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真、善、忍的標準 從做好人做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一日】我是一名老年大法弟子。二零一三年搬到這棟樓的時候,發現這樓道太髒。樓道裏有塵土,每家門口放垃圾袋處漏的黑底子,很臭,樓道裏還有酸菜缸,六樓還有鴿子糞,導致夏天蚊蟲、蒼蠅多。

看到這一幕,我想自己是修煉真、善、忍的,師父說:「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1]。我在世間修,就是來修心來了,同時我修煉真、善、忍,是為他的生命,無私無我,我就開始行動了。

剛到這棟樓,發現人在樓道裏走路的風,就能把樓道裏的浮土、塵土帶起,漂在空中,我每天抽出一小時來清理浮塵,清理浮塵的過程,又髒又嗆,我把這個樓道當作是我的修煉場,我來到這樓,按真、善、忍為他人好,開創出一個好的生活居住條件,雖然我身受苦,我心是樂的。

我從樓頂六樓往下,一層樓一層樓用清水洗樓道、樓梯,清理髒物、污垢,清理每家門口的垃圾袋漏的油污黑底子,有時看到誰家的垃圾袋漏了,我回家取一個不漏的塑料袋,把這家漏垃圾袋套上,把樓道洗刷的乾乾淨淨。

我每天抽一個小時,天天如此,大約清理了半個月,是真苦,真累呀!我覺的為他人好,創造一個良好的生活居住環境,雖然苦、累,但苦中有甜,累中有樂。

白天、晚上,在樓道裏透過玻璃往外看,甚麼也看不到,樓道窗戶玻璃似乎就沒人擦過,窗戶框、玻璃上有大白粉,多年的塵土、污垢在窗戶框上,玻璃的裏外糊的厚厚的。人在樓道裏走,白天也是黑乎乎的,給人的感覺發悶,透不過氣來。

我每天抽時間擦除樓道窗戶玻璃上的塵浮、污垢,實際這也在修自己,修心性,怎麼樣能為他人做的更好,從六樓擦到一樓,等擦完了再看,透亮了。

白天在樓道裏往外看,清清楚楚的,當人行走在樓道裏的時候,心也敞亮了,身體感到舒服了,我也樂了。

我住的樓,六樓頂樓天窗口上面的閣樓裏有一群鴿子,天窗口蓋的不嚴,有時六樓住戶晚上爬上閣樓頂上抓鴿子吃,掉到樓道的鴿子糞,沒人清理。於是,我去清理六樓樓道的鴿子糞,隨後用清水清洗到無臭味為止。

以後,我五天、八天到六樓清一次鴿子糞,實在髒、臭了,我再用清水洗,這樣,我堅持兩年多。說到這,我在想,似乎看不到邊際、望不到頭的清理、清洗,我天天在這個問題上思考,實際已有大約二十來天沒上樓頂清理鴿子糞了,樓上的鴿子糞多了。突然有一天,樓裏一位大姐跟我說:你為甚麼不給我門口掃一掃?我說:大姐,對不起,我這就去幹。

這位大姐這一問我,我不怨她,我也不恨她,同時我得謝謝她幫我提高心性呢。我也覺著這是師父用她的嘴在說我,點我呢,我在這首先謝謝師父幫助我,點化我修心。

當我清掃六樓鴿子糞時,這位大姐開開門出來問我:一個月給你多少錢?我說:大姐,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師父教我們大法弟子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一個更好的好人,我是自願的為大家服務,我不掙錢。這位大姐聽我說完,恍然大悟,說:原來是這樣。不久鴿子消失了,後來他們聽明白真相,全家三口人三退了。

我剛搬到這棟樓這個樓口的第一個春天,六樓有一家在樓道裏腌的酸菜吃完了,從缸裏往外淘酸菜湯,酸菜湯從六樓淌到四樓。

中午我回到家門口,看到門口有一大汪粘乎乎的酸菜湯,我想,我是修煉法輪佛法的,處處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我不能怪,更不能怨,遇事找自己,要真誠善良,忍耐寬容他人,處處為他人好。

我從四樓一個台階一個台階往上擦,擦到六樓,腌酸菜的戶主從屋裏探出頭來往外看,急速的又把頭縮回去了。

又到了第二個春天,六樓這家的酸菜湯又淌到我家門口了,我樂樂呵呵的把粘乎乎的酸菜湯清洗乾淨。我在家找一大塊塑料,把他家在樓道放的酸菜缸口給封上了,再把酸菜缸外面擦的乾乾淨淨的。這樣夏天就不招蚊蟲、蒼蠅了。

隨後,六樓腌酸菜的男主人見到我說:自從你來到這棟樓,你給這棟樓的人帶來了福。我說:不是我帶來的福,因為我是修煉法輪佛法的,是大法師父教大法弟子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是大法帶來的福,是大法師父帶來的福。

經過講真相,他全家人相信大法,全家三退。

整個樓道,達到我想像的清理標準,大約用了多長時間,因為過去很多年了,回憶不起來了,反正是用了很長時間。我覺的不管環境清理的多好,以後重在保持。以後樓道哪裏髒了,有了灰塵、油污,我隨時清理。看到隨地扔的果皮、廢紙、煙盒、煙頭等一切樓道雜物,我隨時撿起來,扔到垃圾箱。

現在我輕鬆多了,大家也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他們都認可大法好了,他們也知道保持樓道的衛生環境了,大多數鄰居三退了。

師父說:「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找,人人都想自己怎麼做好,我說那社會就穩定了,人類的道德標準就會回升。」[2]

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法輪大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