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得法 全家受益 真實不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七日】我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老弟子,今年七十歲,得法後,真是無病一身輕。大法不僅使我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而且徹底改變了我。由於我的改變,我的丈夫、家人有七、八個人先後走入了大法修煉,在我家及親屬家體現了大法的超常。

一、丈夫走進大法修煉

我原本是一個能說、善講、得理不讓人的人,由於從小在邪黨文化中泡大,爭強好勝的心特別強,無論在家、在單位,都是以自我為中心,家裏一切事情都必須我說了算,小事、大事不能吃虧。因此,家裏常常因為一些瑣事爭吵,我能說,丈夫說不過我,就破口大罵,甚至抬手就打。我記得打我最嚴重的一次,我的左眼眉上的骨頭都露出來了,到醫院縫了七針。

後來,我有幸得大法了,一身的病都好了。得法一年後,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的打壓迫害開始了,丈夫出於怕心,就堅決不讓我煉了,天天跟著我。記得有次去大伯嫂家送護身符,他知道了,就破口大罵,並到涼台上大喊大叫。當時,我很生氣,哪受過這種氣啊?這時,我想起師父說:「比如說在常人之中,別人罵你一句,你沒吱聲,你心裏很坦然;打你一拳,你也不吱聲,一笑了之,過去了,這人心性就已經很高了。那麼你是個煉功人,你應得的是甚麼?你不是得功嗎?」[1]想到這些,我想這不是好事嗎?我忍住了,就這樣幾次後,他看我不與他爭吵了,漸漸的不那麼發火了,也不罵人、不打人了。由於我的改變,家裏的場也正了,丈夫對我學大法和做大法的事也不那麼反對和害怕了。

後來,為了幫助一些老年同修看週刊和發真相材料,我在青年同修的幫助下,購置了電腦和打印機。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和裝訂,建立了家庭資料點,一直平穩的運行到現在。

丈夫開始有些害怕,後來,我打印出的材料,他也偶爾看一看,過一段時間,他讓我教他第五套功法,沒煉幾天,他的天目就開了,他馬上開始學法。從去年十月份開始,他讓我每天早晨叫他一起煉功,真的走入到大法修煉中來了,這真是開始時連想都不敢想的事。不僅如此,現在無論我在哪裏,只要一洪揚大法,他就和我一起講。丈夫的轉變只有在大法修煉中能做到,在此感謝師父,這就是大法的神奇。

二、一人得法 全家受益

(一)

我兒子在公安部門工作,看到我煉功後,身體一天比一天好,他對大法深信不疑。在全市幾次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時,他都提前告訴我,讓我通知當地同修,後來確實因此得福報。

有一次,他開車去北京同學家,由於開車時間長,疲勞駕駛,一不留神,車偏離了主道,撞向了大樹,發現時已經晚了,他兩眼一閉,但卻沒有感覺到碰撞,睜開眼一看,車停在兩棵樹中間很窄的空隙裏,哪兒都沒撞上,當時,他就悟到是師父救了他。

還有一件事,前年單位提幹,正科的名額只有一個,好幾個人夠資格,都是有背景又有錢的。兒子的條件也夠,但沒錢也沒人,覺得沒希望,也沒放在心上,結果公布名單的時候,兒子上榜。我說這是你保護大法弟子,師父給你的福報。

(二)

我的大伯哥快八十歲了,聽信邪黨的宣傳,仇恨大法,經常在電話裏罵我,不讓我煉,也不讓我去他家。後來他得了兩種癌症,腹腔裏都是癌細胞,肚皮爛了一個大洞,用甚麼藥都不封口,無法包紮,醫院特製了一個罩,然後用紗布蓋上。全國的醫院都跑遍了,由於無法治療,北京的醫院都不給治療,讓回家養著。

在大伯哥絕望的時候,我給他送去了師父的講法錄音,告訴他只有師父能救他,大伯哥天天聽法,三天就有明顯的變化,聽到第十一天,肚皮的洞在沒用任何藥物的情況下,自己就癒合了。

然後,我教他煉功,逐漸的他能買菜、洗衣服,一切恢復正常了。現在他完全相信大法,知道自己的命是師父給的,學法、煉功非常認真,還洪揚大法,常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師父好!」

(三)

我老弟住在農村,自家的地不夠種,經常出去打短工。今年四月份外出幹活,因為忘帶身份證,被外地警察以打黑除惡的名義關進拘留所。拘留所要求體檢,做B超發現他肝上有個大的陰影,懷疑是肝癌。

老弟嚇壞了,在拘留所出不去,也治不了。這時他想起我告訴他遇到危難時,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於是,他在拘留所裏天天默念這九個字。十五天後,老弟因為沒有任何問題,走出拘留所,立刻到醫院去檢查,結果發現肝上的陰影不見了,甚麼病都沒有。通過這件事,老弟終於認清了邪黨的惡毒和法輪大法的神奇,老弟和弟妹都誠心走進了大法修煉中。

(四)

我的外甥結婚幾年了,一直沒有孩子,到醫院檢查,發現外甥媳婦雙側輸卵管堵塞,無法生育。全家愁壞了,到處治療,也沒有效果。我告訴他們全家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出現奇蹟。結果沒過二個月,大姐打來電話說,她兒媳婦懷孕了,現在孩子已經兩歲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