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佛光普照下的小村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家住在東北的松嫩平原上的一個小村莊,附近有山有水,風光秀麗。村裏八十多戶人家,人口不到四百人,祖祖輩輩生活在這塊土地上,以種植玉米為主。我剛剛得法的時候,全村有七十多人相繼得法修煉,大家都為李洪志師父的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所折服,修心向善,思想境界提高、人的道德回升

1、拾金不昧

有一年,村裏有一家辦喜事,女兒出嫁,接親的婚車走了以後,一位大法弟子在街上溜達,看見地上有一個紅包,撿起來一看,裏面裝有四百元錢,他想,我是煉法輪功的,不能得這不義之財,一定是辦喜事他家丟的,他家一定很著急,我得趕緊把錢送去,立即到他家一問,正是他家丟的,是老丈母娘給姑爺的「見面禮」,也叫「改口錢」。

2、道德回升

還有一件事很令人震驚。我們村房子的後面,僅隔一條道就是鄰村的玉米地,每年玉米從能開始吃的時候就丟,一直丟到玉米熟了的時候,那時候你偷我也偷,大家都去偷。主人看著半截地都剩空殼玉米稈兒,連搖頭帶嘆息,滿臉的無奈。

法輪大法洪傳到我們村以後,法輪功學員都按著師父要求的「真、善、忍」去做好人,嚴格要求自己,在利益上明明白白的吃虧而不動心,更不會去偷拿人家的東西了。帶動著其他人也不偷了。種玉米的主人高興得不得了說:這回能拉回玉米了,真是得感謝法輪功啊!

3、令人刮目相看的秀姐

我們村有一個我叫她「秀姐」(化名)的,她在村裏是出了名的厲害,可以說「得理不饒人,無理辯三分」。跟婆婆針尖對麥芒,那真是水火不相容,說幹就幹,說打就打,一打仗還把娘家人搬過來,兄弟姐妹齊上陣,最後打得不可開交,和婆婆分了家單過,老死不相往來。

一九九七年秀姐有緣得法修煉,簡直變了一個人 ,能善待婆婆了,家庭和睦了,又搬回去和婆婆朝夕相處了。她牢記師父的教導,不管受多大的委屈也不再與老人爭執甚麼了。秀姐給老人洗衣做飯,孝敬老人問寒問暖。

後來婆婆得了胃癌,秀姐一直伺候了好幾年無怨無悔,俗話說:「久病床前無孝子」,自己的親生女兒都做不到,比如老太太胃疼、胃脹難受不舒服,她都不厭其煩的換著樣給婆婆做可口的飯菜 ,秀姐伺候婆婆很用心,她就給做軟軟的麵片兒,老太太吃得很少,一會兒餓了再給做。

有一次婆婆的女兒回來看媽媽,女兒做的飯老太太都吃不下,還說秀兒做的好吃。秀姐的一言一行時時感動著婆婆,婆婆臨終時眼淚汪汪的對秀姐說:「我下輩子當牛做馬來報答你的恩情,」一番話說的屋裏人都哭了。秀姐哽咽的說:「媽,你可別這麼想,你求師父,發願轉生成人還有機會得這個大法。」老人毫無遺憾的走了。

秀姐得法前後的表現,村裏人都看在眼裏,有口皆碑,引起強大反響,大家在私下裏議論紛紛:這法輪功真不一般!教出這麼好的徒弟。

4、村幹部中途跳車,不再與中共為伍

在大法遭迫害初期,我們村的村長明明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為了一己之私,也緊隨著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大法弟子,每次警察上門騷擾、綁架他都參與其中。一次往家裏拉玉米桿兒,在裝滿玉米桿的車上往下跳,一下子就砸在了綁玉米桿的角錐上,趕緊上醫院,拍片檢查一看,脾被扎壞,全部摘除,險些喪命。

他表姐也是我們村的,告訴他,你這是遭報應了,以後再別參與迫害大法了。他也清楚出這事也不是偶然的。他大聲說以後再也不迫害大法了。大法弟子繼續給他講真相勸三退,他也退了。後來他還多次保護大法弟子,給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5、全村人都做了三退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大紀元時報發表了《九評共產黨》,把共產邪黨的畫皮全部剝光,讓世人認清了中共邪黨的真面目和邪惡的本性,隨後全球範圍開始了轟轟烈烈的退黨大潮。我們農村大法弟子面對面的講清真相,勸三退(指退黨、退團、退隊),首先在自己村裏挨家挨戶的勸三退給全村人都做了三退,幾乎沒有幾個不退的,都認同大法。

我們又去附近的村子挨家挨戶講真相、勸三退,年年送新年台曆、對聯等。世人有了很大的轉變,從一開始的不理解、藐視,到後來的支持、佩服。一次一大法弟子到外村講真相,一村民主動打招呼說:「法輪功的傳單、小冊子我都看了,說的真好,全都對。」還有的人說:「我就佩服你們法輪功,真堅強。」

我們村有一家養大車做買賣的,明白真相全家都做了三退,一聽說有迫害大法弟子的事,趕緊跑到大法弟子家裏報信,他家因此得了福報,買賣做得很興隆。

6、「這村人真好!」

鄰村有大集,每十天一集,所以趕集的人就特別多,攤主丟東西是常事,而大法弟子買東西多找了錢都給送回去,一次一大法弟子買完東西都走很遠了,又跑回去給送錢。不少攤主見到我們村裏人就說,就你們村人好,讓人放心。

村裏也經常來賣菜的、賣糕點的、收廢品的,也經常聽他們發自內心的說:「你們這村子人好,你們這村子人是真好!」我家大姐一家從外地搬回來十幾年了,提起話來,無不感慨的說:「這村人好啊!真好!」

我三姐家住在離家六十里外的小鎮(三姐不修煉),每年都回來住一陣子,說我們村很靜,待著舒服,適合養生,有一天三姐說,老妹兒啊,你們這邊真消停,我們那邊老也不消停,老有事,擔驚受怕。

7、我們村人人長壽

這兩年農村死亡率很高,附近的村屯每個月都有死亡的,前村一年死了十多個,有一個大一點的村一年死了二十多,而我們村子五六年了才有一兩個死亡的。有個細心的人調查了一下,按人口比例,我們村是老年人最多的村子,我們村老年大法弟子有五個,其餘的不修煉的老年人都念「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九字真言。

有個老太太總和兒子、兒媳婦生氣,老年同修就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不生氣了,身體還好。老太太現在都八十多歲了,還可以上山撿柴火,也不好生氣了。一次碰到大法弟子說:「我要是不念那九字真言早就完了,還能幹這些活?」

還有一位九十四歲的退休老幹部,認同法輪大法,同時也選擇了三退,人家現在耳不聾眼不花,還能走十多里地去買東西,再走回來。這些人都得到了法輪大法師父的護佑,得到了一個健康的身體,安度幸福的晚年。

8、百年不遇的乾旱 我們村大豐收

二零一八年是個百年不遇的大旱年,村裏歲數大的老人說,活這麼大歲數沒經過這樣的年頭。春天農民把地種上了,就是不下雨,農民心急如焚,沒有辦法,一年到頭就指望這點地呢。可是我們村偏得了兩三場及時雨,前村地和我們村地挨著,只隔一條道,有一場雨,前村地一點也沒下著,後村的地淋了一點點,我們村卻下的很大,世人都覺得驚奇,都說:「老天有眼啊,隔道不下雨啊。」

到了秋收的時候,外村的收成普遍下降,最多的一頃地一萬多斤,一般的只有幾千斤,而我們村最少的兩萬斤,有幾家達到了兩萬三四千斤。

9、我們村最富有

一次外村人在一起議論說,附近這幾個村,哪個村最富、最有錢,其中一人說,就某某村最有錢(指我們村)。我們村那些當初得法的小孩,現在都已長大成家,雖然受邪黨的壓力不煉功了,但都能吃苦能付出,還學了技術,很少有不良嗜好的,都買了樓房、買了車。我們這裏現在仍屬於貧困地區,我們能有今天的好日子過,也全憑大法師父的保護!

是啊!我們村最富有,不只是在物質上,我們最富有;在精神文明上,在道德水平上,我們更富有!因為我們相信大法、敬仰師父,大法給了我們福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