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學法、配合整體中修煉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二日】二零二零年五月,我有幸參加了我地區組織的部份大法弟子的一個交流會,找到了自己的差距,認識到正法的嚴肅與緊迫,有一念想主動修煉,整體配合,珍惜師父用巨大的付出延續來的珍貴的修煉時間,實修,做到助師正法。

一位正在被舊勢力迫害著身體,出現嚴重的病業假相的老年同修,幾個月前,我就想找她。現在慈悲的師父安排弟子找到了這個老同修,並與老同修商量好,到她家共同大量學法,破除舊勢力的干擾,整體提高,走師父安排的路。

因為弟子堅定了正念,師父洪大的慈悲光芒就普照弟子了,接下來的近幾個月,我的感受:弟子正念足,師父時刻給弟子最好的。

一、從無神論、進化論的邪說中破繭而出

從師父《論語》發表,到現在,一遍遍背誦,一直覺的讀最後一段法理中的兩句話,我隱隱的自己有種想不明白的、扭著勁兒的、不純淨的因素,一直未正視,更未深入思考,卻不知這個觀念嚴重到不能給大法一個至高神聖的位置。

平時自己在工作中、生活中,是自信而獨立性比較強的。可一做與人講真相,與人洪法介紹大法時,都覺的心裏深深的有個甚麼東西,讓我感覺自己說這樣的內容是因為師父要求的,自己不得不做;但做的時候,抬不起頭來,立刻像低人一等一樣。知道不是真正自己的想法,但找不到是甚麼,也沒有在意的去找、去挖。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那天早晨,我又背誦這段法:「在過去人類社會中也多次出現過半神半人的文化,使人類提升了對生命對宇宙真正的認識。人類對大法在世間的表現能夠體現出應有的虔誠與尊重,那會給人、給民族或國家帶來幸福或榮耀。」[1]背完,還在捉摸這句話,不停的問:為甚麼?為甚麼?為甚麼?我那種隱隱的感覺是甚麼呢?

就在煉靜功的時候,師父洪大的慈悲讓弟子真切而清楚的看到、體驗到自己從無神論、進化論的硬殼中破繭而出。那真是厚厚的硬殼啊,我慢慢而又艱難的鑽啊鑽,終於鑽出來了。這個真切的感受,讓我震驚,讓我驚喜,大法的神奇從沒這樣有形的體會到,無以言表、激動喜悅。

同時,對師父所講:「人類要想了解宇宙、時空、人體之迷,唯有在正法中修煉,得正覺、提高生命層次。修煉中也會使道德品質提高,在分辨出真正的善與惡、好與壞、走出人類層次的同時,才會看到、才會接觸到真實的宇宙及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生命。」[1]有了不同以往的新的認識和現實的觸及。

過去,一直認為我一個大法弟子,絕不會有無神論和進化論的思想在大腦中,以為破除無神論和進化論是說給常人,勸其轉變這個觀念而得救,從來沒面對這件事跟我的觀念有關係。現在覺的,太嚴肅了,這麼邪惡的觀念,自己不自知,原來多年邪黨的那套東西從小到大的灌輸,已經把我包圍、覆蓋,我真正自己的本性已經難以展現自己的見解、實施主宰的作用了。

師父給弟子做了破繭而出,弟子知道是因為弟子修去為我為私的舊宇宙的觀念、只走師父安排的路的念是正了,師父把我這個不好的觀念的根子拔出了。但向內找,還有嚴重的現代觀念、面子心,從眾心,原有的習慣性的東西還需要弟子嚴肅對待主動清除。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感恩師父的精心保護,一切都是師父給予的,只需弟子正念實修。

二、弟子正念足,師父會安排好一切

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是我跟婆婆去偏遠住所的同修家集體修煉、證實法的日子,也是為了帶著沒有走出來的婆婆走整體提高、整體昇華的修煉路的第四天。

師父說:「邪惡的迫害使他們受了很多苦。雖然我不承認這種對學員的迫害,正法中也在全面的銷毀它們,可是正法未到之前它們還是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所以說能走過來的是最了不起的。」[2]我領悟這段法,是師父讓我們大法弟子形成整體,共同提高,所以就開始帶著七十七歲的婆婆走出來,到反迫害的項目組中,開始了集體學法、共同救度眾生之路。

僅僅四天,由於各種人心還在,我體會到好像自己在受難的路途中:為了帶著婆婆走出來,出發點是為了婆婆,使婆婆走在正法修煉進程中,為了使婆婆將來不後悔。可是因為自己有人心,便被種種干擾的因素影響著,用人心感受著自己是頂著家裏所有常人親屬的不理解、不接受的壓力,用人心揣測婆婆面無表情的跟著我來來去去,會不會心裏對我有所抱怨;每一天早晨出門前、晚間回到家裏,要面對丈夫喜怒無常的臉色、態度、語言、行為。

但幾天的學法實修過程,我認識到,不管怎樣難熬,正念還是能夠佔上風,不斷告誡自己,修去強勢、愛面子的心、爭鬥心,修去怕吃苦、逃避困難、為私的抱怨、潛意識裏為自己做事心甘情願、為他人做事就委屈等等執著心。再難也要選擇師父安排的路走下去,強為的逼著自己在丈夫面前陪笑臉,不生氣,順應他惡劣的態度與語言,努力修出自己為他無我的胸懷。

但是在集體大量學法,溶入整體修煉,整體配合救度眾生中,走在師父安排的路上,思想在歸正,師父給予弟子智慧,主意識越來越強,正念越來越足。我跟婆婆同修堅持去偏遠同修家已幾週,同時我們小組一塊兒出去幫助病業中的同修或與偏遠農村沒有集體學法環境的同修共同學法交流等,整體修煉提高,不知不覺我的心性在提高,一切的矛盾心理消失了,一切畏難想逃避艱苦的修煉、求安逸的心理取向沒有了。

每天,我考慮安排好工作時間,跟婆婆同修樂呵呵的沒有任何心理負擔的走出去,主動修煉、配合整體,家裏常人原來不穩定的心態和干擾、干涉越來越少了。正像師父教導我們的「神會看你做的每一件事情的根本動機」[3]。我這個層次理解,修煉過關、長功提高中,也就是突破、轉變人的這些觀念,突破清除掉不好的東西,走出人的過程。

經歷了這段時間的集體學法實修,經過了這段時間整體配合救度眾生,雖然因為路途偏遠,耗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但比以往更珍惜時間學法了。正在清楚明白的修去安逸心、自私心、做事不注重實質為了完成任務而做事的糊弄事兒的心。正在實踐遇事向內找,不斷挖掘各種人心,主動去除它們,正在實踐如何面臨各種複雜情況,怎樣在法上提高心性,達到自然、輕鬆、順利安排好各種事物之間的關係。正是師父講法所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4]

三、思想昇華上來一點,物質身體隨著變化一些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驚心動魄的生死關,被師父救下的過程和向內找的體會。

這一天氣溫炎熱,我從早上八點開車出發,到一同修家,爬上六樓家裏沒人,汗流浹背,又開車到另一同修家上了六樓,發現找錯了門,又換個門洞,爬上六樓,共同學法。發完十二點正念後,又開車一同到一病業假相同修家共同學法。一上午這般折騰,加之炎熱的天氣,和我新手開車,所以學法過程,我非常困而且疲憊不堪。學完法四點多,想為同修節省點路途奔波的時間,就主動開車把同修送回了家。

回來儘管疲憊,想忍耐著去路過的兒子家看看孫女兒,就停好車,來到兒子家,與孫女玩耍了一個多小時。也沒發晚間六點的正念,就開車回家。結果,開車回家路上,不知不覺迷糊睡過去了,應該時間極短,突然震驚清醒,那真是快、準、穩的瞬間,恰到好處的調正了方向盤,避免了車輛衝向路面右手邊馬路邊石及邊石挨著的修地鐵的深溝護板,護板上寫著:內有深溝。同時,轉動方向盤,也沒有過猛撞到左手邊車水馬龍的疾馳的車輛,當時正是高峰時間段。

這瞬間的一切,心裏和手臂的行動,我全然在自動的正確操控中,避免了一場大的車禍。回過神來,我既驚怕,又不知怎樣感激慈悲偉大的師父,反覆自語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謝謝師父救命之恩!之後也沒多想。

第二天,早晨起來,脖子、後背不能動,木而且痛,以為是該提高心性、長功的同時消業呢,就想一天就好了,沒有想到向內找。

第三天,七月十六日,脖子和後背沒有任何好轉,突然悟到:我這是七月十四日避開了這場車禍,但還有自己該承受的部份在承受呀,同時想到自己被師父救命,怎麼就沒想師父因此事為弟子承受了多少份額呢?剛剛想到這裏,從自我自私轉到了無私無我的角度思維,達到了符合法在不同層次對我的不同要求的標準,師父馬上就給弟子全拿掉了,脖子和後背全好了。

師父說:「很多東西不是自己修的,沒威德,沒吃過這方面的苦,一路都是師父給拿下去的,那天上不收你的。你還有沒還的債不行。欠甚麼還甚麼,這是宇宙的理。師父可以替你償還一部份,可以替你清理思想中應該清理的,但是你自己必須得在修煉中修你該修的那部份、承受你該承受的那一點。對你來講沒有甚麼危險,但是你得認識到甚麼是修煉、怎麼修煉。修煉中有所領悟、有提高,那才是修煉。」[5]慈悲偉大的師父,弟子一點點提高,全部在師父的巨大付出與慈悲保護點悟下。

七月二十一日,針對此事,又一次點悟弟子,我不自覺的捉摸:這件險事為甚麼會發生呢?是我單單的有執著被鑽空子迫害或者有這麼大的業力要還?還是有業力恰好又有執著被鑽空子發生的呢?我再一次在師父的點悟下明白了,我因為情,對孫女的情才發生的,這是我應該斷了兒女親情、修出慈悲的機緣。

回憶之前多次因為我對孫女的情,而使孫女一跟我在一塊兒玩耍,就容易磕傷、碰傷、摔傷,之前已經意識到,並也有針對性的修這個親情的執著,覺的已經看淡了一些,現在又返出來,疏忽大意,沒有警覺自己這顆沒修乾淨的心。修煉真的嚴肅,不可有一點點放鬆疏忽。

師父教誨我們:「如果大法弟子都能這樣理智、頭腦清晰、在證實法中正念正行,迫害就不會存在,邪惡也就無空可鑽了。」[6]

弟子明白,儘管弟子是做反迫害的事──幫助病業假相的同修,儘管是無私為同修著想做事,但是裏面有執著就不是小事,所以在救度眾生中也要嚴肅、嚴格要求自己,牢記師父給我們的法寶,向內找徹底挖根,清除人心、執著,只有修的執著無一漏。

以上是我近幾個月時間通過配合整體、通過實踐正法修煉、通過主動在法上實修的一點體會。

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排除干擾》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師父對學員文章評語》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