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我原來在縣鎮當小學教師,一九九八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大法遭到邪黨迫害後,我被迫離婚,兒子由我帶著。由於我不放棄修煉,又被剝奪了工作。我只好四處打短工:給別人賣貨、在飯店當服務員、在板廠晾板、粘板,給人家掰玉米棒、割玉米稈、栽蔥……甚麼活都幹。但心中有大法,不覺的苦。

孩子從小跟我修煉,十五歲時離開我到市裏讀中專,畢業後在市裏打工。那些年,我覺的孩子大了、獨立了,又不在我身邊,我沒有督促提醒孩子學法,也不在法上與他溝通、交流。遇事我用人心考慮,不用大法去衡量,結果釀成了大錯,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孩子染上了賭博,還借了高利貸。我聽到後,真是如五雷轟頂,欲哭無淚。好不容易借了錢,先為孩子還了高利貸。但孩子在這個問題上反覆犯錯、借高利貸。最後孩子用哭腔說:「媽媽,你別問了,也別再管了。我對不起你們。我想往回撈錢,快點還上欠債。可是我又輸了十來萬,又借了貸款。我現在是回不去了,我沒救了,你就算沒有我這個兒子,忘了我吧。」我失望了,也絕望了。這可怎麼辦哪?!

最後,我冷靜下來,痛定思痛,剜心透骨的向內找自己,是我沒有走正修煉的路,要不我怎麼修的這麼難哪?我不再心急如焚,定下心來,懇求師父加持我向內找。我認識到都是自己沒修好,讓舊勢力鑽了空子,迫害了孩子,也迫害了我。我找出一堆人心:妒嫉心、怨恨心、疑心、虛榮心、面子心、怕吃苦的心、依賴心、懶惰心、做事心、盼圓滿的心,等等。一下子找出來這麼多人心,真是讓我慚愧。

特別是怨恨心,自己都沒有覺察到。離開學校那段時間,我一度情緒低落,向外看。你看人家,修的悠哉悠哉,班上著,錢拿著,吃穿不愁,多好!可我呢?朋友罵我:「傻,共產黨給錢不要,工作沒了,婚離了。孩子不聽話、也不爭氣,打工拿不回來錢,有時還跟你要錢,現在欠了這麼多的債……」我修的是步步艱難。而這些,我都是用人心去衡量,沒有用修煉人的標準去找自己,浮皮潦草的就過去了。沒有走好自己修煉的路,加上自己的業力,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達到了它經濟上迫害我的目地。過程中並沒有誠心的說服兒子,沒有發自內心的做好。現在事情發展到了這一步,我才真心的、深入的向內找。當我找到怨恨心的時候,自己嚇了一大跳,這不是無形中在怨師父怨大法嗎?多大的怨哪!好可怕呀!要不發生這樣的事情,我還覺的自己不錯呢!

這讓我想起在孩子沒有發生這件事之前,一天早晨,我在老同修家煉抱輪。就在我頭頂抱輪時,有一個聲音說:「玩死你!」聲音非常清楚。當時我想:「小樣兒的,玩死我?你辦不到!」然後在心裏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事後也沒有深入的想一想,到底是甚麼原因要「玩死你」,也不會去否定舊勢力,讓舊勢力鑽了大空子。

迫害初期,我沒了工作,我想這可怎麼生活呀?我問孩子:「怕吃苦嗎?」孩子說:「不怕!有手有腳,怕甚麼!」當時孩子十一、二歲,能說出這樣的話,多好的孩子啊!

那年邪惡大搜捕,大法資料都沒地方藏。同修拿到我家,我沒在家,孩子智慧的把一大包資料藏在了空醬缸裏,同修們都很讚佩。

二零零五年,孩子中專畢業後又到部隊當兵。沒想到半個月後,部隊讓新兵簽字,污衊法輪功是「×教」。孩子跟同伴說:「法輪功不是『×教』,是按『真善忍』原則做好人。」班長立時報告了上級,孩子被送回家,帶去的物品和錢都被扣下了。鎮武裝部長要把孩子送監獄迫害,我帶著孩子躲起來,連過年都沒敢回家。

就是這樣一個好孩子,我沒把他當成同修,沒有想到孩子也在修,沒和他在法上交流,他也在舊勢力的迫害中。老同修和兒子談了兩次,我都沒過問。對孩子產生怕心,怕他學壞;疑心,懷疑他能不能改好;怨恨等等。再加上自己的私心,只想自己圓滿,沒有認清舊勢力的邪惡手段,導致孩子一錯再錯,再三反覆。

師父說:「甚麼佛,甚麼道,甚麼神,甚麼魔,都別想動了我的心,這樣一定會成功有望的。」[1]我在心裏對師父說:我不會上舊勢力的當。同時,我正告舊勢力:別想毀了我的孩子,他是師父的小弟子;也別想利用孩子往下拖我。即便我有漏,也不配舊勢力考驗我和迫害我。「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2]我只走師父安排的修煉路。這回我是真心的要救兒子。

當我向內找,找對了的時候,真是峰迴路轉,孩子一下子就變了。他打電話說:「媽媽,我錯了,我要回去,以後再也不碰它了。你把裝有師父講法的MP3給我。」我聽了之後,真的太高興了!謝謝師父幫我找到了人心,把孩子救回來了。

在親戚朋友們的幫助下,我們又把貸款還上了,孩子也遠離了賭博遊戲。在上班不忙的時候,就聽師父的講法錄音。開了工資,就和我一起還欠款。

通過這件事的反反復復,我認識到修煉人所遇到的魔難,都不是偶然的,都是人心促成的。孩子出事後,還是用人心對待,魔難就越來越大。修煉是嚴肅的,絕不是兒戲,大法是慈悲與威嚴同在。我知道正法是嚴肅的,發正念是威嚴體現,不是走過場、流於形式。所以每次發正念時都請師父加持,從內心深處發出強大的一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3]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徹底否定舊勢力的所有安排。我是高大無比的神,頂天立地。我感到自己被強大的能量包容著,有力可劈山的感覺。

還借款期間,我對孩子怨恨的人心又冒出來了:「每一次開支,我都一分不留的還欠款。我的衣服從裏到外都是同修給的。如果你不玩那東西,怎麼能欠那麼多錢哪?!」怨、恨、氣都上來了。人心一出,心裏苦極了!師父看我不悟,讓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有兩個男人,其中一個要對我非禮,出於自救,我捅了他三刀,他倒在地上,我怕他不死,又捅了四刀。另一個男人為了給朋友報仇,要對我下手,我又把他也殺了。我一下嚇醒了。

醒後我悟到,這兩個男人,一個是今生的丈夫,一個是兒子。修煉前,丈夫當會計截留貸款,我借錢為他還債;修煉後,我幫兒子還債。這都是自己造的大業所致啊!師父替我承受了業力,沒讓我還命,改成了用錢去還。當我明白後,一下子釋懷了,怨、恨、氣呀,甚麼都沒有了,心中只有對師父的感恩。

這一次的事情,讓我也學會修了。平時一思一念我都用法來衡量,發現不正的念頭,分清那不是我,一切都按師父的要求做。做事考慮別人,想別人能不能接受,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遇事知道向內找,找出人心把它去掉,事情就有轉機。

真像師父說的:「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4]從此,我樂呵呵的還債,再沒有氣和怨恨了。我真正的在法上歸正自己,去掉人心,提高上來。每週我都和孩子溝通,他也升起正念,信師信法了,並跟我一起做救度眾生的事。

二零一九年,我開始還欠親戚們的錢。他們說:「算啦,當初借給你錢時,就沒想往回要。」我說:「那不行,你們的錢掙的也不容易。大法師父告訴我們,做事要替別人著想。如果我不修大法,可能我會那麼做。但我是修煉人,我要聽師父的話,用法來嚴格要求自己。錢必須還,只是個時間問題。」

預計到二零二零年七、八月份,我和孩子打工掙的錢,就能把全部欠債都還上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第二部份)》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