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知返 實修心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一直以來母親同修老讓我寫修煉心得,我總是搖頭說,我沒有甚麼值得拿出來跟同修交流的,由於做的特別差,更不敢寫出來向師父彙報。今天我想寫心得交流,也不是自己有甚麼提高,實在是太感謝師尊,在這正法的最後時刻,沒有放棄我,讓我有機會學會了實修,學會了甚麼是修自己、怎麼找自己。

一、雖早得法 不實修 迷於常人中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可是在修煉的路上,卻是走的一步三回頭,跌跌撞撞。由於自己在常人中迷的太深,沒有珍惜得法的機緣,同修在談到自己的根本執著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我沒有根本執著,我不是為了治病,也不是為了從大法中得到好處,就是覺的真、善、忍太好了。

直到前不久,我才敢去面對自己的根本執著,那顆把大法當作精神寄託的心,一直阻礙著我精進實修。在常人中,一旦有了可以當作依靠、寄託和吸引我的東西,馬上把大法和修煉拋到腦後去了。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在邪惡的洗腦班裏被洗腦,接著就是隨波逐流,給自己後來這幾年的修煉設置了很多障礙,所以,幾年來一直只是口頭上的大法弟子。

二、疫情期間 讓我猛醒

我是一位教師。二零二零年的疫情期間,由於學校不能上課,我們都變成了線上授課。我就帶著上課用的材料,來找母親同修。從二零二零年三月初到六月初,我認真學習了師父的講法,越學越覺的自己怎麼這麼差勁兒,差點兒錯過了萬古機緣。越學越後悔自己怎麼才進了修煉的門呢!白白的虛度了將近二十年。我知道法理的展現是師父鼓勵我要精進,我經常含著眼淚從心底感謝師父再一次把我撈起。

由於自己長期沒有修自己,所以現在也時常會有各種思想上的干擾和心性上的干擾。我一直思想業干擾比較大,主意識不強,學法、煉功和發正念的時候,思想裏反映出極其骯髒的東西和念頭,還經常有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念頭。我覺的要排除干擾,把我累的焦頭爛額,有很多時候都忘了排。隨著壞念頭想,等想起來的時候,時間過去很長了。

正好明慧網連續發表了幾篇文章,都是同修交流背法的,以前也想過要背法,可是沒堅持幾天,就半途而廢。《轉法輪》我念的很熟了,可是一句也不入心。這次我想背法吧。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

從二零二零年六月末到十一月末,五個月的時間,我背完了第一遍《轉法輪》,過程中干擾很大,有時候一個小自然段,我都背一個小時,合上書,還是忘了第一句話。這次我沒有氣餒,沒有半途而廢,哪怕一天就背一段呢,我也堅持背。

在背法中,漸漸覺的自己的主意識強了起來,不再一直隨著思想業胡思亂想下去,能夠分清那不是我,思想業也沒有以前那麼強了。尤其背第八講「周天」這一節的時候,法在這一層次的展現讓我覺的自己何其幸運,何其幸福。現在我在背第二遍《轉法輪》,我建議媽媽同修也和我一起背法,哪怕是一句一句背,也要堅持下去。

三、正確對待身體的各種反應──修煉人沒有病

前一階段,我經常覺的頭暈,有時候會覺的天旋地轉的,還噁心。有時候,煉完功,也出現這種狀態,我心想這可不是病,師父說:「我們作為一個真正的煉功人,應該在很高層次上看問題,不能用常人的觀點去看問題。你認為是有病的時候,那可能說不定就導致有病了。」「其實在身體裏頭都出了那麼強烈的東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還有許多生命體。要動的話,你會感覺到身體發癢、痛、難受等等,末梢神經感覺也很靈敏,各種狀態都會出現。」[2]

我當時就想,對呀,這是一個層次中出現的一個狀態。悟到了這個理,頭暈目眩的症狀從此消失了。我明白了把自己當作煉功人,這一念很重要。

四、發生在身邊的幾個神奇的小故事

二零二零年六月份一個週末,我打算抓緊時間回婆家救人,我把錄製好的優盤掛到了手機上,還有幾個卡放包裏。手機殼裏面還放了師父講法存儲卡。可是,在火車站被警察搜查,他們手裏拿著我的手機翻看,卻沒有發現明晃晃掛在手機上的優盤。這期間,我一直發正念,求師父加持弟子,不讓邪惡因素迫害我。

當然警察從未修煉的丈夫那裏搜出來一些真相幣,還是對我進行了迫害。通過這次被迫害,讓我找出了自己許多的人心和執著,讓我看到了自己跟精進實修的同修比,有很大的差距。從此我要按照大法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真修實修。

最近幾個月,我辭了工作,一直幫女兒帶孩子。幾個月大的外孫女特別愛看師父的法像和法輪圖形,每次看到,都興高采烈。

有一次,她突然從床上翻到床下,快的我都沒有反應過來。我腦子「嗡」一下,因為那個地方正好有一個鐵的電暖器和一個裝了雜物的紙箱,她的頭正好掉在兩個之間不到一尺的間隙中,而且沒有重摔。想起來,我都後怕,我知道是師父救了孩子。

還有幾次,孩子排便不暢,哭鬧的厲害,我讓她看師父法像,並且告訴她,咱們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孩子不哭不鬧了,而且順利排便。我女兒說大法真神奇呀!

五、救人中去怕心

一九九九年邪黨開始迫害大法,十月份,我就遭到了迫害,由於那個時候沒有實修,所以各種人心都在。第一次被抓去看守所的時候,怕心大的不得了,我眼看著自己的兩條腿發抖,控制都控制不住,情也特別的重,看著睡在炕上的女兒,想到第二天就要離開她,心如刀割。

二零二零年六月,我們學校剛返校的第一天,我就給我班級的學生講了真相,並且告訴了他們三退保平安的事兒。還給一些同事、家長做了三退。每次都有怕心反應出來,有時候,真是自己嚇唬自己。

每次出去貼粘貼的時候,都發正念,求師父加持,真的不怕了,也順利做完了,可是又出現了後怕。

我知道,怕的那個東西不是我,我要修掉它。伴隨著怕心,還有疑心,腦子裏,那個疑心就想像出各種邪惡要來迫害我的場景。

今年十月份到現在,我都辭職三個月了,還演化了一件事,讓我去怕心。我丈夫說,接到副校長電話,我班一個學生在課堂上喊「法輪大法好」,新班主任很生氣,要去大校長那告我。我想決不允許邪惡因素再鑽空子迫害我,我救人是全宇宙中最對的事。我就接連不斷的發正念,同時進一步找到了怕心後隱藏的是自私自利的心,整整一天的時間,通過學法和不斷發正念,終於讓我的心平靜了下來。也沒有發生那個所謂的迫害。

正法接近尾聲,我還有許多沒有修掉的心,現在我經常提醒自己,不能懶,不能求安逸。錯過的已經夠多了。接下來,我要嚴肅對待修煉,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真修實修向內找。

也希望像我一樣以前沒有嚴肅對待修煉的同修,醒悟過來,咱們共同精進。師父等著我們呢!

弟子再一次叩謝師恩!感謝師父慈悲救度!

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