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觀的一人說:「你真的是有神保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四十七歲,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這二十多年修煉中,師尊無時無刻不在我身邊看護著我,點悟著我,加持著我,讓我走出遇到的魔難。讓我親歷、見證了很多奇蹟。今天就講一講最近發生的一次車禍吧。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晚上八點半左右,在我父親家吃完飯,我帶著女兒騎電動自行車去蛋糕店買了點東西,然後把女兒送到小區門口讓她自己回家,我就要騎車過馬路。看看我這側開過來的車離我還很遠,我就向馬路對面騎過去,快到馬路中間時,對面開過來的車把我擋住了,我就停下來,坐在車上,一條腿搭在地上等著,一輛車開過去了,又有一輛車開過去,我就等著車過去,這時我側頭看了一下我這面,那輛離我很遠的黑色轎車已經到了我跟前,這輛車既沒剎車,也沒減速,而且速度非常快,一下子就把我撞飛了,在落地之前我又被一輛出租車撞了一次,這才摔在地上。電動車報廢了,倒在地上,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車座飛了出去,車的零件散在地上,車頭的電線被撞了出來,車頭被撞得變形,我掛在車子上的包費了好大勁才拿下來。

當時我是眼睜睜看著車朝我撞過來的,就在撞上的那一瞬間,自己被一股巨大的能量包圍住了,好像一下子與這個空間隔絕了,只感到自己在空中翻滾,撞到哪兒了,又被彈回來了,四週一片漆黑,我能清楚的聽到「銧當」、「喀嚓」的聲音,但內心很平靜,沒有害怕的感覺(但以後後怕了),心裏還說「沒事」,因為我清楚的知道我有師尊保護。這都是瞬間的事,但我卻覺的過去了很長時間,在著地的一瞬間,我感覺自己又回到了這個空間,我看到周圍圍了很多人,據在現場的一個人說,當時撞擊的聲音非常大,大家看到我的車子都撞成這樣了,那我的命也不保了。我看到自己趴在地上,就往起爬,對圍觀的那些人說:「我沒事,我有神佛保護,我煉法輪功,我有師父保護,我沒事。」

其中一人說:「你真的是有神保護!」我想爬起來,可是起不來,我的身上和頭有點痛,這時我女兒跑了過來,她當時已經走到小區中間了,聽到巨大的響聲趕緊跑了出來,看到我躺在地上,立即撥打了報警電話和120急救。我讓女兒扶我起來。女兒把我從地上扶了起來,我站在地上,腳上的一隻涼鞋不知道哪去了,女兒讓大家幫忙找找,可是附近找不到,後來一個人在幾十米以外找到了。

我讓女兒把我扶到道邊坐下。「120」急救車開過來了,要我到醫院去檢查和觀察,我說沒事,你們走吧,他們說那你得簽字,我簽了字後120就走了。我感覺頭和身上並不痛。師父說:「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看熱鬧的人中有個人對我說:「你得問他要兩、三萬精神賠償費。」我說:「我煉法輪功,師父讓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不會跟他們要錢的。」肇事車主過來對我說,他晚上喝了酒,是他的妻子開的車。他的妻子沒看到我,就撞上了。他妻子嚇壞了,現在還在車裏哆嗦呢,都下不了車了。我對他說:「我沒事,我煉法輪功,有師父保護,我不會訛你的,你今天是遇到好人了,我們見面就是緣份,善緣善解,惡緣也善解。」我又給他講「三退」保平安的真相,他退出了中共黨和曾經入過的團、隊,我給他起了一個化名給他做三退,他說:我以後就叫這個名字了。

我有些吃力的上樓回到家。我想煉功,因為煉功是最好的恢復身體的方法。我站了起來,一站起來就想吐,就去了衛生間。回來坐在沙發上發正念,找找自己的原因,是甚麼心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當我找到一些不好的心,歸正自己的時候,就感覺法輪在我頭上飛快旋轉,我感覺到能量很大。第二天頭上的包就沒了。我照常煉功,學法,做三件事。

同修來了,我說昨晚發生車禍了,同修說:一點都看不出來。

父親和妹妹來看我,看我右腿裏側和後側全是紫茄子色,右腿外側和大腿根平齊的地方鼓出一個拳頭大的包,就讓我去醫院。我說沒事,煉功就好了。我對他們說,我今天是煉法輪功了,有師父保護,我要不修煉,你們就見不到我了。感謝師父,感謝大法吧。他們也都說我撿了一條命。

我的腿一點都沒覺的痛,煉功幾天,紫色退了,大包也一點點變軟變小,最後恢復正常。

我因為堅修大法遭受中共的迫害,原來是公務員,後被非法開除公職。父親他們有些不理解,這次他們看到了大法創造的奇蹟。親戚朋友知道後也讚歎大法神奇。

我知道一切都是師尊為我承受了。佛恩浩蕩,師恩難報,弟子唯有珍惜修煉的機緣,珍惜師尊用巨大承受換來的時間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兌現對師尊的承諾,完成自己的使命,唯願師尊笑。感謝師尊!

也希望更多的民眾擺脫中共謊言的欺騙,來了解、認識法輪大法,從中受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