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賜給我們全家無限的福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七月中旬得法,那時我多病,嚴重的神經官能症、胃病、慢性闌尾炎、乳房裏面有根筋痛、走路時不知甚麼時候後腳跟的一根筋直通後腦勺,後腦勺痛的特別難受,子宮糜爛、中耳炎、腰部有時脫節、累了手腳還抽筋。醫生說我將來會癱瘓,丈夫害怕我癱瘓,借錢給我看病,打針吃藥,拔罐子,打封閉針都不管用,又添新病頭晃。我和丈夫都是老師,每天上班,還種著一垧八畝地,上有兩位老人,下有一雙兒女正在上學,只好咬著牙活著。

一九九六年女兒在北京幼兒園工作,經人介紹,女兒學了法輪功,女兒回家給我帶回一本《轉法輪》、濟南的師父講法錄音帶與師父法像。女兒教會我五套功法動作,並說:「這個功法不是誰都能學的,有緣份的人才能得到呢!就看你有沒有這個福份了。」我迫不及待的捧起大法書,又看師父的法像,打開錄音機聽師父講法,越聽越愛聽。聽到第二講天目的問題時,就體驗到師父講的狀態:「前額都會感覺到發緊,肉往起聚,聚起來往裏鑽。」身體被一種能量包圍著,身體非常舒服。

剛得法的初期,一天是星期日在家休息,每次來例假都比較正常,可這次血流的特別多,洗換都來不及,血是紫色的,還帶有小血塊、血餅,就這樣流了好幾個小時,我心裏也不覺的害怕,心想:哪來的那麼多血呀,只感覺腿有點酸,其它都正常。噢!這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呢!幾個小時過去後,身體一身輕,我心裏別提有多高興了。

我和丈夫除工作外,還種了三畝西瓜,早晨丈夫到市裏賣菜,買了幾張餅回來,我倆邊吃邊往地裏走,給西瓜授粉。不到十一點丈夫又拉又吐,我只好自己給西瓜授粉,過了二十分鐘我也又拉又吐,頭暈無力沒法幹活,我倆只好回家。丈夫直接去衛生所打點滴;我渾身無力,就躺著聽法,兩天了一口東西都沒吃,婆婆害怕了,叫我也去打點滴,我說沒事,第三天感覺餓了,吃了兩碗粥,我好了。可丈夫打了一週的點滴也不精神,渾身無力,他說:學大法的人和不學大法的人就是不一樣,大法太神奇了,叫人不可思議。

一次我在自家院裏種飯豆,種完飯豆出了一身汗,不到半個小時就感覺脖子發癢,用手一摸有小疙瘩,不到一個小時全身快速的起了滿身疙瘩連成一片,特別是脖子感到像抹了幾層厚厚的泥巴,除了臉、手、腳上沒有之外,其他遍布全身奇癢通紅,還很厚,不摸還好點,只要一撓疼痛鑽心。家人讓我用艾蒿水洗洗,我想那是常人的辦法,我是修煉人,師父說:「每一件事情都不是偶然的。」[1]我查找自己的原因,一是舊勢力來迫害我;二是我修煉的層次提高了,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把業力推出身體的表面。師父說:「我們身體會突然間感覺不舒服,因為還業,它會體現在方方面面的。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的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將來還會給你出現這種情況,給你造成這種錯覺,讓你感覺到他好像不存在,都是假的,就看你能不能堅定下來。」[2]師父的法又堅定了我過病業關的信心,我自己問自己能過去嗎?我堅定的說一定能過去,說完就覺的師父就在我身邊,吃苦就是消業,七天就好了。這要是個常人就得打針、吃藥、住院也不一定好的這麼快,我的親身經歷又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那年外孫兩歲多,剛會說話我就教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師父好」,教他背《洪吟》。這孩子平時有個習慣,每天早上都要到我房間來,和姥姥趴一會,我就教他背《洪吟》,他很聰明,也能記住。那年冬天的一個下午,孩子突然咳嗽不止,一咳嗽身子捲成一團,憋得滿臉通紅,好像百日咳的症狀,還喘不上氣來,我就讓女兒快到衛生所給孩子看看,不到半個小時女兒抱著孩子就回來了,女兒說:「是急性肺炎,打頭皮針找不到血管,大夫讓明天早上去市裏醫院看看。」女兒無奈的把孩子抱回來了,孩子咳嗽的嗓子都啞了,發不出聲音來。那天孩子的姥爺和孩子爸沒在家,晚上又沒有車,要去看病就得背著孩子走到市裏醫院。看著孩子可憐的小模樣,我把孩子放到鋪好的被上,讓女兒和孩子一起聽師父講法,我到另一個屋裏長時間發正念。他娘倆聽了一宿的師父講法,第二天早上就聽外孫喊姥姥、姥姥開門。看到孩子可愛的小模樣,我感激的說謝謝師父!

那天夜裏下起了大雪,雪下的好大,又是風又是雪的,由於雪太大三天沒通車。孩子的姥爺和他爸回來後我們講了發生在孩子身上的神奇故事,他姥爺激動的眼淚都流出來了,說大法太神奇了,謝謝大法師父救了外孫!謝謝師父!

還有一次也是發生在外孫身上的事,他上初中時,他和父母搬到市裏住了,學薩克斯還有兩天就要升級考試,可孩子發燒不吃東西,迷迷糊糊的躺著,他媽打電話問我怎麼辦?我說把孩子送回來,那天下著雨,孩子打車回到我家已下午三點多鐘。我就讓孩子聽師父講法,我默默的給孩子發正念,清理他空間場的敗物,孩子聽了一宿的法,高燒退了,好了,並說姥姥我要吃麵條。吃完飯孩子回家了,第二天參加了薩克斯升級考試,甚麼都沒耽誤。這孩子從三歲開始,就沒打過預防針,沒吃過一粒藥,身體非常健壯,這是他信師信法的結果。因為他有師父管,謝謝師父!

兒子上高中時腦袋疼,經常感冒,去檢查拍片是鼻胃彎曲壓迫神經,導致腦袋疼,必須做手術。放假了,兒子回來。我和兒子說:「媽沒學法時身體多病你是知道的,有的病醫院都治不好,通過學法頑疾病都好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讓我一次次的體驗到了,醫院不是甚麼病都能治好的。你在家先認真學法,不求治病,隨其自然,不行咱再去醫院好嗎?」他爸不同意,怕耽誤兒子的前程,因兒子學習好、人品優秀。我對他爸說:「在我和外孫身上你也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在兒子身上也能體現出大法的超常。」他爸也同意讓兒子學法了。那時我家是學法點,白天兒子自己學,晚上兒子給大家讀法,大家一起煉功,不到一週兒子的鼻子好了,也不憋得突突響了,沒花一分錢師父給治好了。後來兒子考上大學、研究生(還是國家標準分數段,免費讀研),畢業後當了大學老師,又考上了博士,成為副教授。

我學法二十三年來,全家人在師父的佛光沐浴下人人受益。 師父賜給我們全家無限的福報。我們全家人難以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情,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