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多少執著心被我們保護下來了?》有感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三日】《多少執著心被我們保護下來了?》文中說到:「最近通過自己的修煉和同修的交流發現,還有很多學員,甚至是老學員對於向內找修去執著這一塊,做的不夠徹底,造成執著心被保護著並沒有真正的把它去掉。」

我深有感觸。因為向內找和去掉自己執著心在我們的修煉中是很重要的。下面,我把自己修心去執的一些感悟寫出來,和同修們交流。

有時候,在碰到麻煩和矛盾時,我往往會停留在表面上去向內找,而不是真正的去找到自己執著的根源。甚至在交流時,要不說向內找,在大法弟子中都不好意思似的。譬如在一起事件的交流中,我會說我在某方面做得不對,有對「情」的執著。似乎這樣一說,就是向內找了,其實遠遠不夠。

師父說:「因為人有情在,生氣是情,高興是情,愛是情,恨也是情,喜歡做事是個情,不喜歡做事還是個情,看誰好誰不好,愛幹甚麼不愛幹甚麼,一切都是情,常人就是為情活著。」[1]

是的,這麼多狀況都是情,我到底是在執著哪一方面的「情」呢?我是不是拿著「執著於情」這個擋箭牌,從而阻擋了我更深入的去找自己的不好的執著心呢?

《多少執著心被我們保護下來了?》一文的作者寫道:

我就開始針對比較頑固的執著心不停的拷問自己:「為甚麼我動心了?」然後自己回答。比如你問自己為甚麼心裏會這麼難受,開始也許你的回答都是因為別人如何如何不好你才動心的,這個答案當然不合格,就要繼續追問下去,直到回答是我自己哪裏不好了,才算及格。如果實在還是回答不出來,你可以問:「即使別人再不好,你為何動心了?神會跟人動心嗎?不停的一問一答之後,就會找到它。而且,歸根結底會發現,其實都是維護自己的那顆私心在作怪。當找到這一步的時候。我就繼續問自己,這不是根本執著的問題嗎?你到底是要當人還是要當神啊?當神怎麼還會用人的道理想問題呢?怎麼還會要這顆人心啊?」我發現當這樣深入去找後,那顆隱藏的執著心就會浮現出來,然後那個根就開始鬆動了,甚至可以輕易把它拔除了。到這一步我就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我要當神,這顆人心我不要。請師父幫弟子拿掉吧。」這樣深入的找執著後,只經歷了一個星期,我就有了一個質的飛躍。

對於如何找到和去掉執著,我是這樣做的。我也是如上文同修層層追問自己後,發現自己最根本的執著。這時我會問自己,「我為甚麼會執著於它?」最終我會發現,都是我對某方面的法理不清,或不堅信造成的。

就像我發現了自己有妒嫉心的存在,如果我能明白師父講的這段法:「我給大家講這樣的理,常人不能夠認識到的理:你看你啥都行,你命中沒有;他啥都不行,可是他命中有,他就當了幹部了。不管常人怎麼想,那是常人的想法。」[1]然後我再往大處去想想:我不僅是要達到自身圓滿,還要在成住壞滅的最後關頭,同化法,助師正法,這麼點人間小事,我怎麼能夠去執著它?我就能夠較輕鬆的放下那顆憤憤不平的私心。

如果自己已經明白這方面的法理了,還是身在魔難中,這時自己的心也是穩的,坦蕩的。實在難過時,再從內心中請求師父的幫助,會發現內心會更加的堅定大法,更加感恩師父。魔難也會更快的過去。

師父說:「修煉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認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認為人舒服對提高是壞事,不舒服對提高來講是好事。(鼓掌)這根本觀念你轉變過來沒有?」[2]

是的,「這根本觀念你轉變過來沒有?」[2]這是我們時刻要追問自己的。

師父說:「但破除後天的意識觀念很難,因為這就是修煉。」[3]

因為我發現只有在魔難中、矛盾中、誘惑中真正的在法中明白了,同化了法,觀念轉變過來了,我們本性的一面自然就會選擇更符合法的做法,那些執著心真的就會像一根木屑掉進鋼水裏一樣熔化掉了。

以上是我個人所悟,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卷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