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大法救了險被放棄的雙胞胎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四日】二零一九年十月份,我度過了一段非常痛苦的日子。然而當我在這苦難中,從默念「法輪大法好」開始漸漸走入了大法修煉。期間丈夫也開始真誠的默念「法輪大法好」了。這個過程也是我的兩個早產雙胞胎外孫從幾乎被放棄轉為重生的過程。我把這個過程寫出來,借「五﹒一三」這個歡慶節日,衷心的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救了我的兩個外孫的命,給我家帶來如此大的福份。

我的女兒在二零一九年夏天婚後自然受孕懷了雙胞胎。在懷孕二十二週做四維檢查時,被查出宮頸機能不全,宮口已呈U型開放,意味著要流產。醫生建議在家臥床靜養一週。一週後複檢時胎兒的胎位越來越低了,流產的風險更大了,醫生建議馬上住院,連夜做了宮頸環扎手術,並讓女兒頭低腰臀高倒控臥床,住院保胎。一切日常生活都在病床上進行,吃喝拉撒都靠女婿或者是我的幫助完成,對她來說自己翻個身就算是活動了。

當時婦產科主任說即使做宮頸環扎手術,最多能保半個月,胎兒依然會自然掉下來的。我們懷著無比恐懼的心情艱難的過一天算一天。

我的母親和我的兩個姐姐都修煉法輪大法。她們告訴我和女兒,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化險為夷,平安無事的。我的大姐還給我的女兒送來了裝有大法弟子創作的音樂的播放器讓她聽,於是,在女兒保胎期間我就開始默念姐姐告訴我們的「九字真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大法師父保護我女兒和腹中的胎兒。

女兒艱難的保胎一個月後,在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九日那天,女兒宮縮明顯頻繁。產檢時,醫生說胎兒的頭已經出來了。這就意味著女兒只懷孕不到二十八週的胎兒要出生了,而正常出生應是四十二週加六天。

醫生和護士緊急把我女兒推進了產房,在推進產房的瞬間,醫生大聲的問:胎兒是二十七週+6,生下來如果有呼吸、有哭聲,家屬同不同意搶救?這時我的女婿連想都沒想的回答:孩子太小,沒發育好,以後會面臨腦癱痴呆的風險,我放棄搶救。

其實,女婿有這樣的想法也不是沒有道理,因為這倆孩子在母體裏孕育的時間是二十七週加上六天,這是臨界於流產和早產之間,時間太短肯定存在著發育不全的問題,而且本來就家境貧寒,女婿覺的根本就無法承擔從經濟上到精神與情感上的這種沉重負擔。但是想到即將到來的兩個小生命,我實在無法接受這樣的現實。

醫生把女兒推進產房,迅速把環紮術後的手術線小心的拆下來,時間在下午一點五。第一個外孫出生了,體重一點八斤;七分鐘後,第二個外孫也順利的出生,體重二點二斤。這時醫生說:孩子出生順利,過程中沒有缺氧,哭聲清脆,值得搶救。讓把孩子的包被拿來,給孩子包裹上。我讓女婿去樓下車裏拿,催促了三次,半個多小時過去了,他仍然沒動,他還是堅持放棄這倆孩子。

這時,我丈夫也和女婿意見一致,放棄搶救。丈夫對我大喊大叫,說孩子爸爸都放棄搶救了,你幹嘛還要堅持搶救?以後孩子有問題,你擔得起嗎?你不落埋怨嗎?你花的起錢嗎?這倆孩子救活了沒有百八十萬,也得五、六十萬,你有錢嗎?

看到眼前一心想要放棄孩子的父親,與在我身後一直發怒的丈夫,再想到在產房內剛剛來到這個世上光著身子無人顧及哇哇哭叫著的兩個小生命,此時的我已經接近崩潰,說服不了他們的我,泣不成聲的給我的大姐打電話,說清了過程。修煉法輪大法的大姐在電話裏大聲的對我說:「那是孩子,是生命,你讓醫生把哇哇哭叫著的孩子給扔到垃圾筒裏嗎?必須得留下孩子!」大姐又給我丈夫打了電話說:「那是孩子,是生命,是兩個活生生的人呀,怎麼能放棄他們生存的權利?人必須要善,必須要救孩子!」

這時醫生又催要包被,說產婦要求對孩子進行搶救,趕緊把被子拿來,把握住搶救時間。於是他倆才不情願的把孩子的包被拿了過來。此時新生兒科的醫生和護士已經來到產房接診這兩個新生兒了。辦理了住院,孩子住進了保溫箱,這時我的兩個姐姐也已經來到了醫院,對我丈夫說:「心誠意誠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有大法師父的保祐,一定會沒事的。默念法輪大法好,從而遇難呈祥起死回生的實例多的數不勝數。」姐姐讓我們一定要相信大法的法力。

隨之而來的就是花銷問題,孩子住院第一天,一個孩子就花了一萬四千元,女兒的婆家經濟條件不好,是很窮困的家庭,我家是工薪階層,巨額的醫療費對他們新婚夫婦來說,這是個莫大的壓力。每天還要頂著醫生傳來的壞消息的各種折磨,醫生交待,因為孩子太小,各個臟器功能都不完善,還都沒發育好,隨時都有死亡的可能:不會自主呼吸,即使用呼吸機都可能出現呼吸驟停;不會吃奶,只能插胃管餵奶;不會排便,靠灌腸排便;貧血,血小板低,每週都要輸血,輸血小板……

面對這些折磨,還要解決錢的問題……修煉法輪大法的大姐,早就看出了這個問題,在她自己經濟很緊張的情況下,給了我一萬元錢,說這錢不用還,拿去給孩子救命吧。在我大姐的帶動下,我大哥、二姐及我八十多歲的老母親每人都給了我一萬元,我兄弟姐妹六個及許多親朋好友也都伸出了援手,這樣就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

孩子住進了保溫箱後,我每天都會想著兩個孩子的模樣,按姐姐的囑咐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祈禱大法師父保護這兩個孩子,能讓我們把這兩個孩子平安抱回家。插著各種管子的兩個小生命,每天插管餵極少量的奶,就這樣熬到孩子出生三十二天的凌晨三點時,醫生打電話給女婿說馬上到醫院一趟,說老二呼吸困難,需要拍片檢查。我和女婿急忙趕到醫院,給孩子拍片,同時醫生交待,說老大老二都是肺內感染,老大不嚴重,老二感染很嚴重,同時老二還有肺出血,貧血嚴重,血小板減少,腸道功能不全,雙腎分離,這些都很嚴重,隨時會有生命危險,讓家屬做好放棄的思想準備。

那晚,我一夜沒睡,第二天我給兩個姐姐和我的母親打電話,告訴她們幫助這兩個孩子。大姐對我說:「小妹呀!我跟你說,咱們家都是普通的工薪家庭,沒有家財萬貫,沒有那百八十萬的,即使咱們現在能拿出來一百萬元錢,你給醫生,讓醫生保證讓這倆個時時都危在旦夕的孩子能平安健康的活過來,哪個醫生能給你這個保證呀?你本身就在醫院工作,咱們家裏有好幾個醫生,誰都不能做這個保證呀,也不是有錢就能換來健康的。你就心誠意誠的念『法輪大法好』吧,就求大法師父救這倆孩子吧,只有法輪大法才能救命,只有法輪大法才能創造奇蹟。」

聽大姐這麼說,也就堅定了我的信念,我雖然知道家裏親人修大法都挺好的,但是,這事落到我身上,又關係到兩個小生命的生死存亡,真有點茫然不知所措。那就聽信姐姐的忠告吧,於是,我就每天心誠意誠的頌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孩子在保溫箱期間,家屬是不允許隨意探視的,只有每週二、週五下午給孩子們送必需品時,有幾分鐘的隔窗相望的所謂的「探視」。但是每天我都會去醫院,站在孩子住的新生兒重症監護室門前,專注的默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讓重症監護室裏的所有小生命都能感受到我對他們的祈福,包括我的兩個小外孫。有時候,我站在重症監護室門外,因為是玻璃門,護士能透過玻璃門看見我在外面靜止不動地站立,就會開門問我:「你有事嗎?」我忙說道:「沒事兒沒事兒,我在等醫生。」就這樣,我虔誠的不斷的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這段時間,我的母親和我的兩個姐姐及我的女兒,就是靠著對法輪大法的信念走過來的,每天就不停的默念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九字真言,盼望著奇蹟的發生……

奇蹟真的發生了!老大在保溫箱裏住了六十九天以後轉入普通病房,由一點八斤長到了四點二斤,老二在保溫箱住了七十八天後,也轉為普通病房,體重由二點二斤也長到了四斤。老大有腹股溝疝氣,當時這兩個小生命都不能自己排便,靠灌腸排便以外,其它功能都很正常。老大在住院七十三天後出院,老二在八十七天後也出院了。

出院後醫生建議隨時觀察老大的疝氣情況,只有手術才能治好。老二排便問題建議去瀋陽或北京專院治療。因為臨近過年,後來又發生武漢肺炎重大疫情,封城封村,沒能再去北京給孩子看病。這次出院後他倆都是靠灌腸來排便。大姐告訴我,給孩子放法輪大法師父的講法聽。我的女兒就每天給孩子放大法師父的講法。

如今,兩個孩子現在都能自己排便,老大的疝氣好了。現在兩個孩子壯實、可愛。孩子的爺爺奶奶看著白胖胖的兩個孫子,也是喜不自禁的,合不攏嘴的樂。當初兩個孩子的爺爺奶奶,都強烈的表示要放棄搶救的。大法的奇蹟和師父的慈悲保護,讓兩個孩子免去了很多痛苦,我們也省下了很多的錢。

直到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二日,老大的體重已經長到了十二斤半,老二的體重只比老大少二兩。最近去醫院複檢,兩個孩子的各項指標都很正常,身體都很健康。

這是法輪大法創造的生命的奇蹟,把不可能的事情變成了現實。由衷的感謝大法師父救了我的兩個小外孫的命,感謝大法師父救了我們這個貧困的家庭,我要誠心的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18/185065.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