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女權主義」遇到「男尊女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二日】我是「八零」後,家中的獨女。雖然不像其他獨生子女那樣驕橫,但是也很自我,而且受社會和家族的影響,覺的女性就是要強,甚至覺的還要比男的強。上學時,連男友的成績超過自己也不行,必須得努力學習,最後再超過他。可是命運有的時候就是充滿戲劇性,我找到了一個遷就我的丈夫,沒想到,卻遇到了一個「男尊女卑」的公公和一個甘心「男尊女卑」的婆婆。

初見公婆露端倪

和丈夫認識半年後,我應邀到丈夫(當時還是男友)家做客,那是第一次見到公婆。我一進門,看到屋裏坐滿了親戚,我很客氣的向二老問好:「伯伯好,阿姨好。」

沒想到公公當著眾人的面說:「不能和我們叫伯伯阿姨。要叫爸媽。」我當時感覺很尷尬,不知如何是好,因為當時還沒有談婚論嫁。最後我還是礙於情面,小聲喊了爸媽,可是心裏很彆扭。

從那以後,每次要叫叔叔阿姨的時候,都嚥回去,然後改成爸媽,唉,心裏很不舒服。從這,我就感到了公公的強勢。

都是孩子惹的禍

我和丈夫結婚的時候,我正在讀博。婚後,公公勸說我和丈夫要孩子,並講了很多讀書期間要孩子的好處,比如畢業後好找工作等。我和丈夫聽了公公的話,很快要了孩子。我剛懷孕時,孕吐反應很強烈,不能自己做飯,婆婆就從老家過來照顧我。這個孩子讓我和公婆聚到了一個屋簷下。

在公公的觀念裏,男的是一家之主,女的就得聽丈夫的,而且家務都得是女的幹。公婆就是這樣相處的,公公高高在上,婆婆上班、收拾家務、帶孩子……還經常被公公數落。有的時候,我也會為婆婆打抱不平,但是想到老倆口一起生活這麼久了,只要習慣就好。萬萬沒想到,公婆也想把他們的生活方式複製給我和丈夫。讓我這個新時代的「女權主義」者受到了挑戰。

婆婆每天為我做飯,很辛苦,我心裏很感激。但是婆婆對我們家務事的看管,還有公公偶爾的電話遠程遙控,也令我很不舒心,比如,誰刷鍋誰洗碗,誰洗襪子誰洗內褲都要管。還有一次,我和丈夫為一件事發生爭執。公公打電話過來,對丈夫說,你是一家之主,你得做主。然後對我說,你得聽他(丈夫)的。我當時就氣不打一處來,心裏想,憑甚麼女的聽男的?得聽我的!

十月一日之後,公公放假過來了。我和公公各種觀念上的衝突,而且都很堅持己見。有一次,為了一件事,公公非常堅持,最後急得我說了句:「固執!」公公聽了很生氣,假期還沒結束,就冷著臉回去了。

後來,生了孩子之後,因為公公喜歡男孩,可是我生了個女兒,公公很失落,丈夫也不開心了。公公沒過兩天就回老家了。丈夫也由原來對我的關心,一百八十度轉彎,變的冷冰冰。我又回想起以前的種種,當時感覺婆家人都對不起我,整個月子每天都哭,最後都快抑鬱了。在一次和婆婆的爭吵中,我魔性大發,把東西摔在地上。氣的渾身哆嗦,丈夫怕出事,使勁抱著我。到滿月了,婆婆趕緊回了老家,我也帶著孩子回了娘家。

大法喚醒了我

在娘家,我又抑鬱了一段時間,一想起公婆,整個人就變的惡狠狠的,每天以淚洗面,哭的眼都花了。我發現再這樣下去,人就廢了。因為母親修煉,我很早就知道法輪功教人向善,淨化心靈,於是我決定要學大法。

從那以後,我每天看書,聽師父講法。我感覺抑鬱的物質(真的感覺到是一塊物質)在不斷的被清除。我開始變的平和。學大法後,我知道了女性本應該溫柔賢淑,是現在的社會使「淑女」變成了「女強人」,「賢妻」變成了「悍婦」。我還知道了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別人對自己不好,可能是自己以前欠人家的。作為一個修煉人,遇到矛盾首先要找自己哪裏做的不對……許許多多的法理讓我越活越明白。於是,當我按法理重新審視和公婆之前的恩怨時,我發現整個事情都變了。

我認識到了婆婆在家任勞任怨,是傳統女性中的「賢惠」。我這種「男的就得聽女的」反而是現代社會的一種不良產物。因為公公沒有贊同我的觀點,我就說公公「固執」,最起碼的「尊老」都沒有做到,我自己又是多強勢,多固執啊!而且婆婆這麼大歲數,不遠千里,撇家捨業來照顧我,多不容易。我卻因為一些小事和婆婆過不去。不管我當時認為自己多麼正確,多麼委屈,如今,按照大法的標準來衡量,都是很自我,很自私的,並沒有站在公婆的立場上去想問題。慢慢的,我對公婆的怨越來越少了,也慢慢的開始把他們當作自己的親人。

再度重聚,矛盾使我昇華

半年後,我休完產假,要繼續上學了,面臨誰幫助帶孩子的問題。正在為難的時候,丈夫說,爸媽打電話過來,說可以幫助帶孩子,但是必須要我打電話邀請。心裏剛要想「怎麼這麼多事」,突然想到自己是修煉人,可能是因為自己之前招待不住公婆,所以公婆有顧慮,於是我誠懇的對公婆打電話邀請。

這次公公也一起過來了。修煉以前,我和公公在一起連一個星期都呆不了,這次我能行嗎?心裏打著鼓。果真,很快公公的「男尊女卑」就來了。

我們住二樓,喝水要去樓下打水,因為水桶很重,一般都是丈夫去打。有一次,沒水了,我想公公手有關節痛的毛病,婆婆力氣小,我自打修煉以後身體很好,應該能提上來。我正準備去打水,公公搶過來要去打。我想著公公的手有病,說甚麼也不讓公公提。

正在爭執的時候,公公突然說,「這是我們男人幹的活。你們女人就是在家幹家務的。我經常對你婆婆說,大事你幹不了,小事你又不幹,我要你幹甚麼?!我還養你啊?!」我當時一下懵了,公公提起桶,就去打了。

過了幾天,水又沒了,公公正準備去打,想到師父說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1],我心裏一點怨恨都沒有,很誠懇的對公公說:「爸,我知道您對我們好,但是您的手不能再負重了,您就讓我試試吧。」公公愣了一下,馬上答應了。大法給的我好身體,一口氣就把水提回來了。從那以後,再沒讓公公打過水。這一關過去了。

接著,沒過兩天,公公聊天,說起有的兒媳婦不孝順的,突然,公公說,「要是我早就不要她了,我和誰誰(我丈夫)說了,女的不聽話,就得打。」表情還是很得意的那種。我一聽,這不是明擺著教我丈夫打我麼?剛要生氣,馬上想到自己是煉功人,公公是在幫我提高,然後我笑著說,「爸,您放心,我不是那樣的人,我會孝順您的。」公公愣了一下,感覺很欣慰。

還有一天,我和公婆出去遛彎,看見有一首古詩,詩的大概意思是女的當家不好。公公看到,就要我解釋是甚麼意思。當時感覺很尷尬,要是以前,我可能會不開心,強硬著不說,或者說幾句不好聽的,可是我想到自己是修煉人,不能這樣。於是,我心平氣和的解釋,「詩中說的是女的不能當家,婦人目光短淺。」後面又說了一些我的見解,比較客觀的評價了一下這首詩,公公沒再說啥。

當然時間久了,次數多了,有的時候,心裏也會有不舒服,我以前是多麼要強的人啊,但怨恨心剛要起來,一打開大法書,慢慢的這些怨恨就都下去了,心裏又坦然了。

生活上,我也努力按「賢妻」、「孝媳」要求自己。以前見到婆婆給我丈夫和公公洗襪子、洗內褲,我很看不慣,現在,我也開始給丈夫洗襪子和內褲。每天早起,等公婆過來,我做好了一家人的飯。公公血糖高,吃主食比較少。所以早上一般除了正常的做飯外,再單獨給公公炒一兩個菜。中午吃完飯後,我也讓公婆回去休息,我看著孩子。

公婆慢慢對我越來越認可。後來有一次,公公來的早了一些,看到丈夫在屋裏睡覺,我正背著孩子做飯,可能一下子觸動了他,趕緊接過孩子,感覺以前「男尊女卑」的公公,那一刻不再「高高在上」,反而流露出了一些隱隱的心疼。

結語

曾經的我,認為自己是那麼正確。如今再看,也不過是私心作怪。當我按照師父的要求,修成無私無我的過程,真誠、善良、忍讓的本性也越來越顯露出來。如今那個「女權主義」的我已經慢慢的消失了,「男尊女卑」的公公也漸漸的體諒了,一家人的心也越走越近了。

感謝大法師父,給了我一個和睦的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