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513】人不給天給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一日】在單位,大家都知道我老實本份。在同事和領導的眼裏,我像一杯平靜的水,不會為名利熱血沸騰、微起波瀾。按說,像我這樣不會說、不能道,又沒人脈的人,這年頭,晉級漲工資的雨點很難落到我頭上,更別說想給孩子找個好工作了。

可是我修煉法輪大法了,大法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我確實有深刻體會。下面,就說一說我晉級、孩子找工作和妻子找工作的事。

一、我晉級的故事

我的單位有三百多人,技術人員就五十多人。單位幾乎每年都有一兩個晉級名額,晉上後,每月工資多五百多元,這是塊肥肉。認為自己條件差不多的人,都想方設法去爭取。晉級條件大概分為三個方面:工作業績,包括各種榮譽證件,民主評議,領導打分。每年晉級時,單位同事都暗中使勁,絞盡腦汁,花錢買假證書,不擇手段爭名額,給領導送錢,請同事吃飯。

吃飯的時候,頻頻勸酒,喝到高潮時,便自然而然的吐露起「辛酸事」,大家心領神會,表示「肯定幫忙」。有的直接說:「有勞各位,請大家投我一票……」民主投票前,參評人員要述職報告,實際上都是打感情牌,說些讓人同情的話。誰家生活啥樣,大家都知道,雖心照不宣,善心下,不少人還是能投一票的。

我想,我修煉法輪大法了,既不能做假,又不能送禮,我做事要堂堂正正。可堂堂正正往往就搶不上槽子,被甩在後面,有的比我晚來的技術人員都晉上了,我這個領導嘴裏的老技術骨幹還沒戲。每年晉級後,都有人為我不平,說:「你咋就不能活泛點呢?你看某某……」給領導送錢,我不是不會,但是作為修煉人,我不能那樣做。

回到家裏,妻子罵我「熊餅子」,我解釋說:「就是晚幾年唄。」我安慰她:「雖說一個月少掙幾百元,但這些年,我身體好,不用吃藥打針,家裏甚麼事都順,生活比誰差啦?非得撕破臉皮去爭晉級那點錢幹啥?」妻子認可,就是這塊肉沒吃到嘴,心裏不舒服。

單位的人都知道我修大法,對我人品也佩服,說我厚道,不做傷人事。一個和我關係不錯的同事說:「你太傻了,咋不開竅呢?你是老技術人員了,得去爭呀,有啥丟人的?」他告訴我一個秘密:「我甚麼條件沒你硬,拿上兩萬元,往領導桌子上一拍,就這麼簡單,搞定了。」我說:「我跟你不一樣,你也知道,我有信仰。」

話雖這樣說,有時心也酸。晉級沒晉上,還有個臉面和自尊問題,這是做好人最難的地方。現在的人評價人,看誰錢掙得多,誰就能耐,管你工作幹得咋樣。相反,只悶頭工作的被當成「傻子」。

有一年,我打算參評,和競爭的幾個同事比,我很有優勢。可這時,有一個老技術人員找我說:「你看,我馬上就要退休了,你幫幫我,今年就別參加了。」我畢竟是修煉人,我不能為了眼前的利益,讓他對大法有不好的認識。況且,他很接受大法。這次晉級的機會,對他一生都是最後一次。我沒猶豫,就說:「行!」他很感動。

又一年,當我再一次打算晉級時,又一個老同事找我,他幾乎是哀求:「過年我就退休了,今年是最後一年,唯一的一次機會,晉不上,死都閉不上眼,你人好……」他眼都不眨地看著我,「我知道,在咱單位,只有你能幫我,我給你磕頭都行!」他家困難,欠債不少,他經常跟同事借錢。我想,我學大法,應該讓他看到大法弟子的胸懷,也希望他通過同事的表現能夠正確對待大法,給自己帶來福份。我說:「行!你一定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祝你好運!」

我雖然讓了他,但心裏還是有一絲隱隱的不舒服,為啥?他對我學大法說過不少難聽話,當我面不說,背後跟同事說:「他(指我)要是跟我爭,我讓他飯碗沒了。」這話是威脅,要是常人就結仇了。傳到我耳朵裏時,我也有想法:「真是小人,講真相你不聽,你知道法輪功是咋回事?跟風瞎咋呼。」但是我想起師父說的:「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我說修煉人是沒有敵人的」[2]。我想,遇到甚麼事情都要無怨無恨,我照樣和以前那樣對待他。

可是沒想到,他的假證書太多,參評時被競爭對手告發了,沒晉上。我想,也許是他不能善待大法的緣故吧?

在我參評那年,妻子那段時間盡做好夢,花呀鳥呀上山啊,每天都心情美美的。那一年,我順利評上,領導以最高票數通過,職工投票也令我感動。上級技術領導考核時,一個評委問我:「以你的技術能力,應該早一些就晉上呀?」我把自己讓名額的事說了。他很感慨地說:「你這給我們上了一課呀!」

我沒送禮,沒請客,沒弄假證書,沒托關係,順利晉上高職,同事都服氣,有人覺的我的晉級不可思議。妻子說:「沒想到,你這個『熊餅子』也能出息一回!」我說:「人不給天給!」

師父說:「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看得出來,妻子相信這話。

二、再說說孩子工作的事

孩子畢業後在城裏打拼,工作一直不固定。掙的那點錢,去掉吃飯和住宿,月月得家裏給郵五、六百。妻子發愁,常跟我念叨:「咋辦呢?咱家也沒門子,找誰給孩子安排個好活呢?」我說:「咱們能安排的了嗎?把心放下,有老天管呢,不用急!」妻子懂得我說的「老天」。孩子相信大法,有大法師父管著,不會差,我深信這一點。

妻子心順時,不吱聲;心煩時,就嗆我:「你不花錢托人?孩子就有好工作啦?」我也不跟她爭。哪個家長都希望孩子高人一等,卻不知道命裏有沒有,都是瞎忙活。對於兒子,我從沒想過他將來會有多大造化。從小到大,我一直注重他的品德教育,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教導他。告訴他:「做人一定要正直,不撒謊,天道酬善。」他只要心地善良,不惹禍,走到哪,我都放心。

兒子也確實心善。他在一個大城市打工時,有一次,他發現公司老闆賣保健品說假話,坑騙老年人。他一看,這是啥呀?我不能跟著老闆說假話騙人哪!他毅然辭去工作。孩子有這份善心,我想將來肯定錯不了。此外,兒子對我學大法也很支持,妻子偶爾發火說我時,孩子總站在我一邊,勸他媽:「我爸不會幹家務活,你就多幹點,老訓他幹啥?」孩子一說啥,妻子就不吱聲了。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跟一個遠方親戚打電話閒聊時,他無意中提到我兒子工作的事,我說:「我沒人脈,孩子打工挺累,掙錢也不多。」親戚說:「我有個朋友在外地一個公司,看看他能不能幫上忙。」當時也就是說說而已。我心想,就算真能辦成,要花多少錢還難說。

沒想到,孩子到那家大公司去應聘,還真被錄用了,有五險一金,工資也不低,休假時也開工資,專業還對口。我沒送一分錢的禮,妻子也感到神奇。我說:「這是修大法帶來的福份。」她不再像以前那樣拿話嗆我了。

三、最後說說妻子

妻子原來在一家私企小廠打工,幹計件,活挺累,掙錢不多。加班時,兩頭不見太陽,一個月還掙不到三千元錢。她一直想找個好點的工作。為這事,她常在我面前訴苦。我說:「不要為這上火,命中有的跑不了,命中沒有的,你也求不來。」

我發現,妻子越變的和善,家裏的事就越順。在我多年的修煉中,潛移默化的也影響著她,她脾氣比以前好了,對母親更加孝順,也樂於幫助別人。這是我最高興的,我也沒有想到她會有甚麼好一點的工作。

一個偶然的機會,一個單位主管碰見我,跟我說:「我這有個空缺,你問問你家嫂子,能不能幹?能幹就來試試?」我回家一說,妻子說:「我去試試看!」一試,還真行,馬上決定錄用了。單位環境好,活比原來輕鬆,工資也比原來高,還管吃喝。妻子很高興,跟我說:「就這件事你辦的挺長臉!」她跟她妹妹說起這些家事,妹妹也高興地說:「咋好事都讓你家攤上了呢?」

我心裏清楚,我的晉級、孩子的工作和妻子的工作變化,是我修大法的福報。當我按照大法的要求替人著想的時候,當我默默為別人付出的時候,當我在利益面前不爭不搶的時候,表面看我吃虧了,但老天給記著,該有的,老天會給你。可以說,沒有大法的救度就沒有這一切。

願所有的世人都能聽聞到法輪大法的福音,並相信法輪大法,都能得福報,這是我真誠的心願。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芝加哥市法會講法〉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5/19/185096.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