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提高自己 福澤全家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五日】我是個裁縫,同時也給商販成批加工服裝。為了錢,幾十年的瘋狂拼命工作,積攢下很多疾病:頭疼、胃疼、眩暈症、心跳過速、頸椎病、婦科病等。特別是我在十三歲那年,因為跪著洗衣服時間過長而導致的右腳踝處疼,後來越來越重,走路都一瘸一拐的,有人還以為我是小兒麻痺症,治了好多年也不見好,莊稼活都不能幹。學煉法輪功後,這些病全都好了。真有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而且和同齡人相比顯得年輕很多。

心性在修煉中昇華

修煉前,我是個執著心很重的人,為了名、利和常人爭鬥。在塵世的大染缸中追逐名利,隨波逐流,一日千里的往下滑,離傳統文化對人的要求距離越來越遠。

在給商販加工服裝時,如她們給我做十件衣服的布料,我千方百計省出布料佔為己有,還覺的挺合理,反正她們要多少件就能做出多少件,一點也沒少做,反正誰都不知道。

再有,丈夫以前是給單位開吊車的,每次開車回到家都從車上倒油,他還從單位往家拉很多蓋房用的木桿。我可高興了,心想不要白不要,越多越好,愛佔小便宜的心非常嚴重。

我倆在世風日下的大染缸中浸泡著,造了很多業。修煉大法後,通過認真學法、背法、抄法,認識到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要求人按「真、善、忍」為標準修自己,通過艱苦修煉,達到擁有健康的身體,不斷提高自己的道德品質,做好人、更好的人,最終達到法的要求返本歸真。大法法理博大精深,奧秘無窮,最根本就是要重視心性修煉。

我慢慢的淡泊了世間的名利。知道了生命的真正涵義,處處為別人著想,心性在一步步昇華。

二零一零年年末,我和丈夫想批發點蘑菇過年吃,正好遇到有人要坐車,因丈夫是開出租車的,於是就把坐車的人先送回家,然後我們直接到私人大棚裏去買蘑菇。大約半小時後,回到車上一看,後坐上有張報紙包著一個長方形紙包。打開紙包一看,是一包百元大鈔,數數是23000元人民幣!

丟錢的人該多著急啊!我們倆立即返回去找失主。找到她家,她問:「你們怎麼來了,有甚麼事嗎?」我問她丟了東西沒有,她說沒有啊!猶豫了片刻,她到裏屋包裏一翻,說:「哎呀,我錢丟了!是23000元錢。」我說:我們就是來給你送錢來的啊!她一下抱住了我含著淚說:「這是我一年的收入啊!謝謝你們!」她還要拿一些錢出來報答我們,被我拒絕了。我說:「我是修煉大法的我才這樣做的。」

藉機給她講法輪大法真相和惡黨為何迫害法輪功。

師父要求修煉人事事要為別人著想,二零一二年末我家裝修房子,我去訂做窗簾,可是窗簾拿回家一看,上面破了5個像黃豆粒那麼大的洞,心裏很不是滋味,因為我是做服裝的,心很細,同時對甚麼事情都要求完美。要沒學大法,我會毫不猶豫地去叫她們重做,可我現在是修煉人,要用大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師父說:「所有的執著心,只要你有,就得在各種環境中把它磨掉。讓你摔跟頭,從中悟道,就是這樣修煉過來的。」[1]

二零一八年九月份我到一家私人診所去拔一顆壞牙,因那顆牙只剩一點牙根,吃東西還常常掛口腔內壁。拔後出了很多血,牙醫說:「你的牙根底處有個小囊腫,有炎症,必須打點滴,吃消炎藥。」我說:我是修大法的,沒有關係,我有師父呢,不會有危險的。

過了四個月後去鑲牙,鑲一顆就等於鑲三顆,必須把左右兩顆牙磨小,磨細再鑲。鑲完後又過了兩個多月,牙一直不敢吃東西,喝涼水、熱水都疼,後來我領外甥媳婦到那診所去看牙病,就對牙醫說了我牙一直在疼是怎麼回事,牙醫說,你有一顆牙被我磨重了,漏神經了。他想給我重新修一下,我當時說:「我那顆牙是個好牙呀,磨它幹啥?」轉念又一想:他也不是故意的,我是修煉人,不要給他添麻煩。再說,修煉中遇到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必須提高心性了,所以就沒叫牙醫修。

師父說:「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我就按照大法標準去做了。結果牙疼很快就消失了,甚麼都敢吃了。

學好法 家人受益

我家是學法點,每天上午大家集體學法。我自己背了《洪吟》、《洪吟二》、《洪吟四》全會背。《洪吟三》的詩詞部份,歌詞還沒背下來。

每天早晨我二點五十準時參加全球大法弟子的集體晨煉。

我知道修大法不僅僅是為了個人圓滿,而是為了助師正法,以救度眾生為己任的。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是神的使者,為此我家也開了一朵小花,打印真相小冊子和同修出去發。年末就打印台曆發給世人,這幾年也打語音電話救度眾生,晚上出去貼不乾膠和掛大法條幅。

我丈夫不修煉,但他非常支持我學大法,有時開車拉著我和同修到別的村去貼不乾膠,掛條幅等。他見人就說大法好,罵邪黨,不為邪黨站隊。為此丈夫得大福報:腎結石三次自動排出,腰疼的老毛病好了,也不感冒了,身體越來越好。

師父說:「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2]

我小外孫長到三歲左右還不會說話。經多家醫院確診是「自閉症」,沒有正常孩子的思維,叫著他的名字喊他,他沒任何反應,像個傻孩子一樣。我也為此痛苦過。隨著不斷學法,我知道人與人之間關係都是業力輪報,孩子投生在我們家是和大法有緣,是來得法的。從此我轉變觀念,否定醫學上下的定義,不斷的教小外孫背《洪吟》,教他唱大法歌,還給他放師父《廣州講法》錄像給他看,經常叫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現在他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不但會說話,還能領會我們想要叫他說的話。比如,他想吃東西時,我不馬上給他,他立即就說:「法輪功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好。」

女兒和女婿也都支持我修大法。

我與億萬修煉者和受益於大法的世人都親身體悟法輪大法的超常與偉大。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中,師父為我和家人所傾注的心血和替弟子承受的魔難,我無法用自己的語言表達。

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