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對孩子高考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二日】孩子高考前成績起伏不定,牽動著我敏感和脆弱的神經。在經歷了一段迷茫後,我找到了自己長期被隱藏的執著心。

孩子是競賽生的一員,原本寄希望於通過競賽取得好成績拿到去名校的通行證。因而在高一和高二兩年花了大量的精力學習競賽知識。但是事與願違,高三決賽時發揮不理想,加上今年高考招生政策改變,意味著孩子只能和普通學生一樣憑高考成績錄取,沒有任何捷徑可走。

校內學習耽誤了將近六個月,因此我們全家都感到壓力很大,家裏的氣氛慢慢變的敏感和壓抑起來。家裏每個人似乎都在很小心的迴避學習成績這個話題。每次一提起,就不歡而散,然後各自沉默。面對家裏的沉悶,工作上的忙碌,我內心一點點覺的不堪重負。我雖然堅持學法,但是沒入心。法理上知道自己不應該是常人這樣的狀態,但是似乎無力改變這種消極的心態。一想到高考,心裏就是一陣擔憂和恐懼。負面思維越來越重,以至於有天早上醒來,內心被悲傷和恐懼填滿,無力起床。這種類似於「抑鬱症」的狀態讓我驚醒了,我的內心像經歷一場生死大戰。我開始認真反思自己的執著。

回想我修煉前一直有個高考心結。我從小學到高中成績都很好,讀書很努力。高考的目標是清華大學。但高考卻考出了整個學生生涯中最差的一次成績,比平時成績低了六十分,與所有的名校無緣,最後勉強去了一個普通的本科學校。整個暑假我以淚洗面,心裏落差很大,覺的一輩子的希望都沒了。我幾乎沒有任何物質追求,人生唯一的目標就是考入好學校,高考的失利對我的影響多達十年之久,每年到高考那幾天我都有意儘量迴避。找工作的不順利,我很大程度上也歸咎於大學學校不是名校,沒有機會進入更廣闊的平台發展。修煉多年後,我才意識到高考看似我人生的一次打擊,但實際是師父安排我得法的,我是在大學校門口的煉功點走進大法修煉的。

關於競賽,我悟到我們沒有在平時紮實實修反而產生因為學了大法,考試就應該取得好成績,學習上就應該走捷徑的想法。孩子從小跟著我們學法,雖然不精進,帶修不修,但從小到大,學業順利,每逢重要考試都超出預期,順利升入我們都沒想到的好中學。化學競賽前,我們也是希望孩子能像往常一樣再次超常發揮,拿到金牌,鎖定名牌大學,減輕高考風險,完全是常人家長中的走捷徑的想法。我沒有利用這個機會向內找自己平時沒有注意到的各種執著、常人心,然後去掉它們。忽視了督促孩子學法煉功,有時間催他多學習競賽知識,而不是在修煉上有所提高,沒有把修煉擺在第一位。

孩子小的時候,我沒有很糾結要去讀特別好的學校,那不是因為我放下執著心的心態,而是孩子升學一切很順利,而且超出了我的期望值,所以這些執著是被掩蓋住的。而當現在可能會低於我的期望值時,這些執著心就會一個個顯現出來。修煉上的不精進,不實修,讓我被這些執著心困擾這麼多年而不自知。

好學校讓我覺的有面子,被人羨慕,這是我年少時的人生目標。我沒有機會去名校讀書,就寄希望於孩子。潛意識裏還是認同大部份常人的觀念,去了名校,才算是真正有出息。即使修煉了接近二十年,學了這麼多的法,後天的這種觀念竟然還在深深的影響著我。

我希望他能去讀自己喜歡的名校,喜歡的專業,希望他一切順利,希望他過上好的生活。這背後是「情」。因為我對他成績的「關心」,孩子對我很反感,雖然我辛苦照顧他的生活,他對我的態度經常是很冷淡、粗魯和不尊重。不高興的時候,髒話甚至會直接罵出來,毫無顧忌。孩子的表現讓我既傷心又擔心。傷心自己的孩子學法這麼多年還是這樣的表現,傷心自己的辛苦付出得不到任何的尊重反而父子倆都很嫌棄我。同時我又很擔心孩子罵人會造業,會導致更不好的結果。整天在情的框框裏思考問題。由情衍生出來的懷疑猜測和假想讓我當成了自己的真實想法。我被這些負面思維左右著心情,人也變的消極,正念也越來越弱。

我感到很慚愧。我的學法和修煉脫節了。在生活中我沒有按照法理實修自己,沒有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修煉人應該做的,浪費了寶貴的時間。孩子的學習和高考何嘗不是一次檢驗我修煉的考試呢?我是大法弟子,我懂得法理,我一定能過好這一關。不去想考試結果,在這個過程中找到自己的執著心,修去它,快點提高上來。走師父安排的路,信師信法。想到這,壓在心頭好幾個月的那塊石頭一下子沒了。

謝謝師尊,給了我修煉的機會,用法理點悟我找到常人心,在大法中歸正自己。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