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八日】我今年三十九歲,在二零一一年結婚後經常被派出所的警察上門騷擾,警察還跑到丈夫單位騷擾、威脅他,逼他跟我「劃清界限」,否則就開除工作。加上婆婆對我修煉也不理解,埋怨我。丈夫提出離婚來保住他的工作,說「如果工作沒了,我媽會被氣死。」我當時為了配合丈夫保住工作,也不想讓有高血壓的婆婆生氣,就同意離婚了。「離婚」後,丈夫說:「為了照顧兩個孩子,我們還是生活在一起,離婚不離家。」由於脫離大法時間太長,我根本沒有意識到這是不道德、變異的行為,同意了。而且這件事情我沒有跟任何人說,包括我的母親(同修),就這樣我跟著公公、婆婆還有兩個孩子在一起生活了三年。

二零二零年五月初的一個晚上,身體出現異常,下身流出大塊大塊的血塊,每次剛把紙墊好就又被血打濕就這樣四、五次,最後一次在衛生間我突然覺的昏天暗地一下就找不到東南西北了,心想著家裏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嚇著他們,這時我想起了師父,在心裏呼喚著師父救救我,就這樣我都記不清楚自己是怎麼回到臥室的,疼的連上床的力氣都沒有了就倒在孩子玩的墊子上了,第二天早上兩個孩子都很驚訝的問我:媽媽你怎麼睡在地上呢?

五月中旬,由於左下腹很疼,我一直覺的是自己排便出現了問題,所以就吃了兩顆通便的藥,當天晚上就出現了血流不止的現象,衛生紙都用了半卷還是堵不住,我又在心裏求師父救救我,血止住了。第二天早上一起來,血又突然流出順著我的腿往下淌,我都沒來得及跑到衛生間褲子就都被血打濕了,我心裏求師父救我。當我起身的時候昏死在衛生間裏,被孩子的爺爺、奶奶架回臥室。

丈夫把我送到醫院檢查,檢查完後把我帶到一處閒置的房子裏讓我靜養,因為檢查報告要三天後才能拿到,可是左下腹強烈的疼痛感時刻伴隨著我,使我白天夜晚都無法入睡,我只能不停的在房子裏游走。就這樣痛苦的挨到了第三天,拿到報告後醫生說:是子宮癌,本市已經無法治療。要求我馬上去省城腫瘤醫院做放化療,還要看醫生願不願意給我做,因為失血過多我身體裏的血只有正常人的一半。

這時我突然想到,只有慈悲偉大的師尊和大法能救我,我強烈要求丈夫送我回母親家裏,我心裏想著一定要把這幾年做的不好的事跟師父懺悔。丈夫不同意送我到母親那裏,嘴上說去治療,但是卻沒有任何行動,在我再三的強烈要求下他才把我送到母親家。

經過兩天的學法、煉功,我把二零一七年離婚沒離家的事實告訴了母親,經過與母親不斷的交流,向內找,我才真正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這種離婚不離家是道德墮落之後的表現,是變異的思想和行為。從法輪大法被迫害開始,我就一直游離在大法和常人之間,遇到事情就想到師父好、大法好,沒事的時候又覺的還是常人的利益和親情是真實的,卻不知在人類這個大染缸中越陷越深。我跪在師尊的法像前懺悔。

慈悲偉大的師尊沒有放棄我,不斷的給我淨化身體,使我在短短的幾天時間裏身體已經基本恢復。跪謝偉大的師尊給了我新的生命,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唯有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法輪大法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