住醫院治療。聽到消息,我給他打電話,讓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他答應了,可是他說話已不太流利,大腦已記不住。

兒子陪床,因兒子明白大法真相,並且還學法,所以給他插上耳機,聽師父講法。十二天過去,說需要去北京做手術,因為疫情期間去不了北京,就先出院了。

他回來,我在女兒家見到他,我給他講修大法身體很快康復的神奇事,讓他繼續念九字真言,他說念了也不管用。自己心裏對他很失望,心想:都成這個樣子了,還不醒悟,是甚麼障礙的他呢?

二姐(同修)和我說:「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聽到的、看到的,都不能向外看了。」我這才靜下心來想自己在這件事上所動的念頭。我讓他念九字真言,知道只要真心念就會發生奇蹟,可內心深處是想讓他快點好了;我們雖然離婚了,可兒子買樓房成家,他還是要管的。現在他病了,不能掙錢了,還要花錢,思想會總出現這些念頭,好像非常自然。現在一找,嚇一跳,這是多麼的自私、不善和很強的利益之心。

善是同情弱者,自己卻想:現在得病了,都是他自己種下的因果,而且還和別人說一些他以前做的一些不好的事,這哪有一點善?而且自己心雖然很平靜,可是在深層還是有個怨恨心沒有去掉,只是沒有表現出來。

對待婆婆也是沒有善,根本沒有站在她的角度,設身處地的為她著想,理解她,幫助她,總是像說教一樣的說一些自己認為對她有好處的話。

師父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1]。深挖自己,根子裏還是為私為我,還是舊宇宙的屬性。師父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自己的觀念還是沒有從根本上轉變過來,所以自己好像表面上對他們很好,實質是口善心魔,所以每次給孩子父親講大法真相,他都是嘴上答應,心裏不誠心,因為人家感受不到你的善。

第二次住院要做手術,孩子他爸說他家沒有錢,我和兒子完全站在他們的角度為他著想,不爭不怨。把給孩子攢的買房的錢拿出來,別人都不服氣說:「掙上錢,給人家花了,看病你們拿,哪有這個理?」可是我心態平靜,這是真正慈悲眾生的平靜,這時我也感受到人真的可憐,「昏昏迷迷一生生 活的不明不白」[3]。

二、去人心

兒子從學校回來,就嗓子疼,兒子不去承認它,就到市醫院陪他爸了。可是嗓子越來越疼。他知道是過關,可是實在疼的堅持不住了,就去門診看了看。

醫生說:趕快輸液,不讓嗓子堵死(扁桃體腫大幾乎就剩一點縫了),否則會要了命。兒子沒有動心,只是疼的受不了,就讓別人去替他,準備回來和我切磋,放棄過關去醫院。可是護士就是不讓走,要做核酸檢測,等結果出來才行。

兒子等到下午5點,還沒拿到結果,就跑出來了。我在家裏,那個心直往上返,對兒子的情,怕兒子有甚麼事,都是不正的念頭,知道不對,排斥它,可心裏還是不穩,直到他姐姐把他接回家,天也快黑了。

一進家門,兒子根本不能說話,用手指著嗓子,我的心又慌了,穩不住了,因為兒子從小跟著我學法,身體一直很好,有時頭疼,自己不承認它,聽法就能過去,這次來的很兇。我讓兒子躺在床上,兒子忍著痛,嘶啞著和我說:「平時修煉太放鬆了,關鍵時就沒有正念。」我也看到自己在孩子身上情還很重。

我覺的自己一個人正念不強,就讓女兒把我二姐、三姐(都是同修)都叫來集體發正念、學法。八點半,她們過來了,三姐同修心態很正,對兒子說:「孩子沒事,甚麼也別想,一定要走好師父安排的路, 咱們先發正念。」兒子也起來了,我們一同發了一小時正念。兒子中途躺下了,我人心又上來了,想:「兒子修煉,因為在學校只學法,放假回家煉功,發正念也很少,他能算大法弟子嗎?」馬上意識到這念頭更不對,是不是大法弟子師父說了算,是自己正念不強,沒有堅信師父,排斥它,不要這念頭。

可是,心裏還是不踏實,好像兒子嗓子馬上就堵死了,這時兒子睜開眼,用手指了指嗓子,不說話,自己一下子就沒了正念,對兒子說:「孩子,咱們上醫院吧,晚上有值班醫生。」其實這些都是針對自己人心來的。「不,晚上不去。」兒子態度很堅決。三姐斜了我一眼,意思是說我不堅定法。

這時,二姐和兒子切磋說:「孩子,甚麼也別想,把心一放到底。」兒子一下子有了正念,這時我也冷靜多了,心想:「這就是關鍵時刻,你是否相信師父,走神道,還是走人道,孩子學法修心,就是修煉人,是自己動了人心。」我排斥這不好的念頭,心想:就走師父安排的路。

二姐叫兒子起來打坐吧,孩子坐起來,剛打坐,「哇」的一聲,吐出一口痰來,我的心也平靜了。

我們開始學法,讀《轉法輪》第二講,孩子就不停的吐痰,扔了一地衛生紙,我們知道是師父在給他清理身體,我們到整點就停下來,發半小時正念。發完全球十二點的正念,二姐休息去了,兒子還是一會兒吐一口,一會兒吐一口,但感覺嗓子輕鬆多了。一直到深夜兩點,我們學完一講法。

我和三姐準備休息,孩子睡不著,我就給他放師父講法。到四點,我看孩子睡著了,我關了師父講法錄像,就睡覺了。

早上,我們煉完三套動功,發完全球六點正念,把兒子也叫起來,一起煉靜功。煉完功,兒子說:「嗓子不疼了,喝水也不疼了。」我們每個人都很激動,看似那麼嚴重的病業,一夜功夫就全好了。兒子說:「在我身上真是發生了一個神跡,太神奇了。」兒子說話也正常了。

我們切磋了在這個過程中自己心性的變化和師父慈悲的保護。兒子說:「現在回想發生的事,真是每一步師父都在看護著我,自己疼的不行,準備回家和媽媽切磋,放棄過關去醫院,可是就是回不來,一直到晚上,如果白天回了家,二姨、三姨也來不了,那肯定去醫院,晚上我是肯定不去醫院,這不是師父在看著我嗎?!」

我也悟到,師父給我們安排的路都是我們能走過去的,就看你念正不正,自己思想中也是一場正邪大戰,眼前出現的事情都是對著自己人心來的,對自己信師信法的考驗,人心出來了,沒有了正念,就給你出現假相,相信師父,堅定了大法,事情馬上就變。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4]

我們還悟到:整體配合,形成正念之場很重要,二姐、三姐心態很正,始終堅定正念不動搖,加強孩子的正念,清理邪惡,不允許邪惡鑽空子。

兒子馬上給他爸爸打了個電話說:「我嗓子好了,現在不是和你說話嗎?!」

第三天,兒子就去醫院陪他爸了,他看到兒子這麼快沒有輸液,嗓子就完全好了,也覺的挺神奇,兒子就讓他繼續念九字真言,並且把師父的「真善忍三字聖言法力無限 法輪大法好真念萬劫即變」[5]這首詩寫在紙上,讓他念,他拿起紙認真讀起來。

現在我悟到,寫體會也是個修煉過程,寫的過程中,發現自己一些人心平時不注意,覺的很自然,不修口、說話隨便,背後說別人的一些錯誤或者不符合自己觀念的事,特別是對待親人,表面上是為別人,根子裏是為自己。

師父說:「修煉是個嚴肅的問題」[4]。通過寫體會,才發現自己在一思一念上根本沒有嚴肅對待,覺的自己錯過了很多提高的機會。只有在最後不多的時間裏抓緊實修自己,只有修好自己,才能救度更多的眾生。

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不要再徘徊〉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對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