闖難關 回歸大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日】我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大法的,當時的我重病在身,生活幾乎不能自理,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渾身無力,連拿筷子的力氣都沒有了。親朋好友看到我的樣子都哭,認為我活不了了。中西、西醫、巫醫都看過了,也無濟於事,反而越來越嚴重。心臟虛弱到不能聽到任何聲音,說是活著,只不過是還能呼吸罷了。冥冥之中,心中有一念,我死不了,一定會好起來的。

就在我走投無路、生不如死時,一位朋友向我介紹了法輪功。我說先給我拿一本最能教育我的書吧。朋友拿來了《轉法輪》,那時我一天只能看幾頁書,當我看到書中的一段話:「修煉是沒有任何條件的,要想修煉,那麼就修煉。」[1]我一下坐了起來:我要修煉了。儘管我當時並不懂甚麼是修煉。

師父說:「過去你供過的那個狐、黃的牌位,你趕快扔了它,都給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1] 我就讓丈夫把家裏的紙符、桃木劍、陰陽圖等東西全部扔掉。看不了書,同修家放講法錄像我也去不了,我就多聽師父講法錄音。第一套功法要求煉三遍,我只能煉一遍;單盤從五分鐘開始還累的直掉眼淚。可我就是想學法煉功。再難我也堅持。我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慢慢的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別人都說我從裏到外像換了一個人。我的心情愉悅、身體健康,二十年沒吃一粒藥。

由於我和丈夫雙雙下崗(失業),失去工作,沒有生活來源,我們開始做生意。我一直謹記師父教誨「公平交易,把心擺正」[1],事事用「真、善、忍」衡量,以誠信對待每一位顧客,使許多有緣人明白了大法真相,並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生意做的順風順水,得到了顧客的信任,對我們的評價是:「你們的店在這一片是有口皆碑。」我心裏明白,這是大法的威德!是師父的慈悲!

自從有了孫女,我又看孩子又忙著做生意。漸漸的放鬆了學法煉功,也不參加集體學法了,沒有大法的指導,心性漸漸掉了下來,心情煩躁,碰到一點小事也過不去,不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對待。我身體出現了不正確狀態,因不去醫院,家人不理解,為我擔心,因此我與家人之間出現了矛盾。但是我當時沒有趕緊加強學法,按修煉人標準及時找自己、修自己,反而對家人起了怨恨心和不讓人說的心………各種心都表現的很強烈。師父多次點化也不醒悟。舊勢力趁機鑽空子迫害,演化病業假相:我渾身無力,出虛汗,頭部像塞滿棉花一樣,總感覺餓,半夜也得吃。血糖高到21點(正常不超過11點),路也走不動了,家人把我送到了醫院。

檢查結果是糜爛性胃炎,白細胞、紅細胞高出正常值4─5倍,血紅蛋白高出正常值4倍,尿潛血、血糖高出一倍,住了十幾天醫院,毫無起色。我帶著一大包藥和每天使用30多個胰島素的結果無可奈何的回家了。

一天,同修讓我去她家,我說去不了,走不了路。同修說只要你能動,你必須來。因為離得很近,我就硬撐著去了。同修看到我的狀態,很吃驚:「怎麼成這樣了!」同修和我在法上交流,一起發正念。在幫我的過程中同修也受到另外空間邪惡的干擾。同修正念很足,她堅定的說:「別怕!有師父呢!」同修的正念也喚起了我的正念。

我想: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了,很多人都知道我修大法,我現在這個樣子得給大法帶來多大損失!造成多大的負面影響!這樣會害了世人(包括家人)的! 我請師父加持,幫我走過魔難。一天早晨出門看見一輛小型貨車上有大大的六個字「不放棄,不拋棄」,這六個字特別的大。我的眼淚奪眶而出,第二天又見這輛車,這六個字小了許多。以後再沒見過這輛車。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點化我、鼓勵我。這大大的增強了我過關的信心和決心。

一天遇到了一位多年不見的同修,我和她並不太熟悉,她聽了我的情況,就專門組了一個十多人的學法小組,其中還有三位有病業現象的同修。每週兩次的集體長時間發正念、學法,學完法大家還要一起切磋交流,慢慢的我的正念越來越強。看到組裏同修都那麼盡心盡力的幫助病業同修,把這當成一種責任和自己修煉必須要走好的修煉路,我被同修的無私感動著。

在這裏想和現在還在病業魔難中的同修重點交流一下過關經驗:

1、跳出舊勢力營造的框框

身處病業魔難中的同修,尤其是時間很長了還過不去的人,很容易被「病痛」的表象所帶動、迷惑。我當時就是持續的身體非常的乏力,並且老是餓,一天得吃好幾頓飯,不吃就難受,好像幾年都沒吃過東西餓的要發瘋似的。這種狀態使我非常痛苦和害怕。後來同修和我切磋,說你要看清舊勢力到底要幹甚麼,師父說了煉功人沒有病,你是不是真的相信師父?師父還講過這樣的法:「而真正起作用要幹甚麼的背後因素,就利用著人的習慣、執著、觀念、慾望這些東西在起作用。真正的人體就是這樣,只享受著生活過程中帶來的感受,給你甜的你知道甜,給你苦的你知道苦,給你辣的你知道辣,給你來個痛苦你知道難受,給你來個幸福你知道高興。」[2]其實你的身體根本沒病,是舊勢力給你乏力和餓的感覺,它在迷惑你,它就是用這種辦法拖你,拖垮你的正念,摧毀你的意志,它就得逞了。所以你千萬不要上當,那個難受只不過是個幻象,是假的,只是一種感覺而已。不要去感受它、體會它。乏力、餓和我沒關係,是舊勢力乏力、是舊勢力餓。這些難受都完全和我無關。就這樣,我真的很快衝破了舊勢力的包圍,跳出了它們畫的框框,很快的像正常人一樣的吃飯了。也越來越有勁兒了。

2、真精進,實修自己

我知道我法學的太少,我必須趕快抓緊時間大量學法,於是我也開始背法,剛開始背的時候,頭昏腦脹記不住,我就一句兩句的背,兩個月背完了一本《轉法輪》。每天發正念六、七次,每次發半小時甚至更長,徹底否定舊勢力對我的迫害,解除與舊勢力的簽約,一切交給師父安排!經常出去發真相資料、講真相勸三退,不求數量,力所能及。平時我不讓我的腦子閒著去想常人事,走路、幹活等的時候我就聽明慧交流文章。

我知道做一個真正的修煉人這些還不夠,我還必須在心性上實修自己,真正的同化大法。首先我挖到自己最大的執著就是不讓人說,尤其是不讓丈夫說,一說就炸。這個心背後還隱藏著對丈夫的情。師父講:「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你自己的內心要不動,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騙自己。只有你真正的從內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3]我決心去掉不讓人說的根本執著。我對丈夫說:「以前我一直不讓你說我,從今天開始我要改正了。」他笑了笑說:「改?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我說:「這次我就把它移一移,改一改。」他說我的時候,我就忍著不說話,但心裏並不坦然。一次我買了點菜,他開始叨叨了:「你買的菜是市場最不好的一份,價格還高……」見我不說話,又說:「你可以沉默,但是你不可以不說話!」這不符合邏輯的一句話,明顯是在氣我!「我平時說一不二的,今天他騎到我頭上來了。」又一想:「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對呀,我得提高呀!你舊勢力不是想讓我生氣嗎?我今天還就不生氣!他騎到我頭上我就頂著。說我買的菜不順眼,我就把菜撿好、洗乾淨,不就順眼了嗎?看你還有甚麼招!以後這種事就少了,有也不那麼難過了。

在我病業期間一直是丈夫做家務,我是大法弟子,不能把自己當成病人讓別人伺候。丈夫眼睛有病,怕油煙,我就張羅做菜,腿軟站著費勁我就靠著牆,胳膊沒力氣就翻一下菜歇歇再翻;拖地拖一間屋就累的心慌氣喘,我就背 「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4]。

生活中碰到的一切我都找自己、對照自己。有幾天老能聽到貓嚎春,出門還看到年輕情侶親暱。沒有偶然的事,一定是我的空間場中還有色慾敗物,我趕緊找自己,清理色慾敗物。

3、轉變觀念 脫離人

去學校接孫女放學,有幾次出現頭暈、心慌、腿軟無力。我就想:有師在,有法在,我不害怕。我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請加持弟子,我不能暈,也不能倒,大法弟子沒有病,怎麼能倒呢!這又是舊勢力演化的假相來騙我,決不能承認它,滅掉它!我背著:「疾風電掣上九霄 雷霆萬鈞比天高 橫掃穹宇無盡處 敗類異物一併消」[5],每次都平安接孫女回家。

我已經有半年只能吃點煮白菜,不能吃別的。不能喝牛奶,一喝就拉肚子。我想:我得轉變觀念,我不是常人,我是修煉人,沒病!甚麼都能吃,吃塊鐵也能把它消化了。我就開始甚麼都吃,家裏人吃甚麼我就跟著吃甚麼。就這樣,漸漸的我完全恢復正常,不再另開小灶了。

就這樣通過學法、背法、實修以及同修們的無私幫助,我的心性提高的很快,身體也迅速恢復,各項指標回歸正常。一位同修說:你真是突飛猛進,一天一個樣。是啊!這次魔難使我真正認識到修大法的嚴肅!也感受到真是「師恩浩蕩」啊!只有修大法才能有這樣的神跡。

我去看望住院期間結識的一個朋友,我倆曾住同一病房十多天。短短幾個月,那個說話、走路都困難,許多生活小事都需要她幫助的、成天愁眉苦臉的我容光煥發、神采奕奕的站在了她的面前,她驚呆了。我們相擁流淚。我向她講述了我這幾個月的經歷、講大法真相、講三退保平安。我給他們講「天滅中共,天佑中華,中共不等於中國」,她丈夫重複著這幾句話,若有所思。然後說:「退!」朋友感佩師父的偉大,大法的神奇,大法的超常威力令她驚嘆不已!她毫不猶豫的走進了大法修煉,他們得救了!

師父啊!慈悲偉大的師父啊!這一切都是您的苦心安排!師恩難報!難報師恩!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

叩拜師尊!謝謝同修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四》〈正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