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我們是90後 我們都修煉(1)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六日】我們是中國大陸的90後,曾經也像大多數年輕人一樣:個性自我、處處爭強、喜歡看電影、玩遊戲,愛面子、求認可、追求新潮。會為朋友大打出手,會與父母爭吵生氣。

我們也會暢想愛情,規劃未來,為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努力奮鬥。我們會計劃一切能計劃的事情。但是有一件事,卻從來都沒在我們的計劃之內,那就是──修煉。

2014年的夏天,法輪大法把性格迥異的我們聯繫了起來。從那以後,我們便相互陪伴,一起經歷了許多平凡又感人的修煉故事。

一、2014年,我們陸續得法

我們在北方一所一流大學上學,有一位共同的專業老師──王老師。他講課生動,下課還耐心給學生解答問題;平時呢,又沒有架子,幽默風趣;面對家長、學生的送禮也會委婉拒絕。

有一次過小年,很多同學都回不去家,他給學生打電話說:「幹啥呢?你們回不了家,怪可憐的,來我家吃火鍋吧。」我們高高興興的都去了,那次火鍋吃的是熱火朝天。

在大學裏,這樣的老師並不多見,學生都願圍在他身邊聽他講故事。後來,王老師對學生們講文化大革命、六四事件、天安門自焚偽案、還有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有的同學就疏遠了他,有的接受並認同了。我們幾個,不僅明白了中國發生的很多真相,做了三退,還追著王老師問:「有沒有法輪功的書可以看?」這一看,就是六年。

王老師和妻子都是法輪功學員,當時只修煉了兩年。後來他對我們說:「真的很感動,感謝大法一線牽,讓我和你們能一起提高,一起精進。」

我們每個人成長環境不一樣,性格不一樣,修煉後的疑問也不一樣。

麥子,是一個有點男孩子氣的女孩,王老師向她講真相時,她說:「退就退,有甚麼怕的,實名退!但是你要是讓我幹甚麼壞事,我是肯定不去的。我想看看你們這本書,可以嗎?」麥子看到大法書後,十分震驚,原來神真的是存在的!麥子就這樣學下來了,幾個月的時間,減了十幾斤重,身上所有的病症居然全消失了。

麥子修煉之前,總是愁眉苦臉,脾氣暴躁。她有本事,不吃虧,別人說一句,她能還十句。看不起和老師套近乎的同學,看不得欺負人的事發生。修煉之後,她明白了即使自己有理,也要考慮別人的感受。所以再遇到矛盾,心裏就想著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是有原因的,煉功人要忍,要按高標準去做。這樣,往往很尖銳的矛盾也化解了。她說:「修煉讓我覺的很輕鬆,很快樂,不再計較那麼多了。」

悠悠從小家人就教育她要「尖」一點,她總能記住別人教她的「成功經驗」。知道怎樣讓老師更喜歡自己,怎樣能得更高的分數和排名,方方面面都不落人後。在「過來人」的教導下,她早早遞交了入黨申請書,隔三差五就去辦公室幫老師幹活,是時刻為老師分憂的積極份子。但有一天,她突然見到了優曇婆羅花。

優曇婆羅花,一向被人們認為是傳說,所以悠悠一點也不相信,可是不久她真的在王老師家裏看到了優曇婆羅花,長在乾枯的葡萄上,透過放大鏡能看到裏面的花蕊,潔白而漂亮。隨後在王老師家的木頭上、鐵柵上、枯葉上、石頭上都開了很多這樣的小花,有些封存到今天已經6年了,依舊綻放如初。

悠悠感到有甚麼東西從自己的心裏被抹掉了,從前認為「現實」的世界,變的不再那麼實在了。悠悠問王老師:「我能不能學大法?」王老師說:「那你要想好,學我們這個法,不能用他來提高分數,也不能掙錢。」悠悠當時聽了很難過,覺的是自己從前做的太不好,都沒有資格學大法了,但還是忍著眼淚說:「想學。」悠悠說:「現在想想,那是得法前的考驗,看能不能堅定這顆心學下去。」悠悠剛學法時,就能雙盤將近一小時,法理也領悟的很快。在學校裏,她甚麼都不爭了,總是善心的幫助別人。說也奇怪,她不追求領先,反而更領先了。

悠悠的男朋友石頭,體弱多病。年紀輕輕,保養的比一般的女生還要精心,幾乎每個月悠悠都要陪著他去一兩次醫院,輸液打針。因為從小吃藥,手裏的藥特別多,同學有個頭疼腦熱的,都到他這來拿藥。學了大法後,再也沒吃過藥,他很感慨:「要是不學大法,我現在是死是活都還不知道。」

小夢經常躲著王老師,聽同學說王老師總講活摘器官啊,還有甚麼神啊佛啊,小夢很害怕。有一次,小夢去辦公室請教問題,辦公室只有王老師一個人,她原本想趕快走,但王老師看到她後,很負責的幫她解答問題。她實在不好意思馬上就走。慢慢的,王老師果然給她講起了真相。因為先入為主的觀念,小夢根本聽不進去王老師講的內容,內心祈求趕快有人來,這樣就可以走了。但是等了好長時間,就是不見有人來,小夢的心徹底涼了。既然這樣,那就認真聽聽,看王老師講的是甚麼吧。聽到後面,反而覺的王老師講的很有道理。

後來有機會又見到了幾位修煉的人,大家很熱心的給小夢分享她們學法後的親身感受。雖然有些事小夢聽不太懂,但她能感受到對方的真誠不是裝出來的,這在別人身上從沒見過。之後,小夢也走入了修煉。

漂亮的小桃比較任性,愛玩遊戲。有了弟弟之後,她感覺父母的愛被弟弟搶走了,經常和父母頂嘴。

修煉之後,她發自內心的意識到了父母的苦衷,變的體貼父母了,她主動照顧弟弟,輔導他學習,現在弟弟反而最聽她的話。有一次,小桃的母親在街上很大聲的訓斥她,她一聲都沒吭。後來母親說:「要不是你長相沒變,我真的覺的你不是我以前那個叛逆的女兒了,變化太大了。」小桃睡覺時,能聞到神奇的香味;打坐時,能感受到熱流衝下來。

沫沫敏感,偏執,有些自卑。相信有神論,所以一直在自己認定的標準內,做著符合「好人」標籤的事情:在利益面前總是退後一步,儘量真誠的對待每一個人。但沫沫周圍有一些「成熟」的大人卻不是這麼認為的,他們認為沫沫的行為與思想很怪異,不適合在社會中生存,便不斷的把那些為人處世的經驗強加給沫沫:為了得到優秀的學分而給老師送禮,為了獲得更多的榮譽而不斷的進出各種社團。在這種矛盾中,沫沫感到很痛苦,一方面覺的自己的想法沒有錯,一方面又不得不做著與之相悖的事情。

沫沫對人生感到很迷茫,不知道自己應該何去何從,想要逃脫這種處境,有時想一了百了,但她又害怕這樣會下地獄,沫沫可不想下地獄。沫沫想要灰飛煙滅,永遠不要再輪迴轉生了。

在大學的某一天,沫沫的好友小桃一臉鄭重的對她說:「你知道嗎?法輪功是好的!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是騙人的!」並邀請沫沫去一位老師的家裏聽他詳細的說一說。沫沫感到很震驚,從小桃的嘴裏居然能聽到這種話,但轉念一想,小桃這麼說肯定有她的理由。而且小時候總能在牆上看見「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句話,法輪大法是甚麼沫沫不知道,但說真、善、忍是好的,又有甚麼不對的呢?沫沫就和小桃一起去了老師家。

去了之後才發現,原來是教過沫沫的王老師。沫沫稍微鬆了口氣,雖然她一直很怕老師,但是王老師的人品很好,和其他的老師不一樣,沫沫很喜歡他。在王老師詳細的解答下,沫沫明白了當年人們談虎色變的法輪功原來是一種修煉,修煉法輪大法的人都珍惜生命,是不會做出自焚這種事情的。沫沫也明白了人為何當人,除了灰飛煙滅之外,還有其它的方法可以擺脫輪迴。沫沫很開心,之前自己堅守的東西得到了認同,有了歸屬感。「讀一遍書吧!」王老師建議道。於是,沫沫也從那天開始,邁入了屬於自己的修煉旅程。

小音看到天安門自焚視頻嚇壞了,從此就疏遠了煉法輪功的同學。偶然的一天,到了王老師家。王老師絲毫沒有架子,和她聊起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原來共產黨做了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簡直匪夷所思。這麼邪惡的黨,怎麼能是家長眼中的驕傲?能是好學生的標準?心裏的正義感讓她嫌棄惡黨的所作所為,也為自己身邊一個個為了入黨而巴結輔導員的同學感到不值。

小音想,應該有很多人和自己一樣,在無知的狀態下就被迫入隊入團。不清楚發過的誓言是甚麼,也不知道毒誓會靈驗,真是可悲。三退後,小音從老師家出來後,覺的內心乾淨輕鬆了許多。後來她回想,入黨申請書總是三番五次出錯,原來一切都在安排之中啊。不久後,小音也得法修煉了。

小天是個高冷的男孩。曾經的老師教育他:上大學後,要和繫裏的教授搞好關係,要爭取當班長,這樣,會增加拿獎學金的幾率;碰到個人利益的時候,就要去爭取,做人要圓滑等等。雖然內心有時也會鄙視這種行為,但在生活中卻經常把這些經驗當成做事的信條。

直到聽了王老師講的真相,小天才意識到人應該為自己的良心活著,不能糊裏糊塗在後天觀念中迷失了自己。老師還對他講了很多有關修煉中的真實故事,說法輪功能讓人按照真善忍修煉心性,提高生命境界。當聽到這些話時,小天內心中突然變的敞亮,升起了對修煉的嚮往。開始小天不清楚修煉的內涵,覺的買些佛珠手串掛上,就能信佛了,還想把這些讓子孫後代一代代傳下去。後來他看了法輪功的書籍,明白修煉不在形式,關鍵是要修心。小天隨和多了,做事處處為他人考慮,臉上常常是笑容,誰都願意和他聊天。

燕子是個留守兒童。孤僻倔強的她,經常靠一些勵志節目來鼓勵自己,可是越看這些,就越深陷名利、患得患失。但因為從小生長在信神的家庭,她相信這一切,在聽明白真相後,她立刻雙手合十,退出了邪黨組織。那一刻,她感覺自己從一片黑壓壓的東西裏走了出來,瞬間感覺身心輕鬆愉快了。

後來燕子主動看大法書,跟著麥子一起煉功,認識了很多善良的同修,感覺到一種從沒有過的信任和安全。慢慢修煉後,她知道了師父說的:「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踏實本份的做好自己該做的就好了,對畢業和找工作也沒有那麼迷茫和不安了。

過去,我們只是同學;修煉之後,我們感到了更溫暖的友誼。我們相約每天早上去教室煉功,晚上學法打坐,不僅身體更健康了,功課也變的更好了。因為我們不凸顯自己,處處謙讓別人,班級的氛圍也被帶動起來了。

畢業的時候,我們身邊有一半以上的同學都明白了法輪功是好的。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