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讓我遵從傳統的美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六日】中國是一個古老的文明禮儀之邦,自古都有尊卑長幼之序,尊老愛幼的美德,人應遵從道德倫理、各種普世的價值觀,如「仁、義、禮、智、信」等等。中共破壞了中國的傳統文化之後,出現了家庭倫理錯位。

如:在政治運動中兒子打父親是常有的事。生活中,兒女不管老人也是普遍存在的。現在人們在兒子結婚後,互相之間不是問「有孫子了嗎?」而是問「你當孫子了嗎?」當然只是在開玩笑,但這玩笑中,也存在著真實的倫理亂象。

我出生在河北農村,父母都很善良,也讓我耳濡目染,願意做一個善良的人。我從小就想,將來我要孝敬父母,孝敬公婆。但真正到了那個時候,我發現在當下的環境真的不好做到。修煉了法輪功後,在大法的教導下,我改變自私的心,提升了思想境界。

一、盡孝,善待婆婆

我婆家有三個兒子,我丈夫是老二,我倆都是考上大學以後在城裏工作、生活。公公患癌症基本沒有累人就去世了,剩下六十多歲的婆婆。按說這樣的年齡獨自生活也是可以的,但是,自公公去世後,她經常發呆,血壓很高,大哥就讓母親和他們一起吃飯,晚上婆婆回到自己的住處睡覺。可是一段時間後,大嫂和婆婆發生矛盾,婆婆就不去他們那邊吃飯了,在家自己做。老三倆口子都不管老人。

這個時候我們回家看望老人,發現婆婆的模樣大變,像傻子一樣呆呆的坐在村口,衣衫襤褸,完全沒有了婆婆平時愛美的俏樣。看到我們,婆婆哭了。到家中,看到婆婆鍋中的剩飯,嘗一口苦鹹無比,無法下咽。我和丈夫商量把婆婆帶走,婆婆臉上才有了笑容。

我回到家中,和我父母說了此事,父親擔心的說:老三不管,老大往外推,你可想好了,你把她接走,將來沒人管了都是你自己的事。其他家人也說:你可別這樣大包大攬,三個兒子平均伺候,一對一年,或者是幾個月。你有孝心,你可以在你應該管的時間內好好對待老人,像你這樣,甚麼也不商定好就把老人接去了,要是我,我可不這麼做,以後的事,麻煩著呢!我說我都想好了,明擺著這種現狀,如果三個兒子輪著伺候,那老人就受苦了。我學大法了,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做一個為別人著想的人。他們本來就不願和婆婆在一起,你就是平均分了,到時候他們誰心裏都不高興,何必呢?我這樣做他們誰都高興。

但是,在和婆婆相處的過程中,也確實發現了婆婆不讓人待見的一面,丈夫幾乎天天和她嚷,我在這個極不和諧的家庭環境中,心也被帶動,雖然不像丈夫那樣呵斥老人,但心裏也有氣,有時說出的話都不柔和。

我不斷的學法,大法平衡著我的心,轉變著我以前固有的觀念,當我按照師父的法去做的時候,我的心感覺越來越好。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我真的能把婆婆當親生母親了,不生氣了。

但是我丈夫一直沒有改變他呵斥母親的做法,我勸他別那樣做,他還理直氣壯的說:她這樣的人就得這樣去對她。

由於婆婆的固執,無論我們怎麼說,她都要去撿人們扔掉的瓶子、紙板等垃圾。一次她在去地下室的台階上摔傷了,股骨頭骨折癱瘓在床,丈夫只好請假在家照顧老人,我白天上班,晚上侍候她。為老人處理污物時,經常噁心的我嘔聲不斷。由於老人不能動,怕便處感染,經常為她擦洗,就這樣接屎接尿,送水送飯,幫她翻身擦洗照顧的無微不至,她對來家裏看望她的鄰居說:「我這兒媳比親閨女還親。」

婆婆在我家一呆就是十幾年,直到老人去世前,才把她送回老家。期間偶爾會到大兒子家去住些日子,由於和嫂子合不來每次都是很不高興的回來了。

二、包容固執的老人

我曾想,我對婆婆能做到包容,真的像親閨女一樣,沒有二心。對自己的父母就更沒有問題了。可是後來我發現不是這樣,同樣有提高心性的機會。

原來,父母隨著大妹妹在縣城住,可是由於拆遷,父母及妹妹家都搬到了我家的舊房中,這時八十歲母親也有病了,肚子動手術,把腸子切去半米長,拉稀每天數不清多少次。開始兩年由大妹妹伺候兩位老人,後來我退休了,大妹妹去了她女兒家住,這樣就由我來伺候老人。

自上大學後我已三十多年沒和父母長時間一起住了,以前節假日回家看看都是高興去高興回,沒發現甚麼不能忍受的事情。可是長期生活在一起就發現了自己容不下的東西。

比如父親不衛生的習慣,幹事情的錯誤程序等,怎麼說都不改。自己很生氣,總是說他、教他也不改。老是這樣生氣怎麼行呢?我開始反思自己:想讓父親改變是不可能了,那就改變我自己吧。做不到忍,說明自己還不夠包容,量不夠大,那我就把他包容進來,不要求他按照我的標準做了,他就隨意願怎麼做怎麼做吧!然後我不過就是把他弄髒的再擦乾淨,把他做不好的去幫他做好。這樣也讓父親處在一個溫馨和睦的家庭環境中,而不是處在事事都被人看不上的緊張、內疚、不知所措的狀態中生活。

我順過來了,心情好了,父親心情也好了,家庭氣氛也好了。

三、做到尊敬老人

我家廁所頂子一直潮濕、滴水,開始不知道是樓上漏水,後來漏的厲害了才發現是他家漏水的問題。

在屋頂潮濕期間,我就對父母說:用廁所的時候就關上門,不用的時候就開著門,讓它通通風,裏面太潮了。可是父親是進廁所不關門,出廁所關門,總是反著做。我告訴他多少遍都不改,每次都提醒他,他還嫌煩,說我監視他。還有其它一些事也是這樣。

我開始還能忍一忍,但是那種忍是帶有怨氣的忍,時間長了就不行了,開始爆發了,就是大聲呵斥他。每次發火後,我都後悔,怎麼又沒忍住!這時才開始向內找。我問自己:是事情的對錯重要呢?還是內心的善惡重要呢?發火還是注重人表面的對錯了,任由魔性發作,或者是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是惡的表現,還覺的出了氣,指責了別人自己痛快,其實這是人在常人生活中形成的惡習。

看不上別人是一個很不好的心,最容易發火。因為別人的行為、能力達不到自己的標準,就忍不了,所以就發脾氣了。為甚麼守不住心性?守不住那個平靜的心?是因為自己內心不乾淨、有魔性。

有一次,我忍住了自己的怒火,沒有發出來。這時腦子裏想起了師父講的法。 「人說中毒,我告訴大家甚麼叫中毒。人們在醫學上認為是癮好神經被刺激了、很發達就是中毒了,其實不是。是甚麼?在你身體裏,時間長了,積累了一個和你形像一模一樣的你,卻是那個東西構成的,控制了你。因為它是很強的執著構成的你的形像,所以它就有那麼強的能控制你的心,因為它是很強的心形成的。」[1] 好危險呀!在我心裏已經養著一個越來越強大的魔--「自我」,自己快控制不住了,也敢對父親發脾氣了。作為修煉人,這怎麼能行呢?我們對誰都要做到尊重,何況對自己的父親?我怎麼能這樣呢?馬上改掉。

現在我明白了,不能用現代觀念評判老人的是非對錯,讓他們天天忍受著呵斥:這也不行,那也不對,活的戰戰兢兢,毫無尊嚴,毫無成就感,找不到一刻平靜與安詳。

我們應該回到傳統的尊卑長幼次序中來,各歸其位。作為兒女,要做到對父母的尊敬、孝順,不能站到父母頭上呵斥、指責。做兒女的孝心大部份人都有,但是順就不容易做到。尤其對特別固執的老人,不修煉的人更難做到。不順,就不會有敬,這是相連的,我深深體會到,我若不修煉大法,我真的做不到。

給老人一個笑臉,給老人一個安慰,那才是真正的家庭和睦幸福。在大法的指導下,在師父的點化下,在自己的努力修行中,我做到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