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我的家庭的變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七日】爸爸出軌,最後導致父母離婚,曾經和美的家庭以悲劇收場。發生在我家的故事,在當今的社會很普遍,很多家庭都經歷過。不平常的是,這場家庭變故多年之後,我的媽媽做出了一個不同於大多數人的選擇。十幾年的時間證明,她的選擇不僅挽回了一個家,拯救了我的爸爸,也為我的幸福生活增添了助力。而這一切,都歸功於法輪大法

一、爸爸變了

我初二那年,爸媽離婚了。因為爸爸在舞廳嫖娼的事被媽媽知道了。記得當時媽媽問我啥意見,想跟誰生活?我幾乎沒有猶豫的說:「我跟你。」對他們的離婚我毫無惋惜,甚至希望他們快點離婚才好。

大概從小學五六年級起,爸爸留給我的印象就越來越不好,在感情上我和爸爸也越來越疏離。他經常不是招呼一幫人來家裏喝酒猜拳,就是打麻將到半夜,弄的滿屋子煙味,媽媽還得忙前忙後給他們做飯;要麼他就半夜喝的爛醉回來耍酒瘋,一邊吐的滿地都是,一邊罵罵咧咧的說這個人不好、那個人不對。用媽媽的話說,那時在他眼裏,這個世界就沒好人。每次爸爸半夜回來耍酒瘋,我都會被吵醒,害怕的用被子蒙住腦袋。所以聽媽媽說要離婚時,我打心眼裏高興,爸爸不回家,這個家就清靜了。

離婚後,爸爸淨身出戶。在吃喝嫖賭的社會風氣裏,隨波逐流的更厲害,還跟當地臭名昭著的「小姐」同居很久。再後來,他生意失敗,四處打工,言行越發不堪。尤其喝點酒就滿嘴跑火車,謊話連篇,媽媽這邊的親戚們都很煩他。記得我高考後,當時我和媽媽賣了原來的房子,住在姥姥家。有一次他喝完酒,跑到姥姥家說,孩子如果考不上大學也沒關係,現在有小姑娘陪歲數大的男人跳舞如何如何,而對我如果考上大學如何籌集學費的事隻字不提。

從小到大,我的學習成績始終是班級前幾名,一直是班幹部。高中時是校學生會副主席,是老師心中值得驕傲的學生,以我的成績是很有希望上大學的。在我高考後,媽媽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當時姥姥正惱火,聽了爸爸這些不著邊際的話,更是氣的夠嗆,一頓臭罵把他罵跑了。我在隔壁屋裏聽的既心寒又害怕,世界上怎麼會有他這樣的爸爸!長大後,親戚們才慢慢透露給我,爸媽離婚前,爸爸一直和不同的女人有不正當的關係,只是媽媽不知道。最後那次如果不是警察找到家裏來叫爸爸去問話,媽媽可能還被蒙在鼓裏。

但後來從媽媽口中得知,其實年輕時的爸爸根本不是現在這樣,那時他又實在又熱心,特別能幹活、能吃苦。當年我家蓋房子挖地基時,全靠爸爸自己出力,連姥姥都誇他真能吃苦。那時爸爸媽媽感情也很好,爸爸的工資從來都是一分不少的交給媽媽,家裏的事也都聽媽媽的。而且據媽媽講,從我出生起,爸爸就特別喜歡我,哄孩子很有耐心。我剛上小學時,爸爸天天去學校接我放學。媽媽說,從小到大爸爸是真的打心眼裏對我好,只是他文化不高,是個粗人,不像一般有文化的父親那樣能說出很多道理來。到我小學四、五年級,開始懂事、記事比較多時,也正是爸爸慢慢學會吃喝嫖賭的時候,在社會敗壞風氣的浸染下,爸爸變的和當初判若兩人,這也是我後來越來越不喜歡他的原因。如果不是聽媽媽說,我很難相信如今這樣不堪的爸爸曾經也是那樣一個老實、正直的好青年。

二、媽媽變了

離婚八年後的一天,媽媽說,爸爸提出想復婚。我和親戚們都強烈反對。

因為爸爸的事,媽媽曾身心疲憊,生活苦悶,我記的她經常三叉神經痛的飯都做不了,只能躺在炕上,拿錢讓我自己去附近的飯店買個菜回來吃。後來她神經衰弱,每天都得靠加大安眠藥量才能入睡。她曾對我說,好幾次想過要自殺,覺的人活著真沒意思,但每次都是想到我年紀還小,實在割捨不下,才放棄了。她信過佛教,也嘗試過幾種氣功,想找到人生的寄託,但都沒甚麼效果。直到修煉了法輪大法,身體才健康起來,整個人都有了活力。

都說人老,腿先老。婚後懷孕那段時間,我曾無意中發現,五十多歲的婆婆走路腳愛拖著地走,雖然婆婆皮膚又白又好,外貌也比同齡人年輕很多,但腿腳的老態卻無法改變。媽媽比婆婆還大兩歲,不化妝也不怎麼打扮,但修煉後整體呈現出的卻是一種由內而外的年輕狀態,一種年輕才會有的輕巧靈活。冬天,媽媽穿著棉褲坐在床上看書半天,到點馬上就能利索的下地幹活,不用活動活動腿腳,說走就走,走起路來比我這個年輕人還輕快。

至於媽媽以前的三叉神經痛、神經衰弱、心臟病、結節性甲狀腺囊腫等毛病,煉法輪功初期就好了,十幾年來,沒再為吃藥看病花過一分錢。媽媽三十多歲時因結節性甲狀腺囊腫手術過一次,過兩年囊腫又長了出來。據說這種病去不了根,還容易癌變,她的一個同事就因為這個病癌變去世了。後來媽媽學了法輪大法,腫塊得到了控制,一直沒再發展。再後來,連媽媽自己都沒注意到,這個比雞蛋還大的腫塊已經越來越小,幾乎看不出來了。親朋好友們都親眼見證了這個神奇的變化。

媽媽學法輪大法後病好了,心情舒暢了,人也樂觀起來,也不那麼怨恨爸爸了。雖然我也知道修佛的人講究寬厚待人,但寬厚不代表一定要跟沒感情的人復婚吧?所以對於她想接受爸爸復婚的提議,我還是不能理解。儘管爸爸在我大學期間一直勤勉打工,和媽媽一起努力攢錢,供我上學,往日大手大腳吃吃喝喝的毛病改了很多,甚至連出門花兩塊錢打個崗田(一種小型三輪出租車)都要猶豫很久,不捨得花這個錢,好幾站地的路,硬是走著去。但我心裏清楚,爸爸這些年養成的那些壞毛病,其實沒有根本上的改變,只是因為太窮,又要供我上大學,為生活所迫,才不得不收斂自己。

爸爸提出復婚時,媽媽有自己的房子,有退休工資,我也即將大學畢業,工作自立,媽媽馬上就可以自在的過她的下半生。這時候和爸爸復婚圖甚麼呢?我問媽媽是對爸爸念舊情嗎?媽媽說復婚根本不是基於感情考慮,她對爸爸已經沒啥感情了。這和我猜想的差不多。但她接下來的話卻出乎我的意料。

媽媽說,其實爸爸這個人雖然後來慢慢學壞,沾染很多壞的習氣,但是他最大的優點就是始終很顧家,掙的錢都交給媽媽,家裏的事也都聽媽媽的。當年他雖然一直瞞著媽媽在外面拈花惹草,卻從沒想過要和媽媽離婚。只是他萬萬沒想到,一朝事發,媽媽竟然毫不留情、連猶豫都沒猶豫,就決定跟他離婚,而且態度極其堅決,爸爸以死相逼,都沒能改變,只能無奈同意離婚。這也令爸爸非常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媽媽說,她第一次聽說爸爸嫖娼的事就堅決要離婚,這是因為她的個性使然:眼裏絕不揉沙子。而離婚後不久,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知道了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好人,做事不能只顧自己。所以對生活中的很多事,包括離婚,她都慢慢開始重新審視,有了不同的看法。

比如,他們離婚後不久,我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高中重點班,媽媽就決定把家裏的房子賣了,準備帶著我另外再租個小房子住。這樣有了賣房子的錢,加上她每月從工資裏還能攢一些,我以後上大學的費用就有了著落。這賣房子的錢跟爸爸本來沒啥關係,而且如果不是因為離婚,我們原本也不至於落到靠賣房子籌學費的地步。但當時媽媽學了法輪大法,對這件事有了不一樣的看法。她說,雖然離婚是爸爸有錯在先,離婚協議也是爸爸淨身出戶,賣房子的錢無論從法律上還是情理上都應該全歸我們。但她覺的修煉了,修「真、善、忍」,得講善,所以考慮到蓋這個房子的時候全靠爸爸出力,從打地基到裝修,他為這個房子付出很多,吃了很多很多苦,如果這錢一點都不給爸爸,媽媽覺的這樣做不符合「善」,說不過去。所以,最後媽媽決定把賣房款分給了爸爸,並讓我替她送去。

又比如,媽媽說,如果得知爸爸嫖娼時,她能忍住自己的脾氣,退讓一步,以善心寬容對待爸爸,這個家就不會散。而如果不離婚,以爸爸特別顧家的個性,我家的生活會一直不錯,不至於幾經折騰,最後落魄到連大學第一個學期學費都拿不出來,還要伸手跟親戚借錢的地步。離婚這事看起來似是爸爸有錯在先,但其實也有她的錯。因為修煉讓她意識到自己以前脾氣大,太自私,家裏甚麼事都要說了算,爸爸也只能順著她,所以經常受她的壓制。後來也是因為她不能容忍,鐵了心離婚,才導致這個家的日子後來那麼艱難,讓我也跟著沒少遭罪……

聽到媽媽誠懇的訴說著她的這些想法,沒有了以往的怨恨,也不計人過,反而都是在反省自己當年做的不好的地方,反思自己給這個家帶來的影響,我很受觸動。

媽媽說,如果不復婚,我們娘倆的確可以清靜自在的過日子,可是沒人管爸爸,他就會在社會上越學越壞,最後在這個大染缸裏不一定下滑到甚麼地步。而如果復婚,爸爸有人照顧、有了歸宿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爸爸在她身邊,在大法修煉者的家庭環境中會一點點得到歸正,不至於變的不可救要。媽媽還說,在她因堅持修煉而被迫害的那些年,其實爸爸也為她做了很多事。

三、爸爸的正念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媽媽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多次被迫害,不是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裏,就是被非法勞教,關押時間累計五年多,其間經歷了各種酷刑折磨,幾次差點喪命。

但在被非法關押和勞教期間,爸爸卻一直堅持去看媽媽,有時喝點酒就去公安局和政府大鬧,讓他們放人。媽媽回家後,為了保護媽媽,他經常陪著媽媽一起出去發真相資料,媽媽挨家門口放真相資料,爸爸就在胡同口抽根煙站著等她。偶爾有人路過,看著爸爸抽著煙、瞪個眼睛瞅人,就趕緊走開了。諸如此類。

我原本以為,按媽媽的潔身自好和做事的決絕,就算爸爸再後悔,她也不會原諒他。可媽媽卻說,爸爸這個人若論道德品質並不好,但在大法遭到鋪天蓋地的邪惡鎮壓、大法弟子遭受最嚴酷的迫害時,他沒有躲的遠遠的,而是一直善待遭受迫害的媽媽,還表示支持媽媽的信仰,就是因為他看到修煉法輪大法的媽媽為人的本質是善良正直的,和他遇到的那些自私、功利的人都不一樣。不管他是為了復婚還是甚麼原因,但這都是他人性中可貴的正念,也是與法輪大法的善緣。無論這個人做人多失敗,有多少劣跡,但就憑著他還有一絲善待大法弟子的善念,就不該不管他。

雖然從感情上我還是不能完全接受,但我知道,媽媽能說出這番話,能放下多年的積怨,去設身處地的為爸爸著想,這對媽媽來說,簡直是翻天覆地的改變。當年,因為警察找到家裏要找爸爸去公安局問話,媽媽才間接知道了爸爸在舞廳嫖娼的事。知道後,媽媽沒有哭鬧糾纏,而是第一時間毫不猶豫的就提出離婚,甚至沒跟任何人商量一下,極其堅決的迅速和爸爸去辦了離婚手續。這就是我印象中剛烈倔強的媽媽。如果不是學了法輪大法,以她的個性,怎麼可能放下怨恨。

但媽媽的復婚也有兩個條件:一是爸爸不能反對媽媽修煉法輪大法,二是爸爸和其他女人必須斷絕來往,專一對待婚姻。對第一個條件爸爸當然同意,因為他清楚的知道,如果媽媽不學法輪大法,是絕不可能同意復婚的。而第二個條件是因為,法輪大法修煉者講善,但善不是對道德敗壞的縱容,媽媽正是本著這樣一個善念,想要用正統的婚姻觀念讓爸爸逐步歸正自己的言行,不能讓他在歪風邪氣裏隨波逐流。那時,爸爸跟人家聊天時不時就說,媽媽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女人。是啊,一個結婚後一心為家、離婚後也潔身自好的女人,不僅潔身自好,還願意原諒他所有的過錯,願意重新給他一個家,這樣的女人怎麼能不好呢!正是法輪大法師父的教誨,才教出了這樣善良寬容的媽媽。

我曾聽說過當地很多人,包括一些熟人學法輪大法後,親戚子女之間多年的心結和矛盾都化解了。比如爸爸在工廠時帶過的一個徒弟就是動手打爹、打媳婦的典型「混賬」,只有爸爸說他,他還能聽幾句。可學法輪功後那個人真的洗心革面,成了好丈夫、好兒子,爸爸親眼目睹了這個「混賬」徒弟的巨大變化,爸爸逢人就講。

每次聽到這樣的故事,我都很感動,覺的學法輪大法真的能讓人向善,這是真正的佛法。如今,法輪大法也在我家展現了奇蹟,讓我親眼看到了媽媽在修煉中一點點放下恩怨,變的越來越和善。如果有更多的人學法輪大法該多好,那就會有更多家庭會變的和睦安寧,更多的孩子免受單親之苦。

四、媽媽的修行

這是一次不被祝福的復婚,因為親朋好友都知道,此時的爸爸已經不再是當年的那個爸爸,他有各種惡習和外債,眼見下半生晚景淒涼,誰都想不到他還會得到媽媽的原諒。

從爸媽復婚到現在,又十幾年過去了。十幾年來,我雖然內心無法完全放棄對爸爸的成見,但對媽媽作為大法修煉者的胸襟由衷佩服。媽媽生活上把爸爸照顧的很好,經常給他講大法的美好和大法被迫害的真相。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爸爸多年在社會上形成的那些劣習,並非一朝就能徹底改變。有時我放假回家,看見爸爸甚麼都不做,卻對幹活做飯、忙裏忙外的媽媽指手畫腳,不停的說她這也不好、那也不對,把我氣的夠嗆。媽媽說他就這樣,天天絮絮叨叨的。要擱以前,她早就跟爸爸幹起來了,可現在修煉法輪大法,講「真、善、忍」,媽媽就一直努力忍。一開始是嘴上強忍著不還嘴,可心裏氣鼓鼓的。慢慢通過學法向內找,心態才漸漸放平,這中間真是經歷了一個挺痛苦的過程。

媽媽說,修煉了才知道一切都是業力輪報、因緣關係所致,甚麼事都不是無緣無故的,可能是上輩子欠爸爸太多,所以這輩子爸爸就總傷害她,說不好聽的話,就是磨她,讓她還債。她要聽師父的話,把生活中的苦當作修煉的機會,好好改改自己的脾氣。

這些年我看到媽媽逐步在變化,日漸褪去了凌厲之氣,說話和氣了,不再總是嗆著別人說;生活中寬容了,不再甚麼事都愛強制別人隨她心意改變;能為別人著想了,主動學習烹飪,甚至上網查菜譜,琢磨怎麼做菜好吃,儘量按照我們的口味做飯,而不是像以前那樣,飯菜清湯寡水的,也不管別人愛不愛吃。點點滴滴細小的改變看似不起眼,可對於一個已經年過半百、半輩子個性強勢、說一不二的媽媽來說,我知道她一定吃了很多苦,默默付出了很多努力。每一次的改變,都是忍與內省的過程,這個過程並不容易。

可媽媽卻願意這樣做。因為學法輪大法讓她有了無病一身輕的好身體,更有了思想上的新生。她在修煉中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是要返本歸真,而不是為了個人利益去爭鬥不休、睚眥必報。她明白了,因為以往、甚至以前的生生世世自己曾經同樣傷害過別人,所以才導致今生的痛苦。痛苦和幸福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不是無緣無故的。她得到了具有無上威德的法輪大法,知道了只有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去做事,才是真正的好人,自己的生命境界才會不斷的昇華。所以這些年跟爸爸生活在一起,再苦、再難、再生氣,她也要求自己按大法的標準去做,去改變自己半生的成見,去修出自己的善,努力讓自己成為一個符合大法要求、為別人著想的好人。

有一次放假回家,我和媽媽站在廚房門口聊天。說話的功夫,我看著媽媽的眼睛,突然發現,她的眼神是從未有過的柔和善良,我心裏不免一驚:這還是那個強勢的、犀利的媽媽嗎?從那以後,我每次回家都觀察媽媽,她的眼神真的完全不同以往了。眼神是一個人內心的折射,這是一個極不尋常的變化。現在的媽媽,說話處事能讓人感到是真正發自內心的和善,多年的修煉,真的已經讓媽媽從內心放下了那些傷害和怨恨。作為她最親近的家人,我真實的感受到媽媽脫胎換骨了,她變成了一個更好的人!

五、佛法的力量

復婚後,還完爸爸的債務,日子剛有好轉,爸爸卻在幾年間先後因腦梗多次住院,後來又因潰瘍性全結腸炎入院。出院沒多久,腸炎還未好利索,又患重症肺炎再度住院。大夫看了肺部CT後都拒收爸爸住院,覺的這人基本完了。歷次住院,都是媽媽全程陪護,我和丈夫只是負責開車接送他們,辦手續、跑跑腿之類,除此之外,根本沒用我們請假照顧爸爸,也沒為此耽誤工作和照顧孩子。

那次從住院到出院後將近兩個月裏,媽媽每天晚上頂多能睡兩、三個小時,爸爸一會要拉,一會要尿,一招呼她就必須趕緊起來,動作稍微慢點爸爸就拉床上了,媽媽一個囫圇覺都沒睡過。在醫院時,等了好幾天,等到了單間病房,媽媽終於有條件在屋裏學法煉功了,就抓緊一切空閒時間。在那種只能有極少睡眠還要連軸轉的極端狀態中,學法讓媽媽保持著良好的心態,煉功讓她有體力照顧好爸爸。

那時爸爸已經有了輕生的念頭,曾經年輕時那樣瀟洒行樂、無所顧忌的一個人,現在到了這步田地,心理落差很大。媽媽就時常開導他,悉心照顧他,告訴他法輪大法中講過,自殺是有罪的,自殺也是殺生,鼓勵他不要胡思亂想,要堅強起來。

要知道照顧病人,尤其這種瀕危的重症病人,真的是對身心的雙重煎熬。可是媽媽靠著大法賦予她的力量,堅強平靜的承受了所有辛苦。當時我跟同事說了媽媽每天不眠不休照顧爸爸的事,同事立刻說:「你媽身體真好,要是換了我媽,兩天就倒下了,血壓和心臟都受不了。」可我心裏明白,是我媽修煉了法輪大法,才有這麼好的身體和那麼頑強的意志,是法輪大法給了媽媽度過難關的力量。

以前,爸爸為了跟媽媽復婚而支持她修煉,但對大法並不真的全信,甚至有時媽媽給他講真相,他還不願意聽。自從得了腦梗,他開始跟媽媽學煉法輪功,身體康復的很快。有一天傍晚,爸爸在客廳看《轉法輪》時,看到書上在發光,還以為眼花了,仔細再看,書真的在發光。後來在全結腸炎和重症肺炎的雙重打擊下,爸爸奄奄一息,一米八的個頭瘦到一百來斤,人已脫相,眼看就不行了,醫院建議讓他回家養著,想吃點啥就吃點啥。可爸爸連喝水都費勁了。那時,親朋好友都已經做好給爸爸預備後事的準備了。

一開始,媽媽也覺的爸爸這回真的夠嗆了。後來她通過學法改變了想法,媽媽說,就只管盡心盡力好好照顧爸爸,而不去用負面思維想爸爸會怎樣。修煉人認為人的思想也是很重要的,媽媽不僅在自己心裏用正念去思考問題,更經常鼓勵爸爸,叫他多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這樣,在媽媽的照顧和鼓勵下,爸爸不知不覺中出現了神奇的好轉,從開始能吃小半碗醬油拌米飯,能每天靠牆坐幾分鐘,到後來隨著能吃飯,前胸後背和腿上都漸漸長出了新肉,慢慢胖乎起來了,也能下地走了,還紅光滿面的。

這真是鬼門關上走一回,誰也沒想到眼看要嚥氣的爸爸還能活過來。親戚朋友來看爸爸,都覺的這一前一後的變化簡直不可思議,也都誇媽媽把爸爸照顧的真好。可爸媽心裏都明白,爸爸做過很多保護媽媽和大法的事,經過媽媽這麼多年講真相,他也越來越認同法輪大法好,在這種醫院放棄治療、中西醫都啥招沒有的情況下還能活過來,是爸爸得了福報。包括這次潰瘍性全結腸炎,住院時大夫反覆問爸爸肚子疼不疼,還按壓他的小腹,爸爸都說不疼。大夫說這不可能,因為通過腸鏡看,整根結腸從頭到尾全是潰瘍狀態,沒一個好地方,一般人早都疼死了,可爸爸卻沒啥感覺,醫院的專家都覺的這不符合常理。我和媽媽明白,這是大法師父的慈悲,讓爸爸少遭了不少大罪。

那次康復後,爸爸學法煉功就特別上心。一個那麼愛睡懶覺的人,天天清晨四點多,不用人叫就自己起床煉功,雷打不動。每天下午還堅持和媽媽讀一講《轉法輪》。有時媽媽忙家務耽誤了時間,他就一個勁的催,說:「甚麼時候開始學法?」還逢人就講他煉功有甚麼感受:一條腿原來不知道疼(腦梗後遺症),現在卻有疼痛感了,腳趾頭也能靈活的動來動去,末梢神經開始恢復了知覺。

剛開始煉第二套法輪樁法時,爸爸胳膊舉不到位,右手因血脈不通都是黑紫的,而且對患有腦梗的爸爸來說,把手舉過頭頂這個動作是很危險的,醫生明令他不能做這個動作。但爸爸相信煉法輪功不會有問題,神奇的事發生了,慢慢隨著煉功,爸爸不僅沒出現任何危險,狀態也越來越好,手基本能舉到位了,手臂也不再黑紫,顏色都正常了。從出院後天天在家靠氧氣瓶支撐,到能自己自主呼吸,從一開始跟媽媽讀《轉法輪》上不來氣、發不出聲,再到現在讀起法來聲如洪鐘。爸爸切身體會到了法輪大法帶給他的變化,眾多親朋好友也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有時我覺的命運很奇妙,想破腦袋我都想像不到,有朝一日,這個曾經半生放浪形骸的爸爸,居然會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還時不時的用大法中的話鼓勵鼓勵我。我和媽媽都感歎、感激李洪志師父的慈悲救度之恩!

六、今是而昨非

媽媽從得法修煉,至今已有二十四年。回味這些年學習、工作、生活中的悲歡苦樂,恍若一夢,但媽媽修煉後身心的巨變、她給這個家庭帶來的祥和,以及她對法輪大法堅如磐石的信念,卻始終那樣真實、生動、光彩熠熠。

曾經,媽媽因修煉大法,屢遭「六一零」和國保大隊迫害,身陷牢獄無法照顧我,日子過的擔驚受怕,家庭支離破碎,我是別人眼中無家可歸的可憐孩子。後來,媽媽堅持修煉、講真相,周圍的環境也越來越好,我也從怕媽媽被抓的恐懼中到為媽媽敢於堅持真理而自豪。同時,法輪大法神奇的祛病健身功效也在媽媽身上一再驗證,已近古稀的媽媽看起來還是五十來歲的樣子,始終身體康健,讓我少了很多後顧之憂,被同齡人羨慕。

每年開春,媽媽都會幫姥姥擦玻璃。有一次,姥姥坐在炕上,看著媽媽在窗台上上下下、身體輕巧的幹著活,就喃喃的說了句:「你看,還是你身體好啊!」媽媽說:「是啊,我煉法輪功身體能不好嗎?」姥姥又問:「你說我這幾年心臟這麼難受,是不是總罵你罵的?」(媽媽受迫害後,姥姥反對媽媽修煉,經常罵媽媽,罵大法。)媽媽說:「可能是吧。你說江澤民迫害我們,你不罵他,總罵我幹啥?我們煉法輪功做錯啥了?」姥姥說:「是啊,是啊!」媽媽又說:「你看你身體這麼不好,天天在家閒著也沒事,就跟我煉煉功多好。」

不管之前姥姥如何反對媽媽修煉,媽媽一直堅持智慧的跟姥姥講真相。後來姥姥終於省悟大法是受迫害的,知道法輪大法好。為了祛病健身,天天起早跟媽媽一起煉功、學法,也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之前姥姥69歲時,被確診有嚴重的心梗,主治大夫是本地醫院的院長,也是本地最好的內科大夫。當時這個大夫告訴家屬,姥姥最多再活三年。後來不久,姥姥就開始跟媽媽一起學煉法輪功,加上媽媽和家人的精心照料,姥姥一直活到79歲。姥姥是後半夜坐在床上走的,脖子上還掛著媽媽送她的法輪大法真相護身符,神態安詳。我們都明白,姥姥能多活這麼多年,沒遭甚麼大罪,正是她後來改變成見,開始真心相信法輪大法得到的福報。

結語

因為媽媽被迫害,親友都曾跟著承受了壓力和痛苦,那段日子真是風雨飄搖,感覺生離死別隨時近在眼前。可是如今,親友們都見證了媽媽無病一身輕,見證了她因為修煉而挽回了一個破碎的家庭,也善待了落魄的爸爸,使爸爸晚年生活有了歸宿和依靠,也使我和我的小家庭以及公公婆婆都得以安心的工作和生活。

那些因修煉法輪大法而遭受無理對待、遭受迫害甚至失去生命的法輪功學員們,在慘烈的迫害中他們放棄了自己眼前的安逸,甚至冒著牢獄之災的威脅也要堅持弘揚佛法,向世人講清真相,讓越來越多的世人擺脫中共邪黨謊言的欺騙,召喚著人性的善良。他們做的是比通常意義上的懲惡揚善更加偉大的善舉,以對真理的堅守給下滑失控的人心重新帶來希望。

今年五月十三日,是第二十一個世界法輪大法日,也是尊敬的李洪志師父六十九週歲生日。我作為法輪大法弟子的家屬和受益者無以言表,謹以此文向李洪志師父及法輪佛法致以最衷心的敬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