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實修 在法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四日】我從三月份開始背法,實修到哪,大法的內涵就展現到哪,身體就會發生變化,明顯感受到師父在把我當弟子帶,每一步的提高都是師父的精心安排。下面是我這三個月背法的一段修煉過程和個人體悟。

師父點化:光背法還不行

我從98年就開始得法修煉,一直在海外,主要做文章編輯工作,二十多年,雖然注重學法,但從不敢背法,障礙很大。今年三月,因為通讀大法總是走神,一講學完,出現嚴重學法不入心的現象,加上兩位同修不斷勸我,我才在萬般無奈下開始了背法。

我剛開始背法,一天一段到兩段,一直背到20多頁的時候,我都是出於完成任務式的心態在背,心中十分不情願。因為在國外,我一直忙於大法項目的編輯工作,還有幾個孩子要照顧,保持一講通讀,再學習各地講法,就很不容易,再背法,實在覺的時間太緊。每天都想,算了吧,太慢了,看看自己的速度,啥時候能背完啊。

師父看我不悟,於是突然有一天,我一下子背完四段,是平時的幾倍,覺的很吃驚,就我這腦子,怎麼變快了呢?剛一高興,讀小學的小女兒馬上過來,一臉嚴肅的警告我,「媽媽我可要告訴你,光背法還不行,還要做到才行,不實修是提高不了的。」

我立刻被她的話震驚了,這哪是孩子在說我,我真切的感受到,那明明就是師父在借孩子的嘴在警告我,必須實修了,必須好好向內找了,否則就很危險了。

第一次做到實修 背法展現神奇

因為時間太忙,我常常忽視明慧網的交流文章,認為學法就可以了,因為覺的大陸的情況也跟海外不同,因此走了一個極端。但是有個同修特別喜歡看明慧文章,總發給我,我非常厭煩,覺的她這是強人所難,嘴上不說,心裏卻不高興,僅做禮貌上的回應,一句謝謝分享就完了。

後來我才恍然大悟,這位同修,正是師父的精心安排,為的就是通過她讓我聽話,放下強烈的自我,趕緊提高。我沒有集體學法交流的環境,一個人長期在家忙著做事,把做事當修煉,已經搞得家庭矛盾不斷,感受不到大法的威力了。她給我的文章,其實就是師父讓我看的啊。這一切,隨著我向內找實修後,馬上就明白了,甚至非常懊悔為何醒悟的這麼晚。

既然同修一直勸我看明慧交流文章,那麼,就從這裏做起,把對她的反感放下,把甚麼我的修煉狀態跟她不一樣的自我觀念放下,好好讀讀她推薦的文章。那天,她正好發來幾篇關於背法的文章,看完後,我就想,那就實踐吧,哪怕我多背一段,也不辜負作者的交流,也不辜負推薦的同修,於是我真的就老老實實多背了一段。當時我已經對自己很滿意,認為這就是實修了。

雖然我的實修看起來太小太笨,但我是真心的想改,沒想到就這麼一點轉變,當天晚上我煉靜功,二十多年每天疼得很難忍受的狀態居然消失了,一個小時過去了,我的腿居然好好的,太舒服了。更讓我吃驚的是,第二天早上接著前一天的進度往下背法,我背到第一講的「煉功為甚麼不長功」[1]這部份內容,一開口讀,就是這一句話:「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1]我一下就愣住了,就像師父在對我講話似的,就在解答我昨天煉功發生巨大變化的根本原因。這不就是師父在指導我了嗎?我激動的好像重新找到家的感覺,從此我背法的心態,變成了心甘情願的自覺行為,也開始意識到向內找實修的重要性。

發覺嫉惡如仇的觀念

原來我以為嫉惡如仇表明我善惡分明有正義。嫉惡如仇只看人的不足,無法原諒別人的錯誤,讓修煉人總是向外看,也正是它,掩蓋和保護了我身上的妒嫉心。

一位同修負責希望之聲節目的錄音,正好錄到我的文章,她突然給我指出,文句太通俗了,沒有文學色彩了,你以前的文章不是這樣的風格啊,是不是修飾一下,這樣顯得有文化。我馬上感到不舒服,反擊她,我的目地就是讓沒文化的農村老太太都能看懂,我一直在努力修掉自己太過注重表面文采華美的毛病,這是我的修煉過程。我甚至還認為,該同修太過崇拜表面的文采,忽視文章的實質內涵,錯的是她。

可是過後,我很奇怪,沒錯為何我如此生氣呢?矛盾中我意識到自己出了問題,不停問自己,我錯了嗎?可是我怎麼找都覺的自己的樸實風格沒有錯,語法通順,質樸易懂,站在讀者角度著想,沒錯啊。但是難受,背後必有執著心,神絕對不可能被人帶動的啊。於是,找來找去,只能想到是自我,不願意被人說,動了生氣的情緒。

但心裏彷彿有塊石頭壓在身上。當晚,同修再次打來電話。我向她道歉,說認識到是自我太強了,並把自己如何修到這一步的過程和認識敞開心與她交流,可是說話間,她突然打住我的話,她說,我聽你講話,腦子進來一個詞語,我怕忘記了,趕緊告訴你,就是嫉惡如仇。

聽到嫉惡如仇這個詞,我像醒過來一樣:就是它,師父讓同修點給我了。那一瞬間,壓在心頭鬱悶的「石頭」突然就被搬走了。我告訴同修,非常感謝她對我的文章提出意見,原來這就是師父的安排,是為了將我這個觀念打出來。

這個嫉惡如仇非常具有欺騙性,它讓我容不下跟我不同、我認為不好的人和事,甚至看不起別人,自視清高,不容他人的質疑。它常常讓我扮演正義的角色,好像自己是屬於高尚的抵制惡的人,常常指出同修的錯誤,而且一看一個準,自己帶著強烈的指責和嫉恨,不以為然,讓那個恨的情緒顯得十分合理,完全不覺的是甚麼大的毛病,但卻讓我常年向外找。

這一關過去後,我明白一個道理,只停留在大概念的自己有情和太自我的向內找,會把那個引發矛盾真正的內因、根深蒂固的觀念或者執著掩蓋下來,那個觀念就會一直左右我們,會覺的它就是我們自己,其實是假我在難受。

而且我面對矛盾的心態也開始轉變,認識到:感到不舒服,不高興,不順心的矛盾和麻煩,都是好事,都是修掉人心,提高層次的大好機會。真的發自內心謝謝那些給我們製造矛盾和麻煩的人。

找到有求之心和做人的觀念

沒過多久,我所在項目的協調人在未事先商量的情況下,在網上開會時,突然讓我除了做原先的工作,還承擔新聞編輯的工作,而我是丈夫長年在外、獨自照顧好幾個孩子的媽媽,我以為自己聽錯了,非常生氣,馬上拒絕。因為家庭條件的限制,時間緊的新聞稿件,我是跟不上的,即使有心要做,家裏也會亂套,所以,一向只能做教育、健康、工商稿等時間比較自由的副刊編輯,跟他們在一起配合很多年了。我想他們本應該十分了解我的處境,為何突然做出這樣的決定,有這樣協調的嗎?

事情過後,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並非無私,原來我需要人理解,原來我的配合,是要得到對方認可和理解的這種精神上的回報的。這是人才有的需要,是人這個層次做好人的標準,我的有求之心,常年以做好人,而不是神的標準,在衡量自己和別人的心性,正在這個過程中被曝光出來。

我明白了,我必須換一套標準了,必須把自己當神來要求了,神是沒有人心的,不會求回報的。這不就是再次去我的根本執著嗎?讓我走出人嗎?總用這個標準衡量,你就是個人,永遠無法變成神。

想明白後,我的心豁然開朗。因為這次矛盾,我不僅找到有求之心,還把長期障礙我提高的這套只限於做好人的觀念找到了。它讓我事事以它為標準,已經成為提高的障礙。

我清楚地記得,過關後,我接著背法,當時背到第四講,馬上就背到了這一段話:「舉個例子,有這麼個人,一上班聽到倆個人說他壞話,說的很難聽,氣就不打一處來。可是我們講了,作為一個煉功人,就得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用高標準要求自己。他就想:老師告訴了,我們煉功人不和人家一樣,得高姿態。他沒有和那倆人發生口角。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我恍然大悟,這就是師父把一層法理點給我了。剛開始,高姿態原諒協調人,那還不夠,必須刺激到我的心,我的有求之心,那才能得到真正的提高。光是停留於我對同修有情的概念無法把具體的心和障礙自己的觀念連根拔起,也無法真的認識到情是如何具體左右人的。深挖執著心,能夠讓我把情看得越來越清楚,這才能真的認識到它不是自己。

這一次實修,身體出現一個明顯的變化,就是無論做飯、背法,還是寫文章,常常感受到師父在給我灌頂,身體從頭到腳陣陣發熱;發正念時,能量場非常強大,身體一直非常熱。這是以前從未有過的。有幾次,感到身體裏頭在震動,我還以為是不是發生地震了,睜開眼睛一看,甚麼事也沒發生。

其實這一關,還暴露了我在難中覺的別人待我不公的心,看不上協調人的心,我的不平,就是妒嫉心。

很快師父就會讓我修到這一步。

去除妒嫉心

一天,有位銷售同修(我對她有成見,感覺她比較自我),突然在疫情過後,第一個獲得客戶的廣告簽單,並立即在群組裏通告大家,大家紛紛祝賀。我的反應卻很奇怪,不是為公司獲得收入高興,第一個念頭竟然是,就她這樣的人,居然如此順利,讓她首先獲得廣告,那還不得把尾巴翹到哪裏,大家這樣奉承祝賀,不是害她嗎?

更加讓我覺的自己對的原因是,公司就曾經有過這樣的教訓,就出過這樣的人,而且結果就真的是我看到的,真的出問題了,教訓夠深刻的了。我認為自己看人一向很準,因此下了一個決定,我可不能跟著大家害她、吹捧她。就這樣,我打著為她好的正義的幌子,不做任何反應,保持沉默不言。最後,還自己在心中冒出了一句話,不就拉來個廣告嗎?有啥可炫耀、脦瑟的。

剛想完,突然心中一動,好奇怪,「脦瑟」這話很熟悉,這不就是師父講妒嫉心時講到的那段法裏有的話嗎?我一下子愣住了,這不就是說我嗎?原來我對同修看不上的反應,就是妒嫉心啊,難怪看她有好事,我不會替她高興,反而覺的老天不公。更可怕的是,居然這個妒嫉心會讓我不斷找她的不足,找出各種經驗教訓來證實我對,我是為公司好,為員工好,為了不放縱她的功利心,在理性對待同修。多堂而皇之的藉口啊,我才是真的自大。沒想到這麼多年,我因為不向內找,妒嫉心被深藏不露。

我明白了一個理,在碰到矛盾時的難受,都是執著心在難受,都不是真正的自己,是溶在身體中的假我,但它們是活的,會為了保護自己不被發現,能繼續活著,而讓我們不斷用人的理去論對錯,向外找各種理由,證明對方如何不好,自己如何對。這個妒嫉心因為太難聽,感覺讓人名譽受損,很難面對,因此,比其它執著更難發覺,更容易保護它。寧可承認有情、爭鬥、名利,也絕對不想承認自己有這顆心,因此妒嫉心隱藏得更深。

以後每次我一強調對錯,就會自覺問自己,你又陷於事情中論對錯了嗎?你又在為了掩蓋哪顆心在替它找證據證明自己對,從而上當讓它被保護下來了嗎?你要護著這執著,讓它替你活著嗎?

這顆妒嫉心發覺後,師父給我拿掉了大部份,但還需要我自己再次意識到這顆心的嚴重性和頑固性,讓我層層去掉它,緊接著又發生了一件小事。

那天,我看一篇同修發給我的明慧文章,覺的作者滿篇只是指出別人的問題,好像把自己置於一個高處,太自大了吧。我一陣替作者著急,覺的自己看到了實質。剛剛想完,我的胃突然疼了一下,我趕緊找自己,一下子明白了,同修就是我的鏡子,我看別人自大,就是我自大,就是我認為自己明白,這不就是看不上同修嗎?不就是在習慣上挑毛病嗎,為何我就看不見同修的優點呢?看別人不足的習慣,就是妒嫉心的體現,我心中對師父說,我錯了,是我的妒嫉心在作怪,它又出來了。

難怪師父說:「因為妒嫉心不去會跟佛搞起矛盾來」[1]。 我一下子驚醒,這個妒嫉心,應該就是同修中引發各種矛盾的主要原因,它強到「會跟佛搞起矛盾來」,太可怕了。但是大多情況下都被矛盾中表面的對錯,為別人找不足,為項目為救人負責等等理由掩蓋了。

當時我雖然覺的應該是找對了,但心中彷彿留有餘地,覺的看到的同修的不足也是事實。其實就是不敢相信這麼小的一件事,真的就是師父的安排,真的就是為了我的提高發生的。

神奇的是,就在我悟到但還有疑慮時,這位給我文章的同修突然又給我發來一篇文章,我一看標題就被驚呆了,標題就是「層層去除妒嫉心」。看完後,我明白了,文章就是給我量身定做的一樣,講的就是我。那一瞬間,我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啊,時時刻刻在為我操心,我的一思一念,師父全都知道,為了我的提高,不斷安排各種機緣。

我高興的打電話告訴同修,謝謝她發給我這麼好的文章。她都愣住了,說這文章是工作時因搜索資料突然出現的,點開發現挺好的,就順便發給了我。我這才知道,我曾經反感的這位同修,跟我有多大的緣份,是師父安排的多麼可貴的緣份。

接下來,就更神奇了,當晚無論是做飯、發正念還是煉功、通讀法,我的身體都陣陣發熱,最明顯的就是,從發正念到學完一講法,足足不間斷的熱了兩個多小時。

第二天早上,我繼續背法,當時已經背到第四講的「玄關設位」[1]這部份,當背到這一段:「人的命門是極其關鍵的主要的大竅,道家叫竅,我們叫關。主要的一大關,那真是鐵門,無數層鐵門。大家知道身體一層層的,我們現在的肉體細胞是一層,裏邊的分子是一層,原子、質子、電子,無限小,無限小,無限小,到極小的微粒,每一面都設一層門。所以有許許多多的功能,許許多多的術類的東西,都被鎖在各層門裏面。其它功法煉丹,丹要爆炸的時候,首先得把命門震開,它要不震開,功能就釋放不出來。」[1]我全都明白了,為何每次實修後,身體有震動或發熱的感覺,師父給我開示了一層新的內涵。

以前,我們遇到矛盾,總是說同修在過關,或者自己在過關,以為過關只是一個形容,把難,把矛盾叫做關,是一種比喻。但如今師父讓我看到我所在層次的理,那就是我們在人世間每過一關,真的就在另外空間為我們打開一層天門,人間的苦難,只要闖過去,就在突破層次,那層天門,在我們身體看起來是命門,其實是一道道通天之門,也就自然看到那一層的法理,就這樣不斷鋪上天的路。我們在人中想要舒服,不想面對魔難和矛盾,不能正念對待,就是把上天的機會推出去了,提高的機會推出去了。

我這三個月的背法實修,算是做到了遇到矛盾向內找,深挖自己的執著,因此每次身體都在變,尤其是妒嫉心,敢於面對,找到並去掉後,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師父說:「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絕對不得正果的。過去大家可能聽說過,阿彌陀佛講帶業往生,妒嫉心要不去可不行。其它方面差一點,小來小去的帶業往生,再修煉,那可能行,但是妒嫉心不去絕對不行。今天我跟煉功人講,你可不要這樣執迷不悟,你想要達到的目地是往更高層次上修煉,妒嫉心必須要去掉。所以我們把它拿出來單講。」[1]可見這顆心的嚴重性。

以上是我這三個月一段不長的背法修煉歷程,很平凡,每天背的不多,一頁到兩頁不等,時間多就多背,時間少就少背,有時只能背一段,多的時候偶爾能背四頁,我不求數量,就是每天堅持,並做到實修。雖然還有很多不足,但我知道自己在進步,那是師父對我的恩賜,我太感謝師父了,因此想要記錄下來,跟同修交流,向師父彙報。

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