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快樂的「臨時工」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兩次參加過師父的傳功傳法班的老弟子。儘管在這二十多年的助師正法中經歷了很多魔難,如今儘管已是六十多歲的人了,但我的身體越來越健康,沒有白髮,皮膚細嫩,紅光滿面,別人都以為我只有四十來歲。

我曾是當地的法輪功輔導站義務輔導員,去過省政府、北京證實大法,故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六年底,我受到了中共的種種迫害──非法傳訊、監視居住、關洗腦班、判刑等,從黑窩出來時我已是近五十歲的人了。

快樂是從哪裏來的

為了幫助我度過難關,原來單位的同事幫我找了一份工作,在一個政府機關做臨時工。兒子不同意,說:「你原來是這個單位的上級領導,你卻去那兒做臨時工,工資還這麼低,你不覺的丟面子我還覺的尷尬呢!」我對兒子說,我也是學法後想了許久才同意的。過去我特別愛面子,虛榮心也強,就是現在人們說的「高冷」,去原單位做臨時工,也許對去我不好的人心有幫助,還能解決目前的經濟困難。最大的好處是可以利用工作便利條件講真相。開句玩笑說,就當自己是孫悟空,現在只不過是鑽到鐵扇公主的肚子裏去玩一下而已。」兒子冷笑著說:「媽,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還想到政府機關去『搞事』啊!」我說:「法輪大法威力大,法輪大法照眾生。你看著吧,會有奇蹟的。」

剛到單位,領導只是安排我在辦公室打打雜,就是複印點資料,端茶倒水,搬東搬西的。後來又安排我去打理圖書室。由於單位剛換置辦公場地,許多圖書還沒開箱,現在又要開箱,又要上架,這件事在單位算是重體力活了。我二話沒說,就答應了。

在整理圖書時發現有一些攻擊大法的書,我心裏就想:這些東西都是毒害眾生的,謗佛謗法那還了得!存放這裏會給這個單位帶來災難的,應該馬上銷毀才行。我就馬上將這類東西清理出來,全部用碎紙機碎掉了。後來發現還有許多邪黨文件式的圖書,用天目看上去也是黑氣滾滾的,由於這樣的圖書數目不小,要請示局長才能銷毀。我急中生智就拿了幾本長了蟲子的「毒品」去見局長。我說,局長,有一批這樣的圖書都長蟲子了,如果不及時清理的話,就會影響到其它好的圖書,我的意見就是將這些都清理出來銷毀掉,再從新整理編碼。局長說,可以是可以,但從新編碼工作量很大,又髒又累的,你能吃得消嗎?我說:「沒問題。」就這樣我清理了上千冊這樣的邪黨歷史文件,又將剩下的圖書從新編碼上架,還將圖書室打掃的乾乾淨淨的。這項工作得到局裏領導和同事們的一致誇讚,說我能吃苦耐勞,又不計較名利。

師父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眾生也就成了你們救度的對像。」[1]我悟到我現在的工作環境,就是師父「將計就計」安排我講真相救人的環境,我應該做好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一切。

後來單位領導了解到我有寫作特長,就要我負責這個地區歷史文化古蹟的編研工作。由於工作的需要就要去市區的歷史古蹟、遺址察看、拍照。這些古蹟、遺址現在大都已成為旅遊點,遊人很多。我想這不正是我講真相救人的便利條件嗎?是凡我外出工作時,我就帶上一些真相不乾膠、真相資料,還有護身符、福字掛飾等,完成工作後就在那裏粘貼不乾膠。一般我不直接坐公交車回家,走上二、三站路,去大街小巷派發真相資料,見到能搭上話的人就講真相做「三退」,退完後再送上一個護身符或福字掛飾。

有時領導也會安排我去外地一些地方學習考察。說是考察,也趁機要去當地名勝古蹟參觀一番。我就會利用這個機會去講真相救人。為攜帶方便,一般是帶真相不乾膠和真相信。去到旅遊景點,讓領導們走前面,我在後面拍風景,一邊拍,一邊找好地方張貼真相不乾膠。

因為清理了這麼多的「毒物」,又可以利用工作環境講真相救人,心裏就感到特別的開心,每天都樂呵呵的,時不時還哼著大法弟子創作的歌曲。有一次局長見到我說:「你怎麼這麼快樂?有時我心裏特別煩惱,可只要見到你,受你的影響心情也就好了。就在我們這裏幹下去吧,有甚麼困難我們想辦法幫你。」

後來遇到原機關的一位老領導也是這麼說我:「你一個女流之輩,又是孤兒寡母,遇到這麼多的魔難,還這麼樂觀豁達。我們大男人都不能跟你比啊!我就想問問你,你的快樂是從哪裏來的?」我說:「是從修煉大法中來的呀!修大法是要把名利情看淡看輕,最後都要放下的。人世間的名呀利呀,生帶不來,死帶不去,都是過眼雲煙。把人世間這些東西看透後,又有大法指引我提高思想境界,當然就非常的快樂啦!」

每次奇遇都是安排

修煉的路上沒有偶然的事發生,一切奇遇都不是巧合,我遇到的所有人也許都是師父安排他們來聽真相,來得法的。這二十多年中,通過我講真相得救、得法的人不少,其中有各界政要,軍人、專業技術人員、更多的是普通百姓。其中有三次奇遇。

第一次是遇到我原來單位的領導。當時她是市政府機關一位副廳級幹部。不巧她突然間患了嚴重的眼疾,痛不欲生,治了很長時間也沒好轉。她打聽到了我的現狀,因機關的人都在傳,說我做了「臨時工」反而更快樂、健康,還年輕了呢。她好奇的找到我,說了她的情況,問我有沒有幫她解決痛苦的辦法。

我聽後很高興,心想,這不是師父安排她來得法的嗎?我對她說,你找我算是找對了人,只要你做「三退」,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大法師父就會幫你康復的。我還強調說,「你最好跟我一起修煉,將來你的命運一定會更好。」她說,現在她在官場,害怕啊!我問:「那你害怕病痛嗎?害怕死嗎?怕有用嗎?今天的人每天都在造業,怎麼能沒有災禍呢?相信我好了,現在只有大法在救人,只有大法師父能救人。」她說:「我就信你了,聽你的。但你要給我保密才行。」我就送了師父的《轉法輪》和一些真相資料給她,經常約她見面,教她煉功。不久,她的眼疾和其它一些毛病都好了。後來她還要我去她家給她年邁的母親講真相,做「三退」。她不但身體好了,很快官位還得到了升遷。

第二次是遇到一批我過世的丈夫生前部隊的同事。大約有二十來人,他們約定每月聚會一次。這些人當中只有一、兩位是我見過的,其他一概不認識。他們打聽到我從監獄出來了,召集人就約我去參加他們的聚會。每次我都會準備一些真相資料帶去,給他們講真相。

剛開始他們都勸我說,「我們都知道大法好,你修煉身體好,顯得很年輕,但目前形勢不好,你自己偷偷在家煉就行了,不要再去冒險了,我們都替你擔心。」我不斷的跟他們講:你們都是有緣的善良之人,都是師父要救度的人。如果我只顧自己得好而不顧別人得好,那不是太自私了嗎?我並沒有要求你們同我一樣去「冒險」,只是要你們退出那個邪惡的黨、團、隊,認同「真、善、忍」大法,就可得到神的護佑,將來遇到大災大難能保平安。

通過多次的講真相,他們都做了「三退」。而且其中有幾位有緣人還時不時的主動約我見面,要真相資料看。

第三次奇遇是遇到了一位出版社的高級編輯。因為我寫的編研材料單位領導看了以後覺的很好,想投資將我寫的書從原定的「內部發行」提高一個檔次,聯繫出版社公開出版。我就聯繫到了一個省出版社。當我去出版社那天就巧遇一位高級編輯來接待我。

這位編輯看到我寫的初稿後,誇讚主題新穎、文筆也不錯,就很感興趣,說她要親自來編輯這本書,將這本書作為他們出版社今年要推向市場的優秀圖書來設計。由於業務方面的事宜,她常常與我約談,有時還請我吃飯。後來她告知我,她患了嚴重的抑鬱症。失眠,厭食,情緒低落,亂發脾氣。早些日子莫名其妙的同出版社的社長吵了一架,搞的社長很難堪。社長很生氣的說,要麼把我調出這個單位,要麼解聘我高級編輯,降職去做後勤。

她說,「現在我都急得要跳樓啦!」我說,如果你信任我的話,我可以幫你。於是就給她講真相,首先要她做「三退」。她說她是民主黨派,對中共那一套極左的東西很反感。但年輕時入過團、隊。我說,那也得退啊,因為你發過誓。她就同意退了。我還告訴她要經常誠心的念九字真言「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對於她抑鬱症的康復一定有益處。她也答應了。後來的約談中,我送給她一本《轉法輪》和一些真相資料。我讓她有時間就看看大法師父的這本經書,這是你真正能解脫痛苦的最好法寶。她點點頭接受了。我還建議她去社長那裏誠心道歉,請他諒解。

過不久,她興高采烈的請我吃飯,說有好消息告訴我。她說,我送給她的經書《轉法輪》她認真的看了,這真是一本奇書啊!她讀著讀著,抑鬱症不知不覺真的就好了!現在能吃能睡,心情特好。而且社長也原諒了她,還大會小會的表揚她敬業,業務水平高。她還告訴我,我寫的書社長也同意了她的建議,被列為該社今年的優秀圖書推向市場公開發行。

見證大法救人的神跡

二十多年來,我在修煉心性上,在講真相救人上感悟良多,也見證了大法和師父慈悲救人的神奇故事。選擇幾例寫出來以證實大法師父的浩蕩佛恩。

我們單位有一位專業攝影師,也同我一樣是技術合同工。局裏安排他幫我完成編研材料的一部份插圖方面的工作。我發現有段時間他愁容不展,就問他:「你最近怎麼啦?」他說,他和妻子準備生二胎,後來他妻子懷上了,在懷胎七個月時檢查出小孩患有嚴重的腦積水,輾轉去了幾個醫院,醫生都建議引產拿掉孩子,說生下來就需要醫治,要花費昂貴的醫療費不說,還不一定能夠治癒,還可能成為痴呆兒或弱智兒,給家庭帶來痛苦。現在他們整個家族都為這件事情發愁。

我對他說:「你不要著急,慢慢聽我說。你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功的,大法是高德大法,是救人的,非常神奇的。李洪志師父的慈悲是博大的,救人是我們大法弟子的責任。在我們大法弟子中,患絕症的大有人在,但後來因為真修大法都神奇的痊癒了。你這個孩子,我堅信大法師父會救他的,但你們全家必須按照我所說的去做:一是全家退出邪惡的黨、團、隊組織;二是要清理家中的環境,將家中一些亂七八糟的假氣功書和從廟裏請回來的假經書和一些假神牌位都清理乾淨。清理完了之後,在家中張貼我給你的一張真相福字和掛曆等,這樣家中就充滿善良與吉祥;三是建議他們夫妻倆每天抽時間讀《轉法輪》,聽《普度》、《濟世》等大法音樂。常人都講究胎教,讓未出世的孩子聽法,是最好的胎教。

聽我說完,他全都答應了,而且他們家的人,包括他母親、岳母等為了救這個孩子都答應積極配合。

一個月過後他妻子去醫院檢查,小孩腦積水症狀消失,醫生們都感到很驚奇,還建議他們去醫學院作特例追蹤調研。他們怕麻煩沒答應。後來足月生了一個大胖小子,全家人高興的了不得。現在小孩都上小學了,健康又聰明。他們全家人都很感謝大法師父和大法的慈悲救度,都說這個小孩的命是法輪功師父給的。現在,他們全家都走入了大法修煉。

我在這個單位做「臨時」工近八年,經歷過三位局長。剛去單位的時候,那位局長已近退休。突然他發現脖子上長了一個瘤子,越長越大,去醫院檢查、化驗說是淋巴癌,急得不得了。我就去他辦公室講真相。他說,他一直身體不太好,1999年前單位同事給他介紹過法輪功,他也看過《轉法輪》,也知道大法好,只是自己放不下名利,後來又因為大法遭迫害,心裏害怕,沒有走入修煉。現在得了絕症也不枉然。我說,看來你還是有緣人哪。俗話說「亡羊補牢,為時未晚」。你現在按照我說的去做,就有希望。我就建議他做「三退」,常念「九字真言」,他都答應了。

由於他的妻子退休前是醫務人員,堅持要他去醫院做切除手術。我說,不管你做不做手術,都要常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這樣才能幫你度過劫難!他雖做了手術,卻沒做化療,堅信我講的常念「九字真言」,還常看我送去的真相資料。不久他就康復了。我們都知道,淋巴癌的死亡率是極高的,他能很快的康復,就是得到了大法師父的慈悲救度。

還有一件是最近發生的事情,特別神奇:我弟弟、弟媳都是從事教育工作的,放寒假本來要來我家過年,已買好了12月20日的高鐵票。後來他說,武漢的堂弟突然電話報喪,說他80多歲的老母親在12月16日去世了,通知親戚們18日去弔喪。因此他改簽了21號的票。我在電話中勸他不要去,說武漢已經發現有瘟疫,已鬧得沸沸揚揚的。他不聽,說親戚們商量好了,都派代表去,況且他和堂弟關係很好,不去不仗義,堅持要去。

我沒阻攔住他。21號上午,他打電話說,他們已經在開往我市的高鐵上。他覺的不對勁,喉嚨痛、咳嗽、有點發燒,現在他決定中途下車,返程回家去做治療。我馬上告訴他,我早就同你講過,遇到危難要誠念「九字真言」,能保平安啊。他說,「這次太大意了,以為自己身體還好,有僥倖心理,到武漢也沒想起要念九字真言。這次我信了:不聽姐姐言,吃虧在眼前。從現在開始,我會一直念,一直念到痊癒。」

他回到家裏後,武漢已宣布封城,他住的城市也接著封城。他在當地傳染病院隔離治療,弟媳也被強制隔離在家。每天有社區醫護人員上門量體溫。沒幾天,他來電話說,他退燒了,症狀也消失了,醫生說,症狀疑似肺炎,但核酸檢驗顯示為陰性。沒幾天他又告訴我,他完全康復了,醫生說,有些肺炎是核酸試劑都檢查不出來的,因此,他康復後,要在醫院隔離半個月。回家後,還要在家隔離半個月。

現在我弟弟已出院回到家中,家中一切安好。他打電話說很感謝我對他的關懷。我說:「你應該感謝大法師父才對,因為你早就退出了邪惡組織,一直也支持姐姐修煉,善待大法天賜幸福平安嘛!」

無盡的感恩

師父說:「修大法也是有福份的,但是修煉起來會有魔難,這一點是肯定的。」[2]

我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多年,無論在身體上的消業承受,還是心性上的魔煉過關,最神奇的是徹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方面,多次的有驚無險,由於有師父的看護,我都幸運的從血與火的歷煉中走了過來。現在,我不但身體越來越好,顯得很年輕,智慧也日漸增高,天目也開了。在經濟上也否定邪惡的迫害,有了一份穩定的收入。

我在這個單位作「臨時工」近八年,在我滿五十五歲時,單位花了十幾萬幫我補交了社保資金,辦了企業高管退休手續。我自己也去市民政局申請了關於軍烈屬的各種困難撫恤和補貼,加在一起也相當於一個公務員副處級別的退休待遇。我想,是凡得法者就是這個宇宙中的幸運兒,我也就是因為實修大法,師尊在看護著我。

大法弟子隨師正法二十多年,講真相救人也做了二十多年,使得無量眾生得以覺醒、拯救。在今天「瘟疫」肆虐的危急時刻,我以我的修煉故事再一次告訴未醒的人們:在這場「瘟疫」面前,要徹底識破中共邪黨以及它們鼓吹的「共產主義」、「無神論」、「進化論」的欺世謊言,看清中共邪黨毀滅人類的險惡目地,回歸到信神敬神、修養心性、提高道德的人類正途上來。摒棄邪惡,退出邪惡的黨、團、隊,誠心認可「真善忍」大法,才是走出這場「瘟疫」大劫的唯一的光明大道。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