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修去人心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八日】我們這兒搬遷要蓋樓房,這幾年來了許多外地的建築工人都到這兒來幹活。工人們的宿舍都是臨時建的活動板房,建築工地的四周是用水泥砌的圍牆,院內不准外人隨便進入。一次我和同修大姐說起此事,要想辦法進去把法輪大法的真相告訴民工們。

前年開春的一天,我剛回到家,丈夫說:我弟媳打電話說幫你找了一個打掃衛生的活。我說:打掃衛生我不幹,給多少錢我也不幹。我拿起手機給弟媳回了一個電話問:「你給我找了個甚麼活!?」弟媳說:「就是到咱村那個建築大院去打掃衛生,幹零活,我也在那裏幹。其實這個活也不累,上午來清理衛生倒一倒垃圾,沒事兒就幫伙房摘點菜,吃午飯後再幫著他們收拾乾淨衛生。你要是願幹就來看看,不願來就算了。」本來我是不願幹這等活計的,可是轉念又一想,如果我去了正好能和民工接觸上跟他們講真相、勸三退呀,把大法真相資料送給他們,讓民工們都能明白真相得救。我似乎一下明白了點甚麼,這會不會是師父的精心安排呢?!

第二天我就去了。那兒的老闆交代說:「上午八點上班,吃完午飯收拾乾淨利索就行了,下午五點半到,七點半下班,每月工資2100元,你看行嗎?」我爽快的答應了。接下來每天需要倒1-2桶垃圾,垃圾桶裏散發出的難聞氣味,讓我差點嘔吐。我就想:這是去我怕髒的心啊!

民工們吃完飯每走一個都須要把桌子擦乾淨,別人再過來吃。在家裏時,我覺的自己甚麼心都修去了,可出來打工後才發現自己甚麼人心都暴露出來了。民工們吃飯時有喝啤酒的,還有喝白酒的,人家一批批都吃飽走了,可他們還沒吃好、喝夠,我心裏這個怨恨哪,臉色也不好看了。而且我還發現我這裏越怨恨,他們走的越晚,好像故意和我作對似的(實際上是衝著我的人心來的),也知道這個狀態不對可就是改變不了,其實就是不會向內找。慢慢的我悟到了這不就是要去我的人心嗎?不喜歡別人喝酒,討厭、怨恨,是慈悲的師父借此機會讓它們都暴露出來,讓我認識到並清除它們,讓我從中提高上來呀。感謝師父的良苦用心,弟子知錯了。

當我把這些人心放下時,民工們看到我後,他們會很不好意思地說:「我吃飯太慢,牙不好。」我笑著說:「沒事,慢慢吃,不用著急。」是啊,我為甚麼就不能為別人著想呢?這些民工為了養家糊口,他們背井離鄉,還得自己照顧自己,有點空還得洗洗衣服啥的,其實他們也挺不容易的。有些人沒事幹就互相嘮嗑,有的在玩手機等。

為了讓他們聽到大法的福音,同修大姐就在我下班的時間到這裏來,我們相互配合,一起去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發送真相資料,《九評》等一般都能接受。

轉眼一個夏天過去了,我和同修大姐都覺的這一批民工差不多都明白大法真相並做了三退,我也去掉了怕髒怕累、怨恨等各種人心。師父安排我在這兒的使命也完成了,我也該離開了。可是又不知怎麼張口跟老闆說。我想有師父管,我該幹甚麼師父會給我安排的,一切由師父做主吧。過了幾天老闆就不好意思的對我說:「大姐,你看我們這工地上也沒多少活了,人走的也差不多了,我想不需要一個專門幹零活的了,他們自己抽空幹就行了。我真的不是嫌你幹的不好,真的,你千萬別有意見。」我說:「沒啥意見,我能理解你們。正好我這幾天也在琢磨著想離開呢,又不知怎麼開口跟你說。」我在心裏默默的謝謝師父。就這樣我結清了工資離開了工地。

就在我剛離開建築工地不久,一個企業的會計給我打電話說讓我去拿工資(以前我曾經在一個私企打工,這個企業常年晚上幹活。因為晚上上班,不能學法煉功,白天不睡覺還困)。我去了,廠長還想讓我回去。我說:你們如果忙不過來,我去幫你們一、兩晚上還行,長期幹不行。她說:不是讓你回來幹那些活,俺想讓你幫俺幹點別的事。我說:那行!她說:俺這伙房原來做飯的不幹了,想請你來幫忙做飯。我說:我做饅頭還行,做菜做不好。那個會計也說:不愛用別人做飯,就愛叫你做。我說:我真的做菜不好吃。廠長也說:就跟你在自己家做一樣,你家不是也得吃菜呀,就和在家裏一樣,中午做一個菜,11:15就可以開飯了。每天工資50元。我推辭不掉,就答應先試試再說。

我想大法弟子在哪裏都要證實法,師父給我把時間安排的這麼好,學法、發正念甚麼事不耽誤,我一定要利用好時間,多講真相救人。既然他們叫我做,我就得做好了。

剛開始,裝卸工們看我做的饅頭好吃,以前不在這兒吃飯的也開始留下來吃了。有一次一個裝卸工說:哎呀,兩分鐘熱血的,過幾天就做的不好吃了(聽他的意思是說我也會像其他做飯的人一樣)。我沒有吱聲,心想你太不了解大法弟子了,大法弟子做事兒是用心在做,在證實法,做甚麼事都會做好。

過了兩三個月,廠長說:「都說你做飯好吃,從二月份起給你漲工資,每天加十元。」我說:「謝謝廠長。」我知道甚麼事都是師父說了算,是師父在利用他的嘴鼓勵我呢。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